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的前世白月光跑了》行走的金金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温檀,梅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你的前世白月光跑了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行走的金金

简介:前世今生+追妻火葬场+婚后文+萌宝」温柔清冷女主vs强悍高冷男主前世,她对他爱而不得,还要眼睁睁看着他灭了自己的国家。今生再相遇时,他忘了她,却促成闪婚。温檀爱顾容祀,直到某天决定不再爱他,扔下离婚协议一走就是四年。顾容祀以为自己是替身,一气之下同意离婚。他恨她“玩弄”自己感情,直到有一天一个甜糯糯的小女娃喊自己dad,他才意识到自己爱她。眼看情敌环伺,顾容祀挟萌娃开启战斗追妻模式。

角色:温檀,梅林

总裁,你的前世白月光跑了

《总裁,你的前世白月光跑了》第1章 相遇免费阅读

巴黎某画廊内,走入一位雪肤黑发面容精致的女孩,她双手吃力扣握着能遮住她大部分身型的画框边缘,向走过来的画廊负责人丽萨微笑示意。

负责人丽萨停下指挥工作,赶紧让助理接过女孩手中画框,连连感叹,

“伊莎贝拉,辛苦你跑一趟,我们刚才清点一遍才发现少了一副,多亏你送过来,不然明天我就死定了。”

这幅画卖家已经支付全款,但是卖家要求画廊至少陈列三日提高这幅画身价。

估计买家另有他用。

如果明天展览不出现,丽萨怕死了卖家追责她违约,到时画廊名声受损不说,还得支付违约金。于是对于女孩能够连夜帮她送来表示非常感激。

她补充,“你也知道现在的客人奇奇怪怪的要求很多,我们不得不配合。”

女孩揉了揉微酸胳膊,笑着摇头,“这是我应该做的。再说是我不够严谨,没有和你们核对。”

“怎么能怪你?是我们这边工作人员当时去清点的时候没有说清楚这幅画被预定了,也幸好你们期间没有卖这幅画。”

女孩没再和丽萨争着揽责,只是笑言,“希望明天展览能够成功,多卖几幅,不然温特先生大概率会扣我工资。”

女孩笑着打趣。

温特先生之前是她导师,现在是她老板,她上半年在巴黎美院毕业后,继续留在她导师的工作室当助手。

丽萨被她逗笑,“我想温特先生不会这么不明智。”

她对这个女孩很有好感,有才华又内敛温柔,之前她在画廊寄卖的作品也非常受欢迎,在她们这个圈子已经小有名气,一幅画最高可以卖到两万美金,所以丽萨盼着她能够长期和她们画廊合作。

不过今日不是谈事的时候,她看了眼天色,有些担心,“伊莎贝拉,天黑了,你赶紧回去吧,最近这附近不安全,亚裔女孩经常出事,我让梅林和你一起走。”

梅林是她助理,小个子巴黎女人,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很有职业气质。

温檀感谢丽萨细心,告别后,她和梅林一起走出画廊。

丽萨担心也是有原因的,温檀住在小巴黎区,离这里要跨越大半个巴黎,且93省臭名昭著,治安差,尤其是省会圣但尼,那里穷人聚集,毒品泛滥。Montreui区是艺术家聚集地,加上租金便宜,所以画廊开在这里。Montreui虽相对安全,可近期大省种族事件频发,丽萨才会这么担心。

以前温檀都是白天来没什么特别感受,此刻夜晚,那种不安全感就明显起来。

夜幕降临,流浪汉开始霸占整个街区,路边的小黑三两成群,蹲坐在街角,一边吸食着不知名的药物,梅林和温檀脚步匆匆朝地铁站走去。

路经便利店,梅林说,“伊莎贝拉,你稍等我一会,我进去买个饭团。”

她忙着布展到现在晚饭还没吃,饿得胃开始痉挛。

温檀点头,她站在门口等梅林。

夜风吹来,有些凉意,八月底的法国已经渐渐入秋,刚才走得匆忙,没来及带件外套,此时温檀双手抱臂,观察四周情况,周围没什么人,也很安静。

街道对面小巷,墙上被月光投影出一个高大身影,他斜靠着墙,然后身边高挑身材极好的身影走到他面前,俩人的身影投在墙上贴得很近,姿势暧昧,有些像接吻。女人很是主动,双手搭上他的肩……

温檀意识到自己在看什么,立刻转移视线,面色微红。

她来法国多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么开放的文化,悄悄平息热度,这时梅林走出来,“让你久等了,我们走吧。“

温檀松开双臂,改而揪着衣领。

梅林看见,絮叨,“这鬼天气说冷就冷了,你穿少了。”

温檀浅笑,“嗯,出来匆忙,忘了。”

俩人并排走着,可没走两步,就被三个黑人堵住了路,“嘿,两位美人,要去哪儿。”

梅林从小见惯这种举刀抢窃场面,她朝温檀看了眼,示意她跟着自己做,梅林双手投降状举过头顶,然后左手举着,右手把身上值钱的都扔给三人一边说,“东西都给你们。”

温檀跟着效仿。

其中一个黑人嚼着口香糖摇头道,“不不不,我们今天不止要钱,也想和美人玩玩。”

梅林心里怒斥他们没职业道德,表面却仍想和他们谈判,“嘿,先生,如果你们不想惹麻烦拿了钱就走。”

“哦?我们会惹什么麻烦?”黑人大笑,这整条街都是他们的人。

”我哥哥是警察。“梅林淡定说,“他负责这个片区。”

果然,三个黑人有些犹豫。

然而,接着为首一人哼了一声,“我可不怕什么警察。”

巴黎警察都是废物,抓个小偷都要十天半个月,何况这条街道并没有监控,他会怕才有鬼。

说完就朝两人走来。

温檀握紧手中方才没有扔出去的瑞士刀,对着梅林用中文低声说了句,“等会你先跑,我拖住他们。”

她知道梅林大学时曾学习过中文,听说能力还不错。

梅林吃惊,微微摇头。

温檀盯着她,眼神暗暗用力,“相信我。”

说这话的时候温檀握着裙角的手微微颤抖着,但她必须做出决定,不能连累梅林,而且梅林离开后可以报警,这比两个人都走不掉的好。

梅林也明白过来,走到温檀身后。

此时黑人已经走到眼前,伸手抓温檀,却被她手中袖珍锋利军刀一划,顿时手臂血流如注,黑人蹲下身惨叫痛骂,“salope(biao子)!”

梅林趁机逃走。

其他两人见梅林要逃,拔腿就去追,温檀以刀威胁阻止两人去追梅林。

可到底以卵击石,两人立刻牵制住温檀,夺走她手中小刀,嗤笑,“没想到这漂亮妞够辣,老大,你先享用。”

被划伤的黑人眉眼狠戾,走上前扣住温檀下巴,甩手就要一巴掌。

当温檀以为这一巴掌就要落到自己脸上,她下意识闭眼,却没等来疼痛。

她睁开眼,只见黑人被一个高大身影从侧面踹倒,紧接着她被男人拽住胳膊,借力踹翻扣着她的两个黑人。

“滚。”耳边响起低哑男声。

温檀被护到身后。

男人背对着她,看不清容貌,但他是刚才街角的那个男人,温檀记得这个身影。

两个同伴扶住黑人,瞪着男人咒骂,“小子,别多管闲事。”

然后三人同时出拳,朝男人挥来。

男人一只手虚捂着腹部,迎向三人,他伸手扣住挥来的拳头,身体一转,一个漂亮过肩摔,一人落地,紧接着第二人,第三人,几乎是瞬间,男人动作利落狠辣,还没等温檀回过神,惨叫声响起。

三人哀嚎,蜷缩着躺在地上。

“还不滚?”男人的嗓音沉得像从地狱里传来。

挣扎着起身,三人六目不甘地瞪着男人,到嘴的肉就这么飞走,太过窝囊。

然而也明白即使他们合力也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只能乖乖离开。

温檀心落回原地。

从绝望到充满希望就发生在这几秒间。

快得不可思议。

“先生,谢谢你。”温檀回过神对着他的背影道谢。

男人没有回答,抬步间,身形晃了晃,没走两步,整个人竟跌倒在垃圾桶旁。

“先生!”温檀惊呼一声,赶紧跑过去伸手去扶他,却被男人甩开。

温檀皱眉,就着月光去看他的脸,却在看清他的容貌时整个人愣在原地。

男人靠着墙喘息,整张脸浸在月光下,五官深邃,轮廓棱角分明,浓黑的眉毛此刻紧紧皱着,薄唇抿得死紧。

是他?!那个让前世的自己爱而不得的人。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忘了,毕竟十几年了,关于前世的一切记忆都已经模糊。

没想到如此猝不及防。

她怔怔地盯着他的容貌,一时呆楞在原地。

男人的手紧紧握着腹部,手上渗出鲜红的血液,她反应过来,下意识惊呼,“你受伤了?!”

这一句说得是中文。

男人眯着眼抬起头,女孩抿着唇,秀气的眉微微拢着,脸色不知是不是因为害怕而有些发白,他唇角勾了勾,用中文问,“中国人?”

温檀愣了下,点点头,瞥了眼他的伤口说,“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

男人摇头,垂眸捂着腹部靠着墙调整着呼吸。

温檀叹气,“你因为我受伤,我不能不管你。如果不止血,这样下去会死。”

她以为这伤是刚才搏斗时被那几人所伤,看流血的情况,似乎很严重。

温檀盯着他看,恰好此时男人抬眸,视线触碰,似乎能看到彼此眼眸中星星点点自己,温檀的心不受控地剧烈跳动,就像前世第一次见面一样。

“这伤不是因为你。”男人嗓音因疼痛有些低哑。

高个子女人出现,走到男人身边,充满敌意地瞪着温檀,“你少自作多情,顾这伤之前就有了。”

“可是……”温檀心情复杂地盯着他的脸,又看了眼女人,想起刚才街角一幕,不再多言。

她看向自己的目光里掺杂了太多说不清的情绪,男人虽诧异,但此情此景容不得他多想,视线穿过她往身后看,警察正往这边来,他不想惹麻烦,“你朋友来了,赶紧离开这里。”

又扫了高个子女人一眼,径自朝反方向走去。女人立刻跟了上去。

温檀抬头看去,梅林和警察一起跑过来,见温檀没事,诧异道,“怎么回事?那些人呢?”

“有位先生救了我。”她喃喃回答,一时间思绪万千。

实在太不可思议,她从没想过今生还能再见到他,即使看样子他并没有前世记忆。也是啊,这世上有几人,能像她一样,带着前世记忆投胎转世。

还不如一碗孟婆汤,了却前尘往事。

温檀和梅林简单做了笔录,就被梅林的哥哥用警车送回她在小巴黎的公寓。

这一晚惊险就此过去。

温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此时因为再见故人,那些记忆像是打开了阀门争先恐后跑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行走的金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