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王妃又去找您死对头了》拟卿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昭王,易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王妃又去找您死对头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拟卿

简介:一场普通的迷宫游戏,却让卿倾和好友意外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不同时间点和不同国家。好吧,穿越卿倾就认了,但刚穿越来就被各路人马追杀是为毛?寻找好友的同时还要小心各种追杀,简直不要心太累啊啊啊!!!

角色:昭王,易珩

王爷,王妃又去找您死对头了

《王爷,王妃又去找您死对头了》第1章 莫名入狱免费阅读

嘭!

“嘶!哎哟~我的腰诶……”不知是摔到了什么东西,卿倾觉得自己的老腰都要被撞断了。

沿着桌腿迷迷糊糊爬起来,刚爬出桌面,一看屋里情况,卿倾眨了眨眼睛,默默地蹲了回去。

什么情况?!

锵锵锵!当当当!

屋里尽是晃眼的刀光剑影,乱哄哄的厮杀声,虽然只有暗黄的烛光,但看得出来,现场正厮杀得昏天暗地。

卿倾不禁疑惑:她不是在和云荇闯迷宫吗?可这情景好像不太对啊?

就眼前这全身白蓝劲装和全身黑色劲装且蒙面的两帮人,刚刚她在迷宫项目场甚至整个游乐场里都并没有看到这样装束的人。

还有这周围,木椅木茶几、横梁格子窗、雕花门什么的,和全是水泥瓷砖建筑的游乐场哪有半点相似?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卿倾一边思考一边回忆着:刚刚她和云荇在闯迷宫的时候,推门进入了一间石室,在石室中央的石像脖颈处发现有刻字,两人就好奇地念了一下,然后就地动山摇,光影晃动……再睁开眼时,她就摔到了这里……

难道是石室下面有地宫,而那行字是声控密码?

卿倾越想越摸不着头脑:那眼前这是……演戏还是演练?

最最重要的是,云荇呢?

卿倾脑中正苦思着,突然一个着蓝白劲装的人摔到了她脚边。

那人腹部正汩汩冒着鲜血,转头看了卿倾一眼,还未言语,那人的头就歪到了一边,断了气。

卿倾看傻了眼。

真杀啊?

那就不是演戏也不是演练了,这是在真刀真枪干架呀!

卿倾吓得赶紧往后挪了挪。

这么危险的地方,保命要紧!于是卿倾趁着没人注意到自己,伏身向门口挪去。

就在卿倾准备挪到门口的时候,一个黑衣人发现了她,并举刀向她砍来。

“啊!”感觉后颈有道疾风袭来,卿倾本能的转回了头,被刀砍下来那瞬间的一幕吓得惊叫了一声。

然而,刀没有砍下来。

看到她脸的那一瞬,黑衣人心里咯噔了一下,险些没收住手。

看着大势不妙,黑衣人喊了声“撤”便向门口逃了去。

而卿倾吓得闭上了眼,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直到周围打斗的声音消失了,自己才睁开眼。

而卿倾刚一睁眼,脖子上就突然落下了一股凉意,瞬间从脖子传遍全身。

卿倾冷不防地颤抖了一下。

卿倾转过视线,看到还沾着猩红鲜血的剑就架在自己脖子上,顿时傻了眼,连气都不敢出了,只剩下机体因为恐惧而本能地发抖。

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被卿倾这举动惊呆了……这批刺客也太弱了吧?

卿倾此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都是懵的,吓得想哭又不敢哭,只能弱弱地道:“大……大哥,你这……你这刀……能不能……拿开点儿?”

啧,这怕成小白兔的可怜样儿,说是刺客,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举刀的那人有些嫌弃地瞥了卿倾一眼,但手上的刀却没移开半分。

也不能排除这人是在耍诈。

毕竟,刚刚那一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那刺客准备砍下的那刀,可是运足了气力的,却在看到了这女子的正脸后,即使贸然收手会重伤自己,也还是收了手。

所以,要么这女子与那帮刺客一伙儿的,要么就是有其他关系的。

那么从这女子身上下手,就不愁查不到那帮刺客的老底。

于是乎,卿倾就这样迷迷糊糊莫名其妙的入了狱。

而与牢狱仅隔两条街道的一处府邸,却是一副与卿倾所处的牢狱天差地别、也与城中其他住宅完全不同的景致。

衡国这样数一数二的大国里,自是不乏巍峨殿宇,华阁高楼更是遍地开花,没办法,衡国皇亲国戚太多。

但衡国有个比较另类的王爷——昭王易珩。

实在是不能怪别人没眼光不会欣赏,因为衡国中就没人见过这样布局府宅的。

若依山傍水的,那还能说是利用天然优势,不仅是人们口中的风水宝地,而且搭配起来也风景优美,怡人心脾。

但整个王府围绕一座山而建,一进门便是一大个荷塘的,既无建筑之美,亦不符风水之学的,大家还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皆叹不知昭王是怎么想的。

据说府邸落成时,大家都拦着不让昭王入住,结果不仅旁人劝说无果,连皇帝太后亲自去拦也没把人拦住,昭王还是风风光光地住进了这样的府宅。

这一住至今便是八年,昭王倒是住得逍遥自在。

昭王无心朝堂弄权,整天侍花弄草的只想做个闲散王爷,皇帝太后却不愿意他就此做个废人,硬是往他怀里塞了份职,让他多多少少帮皇帝分担些忧愁。

而此次刺客之事,便是由昭王全权负责。

晚膳时间刚过,昭王府门前就来了一匹快马,来人向护卫出示了一下腰牌,便急匆匆地向王府东院跑了去。

相比于其他处,东院里就比较简洁,只有间书房、一座凉亭、一从茂竹和几株挽思树。

来人进入东院时,昭王易珩手里的棋子刚落了盘。

“王爷!”来人向易珩行了礼,得到示意后才起身开始回禀:“王爷,果然不出您所料,那批刺客今日又来了!只是……我们只抓到了三个,而且有两个刚一被抓就服毒自尽了……”

“那还有一个呢?”易珩看着棋局,闻言语气淡淡地问了句,并未因为来人所报之事而有半分颜色改变。

“在牢里,正等您的吩咐!”

易珩另执起一颗棋子,看着眼前的残局只道了个字:“审。”

“是!”来人得了令,行了礼告退便火速赶了回去。

待来人一走,与易珩对弈的许轻则站了起来,“殿下,这刺客之事会不会有诈?毕竟这些人行事一贯谨慎,那么多年来被抓到的刺客就没有一个会活到被审。”

易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凡事总有个第一,说不定这个刺客,就是第一个呢?”

“殿下说的是。”

易珩指尖轻点了一下棋盘,想了想道:“能抓到个活到被审的刺客也不容易,这事儿你去盯着。”

“是!”许轻则领了命,也火速赶了过去。

——

作者有话说:

2020.8.8 发文图个吉利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呀!

                           

原创文章,作者:拟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7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