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王妃:戏精娘亲好轻狂》晴风小小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王从,叶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王妃:戏精娘亲好轻狂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晴风小小

简介:叶心本是演技炸裂的演员,一次拍戏的过程中穿越到云北朝代,相貌被毁,夫君被抢,虽是嫡女却不受待见,还带着个拖油瓶,本以为拿了一副烂牌,却无意发现自己是灵族后人,金手指能治容貌,能戏绿茶,身旁还有一个高冷王爷天天追着自己跑,叶心停下来大叫“站住,你是馋我身子,还是馋我灵力?”俊王爷霸气回道“身子,灵力我都要了!”一旁的小拖油瓶胳膊肘往外拐“娘亲,你就从了吧!”

角色:王从,叶府

逆天王妃:戏精娘亲好轻狂

《逆天王妃:戏精娘亲好轻狂》第1章 穿越了要碰瓷免费阅读

“好痛!”

叶心只觉得头痛欲裂,似万根针在扎,浑身骨头像是散了架使不上力气,鼻尖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周边的嘈杂让她费力的翻开眼皮,我晕!自己竟浑身是血的躺在大街上。

映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一群古装打扮的行人指着自己议论纷纷:

“这叶家大小姐一心寻死,这次估计是活不长了!”

“作孽喔,也是一个命苦之人!就算是活下来容貌也毁了吧!”

“作什么孽,要不是她自己不知检点与人私通,今天坐在花轿上的新娘子不就是她吗?”

“这撞上的可是战府的马车,是真不要命了”

…….

叶心挑了挑眉,现在是啥情况?

她明明记得自己做为女一号正在吊威亚拍打戏,突然从高空摔了下来……

她瞥了一眼自己的轻纱儒裙,尽是血迹斑斑,我去!自己不会血流而亡吧?

工作人员呢?怎么都不来扶自己?摄制组呢?怎么都不见了踪影?叶心疑惑的望着陌生的周遭。

忽然,一系列断断续续,不完整的记忆,就好像被植入记忆芯片般,侵入了她脑中,虽说零零碎碎不是很连贯,但足以让她搞清楚目前的状况。

她竟然穿越了!

而且还是穿越到一个不并不在历史记录内的云北朝,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叶心,是官商叶振兴的嫡女,二十一岁,母亲早逝,从小便不受待见。

今天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叶怜与当朝名贵南昊天的大婚之日,而南昊天原本与自己有婚约,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

后因被人陷害失贞惨遭抛弃,自此抑郁成魔,今天受不了刺-激,一心寻死,撞上了大街的上马车。

马车?

叶心挣扎着坐了起来,望见一匹俊马拉着一辆豪华马车已停驻,紫檀木上描金画彩,拉车的马器轩昂,马鞍上都镶着金边儿,无不彰显着奢华富贵。

驾车的马夫见叶心浑身是血的坐了起来,吓了一激灵,刚才自己挥着缰绳速度那么快,这个女子真是福大命大,他急忙对着车内的战代轩报告:

“公子,人没死!”

一只如玉的手掀开车窗帘子,露出一张绝美的面容,即使静静的坐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只是周身带着淡淡的疏离,拒人千里之外。

叶心不由的感叹,妈呀,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她浸染演艺圈多年,合作过诸多帅哥,竟无一人有他惊艳,只见他眼眸深邃如墨,薄唇轻启:

“晦气!”

满是嫌恶的两字瞬间败光了叶心的好感,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她用力支撑身体站了起来,踉跄的走到马车边:

“喂,生而为人要善良,撞到人还副嘴脸,你妈没教你道义廉耻吗?”

此言一出,马夫惊呆了,当今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对待跟自己公子这般说话,这女人刚没有被撞死,也会被公子打死吧!

“懦弱无能之辈一心求死,最大的善良就是如她所愿!”

战代轩冷漠傲然的回答,在他的世界里,一个人连死都不惧还惧活着吗?

“你……..”

叶心被怼得哑口无言,上天还有好生之德呢?今天死里逃生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个男人流露着一种人上人的狂妄与肆意越发让人气愤,既然如此,就别我不客气了。

我!叶心,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碰瓷。

她狡黠一笑,一屁-股往原地一坐,挡住去路,纤纤细手恣意的理了理带血的裙摆:

“谁说我一心求死了,明明就是你没长眼撞过来的,在大街上驾这么快,摆明就是不把人命当命!本小姐浑身不得劲,你看着办吧!”

小样!你既然这么急着赶路,去了医馆耗不死你,我就不信叶!

马夫见状忍不住汗颜,这女子真的是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在当朝,谁人不知道战代轩最恨的是被人威胁,他摇了摇头,递了个你自求多福表情给叶心。

战代轩半眯着眼眸满是鄙夷和不屑,冷嗤一声后

啪——

只见一袋碎银丢在叶心旁边,此时的叶心衣衫褴褛,一身狼狈蹲坐着,角落的乞丐们见状纷纷露出垂涎的目光。

“啥情况?砸银子呢?”

叶心顿时觉得怒火中烧,真是活久见,自己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她刷的站了起来,指着战代轩叫嚣:

“奶奶的,你是眼睛长到头顶………..”

啪——

她还没骂完,又一袋子丢在自己的脚下,此时角落的乞丐们冒着精光,纷纷跃跃欲试起身。

叶心瞬间被眼前这个二货气笑了,芝麻开门的游戏吗?她正准备多骂几句,只见男人摩挲手指骨节上绿宝石扳指,冷戾道:

“本王从不收拾女人!”

叶心轻嗤一声,不料男人扫过来一个眼神仿若淬了毒的冷箭:

“除非太笨的!”

我去!这臭男人居然威胁我见好就收?我叶心又不是吓大的,她一脸不惧的迎了上去。

不料车帘缓缓落下,遮去了那张令人生厌的俊脸,男人不带一丝温度的命令:

“走!”

马夫来不及惊讶,便唯命是从的抖动着缰绳“驾!”

“喂,有本事别走啊,你个王八蛋…….”

叶心对着远去的马车问候了十八代祖宗,直到它消失在大街的尽头,自己终于体力不支的瘫坐在地。

此刻的她浑身疼痛无力,双腿打颤,望着地上的银子,叶心捡起来掷了掷,决定找几个大汉把自己抬回去,她费力的爬了起来。

询问了一大圈,竟无一人肯做她的生意,见这些人避之不及,叶心自然猜得到,他们是怕自己死在半路。

奶奶的,这什么鬼朝代?居然这么没有服务意识,必须差评!

她强撑着伤痛一瘸一拐的,喘着气走走停停,终于到达叶府,只见,整个叶府张灯结彩,一片火红。

叶心走进厅堂,一众宾客好不热闹。

“啊………”

热闹的气氛中划过一声尖叫,只见一个妇人手指叶心,满眼尽是惊恐之色,身旁的孩童也吓得躲在怀里哇哇大哭,与这份喜庆极为不谐。

叶心一身儒裙全被血水浸透,落脚之处尽是斑斑血印,她披头散发,面无血色,宛如修罗地狱归来。

                           

原创文章,作者:晴风小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8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