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九零新婚夜,她决定换老公了》财多多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季如琼,林天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回九零新婚夜,她决定换老公了

小说:年代

作者:财多多

简介:年代+村花vs村霸【宠文】季如琼最高兴的是五十岁了,她终于离婚了,但更高兴的是,她回到自己二十岁那一年。脚踢狗男人,说服亲爹娘,这世不招赘,要当女强人。在知道她不招赘后,连村霸都来家里提亲了。季如琼思前想后觉得,这个男人,也不是不可以……

角色:季如琼,林天峰

重回九零新婚夜,她决定换老公了

《重回九零新婚夜,她决定换老公了》第001章 离婚又退婚免费阅读

“我不入赘,我为什么要入赘?你们季家又不是多有钱,能让我过去吃好喝好的。再说你女儿光长得好看有什么用,长得好看我还不放心呢!”

“你们季家要是不想在亲朋面前丢脸,那今天的婚宴就改成回门宴,你们家姑娘就是嫁给我的,以后就是我林家的人了!”

季如琼没想到,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她还能有这种身临其境般的感觉。再次听到这些不要脸的话,毫不意外,她的暴脾气瞬间被激起。

“你家的祖宗我都不想当,还你家的人!”

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包括季如琼本人。

她以为自己是在梦里,又梦见当年结婚的那一天。自从认识林天峰这个狗男人的第一天起,就是她人生不快乐的开始。但年少的自己性软脾气好,再加上父母一辈子爱面子,最后还是把自己的一辈子,哦不,半辈子搭进了这段婚姻里。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年过半百的今天,她终于和林天峰离婚了!

季如琼瞪着站在她对面,两米开外距离的年轻的林天峰。

不得不说这男人的脸长得确实是帅,就是骨子里头全是渣,男人所有劣质品性他都有。这段婚姻,硬生生将她从一个温婉的姑娘变成了脾气火爆的妇女,这是她身为村花一辈子的痛!

她跟林天峰就是八字不合,相看两厌,从结婚的第一天起就结下梁子,更别提往后的日子里轻则小吵大闹,重则动手打架,这都是家常便饭。

不想入赘早干嘛去了?相看的时候不说,还善于伪装,临到关头再来反悔,一看就是被狐朋狗友给怂恿的。耳根子软没有主见,婚后还自命清高,肩不能提手不能挑,干啥啥不行,喊累第一名,还总想着做生意发大财,就不知道他为何对自己的实力有那么深的误解。

最气人的是每回吵架还总大放厥词,诸如“我没欠你们家什么”,“我没吃你们家的东西”,“我也经常买菜回家给孩子们改善伙食”等等等等。

这些话,季如琼都不知道他脸皮多厚才敢说出口。

身为一个没有固定工作的赌博人,兜里的钱也时有时无,有钱的时候确实是可以养得起自己,顺便买点菜回来,那没钱的时候可不就是找这个要那个借的。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越想越一肚子气,她的脾气就是这样被气大的。

季如琼记得今儿个是秋分,对她而言寓意很好,早上一出门就感受到了秋天的凉意。他们俩去办离婚这事都没有告诉任何人,从办理到结束也没有多余的交流,拿到证的瞬间要说完全没有感觉也不是,但那种感觉就像是任务完成,让人不禁松了口气。

毕竟离婚这件事几十年来几乎隔两天就会在她脑海里试演一遍,而现在,终于尘埃落定了。

当然,她这辈子还是有幸福的时候,那就是孕育了一对乖巧优秀的孩子,如今两孩子也都已经成家了,小家庭各方面都挺不错的,顺利的话她明年就可以抱上孙子和外孙了。

季如琼这般想着就觉得,自己往后的梦里也不应该有林天峰这个人存在,于是她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想把自己掐醒。

但,意料中的悠悠醒来没有发生,大腿倒是挺疼的。然后,她发现自己还是站在林家破落的院子里,眼前面对的还是二十三岁的林天峰。

“二姐,现在怎么办?”

手臂被人轻轻一拉,季如琼怔怔回过头,入目的是一张尚且稚嫩的脸,她既错愕,又慌乱。这是她妹妹,但她怎么?怎么不是做梦吗?

“如丹?!你….我….”

“二姐你怎么了啊?”

季如琼不明就里,也不敢置信,她这是回到了三十年前吗?她的手一下一下地掐着自己的身体,胳膊,脸蛋,肚子,可是回应她的是一阵阵的疼。

“二姐,你在干嘛?”

季如丹对她的行为举止感到迷惑不解,可是季如琼又不能跟她解释,只能压下胸中的不安,心不在焉地回道:“我没事。”

有事也说不出口啊,她真的不是在做梦!

她居然回到了她要跟林天峰结婚的那一天!现实给她的冲击太大,以至于她脑袋瞬间空白,而稍后,往事历历在目。

当天的酒席即将开始,林家的人还是一个都没到场,包括今天的新郎官。家中亲戚已经去了一波又一波,一请再请,可林天峰就是不愿意。

季如琼在新房里等的满肚子火,最后,她拉着季如丹两人亲自去林家,想要把林天峰给叫回来,于是就有了开头这一幕。

众人还被她方才的气势给震住,不过季家的叔叔婶婶们心底里好像也能理解。如果不是因为被气到极致,哪个平日里乖巧的姑娘会露出这样气愤无礼的一面?

要知道,他们大哥季国栋在村里就是文化人的代表,全村只有他一个人吃公家饭,而且还是省劳动模范呢。

大哥家的三个姑娘都是人人称赞的好女孩,脾气好性情好,尤其以相貌最出众的季如琼为首。可惜他们家没儿子,季国栋早就透露,要招三个上门女婿,不然,提亲的人肯定络绎不绝。

要真是那样子的话,季如琼也不会沦落到遇上林天峰这样的人物。

当然,这是季家这边单方面的想法,林家那边有他们自己的打算,反正以他们对季老大夫妻俩的了解,婚事是不可能吹的,他们只是想从中再要点好处罢了。

林天峰没料到季如琼会这样顶嘴,因为经过这几次的接触,他其实是挺喜欢季如琼的。毕竟村花嘛,长得美,还温柔,任何男人都抵抗不了。

但喜欢归喜欢,去当上门女婿,他不敢。朋友们都会在背地里笑话他,这太丢脸了,如此没面子的事情他拒绝!

最重要的是以后的孩子也不跟他的姓氏,那就相当于自己绝后了呀。

“季如琼,你怎么说话的,骂谁呢!”

林天峰扯着嗓门吼,好像声音大点就更占理似的,季如琼对他这样的反应相当反感。见她被欺负,季家的几位叔叔婶婶也不甘示弱。

“就骂你这个小兔崽子了怎么样!谁让你出尔反尔的!”

“就是,一个男人说话不算话,还想娶老婆,就问你有这样的本事没有?”

“说好的事就不能再反悔了,传出去你们一家在你们村子里也会被大家看不起的。”

但无论他们说什么,林天峰就是嘴硬不松口,而且季如琼越沉默,他就越觉得有戏。要知道季家就是因为要招赘所以很多男人才得不到季如琼,而如今自己只是稍微使一点计谋,就要娶到季如琼了!

想想他心底就乐开了花,他都能想象到兄弟们羡慕嫉妒的样子,这是能让他吹一辈子的事。

林家其余人面对季家长辈们的义正言辞,也虚虚地劝着林天峰,只不过看上去一点诚意都没有,季家人胸口都憋着一团气,上不去也下不来。

于是长辈们纷纷撂下狠话:“入赘改为嫁娶!这不可能的事!”

林天峰一边做着美梦,一边梗着脖子严厉抗议:“要我入赘,也不可能!”说完,他还觉得自己特别有男子气概。

季如丹一个小姑娘都被气得满脸通红,红着眼眶快哭了,更别提季家的其他人。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林母站了出来,一脸好似不好意思地开口了。

“咳这孩子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我们今天是怎么劝都没有用啊,你们说的没错答应好的事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反悔的,今天就是捆着绑着,我们也要把天峰给你们送过去。”

“不过……”

“不用不过了。”

季如琼回神后实在看不下去,对她而言,林家第二令她反感的人就是她的前婆婆,大字不识一个却总把自己当太后的一个女人,对小辈的家庭也是指手划脚,反正她三个儿子后面的婚姻也没一个好的,全都散了。

“如琼,你听我说。”

刚被打断,林母脸上还有些讪讪的,不过她一想到自己的目的还没达成,还是要厚着脸皮演下去。

可惜,季如琼没给她这个机会。

“阿姨,我不想听你说。”

开玩笑,她后面好歹也活到五十岁,算起来,嗯也跟林母现在差不多年纪,有什么人情世故是她还不懂的?反正不用想,林母要说的话不可能是她爱听的,那干脆不听也罢。

而且她后来才知道,父母最后关头是答应又给林母两千块,林天峰才会出现在婚宴现场,才让婚礼不变成闹剧,才让季家不被人笑话。

本来招赘并不需要礼金,但她爸妈出于诚意,还是给了林家两千块,没想到别人的善意在对方看来却是还可以讹一笔。

所以,这就是个贪心的老女人!

见自个儿的妈妈被反驳了两次,林天峰再次不悦,“喂季如琼,你怎么跟我妈说话的!”

“我站着说的啊。”

季如琼微微一笑,眉眼间颇见俏皮,她今儿个穿了一身红,衬得唇红齿白的,特别好看。

可林天峰没料到她还笑得出来,好像跟他心底里想的情况不太一样,难道被刺激到了?

“姐——”

“如琼,不然我们还是回去请教你爸妈吧,看这事怎么解决。”

身后的叔叔婶婶们小声嘀咕,季如琼回头给了他们一个安定的眼神,老成道:“不用,我自己可以解决。”

大家一时被她沉稳的气度以及淡然的眼神安抚到了,但转念一想又不对,这年头婚姻大事哪有自己解决的?

然而,跟林家的唇舌之战实在是累了也厌了,面对他们一家子,众人都懒得开口。

“不管怎么说以后我妈也是你妈,你态度要给我放好。”林天峰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季家人还以为他想通了,但他又忙补充道:“你嫁给我,我会好好对你的,也会好好对你爸妈的。”

最后这句,真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

季如琼既好气又好笑:“不好意思,你妈还是你妈,她就算哪一天不是你妈了,也不可能会是我妈。”

顿了顿,她接着发出灵魂拷问:“林天峰,我为什么要嫁给你?如果我要嫁人的话,我们村就有那么多优秀的适龄青年我为什么不嫁,还巴巴来嫁给你。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家三兄弟,为什么是你去给别人家当上门女婿?你那两个哥哥也已经娶了老婆,一家人齐心协力帮你讨个老婆有什么难的?就算今年没钱,过两年攒攒不就有钱了吗?”

“你觉得当上门女婿不体面,但这是你父母要你去当的,为什么呢?”

她越说,林天峰的脸色就越差,全家人包括他都认为是因为家里条件不行,但被季如琼这么一问,好像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是他没想到的,但,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原因。

林天峰很想让她闭嘴,然而对上季如琼那犀利的眼神,又退缩了。

“我告诉你吧,就是因为你们家人都太了解你了,你留在家里只会拖累一家老小,真本事没有,梦想一大堆,还好吃懒做,所以虽然你是儿子,但没办法,只能让你去给别人当上门女婿,去祸害别人家了。”

看着林天峰越来越黑的脸,季如琼只觉得十分解气。这些道理,是她年轻的时候根本就悟不到的,因为总还对他抱有一丝期望,总劝自己再给彼此一个机会,但又总是失望,到最后绝望了才豁然开朗。

女人是容易被家庭,孩子所羁绊,她最后悔的是没有早一点跟这个男人离婚,而是在看似强势的不屈服里做了让步,相信身边人所谓的‘家和万事兴’,‘以和为贵’,还有什么‘等有儿子了就有责任感,就靠谱了’这些伪道理。

如他后来的种种表现就知道,孩子又不随他的姓,即便再爱,也只停于表面。

季如琼突然觉得感慨不已,但这个年代当时就是这样,陈旧的观念以及长辈的保守,让她渐渐消磨了勇气。

但凡年轻的时候家里有一个人支持她离婚,她都会毫不犹豫。

“你这女人,你胡说八道什么!”

“是我胡说么?呵。”季如琼眯了眯眼,气势十足道:“今天别说你不想入赘,我还不想招你这种男人呢!”

                           

原创文章,作者:财多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8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