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御兽天下》沽酒郎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凌林,龙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灵气复苏,御兽天下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沽酒郎

简介:家道中落人人可欺凌林一觉醒来没有穿越重生和系统幸好他亲爷爷有一个亲儿子在凌林最无助时,他回来了那是凌林活了十五年才有幸见到的人人族战场前方,战士舍生忘死,只为保,人族薪火不灭人族战场后方,阶级分化,追权逐利,争斗不断你们别误会,我凌林从不是,也不想成为人们口中的好人我只是曾同人有过承诺,倘有一日人族存亡之际吾不论身处黑暗,还是置身光明,都将提剑而出,以吾性命,保,人族薪火不灭

角色:凌林,龙涛

灵气复苏,御兽天下

《灵气复苏,御兽天下》第1章 来自贵族班的小少年免费阅读

时间:

太初历八百八十八年。

地点:

蓝星第四百四十四号人类幸存者基地。

基地中等学府。

四年四班平民班。

负责灵兽生态课的年轻美女班主任赵月,手持教鞭,认真肃然的在黑板上挂着的灵兽图谱上指点授课。

讲课间,她那细而长的温和丹凤眼眸,不时四下扫视讲台下面四十余位十四、五岁上下的学生们。

眼中看着一个个比起自己小不上五、六岁的学生们,聚精会神听自己讲课的样子,心中一阵小得意和小自豪。

如画美眸逐渐弯成了一弯小月牙,授课不禁更显兴致勃勃。

突然,她的目光停滞在了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位置。

顺着赵月目光看去,只见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少年,单手托腮。

瞳孔黯淡无光的盯着侧旁教室窗外的某处,怔怔失神。

看着眼前上课时间神游天外的小少年,赵月不由一阵怒火上扬。

她身为四年四班班主任的执教间,从未在班上遇到过这么明目张胆神游天外的学生。

怒火中烧的赵月刚要将小少年拎起来训斥两句。

脑海中却是突然想起了有关于小少年的些许传闻,不由又是一阵泄气。

小少年名唤凌林,本是一位就读于学校贵族班的学生。

可就在十数天前,他突然被学校强制从贵族班转来了平民班。

理由很简单,家道中落,无力支付高昂学费。

在赵月对凌林仅有的一丢丢印象中。

凌林为人木然寡言,性情淡泊,平日粗枝大叶,身上时不时便会磕碰、受伤和挂彩。

平日里经常猫在教室的角落里,存在感极低。

唯一刷新他存在感的事情。

就是他在学校里数一数二的个人天赋。

不过,是倒着数的。

赵月微微摇头叹息,随手用教鞭翻过了黑板上的灵兽图谱,准备继续授课。

‘叽叽’‘喳喳’‘啾啾’

悠扬婉转的灵兽鸟鸣突然响彻校园。

“同学们,这堂课就上到这里了。”

“大家回去以后,要记得好好温习今天在课堂上学到的内容!”

“明天老师可是有可能挨个对你们进行提问的呦!”

“如果答不上来的话,嘿嘿,有惩罚哦!”

赵月稍稍清了清嗓子,嘴角微翘极为日常的进行着督促提醒。

语气似同和煦春风,暖人心肠。

只是她话音一落,教室里顿时一片哀嚎。

赵月低着头随手收拾起了教材,丹凤眸子弯成了小月牙,在哀嚎声中潇洒离去。

伴随着赵月的离开,教室顿时哄闹成了一团。

两人成对,三五成群的闲聊了起来。

半晌回过神来的凌林。

看着教室里剩余不多的同学。

心中只是叹息一句:“已经下课了吗?这堂课似乎比往常要快许多呀!”

课本随手丢进桌洞,缓缓闭眼,深深呼吸数次。

片刻后长舒一口气,起身便准备去到教室外面透透气。

只是他头刚抬到一半,眉梢便突然下弯。

嘴角莫名露出了一丝微不可查的苦涩。

只因他在眼角余光的边缘处,看到六条腿正快步朝着自己的位置走来。

“得,找麻烦的又来了。”

凌林眉心紧皱,口中呓语呢喃。

果然凌林的所料不错。

六条腿大步流星行至凌林侧旁,瞬时便止住了脚步。

将刚刚站起身的凌林,死死的堵在了角落座位上,不得而出。

始终半低着头的凌林,刹那间便将万千思绪收摄于心,脸色再现从容漠然。

微微抬头,稍稍打量了眼前三人一眼。

是自己来到这个班上后,经常找自己麻烦的‘熟’人。

领头人名叫龙涛义,人如其名,杂鱼小虾一小只,素来最爱四处抱大腿。

另外两人一个叫庖辉,一个叫苟使,杂鱼小虾都算不得。

“哎呀,这不是咱们学校公认的吊车尾,凌林,凌大少爷吗?”

苟使满面春风率先开口搭茬,神情间满是戏谑,眼角眉梢间满含嘲讽之意。

“苟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人家凌林大少爷就算是天赋再差,也是贵族班转过来的大少爷!”

“他同咱们这些个贫贱市井出身的小平民可不一样!”

“是吧,林大少爷!”

庖辉看着凌林,阴阳怪气的恭维道。

“你们三个找我有事吗?”

“如果没有的话,请你们让条路出来!”

凌林面对着两人的讥讽,神情淡泊,语气平静。

根本就不给他们两个人找茬的机会。

“凌林,到了现在,你该不会还以为,你是以前那个贵族班的大少爷吧?”

“人,要学会认清现实!”

“现在的你,同我们一样,都只是一个卑贱的平民而已。”

龙涛义嘴角噙笑,戏谑的讲述着已然既定的事实,言语略显刻薄。

凌林看了龙涛义一眼,稍稍抿了抿干涩的唇角。

略微涣散,却又干净剔透的瞳孔,动也没动。

片刻后,皓齿轻启淡然似水:

“哦,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

说完,顿了顿再度开口:“对了,我自始至终,从没有觉得平民有哪里卑贱。”

“我爷爷曾跟我说过,一个人是不是卑贱,看的往往是印在骨子里的东西。”

凌林说着点了点自己的胸膛,轻柔话语却格外掷地有声。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龙涛义听后,心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莫名刺痛。

伪善笑意再无力维持,表情刹时变得狰狞骇人。

再开口,语气中已然夹杂上了明显的愤怒之意:“凌林,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

凌林表情平静似水,未有一丝涟漪。

看着龙涛义鼻息渐重。

凌林淡然开口:“在太初历之前的公元纪年有句古言,很适合用在现今。”

龙涛义身侧的苟使闻言一愣,鬼使神差的下意识问道:“什么古言?”

“好狗不挡道,反之亦然!”

凌林没想到苟使居然这么配合自己。

嘴角难得勾起弧度,差一点就没崩住。

龙涛义瞪了苟使一眼。

气急败坏的突然抓住凌林的领口拽了凌林一个趔趄。

口中叫嚣道:“凌林,这都是你自找的,跟我来!”

凌林微眯着眼眸,看着自己胸前的双手,紧咬牙关。

数次双拳紧攥,可最终都颓然松开了。

只因凌林脑海中仅有的一丝理智,正告诫着他。

在眼前这个看似纯洁青涩、青春美好的校园中。

正有无数双隐匿于暗中的贪婪眼眸,紧紧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些个贪婪眼眸的主人。

如今只等着凌林在学校这个令他们不方便直接插手干扰的圈外之地犯错。

他们便可以借机动用自己的关系,将凌林开除出学校。

凌林一旦被学校除名,他们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付凌林。

进而将凌林当作筹码,威胁凌林家中仅剩的亲人。

好借此达成他们不可示于人前的目的。

凌林从在贵族班开始,便不惜强忍了无数的白眼、嘲笑、讥讽、谩骂和殴打。

为的就是能留在这间学校中,寻得一个暂时的避难所。

强行收摄万千暴戾情绪,只觉胸口郁结难当。

略微苦涩的看了龙涛义一眼,神情再次恢复淡然。

凌林刚准备开口同三人示弱两句。

苟使和庖辉却是突然伸出双手。

一人抓住凌林一条手臂,熟稔的将其扭到了凌林背后,瞬时便将他控制了下来。

龙涛义面带狰狞的再次探出手,一把薅住了凌林的领口,拽着他就往教室外走去。

龙涛义就这么炫耀似的拽着凌林的领口行走在平民班教学楼上。

一路上的小少年和小少女,看着凌林颓然无助的模样。

大多数都幸灾乐祸,看戏般的指点、取笑和嘲讽。

只有极少数孩子,微微低下了脑袋,抿嘴保持着不言不语和不褒不贬,明哲保身。

偶尔有三两老师路过,皆是侧转过头,选择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他们之中除了极少数人,心生些微怜悯外。

大多数人竟都觉得,如此这般,理所应当。

只因为,凌林他是一个家中败落的上流贵族。

凌林就这么被龙涛义强行拖拽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小角落。

龙涛义、苟使、庖辉对视一眼,突然同时松开了凌林。

“凌林,来吧!”龙涛义倒退两步,朗声开口。

凌林皱着眉头,疑惑道:“来什么?”

龙涛义面带戏谑。

单手掌心朝上,微微闭眸。

掌指之间刹时光华氤氲而起。

氤氲光华似同水波流转,缓缓自他掌心剥离。

不多久,一小只成年猫咪大小的蓝银色狐狸便凭空出现在了龙涛义怀中。

蓝银狐狸出现后,霎时便像一只温驯的小猫咪一般,不住在龙涛义怀中蹭来蹭去。

口中一个劲的奶声奶气‘嘤咛’直叫。

庖辉见状,眼眸弯弯会心一笑。

苟使见状,眼底深处妒忌之色,一闪而逝。

凌林愣神一刹,呢喃道:“三阶下级蓝银狐幼崽!”

……

凌林自小从识字起,便经常在家中抱着爷爷珍藏的海量灵兽图谱典籍翻看阅读。

脑海中时不时便会幻想一番自己未来的灵兽等阶、品类和性格。

数以十年的自发性兴趣学习,令凌林在灵兽知识方面的储备量十分惊人。

不敢说浩若繁星,但却称得上是车载斗量。

在灵兽知识方面,他早早便已经超越了学校中的大多数人。

这大多数人中,自然也包括了许多教授灵兽基础知识的老师。

凌林爷爷在世时,常常笑吟吟的戏称凌林为灵兽小百科。

……

凌林看着眼前龙涛义怀中的三阶下级战匠级灵兽。

心中五味杂陈,艳羡钦佩酸涩皆有。

他怎么也没想到,龙涛义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家伙。

竟然能凭借自身天赋,不声不响的从基地考核中领取到了三阶灵兽卵。

龙涛义看着凌林讶然失神的样子,顿时尾巴翘上了天,得意洋洋。

“龙哥真真是天赋异禀!”

“能在基地天赋考核中领取到三阶战匠级灵兽卵,了不起,了不起!”

“三阶战匠级灵兽,在咱们平民之中,那可是算得上中上之姿了!”

“龙哥,未来可期!”

“龙哥,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跟着龙哥混,以后肯定吃香的喝辣的!”

苟使庖辉对着龙涛义殷勤的吹嘘拍马,极尽夸赞之能事。

凌林看了眼前自娱自乐的三人。

心中暗叹一声:“沙雕。”然后扭头就走。

被苟使和庖辉夸到飘飘然的龙涛义,转头看向凌林。

却只见凌林都已经掉头走了。

得意洋洋的笑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然后瞬间变得涨红恼怒。

凌林的不屑一顾,令他变得气急败坏,仅存不多的自尊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扎了一下。

口中重重喘息,大声叫嚣:“凌林,拿出你的灵兽,同我一较高下!”

说话间,蓝银狐从龙涛义怀中跳到地面,高傲的瞅着凌林,尾巴翘上了天。

背身行出数步的凌林听了龙涛义的话,脸色瞬时变了数变,满眼颓然。

微微调整情绪,凌林面无表情的转过头低声说道:“我没有灵兽。”

“凌大少爷,你少在这里跟我们装蒜了!”

“我们早早就听人家说过,你们这些个上流贵族的大少爷!”

“家里人通常早早就会替你们准备下高阶灵兽卵,以供你们年龄到了,孵化驱使!”

“你怎会没有灵兽!”

苟使看着凌林神情间的低落,一本正经的解释。

嘴角处却不自觉勾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苟使,你的记性真是差劲哦!”

“人家凌林大少爷,现在已经家道败落了。”

“现在的他严格来说,已经算不得贵族了,他哪里来的灵兽。”

“以他那全校垫底,普通人一半都没有的孱弱精神力。”

“以及那稳定性极低,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怪胎和疯子的精神波动指数。”

“怕是这辈子都御使不了什么高阶高级的灵兽了吧!”

庖辉看着苟使,眼角眉梢微弯,面带笑容的说出了凌林在全校众所周知的糟糕天赋。

凌林闻言,始终保持淡然似水的稚嫩脸庞,五官跳动两下,终是起了些微变化。

“庖辉,看来你的记性也不怎么样嘛!”

“自己才刚刚说完就忘记了,人家凌林大少爷现在已经算不得贵族了!”

“按基地针对咱们平民特别制定的律法,以他的精神力量和精神波动指数。”

“别说高阶灵兽,就是我们这些昔日在他眼中低贱如同蝼蚁般的平民,御使的低阶灵兽。”

“他都不配拥有!”

苟使和庖辉两人默契的一唱一和,眼底深处满是讥讽嘲弄。

凌林听着两人的话,表情一变再变,愈发难看。

两人的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宛如根根尖锐利刺,直戳心防。

凌林瞳孔火焰不住跳动,呼吸刹时变得沉重了数分。

紧咬下唇鲜红缕缕。

味道又甜又咸的液体,自唇齿随着唾液流淌,不住灼烧着他的咽喉。

此生不能拥有一头他自小便极其钟爱的灵兽,是凌林心中最大的一个痛点。

龙涛义看着凌林难看的稚嫩脸庞,心中说不出的舒畅。

微翘的嘴角邪笑道:“凌林大少爷,既然你不屑用你的高阶灵兽同我的蓝银狐较量!”

“那我就请你帮我鉴定一下,我这才孵化不久的蓝银狐,战斗力是什么样的等阶标准吧!”

龙涛义说完,根本不给凌林开口反驳的机会,口中直接大喝一句:“蓝银狐,攻!”

                           

原创文章,作者:沽酒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