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再就业:从糊咖到巨星》鱼扶摇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荣耀,许久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太后再就业:从糊咖到巨星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鱼扶摇

简介:镇武将军府嫡女,十七岁入宫为后的皇太后禄秋穿越了。在手刃昏君、扶持新帝登基之后,她在37岁的某个傍晚一杯毒酒送了自己往生。一睁眼,是全然陌生的“前男友”,和一个新奇未知的现代世界。什么?原身是一个十八线演技烂到扶不起来的花瓶小糊咖?大临朝上届宫斗冠军,资深演员太后娘娘嗤之以鼻。那就让世人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天生的演员。星路漫漫,禄秋却发现,身旁的这位“前男友”,好像越看越顺眼了……

角色:荣耀,许久才

太后再就业:从糊咖到巨星

《太后再就业:从糊咖到巨星》第1章 驾崩免费阅读

紫金掐丝雕凤凰栖枝的熏笼正绵绵地燃着香。

时已近暮。

残阳擦着霞影纱,在窗棱边角处险险挨进来些明晦不辨的光,照亮空气中弥散的微尘,也照在那个宫装女人的脸上。

斜倚贵妃榻,她一身明黄绣并蒂莲纹的华服,贵不可言,只是素面朝天、珠翠委地,一张巴掌大白瓷似的素净脸儿上无悲无喜,平静目光淡淡注视这微尘、这屋子、这厚重得仿佛承载了千百年的荣耀的一身一衣,目光所及,皆如草芥。

“三十七岁……”

她懒懒伸手,食指轻勾起小桌上的翡翠酒壶,琼浆如细瀑,仰头便灌了辛辣一口。

未尽的酒液缓缓蔓延而下,濡湿衣领,她也不去擦,只轻笑着缓缓躺倒在榻上。

十七岁的浔儿,是个好孩子,也会是个好皇帝……

十七岁,是一切还未开始的时候啊……二十年的日日夜夜,这幽静宫闱的青砖她不知摸了多少遍,沾染的鲜血也能从滚烫到冰凉……

终于到了这一天。

她孤勇而又奔忙的一生终于能在荣耀的顶点迎来一个完美的结局。

酒液入喉,一时不慎呛咳起来,咳着咳着,她歪斜在榻上的身子终究无力起来,呼吸逐渐清浅到无声。

伴着缓缓阖上的眼帘,她却扬起了唇,成为了夜幕来临前一刻,照亮这屋子的这抹灵魂,最后留在这世间的不灭印记。

……或许下辈子,她可以依旧勇敢,但幸福、自由。

是夜,沉寂了二十年的皇宫丧钟再次长鸣,整整八十响,仅比帝王薨时少一响。

举国皆哀。

镇武将军府嫡女,十七岁入宫为后,二十五岁诛杀昏君,安国平叛,守护天下十余年,夙兴夜寐,终于去年拥满朝文武册立先帝二皇子为帝,退居后宫为皇太后。

皇太后崩逝,新帝哀恸欲绝,下令举国哀七日,己以亲子礼守孝一年。太后凤魂登天当日,新帝亲自扶灵,一路恸哭不已,高举谥号灵位,久不肯放。

是为,威贤仁皇太后。

——

沈令行起身下楼是在中午十二点。

应酬到半夜,身体的疲乏好像还没缓过来似的,从脖子到尾椎一片僵硬,下楼的时候头还昏蒙蒙的。

而这种不适,在看到沙发上的女人时更甚。

这女人还安静睡着,仿佛姿势都没变过,昨夜搭上的毯子几乎一丝褶皱也无。

他扒了扒头发,心里很厌烦要和她再纠缠一番,可又不得不去叫她起床,不然真要让她赖在自己家了。

“喂,鹿秋。”

他伸手推了推女人,那双长睫微微颤动一下,眉头有些皱起。

呼,还好不是装睡。

沈令行默默松了口气。

“鹿秋,醒醒,你该走了。”

他抓住她的上臂微微摇晃,触手温热。

那女人眼睑遮覆下的眼球动了动,鼻腔中缓缓吐出来一口浊气,眉毛一蹙,眼缓缓睁开。

她张着双眼直棱棱盯着天花板,许久,才缓缓转过头来。

一双深邃的眼睛盛满初醒的迷蒙和疑惑,她盯着他,轻声问道。

“你是谁?本宫怎会在这里?”

沈令行几乎要笑出声来,看这女人一副懵然无知的模样,原来这么些年,演技到底还是有了些长进。

“鹿秋,你是喝昏了头了?你忘了昨天晚上瘫在我家门口人事不知的样子了?这次你又是怎么溜上来的?指纹锁、小区门禁我都删掉了你,你可真有办法。”

“怎么,是又接到个宫廷剧?哪个金主给你的?距离咱俩上次分手也就半年……我不帮你,你就这么快又找到大腿了?演技是长进了,手段还是一样没长进。”

沈令行脸上现出一抹嘲讽的冷笑,他仔细端详着这女人的眼睛,缓缓靠近。

“……演技?”

那女人眯缝起眼睛看他,审视的目光如有实质,上下扫荡。

“怎么?你忘了我们大学时相恋四年,毕业后你嫌我没本事、接不到好本子给你演,和我分手,转投金主怀抱的事了?”

沈令行双手抱胸俯视她,沉浸入回忆的面庞上浮现丝丝怀恋与悲苦。

“可惜你的演技就是扶不起来,跟了那么多金主、就算拿到网剧女主又怎样,捧不火就是捧不火。”

“我独自打拼几年,终于在去年红了部剧,搏了个优秀青年导演的称号……你找我复合,我答应了,钱给你花些也没什么,可是你为什么要打着我的旗号拉人脉、攀关系?!四年的感情,在复合的一个月里让你败坏的干干净净!你对我们的过往就没有一丁点不舍吗?!”

他伸出冰凉颤抖的手,一把攫住女人小巧的下巴,赤红的双眼深深看入女人的眼底,仿佛要勘破一切迷雾,要从心里抽出把刀来,彻底了结在感情中拉扯了多年的自己。

这女人装的多好啊,再次分手后,见没有金主搭理她,还是能若无其事地再来找他。

若不是自己熟知鹿秋其人,怕是真要被她给骗到了。

……等等。

他盯着她一双眼睛,面儿上是澄澈的,再往里看,仿佛又透着些灰蒙,深邃得不似往常。

正是因为熟知鹿秋,所以他才能确定,眼前这个人——

他大脑眩晕了一瞬,连带着手指尖儿微微发麻,仿佛此刻懵懵然醒来的是自己。

是失忆了还是……

他兀自沉浸在回忆与怨怼里良久,却不察觉女人周身气质在他靠近时猛然一凛,一双澄澈的眸子更是在下巴被制后死死盯住了他,寒光隐隐,目露锋芒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蛰伏的雌狮。

此刻猛然回过神来,沈令行后背一麻,冷汗不自觉出了一身。

“禄秋?”

女人嘴角隐秘一挑,瞬息平复。面庞平静,微眯的双眼却仿佛有无限的威压。

“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本宫面前如此放肆。”

沈令行心中越发惊疑,他细细描摹眼前这女人的一颦一动,明明是与鹿秋毫无二致的长相、明明就是鹿秋,可他真觉得,鹿秋的影子已经渐渐消失了。

这个鹿秋,过于锋利,过于耀眼,灵魂中投下来的炽热像是已经把原来的鹿秋全然烧毁,不留一丝痕迹。

他猛地跨前一步,高挑的身躯倏然投下一片阴郁的阴影罩在那女人的身上,他一把掀开女人身上的薄被,拽着女人纤细的肩头将她薅了起来。

“你说什么?鹿秋,你还是鹿秋吗?”

                           

原创文章,作者:鱼扶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