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弃妇的咸鱼生活》雨霖铃的新生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张语林,罗学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下堂弃妇的咸鱼生活

小说:种田

作者:雨霖铃的新生活

简介:好不容易熬到自己的相公成了进士,没想到他却攀高枝了,一纸休书,让她成了下堂弃妇,没关系,且看她如何在这个时代过得优哉游哉

角色:张语林,罗学义

下堂弃妇的咸鱼生活

《下堂弃妇的咸鱼生活》第1章 丢下休书,跑了免费阅读

大楚国弘治三年,江南道的罗家村此时爆竹齐鸣,锣鼓喧天,在刚刚过去的恩科考试中,村里罗康安的三儿子罗学义进士及弟,这可是村子里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从未有过的大喜事,附近十里八乡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贺喜,就连县太爷也亲来祝贺。

在三天的热闹流水席后,一天晚上,罗康安夫妻和三个儿子在堂屋里嘀咕了半宿。

原来罗学义榜上有名后,被京城的忠勇侯府榜下捉婿,侯府嫡大小姐正值青春年华,见罗学义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芳心暗许。罗学义有意仕途,隐瞒了婚史,此次打算举家搬迁到京城,那侯府已送了一座别院给罗家,只等罗学义授官后,两家结成秦晋之好。

可是问题来了,罗学义的妻子张语林,自三年前两人成婚后,一直未有所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张语林绝无可能带上京城的,如被忠勇侯府发现,这沷天的富贵就飞了。罗家人商量了半宿后,决定以无子为由给张语林一纸休书,让其自生自灭。

罗家父子瞒着张语林,只说要把家产变卖了,全家去京城里享福。

这几天罗家人里外好一阵收拾,村里的三姑四婆都纷纷过来祝贺,表面上恭维着罗家人,实际暗地里把罗家人拿不走的锅碗盆及桌子凳子都顺走了。

几天后罗家人找了中人把家里能变卖换钱的都处理了,等到雇来的马车来到罗家村,全家人喜气洋洋地带着大包小包登上了马车,准备跟着罗学义去京城享福了,但是张语林却被推了下来,罗学义的娘–罗老婆子粗着嗓子嚷道:“你给我滚下去,嫁给老三几年了,一个蛋都没下,拿好你的休书,滚蛋!”

张语林惊呆了,还没反应过来,那辆大马车便带上罗家几人飞奔向前,留下张语林在原地吃灰,张语林忙惊慌地去追,嘴里哭喊着:“娘!夫君,等等我~”可两条腿的人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的马,终是摔倒在泥地里,凄惨嚎叫,不似人声。

围观的众人也被罗家人的野蛮操作惊呆了,老里正弯腰捡起地上的飘落的纸张,休书二字赫然醒目,下接正文:今张氏犯七出之条,不孝悌,不仁义,家庭不睦,邻里不和,是故吾休弃之。今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特此立书为证。立书人:罗学义

老里正气得青筋暴跳,村里众人谁不知十多年前,张语林随父亲张修竹迁来本村,成年后经媒人介绍嫁给罗学义为妻,不过一年,张修竹便重病缠身去了。

虽说无子也是犯了七出,但张语林可属于三不出的有所娶无所归,没有娘家宗族,如何能休弃。

罗家三个儿子均已成家,但家里家外的琐事,大部分都是张语林打理,每日洗衣喂猪做饭,天天忙个不停,村里人是看在眼里的,哪里不孝悌、哪里不仁义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混帐!混帐之极!”老里正怒了,但罗学义已是进士,指日就是官身,民如何与官斗,少不得罗家村要安顿好张语林。

老里正并着几个好心的大嫂子,扶着哭得抽搐不止的张语林回了罗家老房,看着已是家徒四壁的土屋,有些好心人送来了些家用物什,

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当夜张语林因长年过度劳累,油尽灯枯,惊惧之下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在堂屋里。

二十一世纪,精英特工张语林被暗杀,灵魂穿越时间空间附身到了刚死的张语林身上。

冥冥之中,似有天意一般。

张语林醒来后,竟发现来到异世,搜索记忆才得知,这原身的张语林每日手脚不停的干活,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长期的营养不良,以致骨瘦如材。

在灶房里翻翻找找,找到了一些村里人送来的小米和豆子,张语林便生火做饭,用了个破瓦罐煮了一锅粥,好歹吃了一顿饱饭,看着家徒四壁的惨样,张语林寻思着先把身体养好,再徐徐图之。

此时正值盛夏,张语林躺在无被无褥的东厢房里,想着明天去哪里找点东西打打牙祭。院门一声闷响引起她的注意,悄悄起身,借着明亮的月光,能看到一个身影正往堂屋过来,张语林在东厢房左右寻找着,发现了一条凳子腿尚算好使,便拿在手里隐在暗处。

走得近了,才发现那黑影是村里有名的混子罗虎。罗虎今白天混在人群里,已是知道如今这罗家只有一个弃妇,一时色胆包天,趁着夜深人静偷偷潜入。

罗虎弯着腰,悄悄推开东厢房的门,才走了两步,便觉脑后一痛,被打倒在地上。张语林深觉自己这个身体太弱小了,一棍子下去,竟没有打晕,只得又狠狠在罗虎身上敲了五六下,那罗虎被打得吃不住劲,不由地痛呼起来。

“好大胆子,敢夜闯你姑奶奶的闺房,看我不打死你。”黑暗中张语林举着凳子腿正好砸中罗虎的手指,只听得一阵脆响,手指骨折了。

“啊~,痛死我了,不要打了,姑奶奶,求求你放我走吧,再也不敢了。”罗虎不住地求饶。

这边罗家的声响已是惊动了四邻,张语林听到有人往这边赶的声音。

罗虎吃痛之下也是听到了,这混子也知道被人捉住是要见官的,弄不好是要吃牢饭的。

“放过我吧!姑奶奶,求求你了!”罗虎不住地哀求。

“放过你这条狗命也可以,有钱吗?”张语林此时身无分文,罗虎不请自到,正是上好的肥羊。

“有,有,有,我这里有一两散碎银子。”罗虎忍着痛,从腰带里掏出银子交给张语林。

张语林掂了掂,喝道:“滚!”

罗虎跌跌撞撞地往后院翻墙而去。

前院里有人喊:“罗三媳妇,可是有歹人闯进来了?”

张语林走到前院,看着深夜过来驰援的乡亲,向村民们高声道谢:“谢谢大伙了,刚才进来了个贼人,不过被吓跑了,现在没事了。”

“没事就好,有事的话,打个招呼,我们都在呢!”隔壁的二牛招呼大家回去睡觉,这个贼人也是个蠢的,白天罗家把值钱的东西都搬空了,啥都不剩,有啥可偷的。

罗家村人虽然也贪点小利,但本质不坏,村里人还是互助有爱的多些。

发了第一笔小财的张语林,在第二天便在村里买了些米面油,又买了菜种和小鸡仔,把菜种在前院,把小鸡仔放养在后院。如此用了几天才总算把家里收拾干净。

厌倦了前世紧张刺激的日子,张语林终于迎来向往已久的退休生活,每天早上给菜地锄草浇水后,便去喂养小鸡,为了让小鸡吃得有营养,还在角落里堆肥养了蚯蚓,然后去河边洗衣服,回来做饭,这不比原身每日种地做饭的日子强吗?张语林很满足,只是这里的基础设施不如二十一世纪,不过没关系可以慢慢改善。

                           

原创文章,作者:雨霖铃的新生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