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傻医》明月照知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林雯,苏家扬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乡野傻医

小说:神医

作者:明月照知己

简介:大学生苏吉回乡下过暑假,因女友被村痞调戏,制止村痞,反被村痞用棒击头打成傻子,全家陷入绝望。一次帮村长挖井,奇遇龙魂,得龙珠,苏吉自此飞黄腾达,带领村民齐奔富裕,医术鸣遍全球,成就一段传奇。

角色:林雯,苏家扬

乡野傻医

《乡野傻医》第1章 龙王神医免费阅读

金秋。

石田村。

林家房子前面,二个人正在挖大水井。

其中一人是大学生苏吉。

井已挖四五米深,井壁有水渗出来,没至脚踝。

苏吉正在井底起土,挖出来的土用铁桶吊上去。

井边,另一个大学生林雯手摇辘轳,负责运土出水井。

二人大学毕业一年多,就在村里挖井。

井是林家的。

苏吉仰头看上面,傻傻的笑着。

人站在铁桶下方,林雯提醒道:“苏吉,不要站在那。”

嗤!

绳索忽然断裂。

“苏吉……”

林雯话还没喊完,大铁桶就从四米多高落下去,砸中苏吉的脑袋。

砰声响,苏吉猛摔倒下,软瘫在黄泥水中。

迷迷糊糊之中,苏吉听见脑海里有神秘的声音响起。

“我乃东海龙王,因犯天条被斩,只剩下龙魂。”

“今借汝肉身,造福一方,以赎吾罪。”

“从今往后,你即我,我即你。”

“龙珠非等闲之物,莫轻易示人,以免招祸。”

……

……

苏吉只觉脑袋胀痛,无数陌生记忆涌入脑皮层。

龙魂与人魂合二为一。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颗龙珠,璀璨耀眼。

龙珠化为尘埃般小,由经脉行至苏吉的气海,停留在那儿。

这时苏吉浑身热烘烘,人也剧烈的抽搐。

林雯腰绑绳索,缒下井底。

苏吉倒在井底,死生未知。

下到井底,林雯蹲下,搂起苏吉,抱在怀里,用手探他的气息,含泪自责道:“都是我的错!”

一年前,苏吉和林雯大学毕业,回村要登记结婚。

一日,林雯被村痞调戏,苏吉呵斥,却被村痞用铁棍敲头打傻了。

原本苏吉和林雯门当户对,青梅竹马,林家对苏吉还算满意。

自从苏吉变傻后,林家就让林雯远离他。

可林雯不离不弃,始终守在苏吉身边。

大学毕业,留在村里没工作可不行。

适逢老村长退休,林雯就参加竞选村长,有人暗中帮了一把,结果当上了。

自此以后,林雯也留在了村里。

苏家为治好苏吉的伤病,已债台高筑,没有能力再借钱。

儿子成那样了,苏家也不想耽误林雯的青春,暗示她可以离开苏吉。

可林雯还是放不开手。

林家要打一口大水井。

林雯就叫苏吉来帮忙,傻归傻,平时林雯叫他做事,他很听话。

其实林家不想看见苏吉。

林雯那样做,只是想向家人证明苏吉还有劳动能力,跟瘫痪在床上有本质区别。

结果铁桶砸中苏吉的头,林雯心里那个内疚无法言说,只有眼泪在不停的涌出来,能表明她有多后悔。

苏吉听见抽泣声,缓缓睁开眼睛,轻声道:“雯。”

先前探苏吉鼻息没气,听见轻唤,林雯大喜,破涕为笑道:“吉,以后我再也不会叫你做这种危险的工作。”

她还不知苏吉已恢复正常。

二人一身黄泥水。

苏吉坐了起来,笑道:“我因祸得福,我好了!”

喜讯来得太突然,林雯不敢置信,连声探查,得知苏吉真正不傻了,欣喜若狂道:“谢谢老天爷!我天天祈祷,终于有了回报!我等到你回来了!”

苏吉脑袋微晕,笑道:“我们出去再说。”

二人相继攀绳出了水井。

林家的人听说苏吉恢复了正常的神智,却高兴不起来。

林雯帮苏吉清洗伤口,破了点皮,点了万金油,用白纱布包扎起来。

在傻的这段日子,苏吉并不清楚林家的态度。

家里什么情况也不晓得,就和林雯一起回家,顺便换衣服。

苏家。

原本经济还过得去的家庭,却因苏吉而弄得到处欠债。

一家上下笼罩在阴影之中。

何娟见儿子身上全是黄泥水,脏兮兮的,头上又包着绷带,好奇道:“怎么回事?”

林雯抢着兴奋答道:“何姨,苏吉恢复正常了!”

全家怔住。

平时苏吉表面看起来也正常,只是一说话就显出傻相。

何娟半信半疑,问儿子:“我是谁?”

这种问题有点好笑,苏吉笑道:“妈,我真的好了。”

爸妈头上有了银丝,苏吉就知双亲曾经心里多么的煎熬。

何娟确定儿子正常了,喜极而泣。

家里终于有了笑声。

苏吉见爸爸苏家扬右眼黑了一圈,明显是被打的,问道:“爸,你的眼怎么了?”

家人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当苏吉看向妹妹苏秀喜时,苏秀喜才说道:“我们家的一只肉猪被偷了。”

苏家在老宅养了两只猪。

林雯也是刚知道,打听道:“知道是谁偷的不?报警了没?”

说开了,苏家扬既气愤又无奈道:“就是崩牙辉做的。有人看见他赶了我一只猪走。我去找他要,他还说要杀我全家。”

崩牙辉是个村痞,平日爱赌博,把老婆气走了,做起了光棍,又不肯去工作,整日在村子里外做偷鸡摸狗的勾当。

村人惧崩牙辉凶残,见了他都绕路走。

林雯说道:“确定是崩牙辉做的,报警就行。”

先前不敢报警,苏家扬考虑到崩牙辉会报复,摇头道:“捉了他,至多拘留十五日,他回村要是找我们麻烦,怎么办?”

儿子又不是道上的人,是个书生,家人也不指望苏吉能帮上忙。

苏吉淡定道:“我去找崩牙辉。”

何娟拉住苏吉的手,不让去,劝道:“你没见你爸被打了?你再去,他会拿刀砍你。想想其他办法。”

得了龙魂后,苏吉四肢百骸犹如初步淬炼过一般,比普通人体质要好。

区区一个崩牙辉,还不放在眼内。

苏吉安慰道:“妈,没事。我有能力摆平他。”

儿子刚恢复正常,若又受伤,何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力劝道:“你打得过崩牙辉?你又不是不知他有多凶狠!”

今非昔比,苏吉自信道:“我去找他问一问,先看他怎样说。妈,我懂得保护好自己。”

作为村长,男朋友家里的肉猪被偷,林雯也坐不住,说道:“何姨,我跟苏吉去,不会打架的。”

平日崩牙辉一般在村口的杂货铺闲坐,很容易找到他。

苏吉、林雯二人走路出到村口。

村口有几间店铺。

只见崩牙辉在猪肉档那儿。

长条肉案后面的木椅上,坐着几个人。

众人见村长带苏吉来了,既好奇又期待。

当时苏家扬来找崩牙辉要猪,双方就是在猪肉档发生的冲突。

大家还不知道苏吉正常了,只知他是个读书人,文秀清雅,若打架,远非崩牙辉的对手,村长又是个沉鱼落雁的美人,难以镇住崩牙辉。

                           

原创文章,作者:明月照知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8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