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与情》芜文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仙与情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芜文

简介:缥缈的仙道与长生,是世俗之人,特别是权力至上之人的向往。秦元谨为追寻父母的故事与足迹,下山入红尘,与众小伙伴们一起,为了爱与和平而奋斗,历经一番奇遇,见证了一桩桩仙道与爱情相悖的悲凉故事,最后,当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秦元谨该如何面对……

角色:

仙与情

《仙与情》第1章 吴氏寻仙免费阅读

“师父,您说要我18岁的时候把剑法练到一瞬挥舞100次,还要准度不能错,力度也要收发自如才能下山找我的父母,难道山下的人就那么厉害?”

“我8岁的那年,才跟你学了3年的剑,山上的野猪,黑熊都不是我的对手了,嘿嘿,就是在狼群里我也能跑掉。”

“一晃10年过去了,你倒好,去地下陪师娘去了,我这十年可是过得苦啊,每天只能吃肉,喝汤。师父,跟你商量个事行不行啊。”

蟠龙山上,一个身穿兽皮衣服的清秀少年,正跪在一座墓碑前自言自语地说着。墓地是个很小的土包,墓碑也是一块不大整齐的花岗石,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师父之灵位——秦元谨立”。

墓碑前摆着一个小小的香炉,里面正焚着三支干草做的香。

秦元谨看了看香炉,接着说道:“好了,师父,已经过了三息了,你没做声,我就当是你答应了。哈哈哈,师父,你太好了。”

“我就是想跟你说,一瞬100下呢我是练不到,不过准度是没得说,力度嘛,嘿嘿,你知道的,我天生力气大,有时候不好控制也是正常的。”

“虽然我不能一瞬舞100次,但我还是很厉害的。”秦元谨说着站起身,拾起身边的一个树枝,手一抖,朝着右边不远处的一棵树刺去,只听得“噗噗噗……”的声音不断响起,眨眼间,他已在树上刺了30余次。

“看见了吗?37次,比十年前足足多了26次,进步是不是很大。”秦元谨回头看了看墓碑前的香炉,见香炉没有任何反应,扔下手中的树枝,“你要求不要那么高嘛,今年我可是已经18了,要练到100次,我估计等到和你见面也做不到。”

“你放心,这10年来,你说的话我全都记得,嗯,下山后跟人说话要有礼貌。哦,还不小心被人骗,这点你可以放心,你走的时候什么都没留下,整个山洞里就一个装着你那几件衣服的破箱子和一把生锈的铁剑,还一点都不好用,就是有人想骗也没什么可骗的。”

“师父,其实我也不一定要下山的,但是你说过满了18就可以找个和师娘一样漂亮的女人一起住。嗯,我记住了,那样我就不是每天都只能和你说话啦,哈哈哈,想起来都不错。”

“好了,我今天就陪你聊到这里了,以后就等我回山的时候才能和你说话了。你快去找师娘吧,我们今天可是聊得比较久,到时候师娘又要扯你耳朵了。”

说完,秦元谨拾起墓碑前的香炉,走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

山洞不是很大,最里面是一张石床,上面铺着一些干草和兽皮。石床边上放着一个古旧的小箱子,石床前面不远处是一张石桌,上面放着一个油灯。不远处是一个生火的炉子,上面挂着一个破旧的铁锅。石洞的右壁上还挖了一个存放东西的小洞,里面放着一把铁剑和一本羊皮卷。

秦元谨走到小洞前,拿起铁剑看了看,又重新放下,再拿起羊皮卷在手中揉了几下,随后又放进了小洞里。

这两样东西是师父留下来的,秦元谨虽然觉得没什么用,但每天都会拿着看一眼,像是和师父打招呼一样。

秦元谨打开床边破旧的箱子,想从里面找一件不是很旧的衣服,快要下山了,总不能穿着兽皮下山。可是倒腾了半天,没发现一件可用的,要么是大小不合适,要么就是这十年来被自己穿着打猎,到处都是破洞了。

正为着下山的衣服发愁的时候,他像是听到什么声音,抬头朝洞外看去,自言自语地道:“竟然有人走到这里来了?”

秦元谨盖上箱子,从墙上的小洞里取出羊皮卷藏在身上,提着锈铁剑走出山洞,便看见不远处有三个人朝着山洞走来。

三人两男一女,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个男的年纪看起来五十左右的样子,身着一身蓝色长袍,一头黑发随意的披着,但因为他的眼神,反而人一种精神矍铄的感觉,余下的一男一女紧跟其后,三人中显然是以他为首。

后面的男人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看起来三十左右的样子,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蟠龙山四周,眼神里夹杂着兴奋激动的神色。

三人中唯一的女子看起来和魁梧壮汉差不多年纪,头上梳着发髻,系着一彩带,身着一普通妇女的粗布衣服,面上一副愁容。

三人见到秦元谨,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急步上前,拱手作礼道:“虞城吴家前来蟠龙山拜见仙人,请仙童代为传达。”

后面的中年男女也忙低头作礼。

秦元谨看着三人,说:“仙人?这里没有仙人,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都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了,从没见过仙人,而且这山上野兽众多,你们还是小心下山的好。”

那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见秦元谨一副平淡的样子,心想定是有极多的人前来拜见仙人,但仙人哪有时间给大家处理一般的小事,所以推说没有仙人,忙道:“仙童,在下是虞城吴奉天,十五年前曾在蟠龙山得遇仙人指教,获益颇深。仙人曾有言,不得把蟠龙山的事告知任何人,十五年来,吴某不敢有违。这些年吴家也依据仙人所教,十五年来一直未曾更改,但虞城吴家的命运始终无法扭转,是以这次才冒昧前来,请求仙人指教。”

秦元谨看着吴奉天,摸了摸头,心想:“十五年前见过仙人?我怎么没见过?还叫我仙童?”随后看了看自己身上,忖道,“有仙童穿成这样的吗?”于是上前几步,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仙人,反正我是没见过,我想定是你们记错地方了,今天时日也不早了,你们还是尽快下山的好。”

吴奉天三人见秦元谨始终不肯引见,面上脸色越来越差,心中满怀希望的憧憬一下子破灭了。

突然,吴奉天从怀中掏出一物,说道:“在下不曾说谎,这是仙人曾经赐给吴某的灵玉。”说着双手奉上,希望秦元谨仔细查看。

那是一个很小的月形吊坠,呈淡蓝色,看上去极为普通,但秦元谨一看见那吊坠,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因为自己的胸口上也有一个吊坠,但不是月形,而是一个圆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蓝色的太阳。他曾听师父说过,他的父母曾留给了他一对吊坠,这对吊坠叫做“日月同心玉”一个日形,称同心阳玉,一个月形,称同心阴玉,但月形的吊坠被他送给了一个小女孩了,至于为什么送给她,师父没说。

秦元谨接过玉坠,看了之后又还给吴奉天,说道:“你怎么会有我师父的东西?我师父说他把这个同心阴玉送给一个一岁多的小女孩了。”

秦元谨的话刚说完,那低着头的中年妇女“啊”的一声,抬头看着秦元谨,说道:“你,你……就是秦元谨秦公子?”

吴奉天和那中年男子听得秦元谨说吴奉天手中之物是他师父的,也是面露喜色,都是期盼地看着秦元谨。

秦元谨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却又为何叫我秦公子?难道这阴玉是师父送给你的?”随即想了想,说道,“不对,师父说送给一个一岁多的小女孩,十五年也不可能长这样。”

虽然他后面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吴奉天三个都听了个真切。

那中年妇女见秦元谨相问,说道:“秦公子,叫你秦公子是山下人对年轻人的叫法。我叫孙小茹,这是我丈夫吴承泽,刚才和你相询的是我们的父亲,你说的这同心阴玉是仙人送给我和承泽的女儿若男的,你的名字也是仙人告诉我们的。”

吴奉天见秦元谨识得阴玉,便道:“秦公子,令师现在何处,请带为引见一下如何?”

秦元谨:“我师父?你们真的想见我师父?难不成我师父就是你们要找的仙人?”

吴承泽上前说道:“对,令师就是我们要找的仙人,我们有要事相求。”

秦元谨点点头,说道:“你们既然想见我师父,就跟着我来吧。”

三人一听,都是面露喜色,忙跟着秦元谨而去。

待三人跟着秦元谨走到一个立着破石碑的小坟堆前,都不由一愣,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秦元谨。

秦元谨说道:“我师父就在这里面,有什么事你们就跟他说吧。不过我师父这个人不大喜欢理人,我都和他说了十年的话了,他从来都没出来见过我,至于你们见不见得到他,就要看你们了。”

三人不由互相看了看,走到石碑前,看了看石碑上的字,吴奉天不由当先跪在了石碑前,吴承泽和孙小茹也跟着跪在了石碑前,面上尽是沉痛的神色。

三人跪在石碑前,伏地拜了三拜。

吴奉天:“仙人,你不是仙人吗?怎么可能比之我们凡人还先去了?十五年前,我们吴家祖孙四人因惹了天怒,四处寻求解决之法,机缘巧合之下得遇仙人,是我们吴氏一族的大运。十五年前仙人曾说看着当时一岁多的小孙女情分上,为我们吴氏一族解运十五年,而真正的解运之法需要我那孙女才能解,可是若男今年才十六岁,她如何担得起这解运之责啊。原想仙人乃世上神人,能为吴氏解第一次运,便能解第二次,却断料不到仙人已作古,看来是我吴氏一族太贪了。……”

吴奉天等人一直跪在石碑前,诉说着和秦元谨师父相遇以及自己这些年来为解救家族走南闯北的事,一个时辰后才深深叹了一口气,和吴氏夫妇相继站起。

                           

原创文章,作者:芜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