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把病娇将军欺负得嘤嘤嘤》子云亭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晏凭生,小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扮男装把病娇将军欺负得嘤嘤嘤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子云亭

简介:战争来袭。 小琅女扮男装,替父从军,遇到了鸿蒙铁骑少将穆青宸。 穆青宸此人少年高位,冷血残酷,杀人如麻、恶名昭昭,一度怀疑小琅是敌军细作,见面必刁难欺侮。 小琅与他斗智斗勇,相杀数月,撩人不自知。 小琅调笑:“京中盛传少将军不喜女子,还在府中收养童男。” 穆青宸眼眸深沉,似有隐痛:“不过闲言。我在等一人。” “什么人?” “青梅。” 后来,小琅才知道,他等的人是自己。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角色:晏凭生,小琅

女扮男装把病娇将军欺负得嘤嘤嘤

《女扮男装把病娇将军欺负得嘤嘤嘤》第1章 惊鸿双影长街初遇免费阅读

魏都长街,熙来攘往。

最热闹之处,当属悬世医堂。

左边门框刻着几个狗爬大字,上联:“妙手不回春”,右边门框刻着下联:“悬壶无济世”,门楣刻有横批:“伸手莫打行医人,谢谢”。

医堂中传来一阵喧哗声,一个印堂发黑、面色土黄的男子咆哮道:“老子明明买药只花了一两银子,你凭什么收我二两?!”顺手将手中草药撒了一地。

那大夫身着青山白鹤长袍,手执一根圆头紫檀木杖,拍案道:“你去饭馆吃饭,只付米钱吗?!”

那土黄男子指着自己的鼻头说:“我去饭馆吃饱了饭!可我到你医馆可没医好病!”

白鹤大夫举起木杖指着土黄男子吼道:“想那么快见效,你怎么不去吃毒药?!”

那男子恐怕从来没遇到过如此不好欺负的大夫,气得结结巴巴:“你你你!!!”

“你你你!!!你不但肾不好,要不再加二两银子,我连你脑子一块儿治了!”白鹤大夫怒睁圆眼。

怒发冲冠的大夫名叫晏凭生,已逾不惑之年,胡须茂盛,又黑又硬,脾气坏得修都修不好,穿一身青山白鹤袍,倒像屠夫投错了胎。

前些日子上山采药,晏大夫一个不留神将腿摔断,到现在还手杵木杖。打人时,以杖为剑,似乎更顺手了些。

正在乱时,医桌前出现了一只手。这只手摸索着,偷偷摸摸地打开了他胸前放银子的抽屉,在抽屉里左摸摸右探探,寻找银子。

那手生得纤细白皙,如同葱根一般。晏凭生轻咳一声,将抽屉一关,那手便被生生夹住。

晏凭生只听见身下一声清脆的惨叫:“哎呀!爪子!疼疼疼!”寻声探去,桌下竟藏着一个妙龄少女。

这张脸生来便是一张毫无攻击性的笑脸,哪怕是生气忧虑,也像是眉间含笑。既让男人生怜,又让女人不觉反感与敌意。

此女名叫小琅。她也穿着一身飘逸的青山白鹤长袍,那是悬世医堂的家族图腾。

“师父!松手!”小琅叫道,声音脆若银铃。

“偷钱不成,倒失一爪。”晏凭生面不改色,伸手将抽屉又是紧紧一压。

“错了错了,真的错了!”小琅求饶道。

晏凭生这才松了手。小琅顺着那抽屉,从下面爬上来,与晏凭生并肩而坐,揉了揉弄疼的小爪,捋了捋凌乱的头发。

“小琅,下次可还偷吗?”晏凭生端坐问道。

少女奶膘乱颤,嘻嘻笑道:“不偷了,不偷了。改抢!”

说完便打开抽屉,拿出一块银子,风一般地窜了出去。

桂云斋与悬世医馆只隔几间店铺,每待桂云斋的桂花糕开笼时,浓浓香气便飘至长街巷陌之间,馋得小琅脖子都伸长了。

须臾,长街的喧嚣声骤然停止,气氛肃杀起来。

前方出现大队车马,为首领队的是一名身着豹首锦绣黑袍的少年郎,身骑深黑高头烈马,神情桀骜,气势如虹,目光如剑,侵略性十足。

少年将军白肤如玉,黑发束成一个干净利落的发髻,左侧结了一缕细小的辫子,以一粒小小的浮雕银锁相扣,简单修饰,却夺目至极。

他身后军阵排列整齐,身披黑甲,士气劲勇,不用猜也知道是长年镇守南靖而所向披靡的鸿蒙铁骑。那少年正是执掌百万鸿蒙铁骑的大将军穆崇之子——穆青宸。

此人一出现,便吸引到了小琅色眯眯的目光,她怔怔看着他,心道:此男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怕是只有天上仙女才能与之相配了。

他手握缰绳,睥睨四野说道:“出来吧,早就露馅了。”他声音好听,又低又磁。

突然,从四面八方暴出几十名白衣蒙面刀斧手,路边商贩登时乱作一团,尖叫四起,蔬果、货品漫天散落。一群受惊的白鹭在空中振翅而飞。

顷刻之间,刀剑声四起。成群的白鹭飞于长街上空,甚是壮观。白衣蒙面刀斧手来势汹汹,直逼笼中刑犯,鸿蒙铁骑也应对自如,阵型稳健得严丝合缝。

随着黑马一声嘶鸣,穆青宸的右掌暗自运转内力,缓缓拔出腰间邪气森森的修诚剑。

坊间传言道:“修诚邪剑饮殷红,紫骢铁马定乾坤”,说的便是穆少将军手中的嗜血长剑。

此剑杀人如麻,声名远扬。民间盛传,穆青宸那把修诚剑是嗜血邪剑,需要浇血喂剑。

还有他身下的那匹烈马紫骢,只认主穆青宸一人,其他人根本靠近不得。

都是欺软怕硬的主,穆青宸就站在面前,竟是无人胆敢靠近半分。修诚出鞘时,众人生理性地后退一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期待着其他人先上,自己再跟进。

穆青宸拍马裹挟着劲风如闪电一般袭来,拦腰横扫一圈,使出一招穆府独门内功“心外无物”。

刹那间,刀斧手皆被剑风震下了马背,口吐鲜血,手中兵器被震为两截,势气陡落。空中的白鹭也纷纷被震落在地,肝胆俱裂,抽搐不止。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想在长街夺人,对方怕是对“鸿蒙”二字有什么误会。

小琅站于长街中央,刀剑相撞之声让她头痛欲裂,血腥气更是猛烈异常。她想逃离这是非之地,茫然四顾,却找不到人出手相助,摇摇晃晃几欲倒下。

只见那长身玉立的美少年欺近自己,从后抱住她的腰,紧紧握住她的手,借她手中长剑击退来袭者。一招穿林成雨的剑法,出手时势挟劲风,行云流水般横扫一片敌人。

一名膀粗腰圆的年轻壮汉手持一条钢杖,陡然从人群中窜出,直直向小琅小腹点去。

穆青宸抓住小琅斜身闪过,运足内力飞身踩在钢杖之上,双脚扣住壮汉的头,奋力一拧,那壮汉身体腾空倒地,牙齿被踢掉一排,满口鲜血,哇哇大叫了几声便晕死了过去。

“大、大、大侠!我晕血!”这少女惊惶叫道,话音刚落便昏迷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子云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