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冷冰冰的大佬对我真香了》辛九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冷冰冰的大佬对我真香了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辛九

简介:【重生甜宠1V1+打脸虐渣】京城时家找回了失散多年的真千金,真千金乖巧嘴甜,时父时母无限宠溺。而时嫣,正是那个被揭穿的假千金所有人都在吃着瓜等着看假千金的笑话,等着等着……嗯?时嫣在娱乐圈爆红了?重来一世,时嫣只想好好搞事业顺带虐虐渣。只是……上辈子被迫协议结婚的沈大少爷怎么又缠上来了?沈之珩上一秒还信誓旦旦:你别多想,我们之间就是合作关系下一秒就抱着她颤声喊:宝宝,我想亲亲你……

角色:

重生后,冷冰冰的大佬对我真香了

《重生后,冷冰冰的大佬对我真香了》第1章 这样的时嫣,仿佛来自地狱的撒旦免费阅读

无数个孤寂孑然的日夜,才换来今天拥你入怀的机会,这也将是我唯一的秘密。 ——沈之珩

“快追,别让她跑了!”

身后凌乱的脚步声渐渐逼近,时嫣光着脚,还没跑出医院,就已经筋疲力尽。

眼看着就要被追上,她撞开旁边的一扇门,阴凉的风伴随着浓重的腐臭味扑面而来。

时嫣顾不了那么多,她的身体已经是强弓之末,再不逃出去,她就没机会了。

她目光环绕四周,最终定格在房间里唯一一个通风口处。

时嫣推开通风口处的床位和杂物,踩着床板借力往上一跳,双手抓住通风口的边缘。

以前很轻松就能完成的动作,到了现在,时嫣使出全力才能勉强攀住。

“她在停尸间里!都跟我进去抓住她!”

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妆容精致的女人带头闯进停尸间,身后跟着十来个黑衣保镖。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把她拉下来!”

一个保镖上前,双手抓住时嫣的脚腕往下扯。时嫣咬牙,一脚踹翻那个保镖。

其余保镖见了,一窝蜂上前要把时嫣扯下来,时嫣早就没有力气支撑了,狼狈地被人拉下来,摁在停尸间的床位上。

“停尸间……时嫣啊时嫣,你临死前给自己选的地方不错啊。”女人居高临下地看着被人按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时嫣,无情嘲笑。

时嫣只是喘着粗气,冷眼看着对面的女人,没有说话。

整整一年的囚禁,让她身形消瘦,苍白病态的皮肤覆盖在瘦骨嶙峋的身躯上,凹陷的脸颊让人再也看不出她一丝一毫的美感。

三年前,时家找回流落在外二十年的真千金时语,时天成夫妇把时语宠上了天。

而她时嫣,一个鸠占鹊巢的假千金,一下子跌入尘埃里,所有人都在骂她占了时语的身份二十年。

出于愧疚,她尽心尽力帮时语在娱乐圈铺路,甚至在她惹出麻烦之后替她善后。

可最终换来的,就是长达一年的囚禁和药物折磨!

时嫣的冷漠不语落在时语眼里却是高高在上一般的不屑。她心里怒火突生!

她想看的是时嫣痛哭流涕向她求饶,而不是这副硬骨头不怕死的样子!

“你凭什么傲气!你不过是被抱错的假千金,不仅霸占了我二十年的人生,还抢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我这个时家真正的千金!”

“你杀了我,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你。”时嫣太久没说话,一开口的声音带着沙哑。

“只要你痛苦,我就开心了。”时语笑了笑,“你是不是很疑惑,已经一年了,沈之珩为什么还没找到你?”

三年前时家在时嫣的生日宴上认回亲生女儿时语,时嫣被下了药,阴差阳错和沈家新上任的掌权人沈之珩荒唐一夜,于是没有感情的两人协议结婚。

沈之珩和她没有感情,所以时嫣也从没奢望她的便宜老公能够尽全力寻找她。

“你还不知道吧?他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时语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慢条斯理地从包里取出手机,点开一张照片,炫耀一般伸到时嫣面前。

这是一张车祸现场的照片,一辆侧翻的重型货车将底下的轿车严严实实地压住,只露出零星的轿车残骸和一地的鲜血。

时嫣愣愣地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耳边时语的笑声穿刺脑海:“这场车祸,是我和晋山为你精心准备的另一份礼物。”

温晋山,时嫣的前未婚夫。显而易见的,现在已经成了时语的未婚夫。

“在你被我关起来的第三天,他就已经死了!”

“他是在来找你的路上死的,五十吨的重型货车碾压上去……你觉得,他还能活多少分钟?”

怎么会?沈之珩和她不过是协议婚姻,怎么会为了她只身犯险,还丢了性命?

看到时嫣终于变了脸色,时语仿佛找到了打击她的方向,一句又一句恶毒的话语像利刃一样往时嫣心上扎。

“沈之珩已经死了,你也活得够久了,是时候下去陪他了!”

话音一落,她示意两个保镖按住时嫣的左右手。

时嫣冷眼看着她从包里取出一支针管递给保镖。

“送她上路吧。”

时嫣垂下眼眸掩住眸底的暗芒,就在针尖快要扎上她脖子的时候,才不紧不慢道:“时语,不亲手送我上路吗?我以为你会亲手杀了我。”

“原来你更想死在我手里,那我成全你。”

时语挥手让其中一个保镖离开,自己上前一只手压住时嫣的右手,另一只手接过针筒往时嫣脖子上的静脉扎。

针尖刺入皮肤的感觉十分清晰,时嫣也是前所未有的配合。

“听说这种药剂会让人死前极为痛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就在药剂注射到一半的时候,时嫣猛然挣开了右手。

“你死到临头了……呃!”

胸口传来一阵巨痛,时语的呵斥戛然而止,她低下头,看见一根细长的木锥贯穿了她整个心口。

一切发生得太快,守在左侧的保镖根本来不及反应!

时嫣一字一顿地说:“这我花了一年时间,为你准备的‘惊喜’。”

房间里唯一一张椅子被她砸了,偷偷磨了一年,才成为了手中唯一的利器。

时语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向时嫣,她的血喷溅在时嫣宽大的病服和苍白的脸上,这样的时嫣,仿佛来自地狱的撒旦!

她想不到时嫣会假装认命,只为了在她最放松的一刻绝地反击,时嫣想和她同归于尽!

时语关了时嫣一年,每天让人给她注射药水折磨她,今天却是第一次来看她。她不知道的是,时嫣力气极大,每次打针时都会挣扎,两个大男人都按不住她,何况是瘦弱的时语?

时嫣紧紧攥着木锥的尾部,任凭旁边的保镖如何惊慌失措也绝不松手。

直到时语倒在她身上,她才闭上眼睛,承受着临死前仿佛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巨痛。

而此时,国外一家私人医院里,沉睡了一年的男人缓缓睁开双眼,一行清泪从眼角两旁滑落……

“嫣嫣……”

                           

原创文章,作者:辛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