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凌天》杏林居士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小野,顾凌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仗剑凌天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杏林居士

简介:华夏特种部队战神凌云,重生到玄武大陆,与他同名的镇南王府小世子身上,为守护亲人,手持荡魔诛仙弑神剑,气冲霄汉,宁折不弯!我欲成仙,仗剑凌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剑扫八荒,一剑破九天!

角色:小野,顾凌云

仗剑凌天

《仗剑凌天》第1章 凌云异世重生免费阅读

玄武大陆。

漫天漆黑如墨的乌云,翻腾席卷着笼罩向了天风国王朝都城。

先前还风和日丽、太阳高悬的天空,突然之间,被铺天盖地的乌云给完全遮掩住,天色顿时暗了下来!

一道碗口粗的闪电,从天而降,劈开了浓郁的乌云,把那亮如白昼的雷电之剑,狠狠的斩向了菜市口的街道上。

“喀嚓!”

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惊雷声响起!

刹那间,一阵飞沙走石,狂风骤雨便接踵而至!

围在街口,看热闹的人群,顿时作鸟兽散,慌慌张张地逃向了街道两边的屋檐下,躲避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去了!

人群的突然离开,将里面一个被一群纨绔拳打脚踢、打倒在地上的一个少年给暴露了出来。

“求求你们,不要再打小哥哥了!”

少年的身上传来一声宛若黄莺出谷动听而焦急的声音!

这是整个现场,唯一没有离去的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丫头,与倒在地上的那名小少年年纪相仿,仅仅只有七八岁的年纪。

只见她伏在那昏迷的少年身上,不顾有些拳脚落在自己身上,忍着痛苦将那道瘦削单薄的少年护在身下。

她泪如雨下,仰着小脑袋,焦急的冲着倒在地上的一道削弱的身影喊道!

“小杂种!起来啊!”

“小孽种!你不是挺能耐的吗?起来啊?”

“我呸!什么狗屁的镇南王府小世子!”

“一个小孽种,逞什么能?”

“我呸!一个先天经脉不通的废物,纯粹找死!”

“还想英雄救美?本少爷就要当着你的面,凌辱霸占这个小丫头,你又能如何?”

昏倒在地的一道幼小的身影,被一群十来岁左右年纪的的纨绔子弟,围在中间,依然不肯罢休的在大声叫骂着!

小丫头的哀求,并没有换来这帮纨绔子弟的停手,反而让他们变本加厉的对那名因昏迷躺在地上少年,更加狠厉的拳打脚踢了起来!

谁都没有想到,这名少年已经被其中一名身怀武徒七重的纨绔,仅仅一脚,给踹飞倒地,恰巧后脑勺碰到一块尖锐的石头上,当即断气身亡了!

修行之人,由下往上境界分为:武徒,武士,武师,武灵、武王,武皇,武帝,,武尊,武圣、天尊,大天尊,至尊。

每一境界又分为九重,一重最低,九重最高,九重圆满可进入上一个大境界!

这名少年因先天经脉不通,不能修炼,完全就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材,哪里受得了那名武徒境界的纨绔狠辣一脚?

可就在这时候,谁都没有发现,一道犹如夜明珠般大小隐晦的光团,正在乌云深处旋转着,

“喀嚓!”

随着一声惊雷再次响起,那道隐晦的光团,忽然透过乌压压的云层,一闪而没,进入到了那少年的身体!

隐在暗处、一直暗中跟随保护那名锦衣少年的老管家,在少年倒地的刹那间,那双苍老浑浊的眼神,突然发出狠厉的的光芒,就要现出身形,出手搭救那被群殴倒地的少年!

但是,老管家突然又止住了身形,惊异的朝那倒地的少年看了过去!

也不怪他突然收回脚步,因为就在这时候,那名气绝身亡的少年,突然回魂,身体又有了反应,开始有了动作!

少年是被这一道滚滚天雷,加上那拳打脚踢所带来的痛楚,从昏迷中给惊醒了过来的!

“卧槽!我这是到了哪里?”

那削弱单薄的身影,突然发出一声稚嫩的惊呼!

“天啊!这是我的声音?”

那瘦小的身影,再次发出一声惊呼!

“卧槽!我的声音咋变成这样了?”

那道幼小的身影,再次发出不可置信的稚嫩声音!

发出这道稚嫩声音的不是别人,正是华夏武装特警部队里,赫赫有名的兵王战神凌云!

“卧槽!我难道真的牺牲了?”

凌云仍然无法相信自己现在的处境,惊疑不定地说道!

凌云只记得刚刚还在平暴战场,追击着一股暴乱分子,怎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那帮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边打边退,被逼到一座千年古刹里,依托地理和环境优势,断定凌云所带领的武装特警队员,不敢破坏千年古刹内所有的文物设施,所以打算负隅顽抗到底!

凌云让参战的队友,留在外面接应,自己孤身一人悄悄潜入到了寺院,进行火力侦察!

他在大雄宝殿,躲避对方的子弹时,不小心撞到了一尊大佛的金身,一座乌溜溜黑漆漆的小塔,突然从那尊大佛手中,掉了下来!

这座小塔好巧不巧的,一下子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砰!”

还没等他作出反应,一声枪响传来!

凌云突然被隐藏在暗处的歹徒狙击手,一枪命中,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撕扯着进入到一个漩涡之中!

他被漩涡巨大的吸引力,突然带到了这个地方,进入到这名倒地的少年身体里!

“卧槽!真特么的悲催,我这是在被人群殴啊?”

凌云睁开眼睛的刹那间,就发现了自己,正身处在危险的境地,刚刚新生的性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刚刚重生,又要死去,能不能不要这么悲催啊?”

凌云欲哭无泪的哀嚎道!

“小野种!还装死?”

其中的一名纨绔子弟,见少年仍然没有反应,大骂一声,便突然加大了力气,狠狠地朝凌云的脑袋踢了过来!

这是完全不顾凌云的小世子的身份,想一招将凌云置之死地,当场击杀的节奏!

“竖子大胆!小少爷如果有任何差池,定学习尔等满门!”

隐身在暗处的老管家,目眦欲裂,大骂一声,就要飞扑过来,营救自己的小少爷!

“咦?小少爷突然坐起来了,应该问题不大,等等看再说!”

老管家突然惊异的说了一句!

他又停住了身形,将身体重新隐没到了暗处,等着事态的发展。

“卧槽!”

那躺在地上的凌云,刚刚坐了起来,便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刚刚穿越到这个异世大陆,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自己的小脑袋,就要被对方临门一脚,给踹个稀巴烂!

他忍不住地勃然大怒了起来!

自己生前是何等的叱咤风云,如今却一下子沦落到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地步!

真是孰不可忍!

叔叔能忍,婶婶也绝对不能忍!

“踹膝扳颈!”

他大喝了一声!

情急之下,下意识的就使出了前世的擒敌技术!

就在那名纨绔,抬起了左脚,狠辣无比的朝凌云的脑袋踢了过来的时候,被凌云一个就地十八滚,闪躲到了那名纨绔的背后!

那名纨绔,一脚踢空,刚刚落下步子,就已经被在闪身躲到他身后,迅速起身的凌云,右脚一个下踹,直接踢中左侧的膝窝!

那名纨绔被凌云一脚踹中腿弯,左腿一下子跪到了地上!

“就你叫的最欢!下手最狠!”

凌云心中一冷,怒声骂道!

话音落地的同时,凌云的右膝已经迅速的顶住了那名纨绔的后背!

左手抓住对方的左手后拉,右手由对方的胸前绕过,扳住对方的左下颚,由左向右猛力扳拧了一下!

“咔吧!”

那名纨绔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小凌云给扭断了脖子,昏迷了过去!

“小爷刚刚重生,可不想再次失去性命!”

小凌云狠辣的说道!

“心不狠,站不稳!为了活命,小爷我只能拼死一搏了!”

小凌云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朝着那被突然的变故,而吓傻了的剩余纨绔,恶狠狠地说道!

“咦?小少爷怎么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他的招式怎么这么怪异啊?”

同样傻眼的,还有那名老管家,不禁惊异地出声惊呼!

他哪里会知道?自己真的一语成谶!

这时候自己的小少爷,已经真的是换了一个人!

更加确切的说,已经被地球上同名的战神凌云,给夺舍重生了!

“小哥哥好勇猛啊!”

那名小丫头突然转悲为喜,眼中满是小星星,破涕而笑的欢呼道!

“大胆凌云!你居然敢扭断宰相府小少爷的脖子?”

“大家全都上!将这个小孽种擒拿住,送给宰相府发落!”

“快!快!别让他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帮纨绔,已经从凌乱的懵逼状态中惊醒了过来,纷纷叫嚣着,朝小凌云扑了过来!

“你先躲到一边去!”

小凌云对小丫头说了一句,将她给推到了一边后,就主动朝着那帮纨绔,迎面出击了过去!

他知道自己如果单打独斗,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更何况对方是一群具有武徒境界的习武者呢!

但事到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摧心掌!”

“玄冰腿!”

“裂心爪!”

“猛虎拳!”

对方全都使出了功法武技,一拥而上,朝着迎面扑来的凌云,就轰击了过来!

“卧槽!”

凌云吓得惊叫一声,虚晃一枪,身形一闪,一个玉女穿梭,避开了前面首当其冲的几个纨绔的攻击!

“就你妈的招式狠毒!”

小凌云开口骂了一句!

“拌腿跪档!”

他身体刚闪身到一侧,就朝落后半步,使用玄冰腿,朝他跃身而起,横踢向他脑袋的那名纨绔,邪邪的一笑!

他突然伸出手,一下子接住了那名纨绔的左腿,紧紧抱在了怀里!

随即,小凌云抬起左脚,插在对方的右脚后面,左肩一个贴身靠,将对手一下子给后仰摔倒在地上!

“给你来一个断子绝孙单膝跪!”

小凌云嘴角掀起冰冷的弧度,腹黑凶残的来了一句!

“噗呲!”

小凌云话音落地的同时,一道蛋碎的声音随即就响了起来!

小凌云已经用左膝,狠狠地跪击在了那名纨绔的裆部!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名纨绔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在场的所有人,全被那纨绔嗷嗷的一嗓子,给一下子震惊当场,呆立在了原地!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完全凝固了下来!

过了十几个呼吸,回过味来的纨绔,突然如凉水浇热油,彻底全都炸锅了!

顿时之间,现场可就全乱了套喽!

“小畜生!你好大的狗胆!你居然将礼部尚书的小公子给弄成太监!”

“你太凶残了!”

“你闯下大祸了!等着战王府给你收尸吧!”

顿时亡魂直冒的哭声!

虚张声势的叫喊声!

声嘶竭力叫骂声!

色厉内荏叫嚣声!

此起彼伏嚷嚷个不停,整个现场混乱不堪地乱作了一窝蜂!

这帮纨绔子弟别看平时作威作福惯了,那是没有碰到让他们战栗的硬茬子!

今天他们绝对没想到,一向无往不利的欺男霸女行径,今天会为了霸占一个小丫头,而踢到了铁板上!

而最让他们想不通的是,狠狠打他们脸的,居然就是他们平日里,没少欺负的修炼废材凌云!

按说凌云现在所占据身体的原主人,原本就是一个不能修炼、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如果在平常,完全是一个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的菜鸟,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了!

就因为他的一贯表现,已经深深刻在这帮没少欺负他的纨绔脑子里了!

他们哪里知道,这副身体已经换了一个灵魂!而且是前世地球上声名赫赫的兵王?

这帮纨绔,完全被凌云的迷惑行为,给弄了一个大意失荆州,阴沟里翻了船了!

彻底被凌云抽了个冷子,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钻了一个大空子,一下子打了个措手不及!

再加上这帮纨绔小小年纪就声色犬马,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空有一身武徒的境界,但早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凌云趁虚而入,在他们猝不及防之下,给干翻了两个!

“你!你!你一直在扮猪吃虎!这是他妈的是谁说你不能修炼的?你居然骗过了所有的人!”

“完了!踢到铁板了!他他是高手啊!”

“等死吧!平时咱们怎么这么手贱啊?居然敢欺负他?真是瞎了狗眼了!”

“我,我真想一刀剁了自己这双手,真特么的活得不耐烦了!”

余下的纨绔,一个个惊骇莫名的指着凌云,吓得瑟瑟发抖,欲哭无泪地叫嚷道!

是啊!现在他们能做的,除了在凌云突然大显神威之下,除了剩下心惊胆寒,后悔不迭外,还能干什么?

任他们几个,想破脑袋都不会想明白,为什么一向软弱可欺、逆来顺受、忍气吞声的修炼废材凌云,今天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们完全被凌云不要命、凶残狠厉的打法,给彻底吓懵了,吓尿了!

一个个被吓得脸色发白,尿液都顺着裤子流淌到了地上!

这群恶贯满盈的纨绔公子哥,全都色厉内荏指着凌云,装腔作势的叫嚣着,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但突然之间,只恨爹娘少给了两条腿,就四散着分开来,撒丫子逃命而去了!

而先前躲在房檐下,避雨看热闹的那群人,更是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唯恐惹祸上身!

那真是一个个,比兔子跑的还快!转眼间,街道两旁已经空无一人,全都没了人影!

“给我回来!”

就在这时候,小凌云突然用稚嫩的声音,大喝了一声!

只吓得那帮纨绔仓惶逃命的纨绔们,如遭雷击,一下子刹住车,定在了原地!

然后一个个身如筛糠、双腿打颤,战战兢兢的扭过头来!

“噗通!”

“噗通!”

“噗通!… …”

只吓得他们这帮无恶不作的纨绔,两腿一软,全都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

“小,小世子!小少爷,还,还有什么吩咐?”

他们几个全都如丧考妣,哭丧着脸,结结巴巴的问道!

“将这两个怂包废物,给我弄走!”

“是!是!”

这几名吓破胆的纨绔子弟,一听说凌云并不是找他们麻烦,顿时受宠若惊!

一个劲的如小鸡啄米般,不停的点头哈腰,陪着笑脸答应着,那脸笑的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来,抬起那两名昏死过去的纨绔,如临大赦般的抱头鼠窜出去!

只见他们一个个头也不敢回,只怕凌云中途后悔,改变主意,再次将他们叫住!

“我是不是老眼昏花了?今天小少爷怎么突然爆发,这么霸气无双?”

从头至尾,老管家的那张嘴都因为震惊,而没有合拢过,忍不住惊异的喃喃自语道!

“小少爷什么时候,居然有了如此身手?而且招式很是怪异?”

老管家很是疑惑不解,自言自语地腹诽个不停!

“不好!小少爷惹大祸了!我得赶紧通知老王爷,小心宰相府和礼部尚书狗急跳墙!”

老管家忽然猛拍了一下额头,似乎这才想到了什么,脸上看不出一点担忧,反而是幸灾乐祸地咧着嘴,笑呵呵的说道!

“一个修炼废材,居然能逆袭一群武徒境界的纨绔,真是闻所未闻的爆炸消息!”

老管家喜不自胜的说道!

“真是苍天有眼!小少爷终于觉醒要逆袭了!王府振兴有望了”

老管家喜极而泣地说道!

说完,就从怀中掏出一只信鸽,将一枚记忆晶石绑在信鸽的腿上,双手一抛,将信鸽给放飞了出去。

不说老管家在那边兴奋不已的飞鸽传书,将好消息传回王府,这边的小凌云,却正在腹诽不已地嘟嘟囔囔个不停。

“这幅弱不禁风的小身板,真是经不起折腾啊1”

先前小凌云自带王霸之气出场,趁着那帮纨绔懵圈的当口,快刀斩乱麻,三下五除二,凶残无比的干废了两个,震慑住了全场!

那可是芝麻杆打狼,心里没谱怕的要命啊!

这时候的他,早已经耗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强撑着摇摇欲坠的小身板,虚弱无比埋怨道!

他也不想一想,是自己强行占据了人家的身体好不好?

他不去感谢人家不说,反而厚颜无耻的埋怨起了人家来!

做人做到如此地步,脸皮厚的也真没谁了!

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尼玛!幸亏小爷机智如我!先下手为强,刚才虚张声势,一下子震慑住了对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凌云心里强行抑制住忐忑的的心情,心有余悸的说道!

“小哥哥!你好厉害!谢谢你救了宁婉儿!”

忽然一道宛如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紧接着一道轻盈的身子,就扑入到了凌云的怀中!

凌云那刚才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完全是虚张声势唱的一出空城计!

那是彻彻底底的强装镇定,打肿脸充胖子的冒险行为!

硬是趁其不备、出其不意的兵行险招,险而又险的给震慑住、吓跑了对方!

此时此刻,却已是强弩之末,正在强撑虚弱的身子,准备适应一下这个世界。

突然被小丫头冷不丁的,猛地来了一个软玉入怀,给彻底压倒了最后的一根稻草,他再也支撑不住了!

他只看到自己的怀里,突然多了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女孩,那一双灵动的美眸,挂满了如同朝露的泪珠,精致的小俏脸上满是担忧和心疼之色,便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

                           

原创文章,作者:杏林居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