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江湖路:千门》十之又一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柳叶严肃,杨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江湖路:千门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十之又一

简介:盗门三只手,千门两颗心,兰门无真情,红门手非真。三教九流,五花八门,为的是生存,处的是人心。18的楚江得知自己父亲当年并不是自杀后,踏上了属于自己的江湖路。

角色:柳叶严肃,杨澜

我的江湖路:千门

《我的江湖路:千门》第1章 水鱼入场免费阅读

楚江背着书包从火车站出来,寻找着火车站接新生的团队。

今年他刚满十八岁,考进了沙市理工大学,计算机系。

从前身为学渣的他,在十六岁父亲自杀后,看着一夜白头的母亲瞬间长大了。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此时年龄还小,只剩下努力学习一条出路,自己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只想让母亲过得轻松点。

这些年为了自己能考上大学,母亲一天打三份工。

这些楚江都看在眼里,幸好自己没辜负母亲的厚望,考进了重点大学。

提前来学校两周就是为了看能不能找到一份兼职的工作,毕竟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替母亲分担一些家庭的重担。

放眼望去,并没有找到学校接新生的团队,可能自己来太早了,楚江心想。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每个人都脚步匆忙,刚从县城来到省会城市的楚江有点紧张又充满希望。

用手机查询了去学校的路线后,打算向公交车站赶去。

突然一位老人撞到楚江身上,就地躺下。

楚江赶忙蹲下伸手要将老人扶起。

啪!老人一巴掌将楚江的手打开大喊道:“哎呦,你这小伙子走路也不知道看着点,我这身子骨哟……”

周围来往的路人有些人放慢脚步,有些人停下脚步。

都向这边看来,还有不少人打开手机录像。

“老人家,我刚才没动啊,是你自己撞过来的。”楚江解释道,作势还要扶起老人。

“哎,这小伙子是遇到碰瓷的了,我刚才明明看见是这老人自己撞上去的”旁边有路人向身边的人说道。

老躺在地上,用手撑住自己的腰,面目痛苦道:“我的腰疼,估计是断了。”

楚江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手足无措。

旁边有人对楚江说:“你这是遇到碰瓷的了,报警啊,有监控的。”楚江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掏出手机。

“哎……哎……哎……让让……”两个身着警服的男人将人群向两边拨开。

众人见警察来了,都闭口不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别看了,有什么看的,都没事吗?”一位警察驱赶着人群,人群渐渐减少,还有几位热心群众打算吃瓜到底。

另一位警察看了看楚江,又看了看地上躺的老人。

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对着老人说:“起来吧,我们看了监控才过来的,你这属于诈骗。情节很严重,跟我们去局里一趟。”

话都说到这了,老人只好坐起身:“我不去,别动我啊,谁动我我就躺倒。”

见老人耍起了无赖,不知哪位围观群众说了句:“这么老了,真不要脸。”

“我们都带着执法记录仪的,你这样的情况还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和我们回局里,和小伙子达成一个和解就行了。”警察凑到老人耳朵旁边轻声道:“就是走个流程而已。”

“行吧。”老人不情愿的站起来。

楚江看着刚才还满脸痛苦的老人站的笔挺,眼睛的直了。

另一位警察拍了拍楚江的肩膀:“你也和我们回去做个笔录,达成个和解,配合一下,没问题吧?”

“好的,我全力配合。”从小生长在传统教育下的楚江对警察很是信服,有问题找警察是刻在脑子里的。

“好了好了,都散了啊。”两位警察带着楚江和老人走出了群众的视野。

热闹看完了,火车站又恢复了往日的忙碌,对于刚才的小插曲没有多少人会记得,就算记得也只是酒局饭桌上的见闻罢了。

一片矮小的民居出现在楚江面前,泥泞的道路,脏乱的环境与这座省会城市格格不入。

任凭每一个外地人都想象不到,在火车站的不远处隐藏着这样一片地区。

不是去警察局吗?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有警察局的样子,也不像有分所的样子,楚江刚想发问,背后感到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抵住自己的后腰,反观老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沮丧的表情。

楚江知道,完了!中套了!

“别说话,跟着走。”

四人走到民居的深处,老人打开一扇小炮楼的门,率先走了进去。

一楼的小厅随意摆着几个花盆,落着厚厚的灰,能够看出来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在小厅的墙角还放着一个大水缸。

楚江紧张的头都不敢回,自己刚看到人生的希望可能就在今天终结了,想到这手不自觉的有点抖。

“嘭”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楚江心都提到嗓子眼,大脑一片空白。

“行了,刀子你看把孩子吓的。”老人走到进一楼的一间房子,片刻便传来水流声,那应该是厨房。

“这小子胆子怎么这么小。”长相棱角分明,眉毛像两把尖刀的男子将手中的马克笔扔到旁边的桌子上,将身上的警服脱掉,走进另一个房间。

另一位长着一张国字脸,眼睛很小,穿着警服的男子将帽子脱掉。

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楚江面前:“你们还真别说,这孩子越长越像他爹啊,大眼睛小嘴的,还白白的,就是正太嘛。”

从厨房走出一位帅气的男人,梳着大背头,眼神透着灵动,正拿毛巾擦着脸,露出纤细的手指:“光像可不行啊,希望他能有他爹的天赋,饼子,他干嘛呢?”

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楚江。

刀子换了一件长袖T恤从房子里走出来,来到楚江身后,起手一巴掌打在楚江的头上:“柳叶你说他干嘛呢?这是吓懵了。”

站着的楚江被一巴掌打的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位还穿着刚才的警服。

马上转身就想跑,被还在身后站着的刀子一把拦住:“还想跑,你的两颗肾大爷今天要了。”无论楚江如何挣扎都挣脱不了刀子。

“再别吓他了,一会真给吓傻了,你下去给果子狸解释去?”饼子制止道。

“楚江,你先别害怕,我们认识你父亲。”柳叶轻声道。

听见柳叶说到自己的父亲,楚江停下了挣扎,在记忆中,父亲很少有朋友,在父亲去世后,也很少听人谈起过。

不过并没有放松警惕,这些人刚才把自己骗过来,现在说不定还在骗自己:“你怎么证明认识我父亲?”

柳叶拿出一盒烟,给刀子和饼子一人发了一根,还给楚江扔了一根过来。

并不会抽烟的楚江下意识的接住,一时间三人被烟雾包围:“你父亲叫楚天河,母亲叫杨澜,你出生的时候我们都抱过你。”

“这些都能查到”楚江扇了扇面前的烟雾。

“你小子大腿根部有一小块伤疤,应该不大。”刀子在身后说道。

“你怎么知道?”楚江惊讶的回头问道。

刀子略带愧疚的说:“那是我不小心烫的……,小时候我抱你,叼着的烟头不小心烟头掉下去了。你爹当时没把我打死。”

饼子弹了弹烟灰:“好事,没这事,我们这会咋认亲?你说对不楚江。”

楚江这下完全相信这三人是认识自己父亲的,因为这件事只有自己的父母知道。

“我们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我们查到了一些线索,你父亲当年的死是被人做了局,他并不是自杀。”柳叶严肃的盯着楚江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十之又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