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厉少:夫人别想逃》来喝青稞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温庭,厉墨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薄情厉少:夫人别想逃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来喝青稞酒

简介:新闻在电视上滚动着——她抚摸着平坦的腹部拨通了那串数字,“墨忱。”“离婚吧。”男人声线凉薄,指尖晃动着温璃茉递过来的红酒。几年相爱,几年婚姻,流掉的孩子竟成了两人决裂的开端,见识到男人的狠厉无情,温庭以死成全了二人。却不成想,再睁眼,她却?本文披着虐文外衣的甜文,男女主双洁,但是有bug。

角色:温庭,厉墨忱

薄情厉少:夫人别想逃

《薄情厉少:夫人别想逃》第1章 他说离婚免费阅读

豪华别墅区。

温庭带着满身寒气踱步进了客厅,修长的指尖赫然捏着一份体检报告—妊娠反应三周。

她怀了厉墨忱的孩子。

伸手摸了摸平坦的腹部,女人眉间纠结但还是按下了那串熟悉的号码。

男人已经消失了大半个月,她也没想找他,但是消息却铺天盖地的在电视上滚动着—《厉少携神秘女人豪华游轮共度良宵》。

“喂。”电话接通,男人低沉的声音逸出。

厉墨忱伸手接过温璃茉手里的红酒轻轻呷了一口,见女人半天没出声,先开了口,“温庭,我们离婚吧。”

空气良久的沉默,但厉墨忱知道那个女人在听。

“墨,我……”温庭声线微颤,刚想开口却听见,“墨忱,少喝点。”

是那个女人的声音,他果然还是选了她。

“厉墨忱,你回来我有事要告诉你。”温庭指骨苍白,手里的报告单被揉成了一团,她的心似像在烈狱间鞭笞,拷打,最终化为一滩肉泥。

“咔嚓。”

突然,别墅区的灯光熄灭了。

温庭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席卷,一阵阵恐慌灭顶般灌入脑海,她有幽闭恐惧,不是天生的,是男人带给她的。

“墨忱,停电了。”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脆弱与恐惧,温庭握紧电话。

心里存了几分希冀,他还在乎。

却不料那端只冷冷说道,“温庭,你又在搞什么把戏?”

“不管你再说什么,都没有用,这个婚必须离。”

“你不要再……..”

“墨。”呢喃出这个字,电话挂断了。

厉墨忱到嘴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心情不由得微微烦躁。

骨节分明的大手扯开系到下颌的纽扣,松松的衣领露出几分若隐若现的胸肌,禁欲撩人。

不耐地回拨过去,却听见了电话关机的提示音。

那个女人从来没有先挂断过他的电话,浓眉不自觉蹙紧。

手里的红酒重重地砸在桌面上,厉墨忱扫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嚯的起身,撂下一句“我先走了”便大步离开了。

温璃茉一愣,接着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她刚回国,男人答应好的会好好陪着她,结果因为温庭的一通电话就离开了。

低头看着自己一身清凉惹火的打扮,温璃茉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到底是她错过了。

怪不得谁。

黑色流线型的迈巴赫疾驰在夜色下,男人掌控着方向盘,黑眸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路边的景色迷人却丝毫没有进入男人眸中。

眸底一片肃杀,冷漠。

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心慌,右手指腹无意识摩挲着无名指的婚戒。

戒指,是温庭选的。男戒,简单大方,内刻几个英文缩写,厉墨忱一开始没发现,后来无意扫过,一眼就看出那是温庭自己名字的缩写,不觉幼稚。

“你最好乖乖的,别出什么幺蛾子。”男人冷哼,脚下的油门一轰,车子似离弦之箭开了出去。

速度之快,给人一种着急的错觉。

“墨,墨。”温庭红唇发白,浑身的冷汗冒个不停,连带着肚子都开始了撕裂骨髓的疼痛,眼前的景物出现重影,女人颤动着站了起来。

一步,一步,摸索着上了楼。

“扑通。”膝盖重重地撞击在冰冷的地面上,温庭只觉有什么东西从两腿间流了出来。

她的孩子,不,不可以。

这个孩子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她好不容易才怀上。

“墨,你怎么还不回来。”无声的泪水从眼眶中流出,温庭觉得心脏似乎被攥紧,心痛的无法呼吸,仿佛鱼儿搁浅。

也不知跌了多少个跟头,温庭走到了四楼阳台,血迹也被拖了一路。

温庭知道,自己的孩子没了。

她突然也不在乎了,上一秒下一秒,念头变换极快。

她的孕期焦躁症发作了。

她从一降生,母体带下来的就有狂躁症,所以外面都传温家大小姐娇纵跋扈,脾气冲天。

但知情人都知道,自从她跟厉墨忱在一起之后,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都觉得是男人的功劳。

可谁又知道,那个男人从没说过什么,一切都是她自己心甘情愿,压抑,蜕变。

“滴滴。”停车库传来了车辆的响声,温庭听见,眼中终于有了光,忍不住往阳台迈了几步。

他回来了。

厉墨忱下了车,就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视线落在身上,浑身紧绷,目光清冷的看向了四楼。

只一眼,男人就忍不住怒气暴呵,“温庭,你还不给我进去。”

霎时,光灭了。

温庭不退反进,冰冷的地板远远比不上她的心冷。

“厉墨忱,你爱过我吗?”双眸直直地望进男人眼底。

那里空荡荡的,所以,爱会消失对吧。

讥讽的笑漫上女人白皙的脸颊,厉墨迹清冷的眸底多了几分不明。

嗓音沉沉道,“爱不爱有那么重要吗?”

在一起舒服就行了,爱太廉价。

“厉墨忱,你真狠,不爱我你为什么娶我?”

男人没应,温庭脸色惨白,眸子一暗“你想离婚,我告诉你,只有丧偶。”

男人的那一栏,只能是她的名字。

红唇一张一合,厉墨忱却觉刺耳极了,从来没有人能威胁他,就算是她也不行。

厉家的男人只当女人如衣服,从来不会沉沦。

厉家的家训亦是如此。

“你想死,没人拦你。”

话说的让人心寒,厉墨忱手下却是打了一行字出去:管家,把夫人拉回去,疯够了。

徐管家窝在床上一愣,自己早就不在夫人身边做事了,自从厉墨忱消失了半个月,他们这一行人都被赶出来了。

温庭夫人说不想看见他们,只想自己呆着。

“厉墨忱,你说的。”不知是夜风太凉,还是灯光昏暗,温庭的脸上血色全无,嘴角却勾勒一抹堪称疯狂的笑意。

厉墨忱沉眸,心头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那种恐慌得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掌控不住的感觉又来了。

女人轻轻又往前走了几步,男人目眦欲裂,她怎么敢?

                           

原创文章,作者:来喝青稞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