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咸鱼开始,成仙作祖》时间的果壳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周川,凌师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从咸鱼开始,成仙作祖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时间的果壳

简介:【慢热幽默+轻小说+沙雕主角】周川穿越成为修仙世界的古皇朝皇子,但无奈觉醒咸鱼系统,没办法,只能天天咸鱼,什么皇位,争宠,权谋?管你权势倾轧,党争不断,妖魔乱世,跟我周川有个毛线关系,我就想安(装)静(逼)生(打)活(脸),诶……可系统还不允许,怎么办?没办法,只能另辟蹊径……

角色:周川,凌师诗

从咸鱼开始,成仙作祖

《从咸鱼开始,成仙作祖》第1章 系统呢?免费阅读

“谁?这他妈到底是谁?凭什么把老子给弄成这鬼样子!”

周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意外穿越,顿时在心中破口大骂。

“我好端端一个富二代,亿万资产,平时会所网红做头发,没事深夜找明星对对剧本,不香吗?”

哪个挨千刀的,真特么贱!这纯粹是赤果果地嫉妒!

关键是穿越也就算了,自己这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一动不能动,全身瘫痪,“阿巴阿巴”都喊不出的植物人?

我真是服了,这还玩个鸡儿!

“我周川自认一生不弱于任何人,却没想成一觉醒来却变成了残疾人!”

周川心中骂骂咧咧,眼前漆黑一片,但不时有一些零碎的记忆,不断融入他的意识之中。

记忆涌来,周川发现自己这具躯体来头还不小,似乎来自中州的某个上古皇朝,身份是一名皇子,名字也跟他一毛一样。

不过这皇子倒霉得一匹,一出来历练就遭人埋伏暗算,然后没怎么反抗就直接嗝屁,紧接着周川就来了!

“可是不对啊!”

周川心中纳闷,以前看网络小说看得起劲,前段日子还给一位作者打赏了几十万的软妹币,对穿越这种套路自然不陌生。

“我的系统呢?绝世神功和老爷爷呢?怎么什么金手指都没有!”

自己还是个瘫痪,这还怎么玩!?

周川一时有些心灰意懒,甚至已经有了让自己自生自灭的消极念头。

此时的周川有些胡思乱想,甚至开始幻想自己的这具身体,是不是有至尊骨被哪个挨千刀的给挖了!

可就在这时,周川突然感觉自己的额头出现一抹冰凉,然后他下意识睁眼看去,柔和的光亮呈现在视野中,他发现自己竟然能看到东西了。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位身姿绰约、曼妙玲珑的女子,女子面戴白纱,露出在外的眸子漆黑清澈,不过却没有丝毫神采,似乎是个瞎子。

“哇哦,这家伙还没死呢!”

旁边传来一个俏丽声音的惊呼,周川眼前戴白纱的女子却是秀眉皱起,叹息一声,一看就是周川的情况没得救的那种感觉。

周川心中一咯噔,原本窜出一抹苟延残喘的希望火苗,直接又被这一泼冷水无情浇灭。

他不得已使劲向白纱女子拼命眨眼睛,希望还能再抢救一下,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转念一想,对方是个瞎子,自己的一顿操作这不完全是白瞎了吗!

不过,旁边却凑过来一个十五六岁的丫头,身穿碧绿荷叶裙但体质瘦弱,一看就是有些营养不良。

她似乎看出周川的意图,冲着周川撇撇嘴,道:“眼珠子别转了,看着挺吓人的,实话告诉你,你脏腑俱毁、经脉尽断,我家小姐也无能为力!”

得了!

听闻这话,全身只有眼珠子能动的周川直接闭上了眼睛,认命,丝毫不拖泥带水,就是这么利索!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嘈杂的人声,由远而近,飞快蜂拥而至。

“好你个小贱人,真是不知羞耻,竟然在王府私藏男人!”

一声尖细怒骂,穿金裂石,按奈不住好奇的周川立刻猛地睁眼,现在哪怕自己快没命了,但爱看热闹的拳拳之心依旧火热!

他转动眼珠看去,只见七八名衣着华丽的贵妇小姐,身后跟着一群丫鬟和仆人,呼啦一下子,将周川所处的这个小院,围堵得水泄不通!

周川三人顿时成为众矢之的!

“参见王妃!”小丫头神色一变,立即惶恐向为首的雍贵妇人跪拜。

而白纱女子却只是平静行礼,解释道:“王妃误会了,此人重伤从天而降,我不过是伸出援手救助而已!”

“鬼话连篇!”一个老嬷嬷突然从旁冲出,伸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周川,红眼怒骂道:

“凌师诗,这么俊俏的小哥,偏偏就掉你院子,怎么不掉到老身的院子!”

听到这,周川莫名朝那老嬷嬷瞧了一眼,“呸!”周川心中当即狠狠暗骂一声。

这老东西,他妈还想老牛吃嫩草!

凌师诗雪白衣裙摇曳,独立站在院中,依旧语气淡淡道:

“我本目盲天生残缺之人,没有半点修仙资质,平日深居这内院之中,又如何有能力欺瞒王府森严守卫,带人进来府中?”

此时,人群中又有一名身形娇弱的小姐,低眉做作,语气软绵绵道:“凌姐姐,可是现在众人亲眼所见,人赃俱获,你又如何能抵赖得掉呢!”

“别争了!”

为首气质雍容华贵的王妃霎时喝止住众人,接着冰冷的目光落在凌师诗身上,厉声道:

“凌师诗,自从你母亲死后,你是真的越来越放肆了,平时没有教养也就罢了,如今你竟然做出如此伤风败俗,有辱门楣的龌龊事,王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说完,这王妃根本也没有查清事实的打算,沉喝一声,“来人,将凌师诗给本宫锁住压入地牢,等候王爷回来发落!”

然后,她目光扫过周川和那小丫头,又冷漠下令:“将这奸夫和小贱婢拖下去,当众廷毙以儆效尤!”

卧槽!沃日!这泼妇!

周川气得差点当场蹦起来,老子一个植物人招谁惹谁了,本来就没日子活了,现在还要将他活活打死,简直恶毒至极!

“要不是我现在不能动,我非得冲上去,甩给这狗屁王妃几个耳巴子!”

不过庆幸,一旁凌师诗及时站了出来,她手中握着一只玉牌激起一阵蒙蒙青光,将三人笼罩保护在内。

“王妃,父亲刚外出不久,你就着急想置我于死地,未免太心急了吧!”

凌师诗目中无神,但神情冷静,似乎并没有被那恶毒王妃的一顿操作所吓倒!

一群凶神恶煞的奴仆被阻拦在保护罩外,王妃此时目光冰冷、脸色阴沉可怕!

“凌姐姐,这你可太冤枉人了,是你自身不知廉耻与男人勾搭,才被大家发现,现在却反而污蔑我母亲,你良心何在啊?”

那娇弱小姐柔声柔语说话反驳,似是委屈泫然欲泣,捏着手帕遮脸擦拭泪珠,眼底却是一抹隐藏的怨毒!

“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们?”

凌师诗却根本没理那娇弱小姐,她绝美的身姿茕茕独立,而是直接对话王妃。

王妃布满浅细鱼尾纹的眼角一时眯起,似乎心中正在极力盘算思索!

娇弱小姐目光闪烁,对于凌师诗的无视愈加阴狠,她心中也急速想着法子,要对付这个令她厌恶的同父异母姐姐!

忽然,她像是想到什么,急忙附耳王妃轻声说着,直听得王妃脸上神色一动!

蓦然,王妃直盯向凌师诗,语气不无讥讽地道:“本宫好像记得你已到适婚年龄,难怪春心荡漾想着偷野男人,仔细想想也无可厚非!”

这话一出,王妃身后的人群中立刻响起一阵嗤笑,皆对凌师诗鄙夷地指指点点。

“不过,王府规矩森严,脸面不能丢,你要想救这奸夫,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嫁给他!”

“只要你们有婚约在身,偶尔私下见个面一诉衷肠,虽然行事出格了些,但也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大丑事,本宫自然会从轻处理!”

说完,王妃嘴角上扬,面露讥讽地看向凌师诗,等待她的回复。

院子里的众人也顿时都安静下来,凌师诗手握玉牌,青色光华将其映衬得如同谪仙。

她黛眉微微皱起,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时之间没有应答!

王妃目光一下子变得凛冽起来,她左手伸出,头顶发髻中的一支飞雀金簪,化作一道流光落入她手中。

“给你三息时间回答,你应该知道的,这青光玉罩根本挡不住我!”

王妃厉声催促,手中金簪喷吐出凌厉的光芒,仿佛可以轻松穿透金石,极其具有威势!

周川眼珠子骨碌转动,看向身旁不远处的凌师诗。

他可以感受到,原本始终保持平静的少女,此刻变得犹豫不决和挣扎起来,甚至曲线玲珑的身姿都微微开始颤动!

但是没过不久,凌师诗还是出声答应下来,同意了王妃的要求!

这让只能眼珠子乱动的周川心中忍不住叹息、感慨:

“哎,真是造孽啊,又一个懵懂少女沦陷在我俊美的绝世容颜之下!

什么,这姑娘眼睛看不见?

嗯……那就准是我人格魅力太强,让她欲罢不能!

哎,真是没办法,做人就是这么优秀!”

周川心中想入非非,小院中得到肯定答复的王妃则是一脸阳谋得逞的奸笑!

她朝旁边吩咐一声,那娇弱小姐就很快出去拿了一筒卷轴回来。

“这是一份‘道侣灵契’,只要男女双方自愿滴入精血,就能签订契约,彼此白首到老、相伴一生,听起来还真是令人羡慕呢!”

娇弱小姐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嘴里十分做作地说着,就将卷轴递给凌师诗。

此时,凌师诗已经撤掉玉牌的防御光罩,她默然接过卷轴,闭上眼睛仰头望天,虽然目不能视,但却似乎在等待什么?

不过等了一会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微不可察地轻叹一声,凝脂纤手摸到周川的眉心,同时声音空灵地对周川说道:

“放开身心签订契约,不要抵抗!”

在周川的内心,此时觉得签不签约的其实都不怎么重要,反正他都快要死了!

但是……

挨不住别人姑娘家一见钟情、芳心暗许、非他不娶啊,没办法,那就只能勉为其难答应呗!

当然,这绝不是因为这姑娘身材曼妙诱人,胸怀若谷,让他生平仅见,垂涎欲滴!

也不是他实在没脸承受,作为穿越大军的一名,开局就被几个臭娘们活活打死的奇耻大辱……

总的来说,这波……应该不亏!

随着周川的身心意念放开,凌师诗从他眉心取出一滴鲜红欲滴的精血。

同时,凌师诗以同样的方法取出自己的精血,一同滴入那张摊开的卷轴!

两人的精血一经滴入,整个卷轴就粲然发光,最后直接燃起赤色火焰,转眼间烧成了飞灰飘散虚无!

此时,周川在冥冥之中感受到,有一种莫名的联系将他和凌师诗贯穿起来,天地间似乎有一股强大的规则在约束捆绑着彼此!

这就是“道侣灵契”?两人的命运从此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说实话,这种感觉让周川觉得很新奇,毕竟他还是一名刚来修仙界的土著,什么都不太懂!

“哈哈……真是太有趣了,瞎子配瘫子可真是绝配啊!”

见两人契约签订成功,那娇弱小姐突然直接掩饰不住大笑起来,一时引来身后众人又一次哄堂大笑,嘲弄意味达到顶峰。

一旁的王妃也十分满意、心情舒畅,眼睛眯笑起,在除掉一枚眼中钉之后,雍容华贵的气势似乎更添几分!

她一挥手,众奴仆再次紧紧朝三人压迫而去。

“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现在既然已经下嫁他人,按照王府规矩,你就不能再留在府中!”

“所以,现在收拾收拾东西就滚吧,和你的瘫痪郎君去好好过日子!”

说完,王妃自顾自地大笑起来,哪还有什么雍容贵妇的气息,完全像是一个得意忘形的中年泼妇。

签订完契约之后,此时的凌师诗又重新归于平静淡然的气质,对于王妃她们的嘲讽始终波澜不惊。

她伸手握住周川的手腕,再次探查周川的伤情,良久后她松开手,却依旧只是摇头,已经确认周川确实是快不行了!

这让周川心中五味杂陈,姑娘,你能不能稍微体谅一下病人,刚刚他都已经快忘记这茬了,这下子一提起,无疑是伤口上撒盐啊!

但还好凌师诗倒没有不管他,她从怀中掏出一个紫檀木匣,打开后是一枚白浆色的丹药,丹药整个色泽光润,散发出馥郁芳香!

王妃见此停住笑声,面露惊异道:“凌师诗,你连你母亲的遗物都舍得拿出来救这个瘫痪,看来我还真没冤枉你们这对狗男女!”

凌师诗没有理她,摸索着将丹药塞进周川嘴里让其吞服下肚,然后才转身淡淡道:

“这跟你无关,但我得奉劝你一句,一切都好自为之!”

她话刚说完,天色突然大变,霎时,漫天狂风骤起,乌云蔽日,一道道赤红通亮的细线密密麻麻布满王府上空!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天际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笼罩下来,只让王府上下所有人胆颤心惊,忍不住一个个扑通地跪伏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时间的果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