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凰女:帝君的心尖宠》辛玥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姒轩卓,姒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命凰女:帝君的心尖宠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辛玥

简介:她本是21世纪的古法医学天才,因一场飞机遭遇无故失联,导致身亡!再睁眼,她是姒府的嫡女,天才降废柴?神体觉醒,携带空间,她风华绝代,锋芒毕露,听说神兽很难得,不好意思,我有了,丹药很珍贵?不好意思我家灵兽把它当糖豆吃。姒玥:为何帮我?有何目的?易墨寒:本君表现的不够明显?那咱们可以回房可以再了解了解。

角色:姒轩卓,姒涛

天命凰女:帝君的心尖宠

《天命凰女:帝君的心尖宠》第1章 穿越,我是认真的免费阅读

玄天域。

一名行色匆匆侍卫走进书房,对着正在看书的男子恭敬的禀告着:

“君上,星罗盘上刚刚显示了目标的大概方向!”

男子抬了一下眼皮,慢慢地放下手中的书。

映入眼帘的是一袭墨色绣金边的衣袍,一头青丝用金丝玉冠高高束起。剑眉下是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微扬的嘴角淡化那双含情眼反倒多了一丝冷冽。

“在何处?”

找了许久,终于有了它的消息了。

“主子,根据星罗盘上显示应该在天衍大陆。”

“好,通知凌风准备一下。”

天衍大陆。

天衍王朝姒府。

高墙院内,错落的庭院处处皆是白雪。唯独那么一座楼阁院内依旧绿意盎然,丝毫看不见冬天的萧瑟,和外面的高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暖洋洋的阁楼中,一张火红色的狐狸皮上坐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

姒玥抓起胸前的长发使劲往后一抛,再一次发出了叹息…..

写满无奈的小脸。在此刻翻出一个冲出天际的白眼 ,

“老天爷你这是在整我吗 ,试了几百次都不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姒玥抬手摸了下丹田的位置,修炼吧,倒是可以正常修炼 ,就是吸收来的灵力却跟掉入无底洞似的,丝毫看不见进展,灵士三阶还是三阶。

这是她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月。

她本是来自21世纪的医学世家,从小所接触的都是和医学有关的东西。而当时其中一位研究新型药剂的临床试验者,突发临时状况,只好前去看诊。

却没想到在去的途中。遭遇到飞机受到不明飞行的波动,导致飞机进入不可控制状态,从而飞到不知名地带,导致飞机失事,而她就是其中一员。

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姒玥,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 还活着!

只是睁眼看到的却不是充满仪器的急诊室,而是古色古香的的床顶。

以及抬眼望过去屋内的….

纸糊的窗户?

青花瓷瓶?

雕花的屏风?

姒玥一个翻身起来,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抬起手想掐一下自己,却发现,面前的这双手,不是自己原先的那双手!

哪怕再怎么镇定,见惯了生死,此刻的她也是惊慌不已,想下床对着镜子看个究竟的她,却双脚无力,跌落在床下。

听见屋内动静的,春夏,红杏第一时间跑向床边。

看见跌落在床下的姒月,惊呼着:

“小姐,您没事吧?!红杏,快帮我把小姐一起扶到床上,然后通知家主,小姐醒了。”

“小姐,您醒了怎么也不叫我们,您不知道,您都昏睡了两天了,要不是孙药师一直说您没事,您要是还没醒来,家主 都要急疯了。”

刚醒来的姒玥,脑袋一片茫然,“我这是怎么了?”

话刚落下,姒玥忽然感到一阵头疼,仿佛有什么正在疯狂的朝脑海中涌入。

剧烈的头痛令她整个人蜷缩了起来,脸色也无比的苍白。

等到头痛逐渐缓解,才发现脑海中多了一段他人的记忆。

理清这一段记忆后,姒玥睁开眼睛,才明白自己居然穿越到了这个跟她有着一样的名字的姒玥身上。

姒玥,姒府天衍王朝四大世家之一。

姒府的五小姐,可谓是人人皆知,只因天才变废柴,让整个姒府成了笑话。

姒玥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不在身边,而她的哥哥则是现任的少主继承人,如今在其他宗门修炼。

而姒玥则因为修炼的事,受到了明里暗里的嘲讽则不计其数,要不是有个当家主的爷爷,恐怕日子就不是现在的日子了。

而那个推她下湖,导致如今她躺在床上的罪魁祸首,姒嫣然,就是二叔家的女儿。!

而她之所以推她下湖的原因——是因为姒玥有婚约。

和当今的三皇子轩辕绝——有婚约!

只因都觉得现在的她配不上天才绝艳的三皇子,所以推她下湖,这样婚约也就落到了二房手里。

毕竟嗯,除了二房的姒洛情,那个天才女子,其他人也无法代替不是!

可谓是其心必异,明显的很哪!

姒玥揉着额头,灵动的眼睛转来转去。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思绪刚回笼就听到一声急切的声音。

“玥儿”人还没到,这洪亮的声音先到了,这话音刚落,人已经到了跟前担忧:

“玥儿,感觉怎么样,可还难受,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爷爷讲。”面前的这位便宜爷爷,眼里透露着担忧与自责。

姒玥看着爷爷,沙哑着说道“爷爷,我没事,我现在就是感觉饿了,感觉能吃下一头牛!”

“好好好,没事就好,爷爷去让人给你弄点吃,你要好好休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爷爷让孙药师过来,再给你看看,

你说说你去个花园怎还掉湖里了,发生了什么事。”爷爷一脸严肃说道:

“爷爷,又怎会知道,不是我故意求死。”

“呸呸呸,你这小丫头什么性子我还能不知道,谁都有可能想着寻死,唯独你不会。”

“爷爷……果然,还是咱爷孙俩感情好,我确实不是不小心掉入湖中,而是有人想让我死,却没想到啊….”

“果然如此,看来是有人要坐不住了,迫不及待要把手伸进你这边来了,此事爷爷给你做主,你只需好好养伤。”

“爷爷,既然如此,你顺便把我当初晋升失败的原因也找一下,我那次晋升失败,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

“这些人也太胆大妄为了,爷爷去查,你先休息,刚醒,不要太累了,半夏照顾好你家小姐,闲杂人等,不必见面,”说完,便大步走了

想到此姒玥回了下神。眼里透露着一股无奈,伸了伸腿,散了散腿麻之力。

起身走向了茶桌 ,拿着茶杯眼睛却看向了屋外的庭院,看着一片片树叶缓缓掉落,却琢磨着到底哪里不对 。

越想越觉得添堵。毕竟毫无头绪,‘嘭’的一声 将茶杯放在桌子上

“小姐,怎么了,茶水有没有溅在手上。’”

半夏捧着姒玥的手着急说到:“没事,别大惊小怪的。”

姒玥一脸无语说到,半夏就是太紧张。一旦她哪里磕着碰着,就紧张兮兮的,整得她都想随时走掉

“小姐,可别不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您要是哪里磕着碰着,奴婢们怎么跟家主交代。”春夏一脸怒嗔说到,

“好 ,好,好。我的好春半夏,我知道了,可别在再神神叨叨了,我去训练场看看。”

姒玥一脸求饶,怕她再这么说下去自己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一路穿过走廊,院落,刚踏入训练场就听到一声声的叫好声。

“轩卓哥都将三阶大烈掌运用的炉火纯青。看来步入灵师四星不远了”

“那还用说。,轩卓哥可是咱这辈第一人!”

“话说你是不是忘记了闭关了的那位的存在。”少年指了指后山

“差点忘记,毕竟那位这一闭关就是一年 ,这都马上要学府招生了,,应该要出关了吧”’少年摸了摸头一脸懊恼说到。

“哎 ,谁知道呢。”

“哇。你看你看,我说轩卓哥必赢的嘛,,快快快,你输了,把你的这个月的资源给我,,哈哈哈哈。”

少年得瑟的不行,转眼就跑去姒轩卓跟前。

“轩卓哥,就是厉害。。今年的家族测比肯定手到擒来”姒涛一脸掐媚说到

“是啊!”

“是啊!”

“轩卓哥有时间可要指点指点大家啊!”

姒轩卓看了看周围着的大家,在大家的吹捧之下欲欲飘仙,内心一顿满足,,这才是我姒轩卓的主场。哼,那该死的姒玥不还是不如我姒轩卓。

“小事,小事,大家一起努力,一起互相学习。”姒轩卓看着大家脸上谦虚的说。

却一边表面谦虚,内里早已心比天高,还妄想让我指点,呵。指点个鬼哦,小爷我那是天赋异禀

而当姒玥踏入训练场时,大家原本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声音,却突然被集体关上了开关,一瞬间寂静无声,。

姒玥也只当看不见,因为太清楚为何这样,看着这偌大的训练场,看着眼前的名牌,那是属于家族弟子身份的修炼名牌,曾经自己也在这占得一席之地,如今…..

“呦,我道是谁啊,原来是曾经的天才过来了啊 ,真是稀客,这是过来想指教我等两招吗?!”姒皓然看着姒玥嘲笑着,眼里的鄙夷藏都藏不住。

周围的人看到姒涛这样说到一哄而笑,毕竟没有灵力之人谈何指导。

姒玥冷冷的看了一眼姒涛,没去搭理。

姒涛看着姒玥如今灵力比自己低,却还没将他放在眼里,顿时一气说到:

“不过也是,毕竟五姐姐如今已今非昔比,成整个天衍国的笑话,我要是你 ,就乖乖呆在房中不出门一步。”

半夏听到这人如此编排自家小姐,便想要出来挡在小姐面前,保护小姐,却被姒玥用手阻止,,

面色清冷的看了看眼前的少年良久:

“原来是手下败将啊,不知道还以为谁家的小姑娘搁这叽歪啥呢?!”

“姒月你给我说清楚,说谁姑娘,有种咱俩打一架,看看到底谁才是姑娘。”

姒皓然脸色气急败坏 ,恨不得把姒玥摁在地上打。

“脑子有大病?我本来就是姑娘 ,还打什么?”

虽说姒月现在五行之力降到了筑基期,但是原先那些敏锐度却是不减。

不过在这个灵力横行的大陆,灵力启蒙时间在五岁,真正踏入接触灵力却在十岁,

姒月在那时候检测出了四系灵力,当时风头大盛,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四系灵师,又是有可能觉醒的的神体,其天赋可见有多稀有,

家族倾尽资源给了姒玥修炼,那时人家在修炼,姒月也在修炼,人家在进阶她也在进阶,唯一不同的是,人家进阶是一阶一阶的往上走,

她倒好,有时候连续进阶,不知道是否修行过于顺畅,大概在六个月前,姒月准备突破灵师失败,接连导致灵力后退,越修炼退的越快,直到降到筑基三阶却再也不动弹。

好的是,丹田却是完好无损的,毕竟丹田是修炼的的根本。这灵力虽然倒退, 却不影响她吸收五行之力,只是修炼得来的五行之力如水滴沉入大海一般,,不见任何动静。

“呵,那都是以前,有本事现在来一战切磋切磋。 还是说你不敢!‘’姒皓然看着周围的大家。

‘’想切磋也行,那你打算拿出什么东西出来当彩头。‘姒玥看着远处的藏书楼不急不缓的说道。

虽然她现在灵力倒退,却不代表着以前所学的东西尽数消失殆尽。

这个四房原先还是低调的很,如今反而迫不及待露出尾巴,这是想让大家都知道他们这司马昭之心吗?还是说…有恃无恐,

既然机会都送到了了眼前,占着不坑白不坑的精神,拿个彩头也挺好。

如今的姒皓然在姒玥的眼里,犹如待宰的羔羊。

‘’姒玥,你想什么呢,就你这样还想要彩头,呵,到时候刀剑不长眼误伤到你的时候你可别哭‘’

姒皓然一边说着一边恶狠狠的朝姒玥攻击了过去。

只见姒玥一个的闪身到姒皓然身后,一脚干净利落的踹飞了姒皓然,却还谦虚说道:

“皓然弟弟何必如此客气,非要凑到我脚边行此大礼,这就让人有点难为情了。”姒玥在旁边贼嗖嗖的语气说着,。

看着躺在地上嗷嗷叫的姒皓然,众人皆是沉默,只因如今的姒皓然可比姒玥等级高出那么多,居然还被打的这么惨,这是什么情况?

“我是眼瞎了吗?我看到了什么?”一名少年弱弱的说。

“你没有眼瞎,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名家族弟子回答。

而被打懵掉的姒皓然,嘴里一直在说不可能,不可能

站在一旁的姒轩卓则是眯起双眼眼,一副打量着看着姒玥,随即想到了什么,便笑着说:

“看来五妹最近修为有所进展啊,家族测比马上就要到了,期待你在家族测比的表现。”说完便让人扶起姒皓然,带着人走了。

“小姐,你没事吧,看他们那嚣张样,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舔着脸来求小姐指点的”

姒玥看着这俩丫头,一脸无奈,

“ 不提他们了,随我去藏书阁看看。”姒月看了两丫头一眼,转身就走。

                           

原创文章,作者:辛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