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门妖女横行末世》时雨嫣然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顾澜溪,慕容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魔门妖女横行末世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时雨嫣然

简介:顾澜溪,原本是魔门妖女,法术高强,却被宗门师兄陷害,一朝魂穿末世之初…重生到顾家骄纵二小姐身上,亲姐伪善,想要在末世之初就把她丢下送死,不过谁怕谁?看换了一抹灵魂的绝世天才,如何在末世大放异彩,吸引了不知谁的眼,迷了谁的心?

角色:顾澜溪,慕容寒

魔门妖女横行末世

《魔门妖女横行末世》第1章 自爆免费阅读

顾澜溪,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丢弃,不过幸得资质灵根不错,被魔道的大魔头机缘巧合之下收养了,而且还成了魔教大魔头的关门弟子。

在顾澜溪十六岁的时候,她师父就把他的魔功—天绝魔功传授于她。

天绝魔功共分为九层,传说修炼到最高层,可翻云覆雨,撼天动地,并可与天地同寿。

在魔教,只要修炼这门功法大成,在魔道所向披靡,就是在正道也难有敌手。

因此,顾澜溪得到了师父传授的天绝魔功之后,在魔教的地位与她的师兄师姐们不可同日而语了。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天绝魔功有一个苛刻的条件,修炼的女子必须为纯阴之体,而男子则要必须为纯阳之体。

当时顾澜溪的师父捡到她的时候,探查了她的体质才把她带回去的。

原本在魔教一直是她的大师兄众望所归,一直以下一任教主自居,没想到最后会冒出来一个黄毛丫头夺得了师父的宠爱,还得到了师父的绝世秘籍。

因此她大师兄一直怀恨在心。

终于找到了机会,施诡计把她引到了魔教后山的天险崖。

“大师兄,你想干什么?”

顾澜溪看着面前一直温文尔雅的男子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说我想干什么,小师妹你得到了师父的天绝魔功,抢了本应该属于我的位置,那师兄只能留你不得了。”

说完不等顾澜溪反应,就直接一道术法朝着顾澜溪攻击过去。

顾澜溪这下子立马飞身闪过,反身就用她学到的天绝魔功攻击回去,二人你来我往得斗了好几招。

不过虽然天绝魔功功法强大,但是她现在只是刚刚学到第二层,和她大师兄魔教实际的佼佼者完全比不了。

现在她也就是仗着自己的功法强大才能这么应付一会儿,等一会儿她肯定是会落败的。

以她师兄对她这欲杀之而除后快的狠劲,肯定是不会给她活路的。

因此顾澜溪一直在想办法,“师兄,其实你知道为什么师父会把功法传授于我,而不是你吗?”

“哼,休要狡辩!”

他虽然想知道,但是更想杀了她。

“如果你不知道原因的,就算是杀了我,师父照样不会把神功传授于你!”

听到最后一句话,顾澜溪的大师兄终于松动了,而顾澜溪趁着他这一分神之间,红唇一张,反而骂出了一句 ,“蠢货!”

然后在对方惊慌恐惧的神色中,催动功法带着对方自爆了。

天险崖的一角在巨大的自爆中也被夷为平地了。

她知道自己今日无论如何都无法活着从这里离开了,但是死之前怎么也要把对方拉着给她垫背。

原本以对方修炼多年的功力,如果不能靠对方很近的话,就算是自爆也只是会重伤他,所以她才会想出来这一个办法。

2030年,某顶级娱乐会所的套房里,一个身材高大健硕,五官俊美异常的军装男子厌恶的睨视着眼前在他身上不断纠缠的浓妆艳抹的女子,大手擒住对方瘦弱的肩膀,大声呵斥道,“顾蓝惜,清醒一点,我是慕容寒!”

面对着眼前被某种药物控制而迷失心魂的少女他感觉非常恼火,真想狠狠打她一顿,让她好好清醒一番,却又迟迟不忍动手。

一是,对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年纪太小。

二则,对方的父亲不仅是他的顶头上司,还是自己一家子的恩人。

若不是他军中好友所托,他才不会来管这档子烂事呢!

妹妹爱上未来姐夫的狗血故事,这种事慕容寒简直是闻所未闻。

而且这丫头性子也骄纵,这次为了逼他姐夫,就听了狐朋狗友的话,给自己下药然后打电话让她姐夫南宫澈来,最后为了好友的清白,只能他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脑袋瓜子里是怎么想的,慕容寒不解。

与此同时,被他用铁臂制住的少女正慢慢合上双眼,瞳孔也逐渐涣散,但这种情况只持续了几秒钟,少女涣散的瞳孔重新凝聚起来,迷离的双眼也睁开了。

这是哪里?我没死吗?与大师兄一起同归于尽的魔教妖女恍惚的看着面前俊挺不凡的男子想到。

然而,不待她继续探究,就感觉身上传来一阵阵的燥热混淆了她刚刚稍微清明的头脑。

反射性地,她不由嘤咛了一声,这种感觉好像以前师兄师姐们讨论过的双修的感觉。

她不由心里一紧,连忙默念了好几遍清心诀,让自己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冷静下来。

慕容寒看着面前已经有几分清醒的少女,厉声警告道,“顾蓝惜,清醒过来了吗,没有清醒的话,为了你好,我就把你绑起来,等你药效过了,再带你回去,要不然顾叔看到你这鬼样子,不得被你气死。”

顾蓝惜听着面前虽然不好听但暗藏关心的话,沉默着点了点头,虚弱道,“清醒了,我去泡个冷水澡。”

慕容寒总感觉少女清醒过来之后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清冷,他心想可能是少女在他这个哥哥面前不好意思了吧,也知道自己错了。

想到她之前做的事,不由好笑,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下来了,指着浴室柔声说道,“你进去清理一下,等好了我再送你回去。”

少女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忍着身上的一股燥热极快的闪进了浴室。

自从她醒过来面前很多事情都很诡异,而且无法解释,但是现在这么尴尬的处境下,她也无暇多想,只能遵从男人的指示行动。

                           

原创文章,作者:时雨嫣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8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