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路漫漫不负遇见你》月凉满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莫飘飘,景瑜全文免费阅读

来月事了?男人看了看莫飘飘光着脚踩在木质地板上,脸色突然间就冷了下来。

“谁准许你光着脚踩在地上的?

莫飘飘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吼了一声,心下骇然。他是不是觉得她的脚太脏,湿着脚踩在地板上容易让地板发霉?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莫飘飘飞快地将小脚丫塞进鞋子里,“我这就把地板拖干净。”

莫飘飘垂着脑袋,红着眼眶,她不知道哪里招惹到他了,本来就是他自己一意孤行拉着她进房子,没经过他的东西私自用他的盆来泡脚是她的错。把他家的沙发弄脏也是她的错,她不辩驳,可是他却将她的尊严、她的脸面狠狠地羞辱一番。

委屈吗?当然委屈,可是再委屈又能怎么样?她能说弄脏你家的东西我会照价赔偿吗?不能,莫飘飘很清楚,就算是卖了她,她也拿不出那么的钱来赔给他。

“用你家的盆,弄脏你家的沙发,踩脏你家的地板,多少钱你报一个价,我暂时赔不起,等将来有能力再还给你。”即便赔不起,莫飘飘也不想欠别人的东西,所以哪怕再难,付出的代价再大,莫飘飘还是选择会赔偿的。

“谁说要你赔偿了?”男人阴沉着脸,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

难道不是吗?莫飘飘疑惑地抬头看向男人,新月形的大眼睛经过泪水的浸润,看起来可怜又无辜。

对上莫飘飘无辜的眼睛,男人只觉得心口的气没地方撒,更是恨铁不成钢,不过这也怪他。他知道她的小脑袋爱胡思乱想,若是不解释清楚,可能会留下心理阴影,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地上凉,你光着脚踩地上对你身子不好。”男人说完,上前打横抱起莫飘飘。

“啊~”莫飘飘的双脚突然离地,整个人都腾空了,她下意识地伸手搂住男人的脖颈。神色呆呆的,她想不明白,他怎么又抱她了?

在莫飘飘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被男人轻轻放在沙发上了。

男人蹲下身子拿起莫飘飘刚刚脱掉的袜子,另一只手握住莫飘飘白皙的小脚,感受到脚上冰凉之后,男人整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冷气。

莫飘飘只觉得浑身一颤,被握住的脚滚烫滚烫的,竟然忘记了要推开男人。

“你、你放开,我自己穿。”莫飘飘剧烈地挣扎着,可她的力气哪里比的过眼前的男人,不过是徒劳一场吧。

或许在男人的眼中,莫飘飘此番就变成了欲拒还迎,无端勾出了一股邪火直蹿向下腹部某个隐秘的地方。

“谁准许你泡冷水脚的?”男人的怒火在握住莫飘飘的小脚丫时就压不住了,他重重地说道:“你不知道经期碰冷水会加重痛经吗?”

“你、你……”莫飘飘被男人带着关切的直白话语说的害羞了,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跟她说碰冷水会加重痛经。莫飘飘觉得鼻子酸酸的,可很快她就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她痛经的事,就连她最亲近的奶奶和朋友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大叔,你松开、松开我的脚。”

说完,莫飘飘觉得男人握住她脚的手更加用力了,她忍不住蹙眉,这男人发的什么羊角风。

“陈景瑜。”陈景瑜咬牙切齿地说,“叫我景瑜哥哥,不许叫大叔!”

景瑜哥哥,鲸鱼哥哥?莫飘飘恶寒,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从小到大,她就从来没有叫过哥哥二字,更何况是加了名的哥哥。

“大叔、你快放手。”莫飘飘脸颊滚烫,一半是羞的一半是惊恐的。

认识不到一小时男人居然能为她做到这种地步,他是不是想把自己诱拐回房间直接给OOXX?

“叫我景瑜哥哥,嗯?”陈景瑜故意将嗯字的尾音拖的很长,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景瑜哥……”莫飘飘还是没有办法叫出景瑜哥哥这么肉麻兮兮的称号,看到男人嘴角的邪笑,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她最害怕看到笑容诡异的人,曾经那段消失在童年里的记忆,有一个人也曾经这么笑过,只是后来那个人……

陈景瑜依莫飘飘所言,放开了她的脚,其实他还想再握一握她白皙而软软的小脚丫,可是他不能。

“很晚了,我该回去了。”莫飘飘在陈景瑜放开了她的脚之后,她就迅速穿好鞋袜,坐在他一米开外,警惕地看着他。

“你的沙发被我弄脏了,我会照价赔偿,只不过我暂时还拿不出那么多钱出来,可以打欠条吗?”莫飘飘一脸真诚的与陈景瑜对视,调整自己的呼吸,努力压下刚刚升起的情绪。

“这沙发不值什么钱,你也不必赔偿。”陈景瑜的手放在茶几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发出一阵匀称整齐的声音。

“不行,是我弄脏的,必须要赔偿。”莫飘飘听了陈景瑜的话,觉得有些难堪,她是穷,可也不接受他施舍大方的样子。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向别人低头。

过了好一会,陈景瑜才开口说:“沙发我是从二手市场买来的,价格五千左右。”不是二手市场淘来的,是高定款,五千万。不过最后一句话陈景瑜没有说出来,他怕吓坏了莫飘飘。

“五千?”莫飘飘惊恐地看着陈景瑜,就这么一套真皮沙发值五千吗?莫飘飘伸手摸了摸沙发,柔软的触感令她手指发烫。

虽然是二手的,却也是她活了十八年见过最贵的沙发,还被她弄脏了。

“我、能不能大学毕业之后再还给你?”莫飘飘说着说着就垂下脑袋了,脸上发烫,有些不敢看陈景瑜。以她挣钱的能力,没有五年是还不上的。

“可以,不过……”陈景瑜毫不犹豫地接过莫飘飘的话。

“不过什么?”莫飘飘听陈景瑜这么说,心又提到嗓子眼上,忽然想到了银行有利息,又继续说:“如果你要收利息也可以的。”

陈景瑜没有说话,两手翻飞在手机上打字,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莫飘飘:“大叔,你有听到我的话吗?”

“五年内还清也可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必须考上京都大学。”

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月凉满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