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炮灰误把反派当崽养了怎么办》金戋如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宋衔之,沈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咸鱼炮灰误把反派当崽养了怎么办

小说:纯爱

作者:金戋如月

简介:本质是甜文。【双男主】黑莲花狼狗师弟VS万人嫌转万人迷咸鱼师兄宋衔之穿书了,成了时下热门IP《绝世仙主》里同名同姓的炮灰。原著中,原主喜欢主角,欺辱主角老婆,还虐待自己的同门师弟-本文最大反派沈铎,作天作地最后作死。然而宋衔之表示,什么主角,什么美人,都是浮云!养养崽,带带娃,做条好好享受生活的咸鱼难道它不香吗?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养的崽突然变成了将来会了结他狗命的沈铎……

角色:宋衔之,沈铎

咸鱼炮灰误把反派当崽养了怎么办

《咸鱼炮灰误把反派当崽养了怎么办》第1章 捡到一只小崽崽免费阅读

傍晚时下了一场雨,方停没多久。

湿漉漉的微风夹裹着清新的竹香,吹动了屋内的烛火,一只白皙瘦长的手随之轻轻抬起来,护了一下火苗。

床上躺着一个身形清癯的少年,双手从月白青的衣袖中探出来,捧住面前的小人书。

少年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发出几声轻笑,入迷时随手伸向身旁的小桌,从上面的小碟里摸个蜜饯儿塞进嘴里。

话本正讲到精彩的地方。

安静的小院里突然出现了脚步声,地上的积水被人踩的吧嗒吧嗒响,伴随着来人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近。

床上正入神的宋衔之猛地被惊醒,想起来这里已经不是自己家了,背后惊起冷汗。感觉自己像个被老师抓到上课玩手机的学生。

他连忙将话本藏好,身子一滑钻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师兄,师兄!”小屋的竹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进来了个十岁出头的小少年。

宋衔之十分配合的被吵醒,他揉揉眼睛,看着门口扶着双膝直喘大气的少年,开口道:“是小好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说完,他假意咳了两声,伴随着他瘦的好似痨病鬼的相貌,直让人觉得他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死了。

被唤作小好的男孩被他吓了一跳,连忙跑去将窗户关上。

“师兄,是唐师兄、唐师兄来长竹峰了,现在……现在……”小好纠结着,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宋衔之接道:“现在景逸师弟那里吧。”

小好瞪大眼睛,嗫喏了半天,最终点了点头。

宋衔之无奈:“小好,这十天里,唐师兄来了八次,你就来找了我八次,我说了,以后我都不会再喜欢唐师兄了,认真的。”

小好捏着手指,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低声道:“师兄你不能骗我,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师尊一定会责罚我的。”

宋衔之拉开被子,露出一张笑脸,抬手捏了捏小好肉感十足的脸蛋:“放心,我不是在骗你,骗人是小狗。”

小好闻言抬头,眼睛亮亮的,用力点了点头,随后又小大人似的给宋衔之掖了掖被子。

“咦?师兄,盘子里的蜜饯儿怎么就剩这么点了?我记得是下午才放的……”小好挠了挠头,随即又道:“甜的不能多吃,会牙疼的。”

被子里的宋衔之面皮一红,闷声道:“知道啦!”

小好又再三叮嘱了一些事情,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等确定小好已经离开,宋衔之才松了口气,从枕头下摸出话本,想要继续看。

但书在腿上摆了半天,他却再也看不进去。

十几天前,他从这个床上醒来。

明明睡着前,他还躺在自家的席梦思大床上熬夜看小说,醒来却来到了这里。

根据种种线索,宋衔之确定自己穿进了睡前正在看的小说《绝世仙主》里,成了书中同名同姓的炮灰。

《绝世仙主》是一本大男主爽文,它的主角唐棠,正是小好方才口中所说的唐师兄。

作为本文作者的亲儿子,唐棠可谓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缺东西有炮灰送,打架从不会输,各种挂直接拉满,最终登顶仙主之位,立于众生之上。

唐棠这一生可谓是顺风顺水,而白景逸作为他的官配,更是有着仙界第一美人的称号,实力也不容小觑。

至于这具身体的原身,在本文中,只是一个排不上号的作死炮灰。

原著中,原身因痴恋唐棠、嫉妒白景逸。

不仅如此,为了博得唐棠欢心,原身还刻意模仿白景逸,东施效颦,惹来宗门上下的厌烦。

作天作地,最终,被文中最大的反派沈铎杀死。

沈铎杀他,不仅仅是因为沈铎也暗恋着白景逸,还因为原身性情爆烈,又嫉妒他身上难得一见的天赋,平日没少欺负他。

沈铎这人,身世极复杂,体内有些妖族血脉,巅峰时期的实力甚至只差唐棠一筹。

但他身世凄惨,过尽了非人的生活,一颗心早就黑了。

想到沈铎,宋衔之不由皱紧了眉头。

剧情不会轻易改变,对于这个未来极有可能要杀死自己的人,他还不知要如何是好。

毕竟沈铎性情阴暗狠戾,睚眦必报,眼里除了白景逸谁都容不下。

现在原身已经将白景逸和沈铎得罪了个遍,等到沈铎羽翼丰满,还不是要来找他复仇?

宋衔之越想越烦躁,忍不住又摸了颗蜜饯儿含着。

甜丝丝的味道在嘴里散开。

宋衔之舒服地眯起眼睛。

直接咸鱼摊。

反正想了也是没有办法,不如还是看话本好啦。

顺利说服自己,宋衔之又重新捧起了话本。

第二天,小好一大早的便来叫他起床。

宋衔之熬夜看了话本,起床时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

“师兄师兄,醒醒啦,宗门今日下发了这月的任务,我去的早,已经拿了最简单的。”小好朝气蓬勃的拖着宋衔之将他从被窝里拉出来。

“怎么还有强制性的宗门任务?”宋衔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起身。

他的这副身体虽然已经到了金丹中期,但大多是靠药物堆积出来,加上原主之前为了变美乱吃药,身体虚弱到了一定程度,晚上睡得少了便有些撑不住。

“师兄你忘啦,是各大峰每月都要肃清整理的任务,以免山上灵兽过多,造成威胁。”

宋衔之这才想起来,他们所在的宗门青河宗,位于三大境中的剑渊境,比邻剑渊而建。

虽然得到了剑渊里充足的灵气,同时也容易引来剑渊里的灵兽,剑渊附近的法阵也时常被破坏。

因此,宗门每月都要肃清山头,一方面修补法阵,一方面收集契约兽,没法契约的就赶回剑渊里。

宋衔之净了脸,这才清醒一些,从衣柜里挑挑拣拣。

最终挑了件浅青绣银色暗纹的长衫穿上,顺手将头发束了起来,显得有点精神气。

可惜原主为了模仿白景逸,满柜子都是白、青色的袍子,不太趁气色。

出了门,清风拂面,竹林包裹的庭院里斜斜的射进来一些碎金般的阳光。

青幽之中却透着些阴冷,没什么朝气,宋衔之心里盘算着过几日便砍些竹子腾腾地方。

清晨的空气让人忍不住猛吸几口,这还是宋衔之来到这里后第一次出门,之前都是称病缩在屋子里。

跟着小好一起来到了后山时,同是长竹峰的弟子已经到的差不多了,看见宋衔之都不由捂着嘴切切私语。

“师兄,咱们到了,一会儿不用管那些人说什么,我们任务少,做完就走!”小好将手中的令牌递到宋衔之手里,小身子有意无意挡在宋衔之身前。

接过令牌,宋衔之应了一声,抬手摸了摸小好的头。

原著里,万人嫌的原身到了最后,只剩下自己的师尊云雪尊和小好护着。

云雪尊十分疼爱原身这个大徒弟,自不必说,而小好则是因为十分敬重自己的师尊,才对原身多加照顾。

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原身令人讨厌的性子。

宋衔之穿来的时候,小好才刚到长竹峰没多久,还没领略原主的脾气,对他算得上掏心掏肺。宋衔之也将他当作弟弟看待。

令牌上的任务果真很简单:收集山林中灵兽散落的灵石。

不少灵兽自身可产灵石,积少成多,每月也能捡出不少来,而捡这些灵石通常只需要在一定范围内施展咒术便可。

宋衔之虽然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术法倒是都能自然而然的施展出来。

他们刻意绕开了那些碎嘴的同门。山林不算特别大,两个人携手,半个时辰便捡的差不多了。

日头渐大,夏日的山林十分喧闹,伴随着隐隐约约的人声。

“小好,你,认识沈铎吧。”随意找了个树荫坐下,宋衔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试探着问道。

“当然了,不过,我和他不熟,只知道不久前沈铎师兄外出历练,不然也不会轮到我来照顾师兄你了。”小好仰头喝了一口水,又把水囊递给宋衔之。

宋衔之摸摸下巴,心道:原来是外出历练去了,怪不得这么多天都没见到人影。

“听说沈铎师兄和师兄你关系最要好了,莫不是想他了?”小好一派天真的看着他,又道:“师兄可以用玉牌传音,问问沈铎师兄何时能回来。”

宋衔之刚喝的一口水险些全喷出来。

要好个屁!

他恐怕只恨不能杀了我!

还想他!他最好一辈子在外历练,不要回来了!

宋衔之心中的风起云涌翻江倒海,面上却不显,他尴尬一笑,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

“天气越来越热了,我们还是早些交了任务下山去吧。”

宋衔之说完,正欲起身,身旁暗绿色的草丛却忽然晃了晃,随即传出几道嘶哑的低吼,仔细听还能听见细小的呜咽。

宋衔之身子一僵,示意小好不要动,自己沉息悄悄放出了神识。

幸好,草丛后面的不是什么难对付的灵兽,而是一只猫咪大的灰色小崽子,模样像只小狗。

宋衔之扒开草丛,一股不算浓烈的血腥味飘了出来。

小崽子身上湿漉漉的,被打湿的毛发下,大大小小的伤口清晰可见,有些甚至深可见骨,看的宋衔之打了个哆嗦。

他曾经养过一只金毛,后来年限到了便去世了,之后,他便再也不敢养这些小动物。

只是内心里还是十分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小生命。

宋衔之是个孤儿,养狗只是为了能有个伴儿,当白天时的热闹退去,世界安静到仿佛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有办法聊以慰藉,抵抗孤独的侵蚀。

宋衔之拿袖子将奄奄一息的小崽子包起来,撸了撸它的脑袋,柔声道:“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小竹屋里,宋衔之给小崽子处理好伤口,又给他喂了凝血疗伤的丹药。

原主怎么说也是云雪尊最宠爱的徒弟,丹药法器自然是一点也不缺。

给小崽子清理干净吹干了毛发,宋衔之这才看清它的全貌。

确实是一只小狗崽,只是吻部短圆,有点像玩具熊,毛发是微微发蓝的黑色,蓬松又柔软,最特别的是它的尾巴,毛发蓬起来之后看起来比身子还大。

宋衔之轻轻捏了捏它的耳朵,又揉了揉它的尾巴,小崽子哼唧一声,把头埋进了尾巴里。

趁下午无事,宋衔之便和小崽子一起睡了个回笼觉。

醒来时,小崽子还维持着睡前的姿势没有动,估计轻易不会醒来。

只是周身围绕上了一层淡薄的黑光,像是在自我疗愈。

窗外竹音沙沙,天光转暗,像是又要下雨的架势。

宋衔之推开门,门外的连绵远山都被竹林遮蔽,黑色的乌云影影绰绰的堆在山头,压暗了半边天。

原主本来是比较骄矜跋扈的性子,只是后来白景逸入门,不仅夺走了他在宗门中的地位,就连他恋慕多年的唐师兄也被抢走,原主像从前一样耍小性子闹,却只召来众人的厌烦。

后来,原主的性格越来越阴郁,甚至算的上癫狂,他搬到这座偏僻的小竹院,偷偷修炼邪门功法,胡乱偷吃丹药,不料却走火入魔,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这件事被云雪尊发现并瞒了下来,宋衔之穿过来那天,原主便是因为突然被反噬毙命,后来宋衔之取而代之,陷入了昏迷状态,云雪尊为了救醒他,便出了宗门,为他寻找洗经伐髓的灵药。

只可惜,他心爱的宝贝徒弟早就换了个芯子。

小好年纪小,还要去宗门上课,这会还没回来。

宋衔之召出自己的剑来,轻轻松松便将周围生长过于茂密的竹子裁了个干净。

视野瞬间便开阔起来,青山妩媚,腰上白烟环流,半遮半掩。

收拾妥当之后,宋衔之来到厨房。

之前一个人生活,宋衔之磨练出了不错的厨艺,前些天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是小好在照顾自己,十岁的小孩子正长身体,宋衔之便打算给他做一些好吃的。

虽说他现在已经辟谷了,但吃美食乃人生一大乐趣,轻易也不能戒掉。

厨房的储物柜里东西不多,宋衔之简单做了几样家常菜,又煲了锅灵鸡汤,等小好回来了刚好能喝。

山雨欲来,天色渐暗,卷的竹叶簌簌作响。

宗门下课的钟声还没有敲响。

风力大了起来,宋衔之穿过不长的小回廊,准备回去拿伞去接小好回来,刚到门口,便听见里面扑通一声。

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还在地上滚了两圈。

                           

原创文章,作者:金戋如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