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脑海中有块智能碎片》拾光的小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张洛,黄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脑海中有块智能碎片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拾光的小孩

简介:张洛从小就头疼,总有乱七不糟的幻听从脑海中发出,没忍住一检查竟然是绝症,谁料幻听不同意,硬说自己才是张洛最耀眼的救星。

角色:张洛,黄毛

我脑海中有块智能碎片

《我脑海中有块智能碎片》第1章 该死的幻听免费阅读

龙国。

华东市人民医院脑神经科。

张洛盯着眼前神色严肃的主任医师,忍不住问了一句:“咋样啊医生?”

“你出现幻听多长时间了?”医生放下手中的CT片,没有回答张洛的问题。

“快半年了,以前只是头疼,近几月过来开始出现声音。”

医生下意识的轻轻摇了摇头,“家属没有一起过来吗?”

听到此话张洛心下已经有了想要的答案,但仍是想从医生嘴中得到确切的答复。

“您说吧,我是成年人了。”张洛换了个姿势让紧绷的身体看上去似乎随意了那么一点点。

“脑中的碎片已经压迫到神经了,区域太过特殊没有办法进行手术,你剩下的日子大概就是半年时间了。”

医生的嘴巴仍在不停的开开合合,但张洛已经一个字都没有办法听进耳中。

他站起身来,快步走出了医院。

……

同一时间,位于华东市中心的康纳生物总部,一场重要的会议正在进行中。

突然,会议室的门咣当一声被掀开,一位助理不顾众人异常的眼神急忙跑了进来。

“总裁,那个电话响了……”

作为华东市首富的女儿,李思思的冷艳众人皆知。

但听到此话的她却一时间有些慌乱,脚步急匆匆的赶了出去。

三年前她刚从国外回来参与公司运作,就被别人在酒局上设了套。

那天迷迷糊糊的她只记得有个男人为了救他被人打的满头是血,从此便杳无音讯。

直到今天,办公室里预留的那部红色电话响起。

“你是说他的生命只有半年了,国际上有没有可以救治的方法?多少钱都不是问题。”李思思忙问道。

“已经错过了最佳手术期,没有任何办法了。”

李思思一时有点晃神,但遂即恢复冰冷,轻轻的说了句准备车。

……

“系统升级中,已完成百分之八十”

“系统升级中,已完成百分之八十一”

“系统升级中,已完成百分之八十二”

……

如此这般的声音不间断在张洛脑海中传出,以往的他还要碎骂几句,但今日实在是没了兴趣。

短暂的揪心痛苦过后,反而有一种别样的平静。

他在想怎样度过短短的一百八十天。

比如先教训教训一直欺负房东王叔的那个混蛋,放高利贷的那个人渣。

想到这些,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挂在了张洛的脸上。

他破天荒的没有去挤公交车,而是随手拦了辆出租,向郊区的出租房奔去。

司机一路开的飞快,但七辆路虎中间夹着一辆加长版的莱斯莱斯从出城开始起就一直跟在出租车后,不远不近。

“年轻人,你是不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啊”司机指了指后面,有点后怕似的问了张洛一句。

“前面拐弯停车”张洛咧嘴一笑,他计算过,超过这里计价表就会跳动。

至于跟在后面的豪华车队,他压根就没想到会和自己有关。

郊区的房屋大多都是等待拆迁的自建房,巷道狭窄不说,还错综复杂跟迷宫一般。

不一会的功夫,张洛已经消失在汽车无法开进的破败街道中。

当他出现在自己租住的小院时已是正午时分,火辣辣的太阳挂在天际,但因为周围建筑的遮挡,王叔那点不到六十平米的院子却是一片阴暗。

“张洛回来了,快过来吃饭吧。”王叔看见张洛走近,忙招呼道。

一共三间平房的院落里充斥着浓郁的中药味道,不知又是王叔从哪里得到的民间偏方。

一位瘦的皮包骨头的女人半倚在被子上,透过门对着张洛笑了笑。

“田阿姨今天看起来比昨天精神了不少啊。”张洛对着王叔喊了声好嘞,便乐呵呵的跑进屋里,和躺在床上的女人说起话来。

王叔其实一点也不老,今年才35岁。

只是近几年妻子生病,他东走西忙憔悴沧桑了很多,看起来像是五十的人。

张洛在两年前租下了他们房子旁边的单间,不到十平米,每月一百元。

只是这夫妻俩为人良善,对待张洛又似亲人,光是每天的蹭饭算下来恐怕都要比房租贵上很多吧。

饭菜简单,一盘清炒土豆丝,三碗白米饭,但有说有笑间三人吃的却跟大餐一般。

“王叔,田姨下次的化疗费有着落没?”埋头扒拉饭的张洛问道。

“有,有……”男人笑意盈盈的望了眼床上的妻子,老脸一红,回答道。

其实他的口袋中只剩下了不到七百,这样的话语只是一种安慰而已。

既是给自己,更是给妻子。

“街头的黄毛这两天没有再找你吧,拿去了那么多还要继续要,叔,他不是在要钱,而是打着你这座院子的主意。”

张洛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对男人说。

去年田阿姨检查出肿瘤,筹不到钱的王叔找街头的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了五万元。

直至今天,已经还了近九万,但仍是还不清。

黄毛三天两头的往院里跑,明说暗道就是想得到这点地方。

因为这片要拆迁的消息已是众人皆知。

回到自己房间的张洛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从拉链已合不上的布衣衣柜底部掏出六千块钱来。

接着又从中找出一张银行卡,那是他这几年的全部积蓄,四万九千整。

他闭着眼睛在黑暗中站了好一会儿,努力挺了挺胸膛,这才出了门。

“叔,公司要调我去魔都了,很长时间可能回不来了,那边工资挺高的”

张洛说话间掏出那张银行卡,拉过田阿姨瘦弱的手,“这里面有点钱,先给您看病。”

王叔一听这话连连拒绝,男人眼睛红红的,“这么大的事你咋不早点说,我多做几个菜……”

可就在这时,院门突然开了,走进来的正是黄毛和三个他的手下。

“王大年,你到底还不还钱,没钱还可以签合同啊,只要你签了,咱俩两清不说我今日还能给你一万。”

黄毛嘴角叼根烟,一脸的势在必得。

张洛站在王叔身后,不由往前一凑:“先把一万拿出来,田阿姨治病需要钱,人最要紧,钱没了还可以再挣,你说是不,叔。”

“我……”

“你什么你,你看这位小兄弟就比你明理,说的多好。”

黄毛拍了拍张洛肩头,轻松一口。

                           

原创文章,作者:拾光的小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