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路漫漫不负遇见你》月凉满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莫飘飘,景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余生路漫漫不负遇见你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月凉满秋

简介:他重生了,重生到他和她还没有相遇的时候。为了见到心心念念的她,他借着被碰瓷“偶遇”到她就拉着她的手宣布:“她是我女朋友。”为了她,他不惜多次蜗居在狭窄的小房子里,一次又一次为她打破自己标杆起来的身份。终于他等到她大学毕业好不容易把人拐到民政局,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令她重生了。重生后的她看到了前世的自己舔狗追求、为了他付出自己生命的男人突然间就犹豫了,她还要继续走上一辈子的路吗?

角色:莫飘飘,景瑜

余生路漫漫不负遇见你

《余生路漫漫不负遇见你》第1章 随便拉来的女孩当女朋友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桃花开的正旺。莫飘飘揉了揉发涩的双眼,瞥见闹钟上的时针分针指在12的位置。

桌子上叠罗汉式摆放着一摞书,泛黄的试卷上勾勾圈圈画画叉叉。最后三个月的时间就高考了,到时候该选择翼城本地的大学还是其它省份的大学?

莫飘飘忍不住扶额,罢了,去哪里上大学等高考结束再说,何必瞻前顾后,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莫飘飘站起来懒懒地活动活动关节,小腹有些胀痛。

一套不成体操的体操做完,莫飘飘习惯性将椅子往桌子里边推,坐垫上的一朵红梅刺痛了莫飘飘的眼睛。

竟是“好朋友“来了,莫飘飘检查一下果然看到了内裤上的血迹。

希望不会再痛的要死要活了。莫飘飘在心里默念三遍,她是真的怕了。

打开衣柜的门,看到放着卫生巾的地方已经空出来了。莫飘飘揉揉太阳穴,疑惑地盯着包装卫生巾的袋子,嘴里嘀咕着:“不应该啊,我记得上次还有三片夜用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下身温热的液体从身体里流出,狭窄的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莫飘飘皱眉,心里的不适感又增了几分。十二点,除了柳井巷的那家超市基本上都关门了,老实说,莫飘飘极不愿意大半夜出门。但,此刻却不得不出。

一出门,阴冷的寒风就往领口里钻,莫飘飘不禁打了个颤栗,紧了紧领子。

俗话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莫飘飘所在的单选,电梯很“识趣“地坏了,电梯门外边摆放着一块,上边写着:正在维修中。

想到从35楼下去再爬上35楼,莫飘飘的腿不自觉地发抖。这电梯,坏的还真是时候,莫飘飘苦笑。

莫飘飘下到第九楼的时候,一抹粉色的身影飞速往自己身上撞,还未等莫飘飘躲避就被穿粉色的睡衣的女人撞倒在地上。

咚——小屁屁大地来个“亲密“的接触,莫飘飘疼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你是谁?“还未等莫飘飘开口说话,粉衣女人先一步出声质问莫飘飘。

莫飘飘揉揉撞疼的小屁屁,看到粉衣女人的反应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容,真是讽刺,她还未质问她为何无故撞到自己,她还反过来倒打一耙!

“怎么,你撞到了我还想反过来质问我为什么故意挡住你的去路?“莫飘飘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愤怒,劈头盖脸顶回去。

“我……“粉衣女人抿了抿唇便无下文了。

“你什么你,这就是你撞到人后的态度?“

不知是因为生理期情绪变得烦躁的原因还是本就烦躁,莫飘飘怒了,恨不能上前扇她一耳光。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粉衣女人低头看着鞋尖,低声说。

“没关系,下次注意点就好。万一要是不小心从9楼掉下去……“莫飘飘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粉衣女人已经和她道歉了。

“你……“粉衣女人扬起手,瞪着莫飘飘,“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莫飘飘眯起眼睛,盯着粉衣女人扬起的手掌,她这是恼羞成怒了想打人?莫飘飘不自觉退后几步,脚不小心踩到了别人家门口的鞋子。

一个趔趄,莫飘飘重心不稳,直接向前倒。完了,肯定又要摔个狗啃泥了,莫飘飘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摔倒就摔倒吧。

然,想象中的摔个狗啃泥并没有来,腰间但是有一双手牢牢禁锢住了。

莫飘飘睁开眼睛回头就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倒吸一口凉气。他的眼里似乎有一股怒火,像是能把人燃烧的怒火。

男人俊逸帅气的脸庞,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能当滑梯,紧抿的薄唇泛着诱人的光芒,让人忍不住去触摸,去亲……

“唰——”想到这,莫飘飘的脸蛋上升起了一抹可疑的粉红,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啊啊啊,这个男人想的可真秀色可餐,美貌的叫人嫉妒。

“滚!”带着寒意的一个“滚”字,让莫飘飘的意识回笼,连忙从男人的怀里跳到三步开外,低着头不敢再盯着男人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被你家门前的鞋子给绊了一下,所以就……”

莫飘飘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周围就安静了,时间似乎是凝滞了,一时间谁也没有再说话。害怕被男人身上的寒意吓到,莫飘飘怂的鹌鹑一样,埋首至胸前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此刻像受气的小怂包的样子落在男人的眼里竟有些小可爱。

“你未婚我未嫁,我们二人喜结连理不好吗?”粉衣女子红着眼眶,哀怨地盯着男人看。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立马滚出去。”

男人压抑到极致的怒火,莫飘飘不禁又哆嗦了一下,这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才能如此?

不过一切都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她只是一个路过的,既然男人如此,那她也没必要留下看他摆着一张臭脸!

“对不起,我马上就走。”莫飘飘道歉完果断地迈开步子往楼下走去。

然,她还为来得及走就被男人一把捞进他的怀里,手还搭在她的腰上,男人炙热的呼吸喷在她耳朵边上。

莫飘飘忍住颤抖,心里却在绯腹:“叔,你这是在闹哪样?没看到你的女朋友都快喷火了吗?”

可惜莫飘飘也只是敢在心里吐槽,真要她说出来她是不敢的。莫名其妙的卷入别人的感情之中就已经很尴尬了,决不能再破坏他们的感情了。

“景瑜,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女子受不了就尖声大叫起来。

“我那么爱你,你感受不到吗?”女子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看了一眼窝在男人怀里的莫飘飘,突然上前一步,指着她的鼻子问:“你就是因为她所以才不喜欢我的?”

“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

无辜躺着中枪的莫飘飘:“大姐,不关我事啊,是这个男人硬拉着我的。”

周围的空气似乎下降几度,莫飘飘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同时又往男人的怀里拱了拱,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一个陌生的异性突如其来的抱她是在占她便宜。

见男子无动于衷,粉衣女子又继续开启老母鸡式问话:“我喜欢了你那么久,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你知不知道为了你,我连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在公司里落下个泼妇的骂名,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

莫飘飘目瞪口呆,这女人的脸皮可真够,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作为女人要矜持一点,懂不懂?

等等,粉衣女子说的喜欢这个男子很久了,也就是说男子不喜欢她,是她死缠烂打的?这下真的是刷新了莫飘飘的三观了。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给我一个理由。”男人冷冰冰的声音从头顶上发出,本来就已经很冷的天再次冷了几度。

“你……”女子似乎也没料到男人这么不给她面子,手指着莫飘飘气的发抖,缓了口气继续说,“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这么优秀,哪点比不上她,你说啊。”

墨飘飘:“……”还没有任何关系就敢这么嚣张了,还一个泼妇似的,难怪男人会不喜欢她,换作是任何一个人也都厌烦这种死缠烂打的吧?

“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不走了。我倒是要看看,若是明天报纸头条出现某某公司总监虐待员工,到时候你就别想升职了。”女子也是被气的口不择言,怒气冲冲,就怕没撒泼打滚了。

“呵,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男人不怒反笑,“如果你不想滚出翼城我劝你别招惹我。”

末了男人又补充一句:“招惹我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

“所以,你就这么喜欢她?为了她连升职的机会都不要了是吗?”女人没料到男人会这么说,压抑的怒火再也绷不住,指着莫飘飘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还不赶紧滚,离开景瑜,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莫飘飘看着发怒的女人沉默不语,心里却腹诽,她不过就一个过路的怎么就被波及到了呢?都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她只是安安静静的路人甲,可以忽略她成不?

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沉默换来的却是女人更加肯定她不愿意离开男人。

女人就像是行走着发怒的狮子,嘴里不断地吐出一句又一句脏话,“你不就是看中了景瑜的钱吗,说吧,多少钱才肯放过景瑜,只要你能开出一个价,我就能满足你。”

莫飘飘:“……”

有钱人都这么会玩的吗?如果真的为了钱就离开男朋友,莫不是脑子有坑?

“乔立清!”

低沉犹如从地狱发出来的声音,不止成功地镇住了粉衣女子,就连莫飘飘也不例外。

“为了她你竟然敢凶我?”女子似乎受不了就尖叫,刺耳的声音差点没震碎莫飘飘的鼓膜。

也正是因为女子这一叫反倒是惊醒了莫飘飘,她不过就是想去买点个人卫生用品的过路人,和他们两个更是八竿子打不着。没必要非要卷入他们的纠纷中,平白无故连累了自个儿。

莫飘飘挣开男人禁锢在她腰间的手,无比尴尬地退到男人身后。

“大婶,眼前这个叔叔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你不要误会了。”

女子一听,非但没有停止辱骂,特别是看到男人风轻云淡的样子,更加坚信了莫飘飘和他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乖,别闹。”男人眼里温柔似水,宠溺的声音更是让女人气昏了头脑。

“你个妖艳贱货,说你们是不是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莫飘飘:“……”

大婶,我是真的不认识你们。莫飘飘见男人和女人又吵了起来,头疼的不得了。

女人气不过,横冲直撞扬起一巴掌就想扇在莫飘飘的脸上,莫飘飘一时不察,眼睁睁地看着女人的巴掌落在脸上。心说完蛋了,脸要保不住了。

莫飘飘惊恐地闭上眼睛,静静等着女人的巴掌落下来。一秒,两秒…十秒钟过去了,迟迟没见巴掌刮脸的疼痛。莫飘飘睁开眼睛就看到男人捏着女人的手。

所以是他救了她?莫飘飘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如果没有他们,她也不用承受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我最后说一遍,滚出去。”男人甩开女人的手,脸色黑的能滴出水来。

那我是不是也该走了?莫飘飘不过才走了两步就又被男人一把扣住腰搂着她进门。

“砰——”铝合金做成的朱红色的大门震的抖三抖。莫飘飘也被这声音吓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上了,低着头看着玄关处的一黑一粉,一双男士一双女士拖鞋,不敢抬起头来看男人。

“不用换鞋,直接进来吧。”男人见莫飘飘低头看地上,误以为是她想要换拖鞋。

“好、好的。”

橘黄色的地板油光铮亮,不染一丝纤尘。莫飘飘心里虽有疑惑为什么不用换拖鞋,面上却不显。踏着小碎步小心翼翼地跟在男人身后进客厅,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共处一室,心里不禁有些紧张。

甚至有些后悔了,她不应该轻易地跟着陌生人走的,尤其是大半夜跟着一个陌生的成年男人进屋,鬼知道他会不会打什么坏主意。

“那个……我……”莫飘飘进到客厅后就看到鹅黄色的水晶吊灯挂在客厅正中央的天花板上,客厅面积不大,不过就摆放着一套浅灰色的沙发,青色大理石云成的茶几上放着几碟水果之类的零食,对面的墙上挂着36寸的液晶电视。

“不用紧张,你先坐,我去去就来。”

男人似乎看出了莫飘飘的不适,留下一句话就拿起沙发上的COCO香包转身出去了。

“……”

怪尴尬的,莫飘飘心想。其实她更想说她现在就要走,坐下就不必了,然而男人的动作太快,她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又出去了。

看样子是去归还粉衣女子的随身物品……如果不是男人给她开门,那女人是怎么进来的?莫飘飘突然间觉得这件事情一点都不简单,好像有有手在无形中把她推进去搅局。

下腹一阵暖流涌出来,蔓延至整个大腿根部,小腹绞痛。噌~莫飘飘从沙发上跳起来,她怎么就忘了出来是去买卫生用品的呢?

浅灰而精致奢华的沙发染上一朵红梅,明明是非常不协调的两个色号却完美地融合到一起,形成一副抽象画。莫飘飘怎么看就怎么糟心,这沙发一看就不便宜,还被自己弄脏了。

莫飘飘的心突突跳不停,立刻抽出茶几上湿纸巾使劲地擦拭,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反而越擦越脏。因为害怕男人回来看到被责备,莫飘飘又飞快地跑进卫生间端出一盆冷水,用打湿的毛巾继续擦,这样做并没有太大的用处。最实用的还是直接把沙发拆了拿去清洗,毕竟不是自家的,再加上害怕被男人责备,莫飘飘只能退而求次。

“咔哒——”莫飘飘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回来了,沙发被她弄脏了,要是叫她赔偿怎么破。听说有些男人觉得女人的经血很脏,唯恐避之不及……

莫飘飘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只能暂时拿起外套遮挡住,火速脱下鞋子泡到冷水里。

嘶~这水可真冷啊。莫飘飘不由的吸了一口气,她拍了拍大腿心下懊恼不已。把水倒掉就好了,何必在自己痛经的时候还泡冷水脚,简直不要命了。

可眼下一切都来不及了,男人已经进来了。

莫飘飘看到男人阴沉着的脸心里又忐忑不安了几分,她是不是不应该不经过主人的同意就私自动用主人家的东西?

“对不起,我没有问过你就拿你的盆来用了。”

“伤到哪里了?”就在莫飘飘惴惴不安的时候,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

“啊哈?”我没有受伤啊,莫飘飘心想,不解地看着男人,想不透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男人见莫飘飘水润的杏眼滴溜溜转,强忍着想将其拥入怀里的冲动,解释了一句:“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

说是淡淡血腥味,倒不如说是非常浓烈的血腥味,尤其是对于男人灵敏似狗鼻子的嗅觉来说。

听到这,莫飘飘腚下做着的沙发瞬间不香了。可不就是血的味道嘛,还是她的经血。

一时间莫飘飘的心就沉下来了,看着这低调奢华的沙发,还有这盆子……她定然是赔不起的。

“我、我没有受伤。”莫飘飘支支吾吾地说着,“我只是来那个了。”

“哪个?”饶是男人再精明一时半会也没想到莫飘飘说的那个是大姨妈。

“就是、就是大姨妈。”莫飘飘低头看着地上,细看之下还能看到耳朵变成了粉色。

时刻关注着莫飘飘的男人自然也没有放过这一幕。

“你大姨妈来了,在哪里?”男人以为莫飘飘的大姨妈来家里做客,忙着在房子里找人。

“我说的大姨妈是月事来了。”莫飘飘见男人似乎没有想到大姨妈就是月事,又豁出去地解释了一句。 [space]

“原来是……”男人瞬间也领悟到了莫飘飘说的是什么,尴尬不已。

                           

原创文章,作者:月凉满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