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星宿代言》清晨一缕阳光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角木蛟,尾火虎全文免费阅读

SH是的一座繁华的大都市,有“东方巴黎”的美称,华夏经济、金融中心,地处长江入海口,隔东海,与岛国九州岛相望南濒HZ湾,北、西与JS、ZJ两省相接。

居住在这里的人大都整日忙忙碌碌,生活节奏快的让人压抑,当然了,快节奏的生活令人喘不过气是很正常的,因此,各种娱乐设施简直能晃瞎人眼,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玩不到。

而在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内,一间普通的屋子里,居住着普通的三口之家。

事情便发生在这个普通的家庭中,确切的说是发生在家中孩子,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秦越的身上。

“嗷!……”一声惨叫,几乎传遍整个小区,声音的主人,秦连山,外号秦疯子,由于其脾气火爆,一点就着,故此得此名,一名普通的中学体育教师,秦越的父亲。秦父名叫秦连山,长得是五大三粗,身高超过一百九十公分,体重也是一百九,不过是公斤,秦连山的妻子也就是秦越的母亲名叫苏月莲,长得不说国色天香但也能称得上是倾城之貌、体态婀娜,周围邻居在刚看到夫妻俩的时候顿时会生出美女与野兽的感觉。

这秦父为何会发出如此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我们下回分解……开玩笑的

“臭小子,你到底又对老子的宝贝干什么了?(大吼)”说着,秦父大步走向秦越房间。

“嘭!”秦疯子一把推开秦越的房门,指着房间内正要开骂却发现屋内并没有儿子的身影,料定这小子听到自己的吼声后,第一时间出去避难了。

这时秦母苏月莲走过来,只见她正围着围裙,手中还拿着一把芹菜,显然是正在准备早餐。

“他爸一大早上的怎么就这么大的火气?小越又干了什么事了?对了小越呢?这都快吃饭了,这孩子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么淘气。”

秦母在旁絮絮叨叨着,虽然秦母显得有些啰嗦,但是秦父并没有一丝一毫不耐烦的表情,脸上满满的享受的表情,显然很愿意听秦母说的这些家庭琐事。可见秦父是一位爱家、顾家的优秀丈夫,至于是不是个好爸爸……是、绝对是,甚至还有一些溺爱孩子,不然也不会秦越都是高中生了,还这么调皮。

至于秦越,此时正拿着从父亲最爱的盆栽金桔,吃得不亦乐乎,心里还赞道“真甜,老爹除了块头大外,这养些花花草草的本事也不差,这金桔真是好吃,嗯……有空再摘几个……”

秦越一边吃着水果,还一边哼着小曲,那神情别提多欠揍了。不过,常言道乐极生悲,接下来秦越是充分理解这一成语的含义了。

走着走着,秦越发现自己鞋带开了,于是蹲下身系鞋带,但是,等到系好鞋带,发现自己的影子好像有些奇怪的变化,自己头部的影子好像特别大,并且越来越大,仔细观察后,这才发觉并不是自己脑袋突然变大了,而是……

“嗖……”

秦越闻声望去,看到空中正有一个黑影朝自己飞来,由于今天阳光很足,因此秦越看不清黑影为何物,只能…

“噗通”“啊!”世界清静了。

不多会,一个娇小的身影从秦越身上爬起,小脑袋还甩了几下,显然意识还有些模糊。

“嘶……疼疼疼,可恶的箕水豹,竟然公报私仇,不就是说你整天就知道发浪,而且人家本来腾云驾雾的本领就用不好,还一脚把人家踹下来了,等人家回去后非得让狐姐姐帮我好好收拾收拾你,哼!”

不错,这个砸在秦越身上的黑影正是被派下界执行任务的青龙七宿之一的房宿房日兔。

在诅咒箕水豹一番后,房日兔再次揉了揉小脑袋,发觉并没有什么不适后奇怪道“咦?难道人家飞行的本领有长进了?竟然这样非正常着陆都不觉得疼?不过刚刚在着陆之前倒是听到一声惨叫,可能是出现幻觉了吧。”房日兔这样想到。

可怜的秦越,为他默哀三秒钟。

正当房日兔想的出神的时候,一只大手猛然拍在她肩头。

“什么人!?”感觉到肩膀的异常,房日兔顿时一惊,身体以臀部为轴迅速旋转一圈。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自己被人从高处掉落砸中,然后在身上拧一圈,那酸爽的感觉,简直让人不忍直视,于是乎……

“啊!”惨叫声再次传来。

在这里也不得不吐槽一下房日兔神经之大条,性格之呆萌,身下坐着个人都感觉不到。

听到惨叫声,房日兔这才惊觉到,声音是从自己屁股下面传来的,于是赶忙低头望去。腾,房日兔的小脸瞬间红透都快滴出血来,只见自己身下正趴着个人不知生死(刚刚还活着,拍了房日兔肩膀一下后就不知道了)。

这下房日兔心慌了,没想到第一次下界办事,还没开始呢竟然弄出人命来了,先不说心里过不过的去,这无故伤害凡人,甚至致其死亡的,那可是犯了天条的,这可如何是好,房日兔心里顿时没了主意。

小萝莉看着身下生死不知的人,心里急坏了,甚至亮闪闪的大眼睛上都蒙上了一层水雾,眼看就要哭出来。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原谅我吧。”房日兔心里哭丧道。

“下、下去……”一句微弱的声音传来。

起初房日兔没太听清,以为是幻觉,便没在意,心里继续暗叹倒霉,然后幻想着天庭得知自己误伤凡人性命之后给予她怎样的惩罚。

“下、下去。”

声音再次传来,这回房日兔听见了,赶紧低头看去,发现这个在自己眼中已经魂归地府的人还喘着气,只不过由于脸紧贴着地面,没发觉他还活着罢了。

见这人没死,房日兔顿时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兴奋地俯下身子,仔细听听他在说什么。

“给、给老、老子下去!”悲催的秦越艰难的说完两遍下去之后,发觉后背的重量依然存在,于是提起浑身最后一丝力气怒声吼道,然后浑身便如泄了气的气球般瘫软下来,心中悲愤道。

“没想到我堂堂七尺男儿,今日竟然死在这里,并且还是被人坐死的,难道是早上偷吃老爹的金桔引来的报应?古人诚不欺我,真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爹、老妈儿子去了,以后再也不能吃到老妈做的饭菜,也不能吃到老爹养的金桔了……更可惜的是,我兜里还有一个金桔没吃呢,真是遗憾啊。”

不得不承认秦越这奇葩的想法,死之前竟然遗憾兜里的金桔没入腹,真是..真是..真是TMD不应该啊。

这下总算听清臀下之人说的话了,房日兔赶忙直起身,只不过想要起身,那么就得有支撑物,好扶着支撑物借力起身,于是乎,悲催的秦越再次成了房日兔借力的东西,要知道房日兔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容貌和身躯,但是在如何娇小,几十斤总归有的,再加上双手撑着秦越身体用力,可以想象得到。

呲呲,可怜的孩子,秦越为此再次闷哼一声,脊椎险些被背上的人压断。在这里不得不感叹秦越那小强般的生命力,被高空坠落的东西砸中,不仅没受什么“太大”伤害,还能说出话来,放在一般人身上,轻的可能会背过气去,重的也许就此昏迷不醒也是有可能的。

房日兔总算站起身,神色慌张,不住地朝秦越低头道歉。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忽然感觉身上的重量消失了,秦越如获重生般狠狠的吸了一口空气,然后艰难地站起身,然后看向差点把自己压死的混蛋,心中寻思着一会怎么使出浑身解数,让对方尝尝满清十大酷刑是何种滋味。

定睛一看,在看清对方模样后,心中的“杀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无他,实在是房日兔长得实在是太萌了,绝对的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统统秒杀,皆拜倒在房日兔那萌死人不偿命的外表之下。若是某些活在二次元世界里寻求慰藉的宅男们看到,绝对会生出死而无憾的赶脚。

秦越虽然还没到那种吾愿足矣的境界,不过对于房日兔萌萌的外表,依然生不出什么凶狠的念头。

秦越一脸陶醉的望着眼前呆萌可爱的小萝莉,都忘了正是这个小萝莉,刚刚差点让自己英年早逝的。

秦越从头到脚打量着房日兔,心中赞叹道“哪里来的小萝莉啊,真是可爱,瞧这水灵灵的大眼睛,瞧这小巧的鼻子,瞧这诱人的小嘴,瞧这红扑扑的脸蛋,瞧这长长的可爱的小耳朵,瞧这……嗯?等等!”

秦越突然感觉哪里好像有问题,于是努力回想,再望向眼前小萝莉的面容,眼睛?没问题,鼻子?没问题,嘴巴?没问题,脸蛋?没问题,耳朵?……靠!有问题。

不错,问题正是出现在耳朵上,只见小萝莉头上两个长长的,好像兔子一样的耳朵出现在那里,而且还不时的动上两下。

秦越好奇地伸出手,抓住其中一只耳朵,用力拉了拉,感觉很真实。

“疼,别拉。”

听到这话,秦越这下绷不住了,顿时跌倒在地,双手扶地,身体迅速向后挪动,神色极其慌张,一脸惊恐地看着前方的“人”?

“你、你、你到底、是、是谁?何方妖孽?”秦越结结巴巴的说道。

听到眼前凡人的话,本来还有些过意不去的房日兔立刻不愿意了怒道“放肆!吾乃堂堂天界青龙七宿之一的房宿房日兔,汝竟敢将吾与那下界披毛带甲的妖物混为一谈,简直岂有此理!”

房日兔的话说的很霸气,不过要放在她那娇小的身躯、呆萌的小脸上,可就显得十分滑稽了,甚至秦越听到这话,刚刚还有些恐惧的心里,如今也显得自然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清晨一缕阳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