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帝师的自定义生活》抛线的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任布,任兄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梁帝师的自定义生活

小说:历史-金手指

作者:抛线的物

简介:硕士论文答辩结束,任布出准备当他个十天半个月的网吧大神,然而,就在当天与室友组队熬夜肝装备的某一刻,意识仿佛被拉扯进无尽虚空……穿越后,亲眼看到原身被自己“大舅哥”毒死是种什么体验?自己丫鬟竟然如此长相惊艳!“叮~,检测到宿主,确认身份……文明传播之自定义系统已经绑定……”从此,摸鱼大师任布出开始了他在大梁的自定义生活……

角色:任布,任兄

大梁帝师的自定义生活

《大梁帝师的自定义生活》第1章 文明传播之自定义系统免费阅读

五月,初夏的汴水河,碧波荡漾,沿岸茂密的柳枝如同悦兰阁里的姑娘那般风情万种、摇曳生姿。

一阵微风轻扫,涟漪阵阵,远处半浸在水里的浮漂随之摇摆,而近旁倒映出英气面庞的平整水面也开始支离破碎。

“灵儿,现在什么时辰了?”

任布出语气虚弱的询问身侧的少女,而身子却一动不动的仰躺在竹椅上,手里的鱼竿似乎也快要滑落,摇摇欲坠的。

一身素衣的少女声音软糯的不像话,回答道:“巳正二刻了,少爷是要回府么?”

“尚早,不急,先让人收拾一下渔具,我再躺一会。”

话毕,任布出将鱼竿递给上前来的下人,自己则闭眼陷入了沉思。

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任布出是素有苏省小清华—-江南理工大学的一名科研狗。

辛辛苦苦熬(划水)了三年,就想着赶紧毕业,远离压榨,防秃养发。

然而,水好划,鱼易摸,天命却难测,造化会弄人!

两天前,硕士毕业论文答辩结束。三年科研狗一朝松了绳、得解脱,那自然要放松一下。

当天晚上,任布出与同为科研狗的三个室友就迫不及待地结伴到网吧开黑。

网吧里人属实不少,烟雾缭绕,各种纷杂的、点亲带祖的喊骂不绝于耳。

时间很快就到了午夜,四人还在组队肝任务,好家伙,就在任布出因为爆出一件极品装备想要呐喊的时候,整个人却恍惚了。

视线模糊,呼吸滞止,身体不受控制地急促抽搐着,与被电击了一般无二,片刻便瘫倒在了电竞椅上。

还不等任布出反应过来,紧接着灵魂如同被抽离了出来,被一股神秘力量接引进无形通道。

恍恍惚惚,傻傻愣愣,一番天旋地转之后,任布出以极其诡异的灵魂状态出现在了一场酒宴的上空。

此时,大梁汴京的江家灯火通明,装饰奢华的古色大厅内觥筹交错,推杯交盏。

厅堂不小,任布出觉着怎么着也有个百十个平方大小了。

当然,地方这么大,宾主人数也不少,个个都是锦衣华服,约摸有三四十个。

以经灵魂状态存在的任布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悬立在大厅内,竟无一人发觉。宾主们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酒杯高举,不时还传来阵阵哄笑声。

拥有着上帝视角的他有些不觉明历,整个人恍恍惚惚,一时之间是呆着的。

没去想这种存在方式是多么不科学,也没想为什么能听见大厅内每个人的话语,任布出就这么静静悬浮着,任由各种纷杂声音充斥进灵魂。

“任公子,今天你可是出尽了风头,整个汴梁城的姑娘都望眼欲穿呢!”

声音从一个短眉猴腮的青年口中发出,黛蓝佩玉的袍子连带着都微微抖动起来,恭维与谄媚之色自脸上飘荡开来。

此人姓江,名遇文,字元山,是宴会主家江府的三少爷。

“江兄莫要打趣在下,任某此生只倾心玉姝一人!”

好像并没有接受恭维,那白净少年语气坚定中还略微带着些愠怒。

似乎是刚想到了些什么,江元山连忙回道:“那是自然,整个汴梁城都知任兄与贺尚书的千金是天造地设的良配。

想来此次尚书大人得知任兄状元及第后,便不会再多加阻拦了吧?”

一语未尽,江元山又道:“我还听说,宴会晚些的时候,玉姝姑娘将会前来献舞!”

听完,任姓少年面色缓和了点,但清澈的眸中仍能看出些许不快。

“任某与玉姝的事情乃是私事,江兄休要再提。”

江元山被比他小了不少的少年呛了一句,有些尴尬,脸上一会儿黑,一会儿红的,但随后并未多说。

这两人的对话声音不算太大,但却一字不落的被任布出听到,随即他开始清醒起来!

原因无他,任姓少年的嗓音与自己平时说话简直一模一样,低沉浑厚的磁性中又透着点稚嫩!

要不是知道自己现在是灵魂状态,放在平时,任布出绝对会认为这就是自己说的话。

顺着声音再仔细看去,少年面色俊朗,身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冰蓝木簪,系玉腰带,白鹿皮靴,俨然一副翩翩公子的装扮。

这人与自己长得好像!任布出第一想法便是这个。

少年一直被众星拱月地劝着酒,开始变得微醺,白净的脸庞泛着醉酒的酡红。

不多时,一身绫罗锦缎的贺玉姝款款行至大厅中央,身旁伴着几位略显逊色的少女,与她一般,都蒙着莹白纱幂。

“伽蓝圣诞,名题金榜,玉姝特此为榜上英杰献舞一支。”

轻柔空灵的声音从纱幂中传出,带着点酒意的众人一时间竟有些恍神。

随即声乐渐起,玲珑曼妙的身姿开始舞动,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

待到乐声大作,律动更胜,水袖猛然甩开,那绝美脸庞在舞动中若隐若现,勾人心魄。

她踏着碎步,往后退了几步,飞快地旋转起圈来,湛蓝的水袖随身起舞,一边旋转一边慢慢的飞起,宛若九天的仙女遗落进了凡间。

一曲毕,贺玉姝在众人的赞美中缓缓退去,而任姓少年的目光却久久不愿转开,直到那姣美身影离开了视线。

“来,任兄,来~,贺某给未来的帝师敬上一杯,任兄前程有日月,勋绩在河源!”

近前的来人声音稳重舒缓,正如他身着的装扮那般风度而优雅。

“贺少尹谬赞了,任某还有很多地方要跟贺兄学习!”

少年对这话语的主人自然是很熟悉的,面色一改,些微激动地迎下敬酒。

尽管要比自己大上快两轮了,少年还是与那人称兄道弟,别的不说,那中年人的身份对他而言可不一般!

此人正是贺家的嫡长子,贺明秋,汴梁城的少尹,贺玉姝的亲哥哥!

这妥妥的未来大舅哥啊,尽管自己已大魁天下,少年面上还是难掩激动。

危险,危险!

此时处于高悬状态的任布出却是心悸了起来,他分明看到那贺明秋趁着少年激动低身之时对酒水动了手脚!

任布出大学时那是逢鱼必摸,期间看过不少宫斗剧,因此他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什么老套把戏!

阴阳酒壶!

没错了,就是这种酒壶,壶把上下开有两孔,可同时盛装两种液体。

使用方法也很简单隐蔽,按住下面的孔流出来的是上面的液体,反之亦然。

出于好奇,任布出当时还专门查过这种酒壶的原理。

其实也并无太过神奇之处,无非是简单的大气压强知识的运用。

液体运动使得体积增大而压强减小,当壶口附近外界的大气压强大于壶内液体与气体压强之和后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当然,这还是任布出第一次看到真人玩这把戏。

不知为何,此时的众人对墨汁般的毒酒熟视无睹,只有任布出为那个拥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嗓音的少年而担心。

可是,他自己又无法出声制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泛着乌黑亮光的毒酒被豪爽地一饮而尽!

“少年豪气!”

“子选兄海量!”

“再饮一杯,不醉不归!”

席间的年轻人不少,见到此景纷纷起哄劝酒。

一连三杯,杯杯墨黑!

任布出现在是看明白了,那少年绝对没救了!

果不其然,不多时,少年已经酩酊大醉,被几个侍女搀扶着、嘟囔着进了侧室休憩。

“玉姝,玉姝~,我明天……明天就~就去找你爹爹提亲~提亲好不好……”

此时,宴客厅内任布出的灵魂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紧跟着少年的身影进了房间。

“倒是个痴情种,自己大舅哥都给你下毒了,还不忘心上人呢。”

任布出忍不住地默默吐槽,当然,就是想大声吐槽也没人能听到。

很快,侍女整理被褥后退去,而嘟囔声慢慢随着呼吸声弱了下来。

三息之后,房间彻底陷入了死寂!

六尺宽的沉香木床上的少年一动不动,仰躺在青玉抱香枕上,没了呼吸!

“人没了,人这就没了?”

任布出突然愣住了,这才意识到自己见证了一场谋杀。

这不是在看电视剧,不是宫斗戏,也不是无脑小说。这就是真实发生的,一条鲜活生命就自己在面前消逝了!

哪怕硕士刚刚毕业,任布出也才27岁罢了,哪里亲眼看到人死的场景,即便他也刚刚“死掉”。

可怕的压抑与沉闷像是无法化解的乌云笼罩住了他的情绪,一场狂暴的风雨似乎下一刻就要击溃任布出的心境。

咻!

当任布出还沉浸在难以言明的震撼中,他的灵魂突然冲向了少年的身躯,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叮~,宿主寄生成功,开启灵魂绑定!”

“叮,文明传播之自定义系统绑定成功!开始为宿主进行记忆灌输……”

记忆仿佛被撕裂,无数莹白碎片如潮涌般向任布出袭来,反复地冲刷着…………

当任布出再次醒来时,时辰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以往纯净如水的眸子里多了些难以言明的悲喜。

                           

原创文章,作者:抛线的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