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两只小团子后,霍少以身相许》风筱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阮眠,秦俊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捡到两只小团子后,霍少以身相许

小说:萌宝

作者:风筱筱

简介:【萌宝&甜宠&掉马】多年后,阮眠看着面前的小团子和帅冰山,失忆的她转身想逃。可他长臂一伸,一把将她牢牢锁在怀里——“跑什么跑,孩子没娘,当妈的忍心?”阮眠无奈,在脑袋里搜索了一圈,确定不认识他。“为什么是我?我不认识你。”霍砚拿出DNA鉴定,笑得暧昧不已——“两个孩子不吉利,不如今晚生三胎?”

角色:阮眠,秦俊钦

捡到两只小团子后,霍少以身相许

《捡到两只小团子后,霍少以身相许》第1章 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免费阅读

阮眠小心翼翼地用手托着七个月的肚子,缓缓地迈上台阶,但眼前的一幕却灼伤了她的眼睛。

各色各样的玫瑰花,可可爱爱的小玩偶,无不在彰显着即将开始的盛大婚礼,这个婚礼跟阮眠梦想中的一模一样。

更讽刺的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这个消息,全世界都知道,唯独她被蒙在鼓里。

阮眠攥紧了手机,聊天记录里躺着于乐乐给她发的无数炫耀的照片,赤果果地炫耀着胜利者的姿态。

“让让!”

几个工作人员拖着巨幅画挪过来,差点撞倒了呆滞的阮眠。

阮眠颤巍巍地站直身体,当看到眼前的画面变成了一对男女亲密的婚纱照,她血气上涌,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上前三下五除二地撕掉照片。

为什么?她想不懂,明明秦俊钦说过要娶的人是她!

工作人员勃然大怒,“你在干什么?知不知道这照片是订做的,很贵的。”

“你跟他们有仇吗?疯子!”

……

阮眠耳边嗡嗡嗡地响着,她听不到身边人的话,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秦俊钦开始不接她的电话,开始对她实施冷暴力。

曾经,这个男人答应给她一个家,转眼,挽着他臂弯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屡次跟她作对堪比仇人的女人。

眼前蒙上了一层水雾,她刚想伸手擦掉,脸上却燃起了火辣辣的疼痛。

胜利者于乐乐一脸傲娇,揉着手,十分不屑,“你来干什么?我记得我跟俊钦没有给你发请帖,不要不请自来啦,会很没面子的。”

“他呢?”阮眠喉头酸涩,只要秦俊钦的一个答案,只要他亲口跟她说结束,她一定毫不犹豫地离开。

“哈哈。”穿着一身婚纱的于乐乐笑得前仰后合,然后咳咳了声,“需要我提醒你秦俊钦现在已经是我的男人了吗?”

阮眠不可置信,拼命摇着头,“为什么?我明明……”

她语塞,垂下眼眸,手缓缓地轻抚着肚子,她怀了他的孩子,然而他却视而不见,执意在这个时候跟别人结婚。

“你想说你怀了他的孩子?”于乐乐冷哼,眼神依旧是轻蔑。

阮眠正想说话,一个穿着礼服的男人气急败坏地跑出来,眼神愤怒地瞪着她,“你来干什么……”

只是还没等秦俊钦说完,阮眠轻哼了一声,佯装不在意,“你不想说的话,我先说了,秦俊钦,是我甩了你,我会自己抚养孩子。”

听到孩子这两个字,秦俊钦跟愤怒的雄狮附身,大吼出声:“阮眠,你竟然还敢跟我说孩子,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阮眠瞪大眼睛,瞬间呆滞,她低了低头,难道孩子不是他的?

怎么可能?明明那天晚上的男人是他。

“到底怎么回事?”阮眠欺身上前,眼睛死死地瞪着眼前的男人,直到眼睛看到眼前的画面,她看到于乐乐手中按着遥控器。

尽管那个男人只有背影,他们相识多年,一定不是秦俊钦,而里面的女人却是她,她竟然对那个男人如此亲密。

脑袋轰隆隆的,她双手抱住脑袋,拼命回想那天晚上的点点滴滴,但脑袋空白的她,只有呆滞。

于乐乐的小姐妹开始聚众嘲讽。

“呵呵,这么浪荡,还敢勾引秦少?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想得美。”

“一个爹妈不要的野丫头,连乐乐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带着你的野种滚出我们的视线,别脏了我们的眼。”

……

答案已经不需要了,阮眠强撑着身体,缓缓地转身,接着,她身体蓄力,拼命奔跑,只想离开这个地方,避开这些可怕的人。

她听到有人在叫她,她无暇兼顾。

忽然,有人抱住了她,她拼命挣扎,试图逃开,但汽车喇叭声在耳边响起……

黑暗的酒店,昏黄的灯光萦绕在撑在自己上方男人的身上,阮眠拼命想要睁开眼睛,但无论如何都睁不开,她只能退而求其次,伸出双手,覆在男人的脸上,想知道他是谁。

他是秦俊钦吗?

“啊!”

阮眠下意识地喊出来,她猛地睁开眼睛,是她的房间,除了她,空无一人。她伸出手缓缓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原来刚才是虚惊一场,太羞耻了吧,居然会做那种梦。

手机铃声在叫嚣,她抓起,看到名字时,猛地想起她今天还要面试。

她匆匆跑出来,正好撞到了一个人,她摸摸发疼的脑袋,睁开眼睛,却对上了小正太求助的目光,她正想说什么,却听到一道凶恶的男人的声音。

“看什么看?没见过我儿子吗?”

小正太张了张嘴,刚想喊出声,却被络腮胡子男人猛地捂住嘴巴,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阮眠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以及这个孩子,很怀疑。父子?一点都不像,大人穿得脏乱差,小男孩却精致得像个洋娃娃,太漂亮了。

或许是阮眠的眼神太过于赤果果,络腮胡子男人心虚,抱起孩子,猛地一脚踹向阮眠,扬长而去。

阮眠掉在地上,掌心刺痛,她挣扎着爬起来,心想不妙,毫不犹豫地追上去。

她忘不掉孩子那双可怜兮兮的葡萄般的眼睛,牵动她的心弦,她知道如果她不追上去她肯定会后悔。

“站住!”阮眠在后面喊着,她干脆脱掉了碍事的高跟鞋,紧紧跟着前面的人。

络腮男人啐了一口,不解气,但看着周围有人出来,心想若是继续抱着这个孩子,肯定跑不掉,算了,今天这份工钱干脆不要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晦气地扔下小男孩,眼底满是愤懑。

阮眠抱起了孩子,小心翼翼地查看他的身体,正想问他有没有事时,手中一空,她下意识地以为是那个男人回来了,死活不肯松开手。

嘴里骂骂咧咧着:“你这个坏蛋,不准抢我的孩子!”

“他是你的孩子?”男人轻哼一声,眼里漾着不屑,低头睇了一眼这个不知好歹敢抓走他孩子的女人,她简直是不想活了。

阮眠一咬牙,仍然不肯松手,“对,他就是我的孩子,你不准抢!”

                           

原创文章,作者:风筱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8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