《大宝鉴》思若兰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宁,唐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宝鉴

小说:鉴宝

作者:思若兰

简介:曾经的富家大少爷陈宁被兄弟出卖而破产,父母双双跳楼,女友瞬间背叛,从天堂岛地狱,绝境时获得无双神眼,鉴宝,行医,经商,一切从头开始,叱咤古玩界,从零到全球首富,那些曾经陷害过陈家的人,一个一个都要血债血还!!

角色:陈宁,唐琛

大宝鉴

《大宝鉴》第1章 送外卖遇女友免费阅读

“现在年轻真是疯了,点外卖一定要带T。”陈宁带着外卖比萨饼到了永安市维斯酒店。

这是他第一次接到一个这么特别的订单,在客户强烈要求下,要他顺路去买十个T一并送到酒店,否则就给差评。

陈宁冷笑一声,也不知道哪对狗那么不要命,把这些吃完,估计腰都要断!

“外卖到了……”

房门打开。

与此同时,一个迷人的声音传来,陈宁眼前是一个裹着浴巾皮肤白皙的女人。

“傅丽娜?”

陈宁脑袋嗡的一声。

“陈宁?”

看到陈宁在外面,傅丽娜并不惊讶,而是显得很冷漠。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身材苗条冰肌玉肤,她正是陈宁的女朋友。

“王八蛋!你给我戴帽子?”陈宁的脑子一片空白。

他白天送外卖,晚上还要在夜场打工,这一切就是想给眼前这个女人好的生活,可陈宁如今看着外卖袋里的东西,何其不是巨大的讽刺!

陈宁没有说话,但却自嘲的笑了笑,是一种发狂的狰狞的笑,他真的是瞎了眼,才会看上这种女人。

“宝贝,是谁啊?”

房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傅丽娜身后走出来一个帅气青年,还顺手搂了女人的腰!!

看到这个青年,陈宁一怔,顿时怒火中烧!

“唐琛!”

”哟,是陈宁啊,我听说陈家倒闭后,你去送外卖,没想到真的是啊,哈哈,怎么这么落魄?这活跟洗厕所有什么区别?”年轻男人脸上带着冷笑,轻蔑地看着陈宁,还特意搂紧了女人。

陈宁拳头握紧,手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曾经他是在陈氏家族中最好的朋友,当陈宁少年时,傅丽娜就小鸟般依偎在他的身旁,可眼前这个男人,也被他称为仁义的兄弟,居然在他背后,出卖了他!!!

“看来你陈宁没有陈家这个后台,就是一条咸鱼,废物一个仅此而已。”唐琛冷漠的讽刺道:“我让你带的东西,带没有?今晚,我要好好努力品尝美味,哈哈哈。”

唐琛傲慢地狂笑起来。

唐琛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双手搂着傅丽娜的腰,宣布着自己的主权,宣布这场战争自己是那个胜利者!!

陈宁的脸色更加狰狞了,他竟然为了一个好评花时间去买那玩意给这对狗用??

真是可笑至极……

“哦,还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吧?你们陈家之所以会破产,正是因为我们唐家的贡献。现在陈家的企业已经是以我们唐家的名义发展的产业。我们公司正好缺一个大楼看门人的职位,看在以前的恩情上,你何不来和我谈谈?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哈哈哈。”

唐琛故意继续挑衅和侮辱!!

陈宁紧握拳头,额头上都冒了青筋。

但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

他无意打架,也没有心去打架,为这种女人,实在是不值得。

曾经的唐琛和他的父母可以跪在他们陈家面前,恳求他们自己出资援救唐氏企业。如果没有陈家,唐氏早已覆灭,又岂能有今日的辉煌?!

放下外卖,陈宁默默转身!!

这样的女人,他一秒钟都不想看到,更不想看到唐琛那伪君子得意的面孔。

“废物!”唐琛冷笑道。

”这么一条咸鱼还指望他能翻身吗?简直是笑话,这种曾经的少爷一旦下去了,只怕会烂死在街头。”傅丽娜笑得花枝招展。

陈宁眼中闪过一个锐利的目光!

停下来,他回头看着这对狗男女,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冰冷。

今天很愤怒,但化愤怒为力量,他会卷土重来。

陈宁目光敏锐,直视唐琛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对我们陈家所做的一切,我都一一记下,我每一样都会拿回来的!”

“我决定会让你后悔今天的决定!你们两个都会为今晚付出巨大的代价!”

陈宁最后看了傅丽娜一眼。

话落,他迈着坚定的步伐,转身离去。

这一刻,他的背影透着无比的坚定,没有得到什么能掩盖他的光芒。

看着陈宁消失的背影,唐琛眼睛微微眯起,眼底有杀机逝去,让他想起斩草除根这个词语来。

但随后他不屑地摇摇头,这种咸鱼还能翻身?他怕个鸟啊!

接着手搂过了女人的腰,关上了门!!

离开酒店后,陈宁开着他的电瓶车上了回家的路。

他以为他会生气,但他没有。

三天前,他还是永安市一个风光无限的陈家少爷,但是,风云万变,陈家破产了。父母负债几十亿,双双跳楼身亡。

短短三天,陈宁从人生巅峰瞬间跌入至暗时刻。

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的精神状态得到了极大的磨练。

陈宁将电瓶车停在路边,摸着前胸的挂坠,这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反正晶莹剔透很特别。

他相信有朝一日能凭着自己的双手,让陈家重现曾经的辉煌,那些背叛陈家,帮着唐家逼死他父母的人,也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吱——”

突然,刺耳的车声惊醒了沉浸在记忆中的陈宁。

一个萌气女孩背着书包,拿着一根盲杖正过马路,而一辆黑色suv极速冲过。

被突然的刹车声吓了一惊,女孩当场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吓得惊在了原地。

陈宁看了这一幕,立刻扔下电瓶车,向女孩冲了过去。

“砰!”

车撞上路面的声音低沉,女孩被推到路边,suv当场撞到陈宁胸前,当即人也凌空飞了好几米远。

啪!!

陈宁胸前的透明挂坠打碎了,一块碎片飞进了他的左眼。

当即陈宁的眼里溢出了血,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他坚持不下去了,当场昏迷。

而那被他救下的眼盲少女,也因受到过度惊吓一并昏倒在路旁。

前方的SUV停了下来,司机从车里下来检查,看着躺在地上流血的陈宁,又看着路边同样昏迷的少女,大脑一片空白,慌了!

司机最终回到驾驶室,脚猛踩油门,快速逃离了现场。

“他的左肋骨碎裂,左眼严重受伤,必须立即手术。”

“医生,他是我妹妹的救命恩人,务必请治好他!”

“子晴小姐可以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

永安市人民医院。

陈宁听到了医生抢救自己的声音,和一些叹息声,说这眼睛是保不住了的话,伴随着这些人的声音。陈宁也失去了意识,生命就这么结束了吗?

陈宁不甘心,仇还没报呢?狗男女还没复仇呢!!

不甘心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陈宁睁开眼睛时,白色的天花板印入他的眼睛。

陈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可是只看见了一半的世界!!

陈宁想起了车祸和透明挂坠破碎击中左眼的场景,忍不住摸了摸左眼,没有一丝痛苦和感觉,

他随即将绷带解开。

眼前一片清晰。

“我的眼睛没有受伤吗?”陈宁有点奇怪,可以看见啊,但是,但是有点不一样啊!

正在这时,陈宁突然感觉到干涩的左眼,紧接着似乎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左眼散发出来。

他面前的墙消失在他左眼的视线里,墙后的景象清晰可见。

墙的那一面是一间办公室,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女护士的身影。

陈宁心里一惊!!

“卧槽!幻觉?我怎么能看见墙对面??”

在陈宁注意力分散的时候,他的左眼被他的思想所左右,他面前的墙也恢复原来的样子。

陈宁揉了揉左眼,有些难以相信刚才的这一幕。

这时他又看了看手,发现自己的手掌变得透明,左眼清晰可见手掌的静脉和骨骼。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能透视?”

陈宁的眼睛闪着金光,兴奋不已。

自己明显被车撞了,飞了好几米远。没想到非但没有死,反而获得了透视能力?因祸得福?

“陈先生,你醒了?”

就在这时,一道柔和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陈宁抬头看去,只见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穿着一身休闲的制服装,正朝他走来。

陈宁下意识的用左眼看了她一眼。

女人身材苗条,脸蛋俏丽,又是冰肌玉肤,加上一身职业装,充满了女人味。

“是你?你是那个过马路的少女?好像穿着有点不一样啊。”陈宁想着,那个少女好像才十几岁,眼前这个似乎年纪要大上好几岁吧。

美女听到陈宁这个反应,先是一愣,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呵呵笑出声来,说道:“你好,我的名字是林子晴,谢谢你救了我妹妹。”

“林子晴?”

“妹妹?”

陈宁满脸疑惑。

林子晴笑着说道:“对啊,那晚你救了我妹妹林子舒,虽然她比我小五岁,但我们姐妹長得很像,别人都说如果不看身高,简直是双胞胎呢,只是我妹妹她…”

说到这里,林子晴有了几分黯然。

“只是我妹妹舒舒生来就患有眼疾,从小就失去了视力。“

“原来是这样。”陈宁顿时恍然。

“那我昏迷多久了?”陈宁听到那晚时想着难道自己昏迷了很久?

“三天。”林子晴继续说道:“陈先生,医生说你的眼睛受了很重的伤,很可能永远也恢复不了视力了,但我现在看你好像左眼也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我马上去叫医生!”

陈宁很惊讶,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了?他见林子晴要去喊医生,连忙起身道:“不,不用了,我现在好了。”

陈宁不想把自己左眼能透视的秘密泄露出去,否则就抓去当怪物研究就麻烦了。

于是岔开话题道:“对了,你妹妹怎么样了?这起车祸交警怎么说?是意外吗?”

陈宁开始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但当他推开女孩林子舒看到司机冰冷的眼神时,他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也许是谋杀?是冲自己来的还是冲林子舒去的?

林子晴有点诧异,流露出深沉的表情。

她正要说些关于自己的事,突然手机响起。

林子晴可以打开手机,随后脸色就苍白了。

“对不起,陈先生,我现在有一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谢谢你你救了我妹妹,你是我们林家的大恩人。“

林子晴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陈宁:“我已经为你支付了所有的费用。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随时打电话给我。我现在有点急事,迟点再来找你,你好好休息。”

说完,林子晴匆匆离去。

陈宁看着名片上面写着“宝玉斋”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既然我是你家的大恩人,给我个几百万也好啊,要这张名片有什么用?”陈宁摇摇头,苦笑道。

当然,陈宁只是随意说说,现在他有了透视神眼,赚个几千万还不是信手捏来?

“也不知道她那个叫林子舒的妹妹怎么样了,看样子这车祸是特意冲她去的。”

“嗯,这与我无关。我还是先出院吧。”

想到这一点,陈宁迅速办理了出院手续离开了这里。

他不想呆在医院,免得又是一顿全身检查

另一边,来到地下停车场的林子晴,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很快接通了,林子晴一改之前与陈宁谈话时的温和语气,神色中透出一丝冰冷,问道:“这车祸有结论吗?”

”我的线索不可能错的,虽然现在没有直接证据,但是很明显对方是冲你来的,司机把子舒误认为是林总你。”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男人的声音。

林子晴皱起柳眉,这看起来美眸更冷。

“林总,那人不会善罢甘休,这段时间你一定要更加小心,说不定他还会再次对你下手。”电话中那人提醒道。

林子晴没有答话。

过了一会儿,她才慢慢地说:“好的,我明白了。如果你有什么线索,第一时间通知我。”

说完挂断了电话。

林子晴静静地坐在她的奔驰车里,脸上无动于衷。

但,眼眸无比锐利。

“想我死?门也没有!”

过了很久,她冷哼了一声,发动了车子,踩了一下油门,奔驰加速开离了这里。

刚出院,陈宁的电话响了。

掏出一个手机一看,竟然是老板打来。

陈宁知道这个刘扒皮找自己肯定没好事,但还是按下了答键。

“陈宁,你还想这么做吗?三天不见人,搞什么鬼,不想干就给老子滚!!”电话那头,刘扒皮张着嘴,大骂得跟吃了火药似的。

“闭嘴!嚣张你妈!!!”

陈宁直接简明扼要得回了几个字,没有给刘扒皮震撼的时间,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爽!

简直爽翻天。

这几个月上班以来,刘扒皮一直在用各种理由找他的茬。

陈宁早就想这么做了!!

现在他有透视能力了,还回去给这孙子当狗??

刚挂了电话,电话又响了。

“没完了是吧?”

陈宁以为又是刘扒皮那混蛋,看也不看就准备破口大骂。

可是,当他看到屏幕上出现一个外国号码时,陈宁皱了皱眉头,自己好像不认识任何外国人,怎么会有外国手机号码?

肯定是骗子。

陈宁果断挂断了电话,但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了。

他有些不耐烦地按下接通健,没好气道:“你们这些骗子都特么不得……”

话音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火热的声音:“陈宁,你叫谁骗子,我是安晓蓉。”

安小荣?

陈宁一愣,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电话里继续说:“你这该死的兄弟我忘了啊??”

“安小荣!你的高中同学安小荣!”

这个名字重复了好几次,陈宁终于想起来了。

安小荣是他高中最好的朋友,他在孤儿院长大。

十年前,安小荣被一对情侣领养后,只能通过社交软件联系,时间久了就忘了。

“是你啊,我说怎么是个陌生号码呢?”陈宁笑了笑道。

“你还笑,我要哭了,你在哪里?赶快到湖南古玩街找我,我被骗了。”那边安小荣焦急说道。

安小荣一家来永安市参加一个玉石交易会。

永安市虽然是他长大的地方,但是十年过去了,他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脉,所以他想起了陈宁,找了找竟然还留着他的联系方式。

“好好,你别激动,我现在就过去。”

与安小荣聊了几句后,陈宁挂上电话,拦下一辆出租车往目的地而去。

高中时,他们的感情比兄弟更亲近,当时陈宁因为家庭富有,身边不乏朋友,都是巴结他的人,但是现在陈家倒了,那些所谓的巴结狗也全散了,没有人联系他帮助他接济他,只有安小荣一直联系和鼓励,患难下的朋友才是真的朋友。

“望湘古玩街?”

陈宁脑子里一亮,马上想到用透视做第一桶金,想赚快钱,古董艺术品是最好的入门之道。

透视看宝藏,清朝宋朝的什么古董在他眼里都是小儿科,从翡翠到瓷器,上至国画下至青铜,陈宁虽然谈不上精通,但也都略知一二。

十多分钟后。

根据安小荣电话中提到的一个地址,陈宁沿着古玩街一路寻找,终于找到了这家名为“四宝奇珍”的古董店。

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陈宁看了看里面,一个穿着休闲服,满脸怒容的年轻人正和古董店老板争执不休。

这个年轻人正是安小荣,陈宁一眼就认出他了。

他随即拨开了人群,挤了进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字画是假的,我不在乎,今天一定要把我的原创字画还我,不然我就报警了。

“朋友,饭能吃,话可不能乱说,凡事都要讲证据,这明明是你自己的画,怎么变成假的?”古董店老板曹峰是一脸平静的抽着烟,不屑地看着安小荣,眼里透着一点轻蔑,这种掉包的活他已经熟能生巧,很好应付,警察来了也拿他没啥办法的。

“你胡说,我的画是真正的唐朝画,你不能用假画来愚弄我,我当我是傻子?我还认不出自己的画不成?”安小荣怒道。

安小荣拿了一幅唐代山水画,在这里想卖个好价钱,当时老板说拿去后台鉴定一下,当他回来时,已经换成了一幅赝品。

”妈的,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封了你的店。还要坐牢,我看你嘴还硬不?”安晓荣拿出电话,愤怒地盯着曹峰道。

“报警?”

曹锋冷笑道:“没点本事我能在这古玩街混这么多年?哼,想报警就报警,我想看看警察是抓你还是抓我。”

“你?”安小荣气得双眼通红,可惜他在这边又不认识什么权势之人,看来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咽。

“小荣,不要生气。你的字画呢?让我看看!”这时陈宁站出来说道。

一看到陈宁,安小荣先是一愣,随后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咧开嘴笑了起来:“陈宁哥,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都快急死了。”

说着,安小荣把手中的字画递给陈宁,说道:“就是这幅画,显然是一幅赝品。”

陈年和安小荣从小就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研究古玩字画,所以安小蓉一回到永安市就迫不及待的在古玩街逛了一圈。

没想到不仅没有收获,还把自己的书画给弄丢了,真是倒霉透了!

曹峰看到突然挤进去一个人,忍不住上下打量,看到陈宁穿着外卖套装,顿时忍不住笑了,调侃道:“小子,别来这里丢脸,回去送你的外卖吧,这送外卖的还懂字画?这是母猪要上树吗?!哈哈哈。”

安小荣见陈宁被嘲笑,也有一丝的尴尬,这些年他不在永安市,但陈家的事情他也听说了。

他没提,是怕陈宁伤心。

“送外卖怎么了?我们陈哥以前发达时,你还是个孙子呢!!”安小荣回敬了一句。

“真是死癞蛤蟆嘴硬!吊丝还把自己吹上天了!!没本事,就别来古玩街玩,你们玩不起,还是乖乖去送你的外卖吧,穷鬼!!”曹峰嘲讽道!

陈宁没有时间理会别人的嘲笑,现在嘲笑,等下一定会让他们笑不出来,甚至有他们哭的时候!!

陈宁把书画平铺在桌子上,仔细观察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思若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