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女:将军,该吃药了》二乔呀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林娇娇,林伯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医女:将军,该吃药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二乔呀

简介:现代古医少主,重生在一个卑怯兼毁容的农女身上。好在外婆慈祥,舅舅疼爱,人间还是值得的。活死人,肉白骨,救死扶伤,开医馆,凭借一身医术闯天下。让烧得面目全非的亲娘脱胎换骨,把自己也变得美美哒。唯一不爽的是,那被她吃干抹净的男人,一直缠着她。她只好天天熬药给他喝。“将军,该吃药了。”“为夫有心疾,娘子可有药?”她悲愤地熬了一锅毒药,巧笑嫣然,“有呀。”

角色:林娇娇,林伯儒

农门医女:将军,该吃药了

《农门医女:将军,该吃药了》第1章 穿越,惹了煞神免费阅读

“你给我下来!”

男人怒吼声响在耳边,林娇娇睁开眼,对上一张俊美绝伦的美男脸。

他在下,她在上……

天,她是不是疯了!

她脑子一炸,本能地想要起来,却又感觉到身体不对劲。

发热乏力,又有种难以抑制的渴望,叫喧着要寻找宣泄的出口,憋得她快要爆体而亡。

她把手搭上自己的脉搏。

果然,她是吃了那种药,还是很霸道的那种!

所以,她把这美男给那什么了!

好羞耻啊!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毒还得接着解。

她抚了下男子的俊脸,“人家不嘛……”声音又娇又媚,仿若带着钩子似的撩人。

她是故意的,据说这样能增加情意。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不如对这美男好一点,也好减轻下自己的心理负担。

男子俊脸一红,咬牙,正要说什么,却见她忽地伏下身子,亲上他的喉结,一路向下。

听见他倒抽一口冷气,她轻笑出声,而后,使尽十八般招式,取悦他。

鸡鸣第一遍时,她累极,昏昏欲睡。

可是,男人不知是不满意还是为了惩罚她,化被动为主动,强劲的双臂搂着她,换了个姿势,继续……

林娇娇再次睁眼,外边天将拂晓。

她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手臂却触碰到了温热的肌肤。

她一愣。

随之,昨晚上的画面涌现在她脑海里,伴随而来的还有更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过了许久,她扶额:特么的,她赶上穿越大军了。

她叫林娇娇,是现代隐世医毒世家的少主兼特战部队军医。

她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穿到了古代,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华国。

原主也叫林娇娇,是林家村财主林伯儒的长女。

五岁那年,家里着火,她娘为了救她严重烧伤,生活不能自理,后又被人撞见与家丁通、奸,林伯儒借此将妻子休弃。

而她脸上也留下了几道疤痕,又受了惊吓,三天两头的生病,林家厌恶,也一并被赶走。

舅舅将她娘俩接了回去,悉心照料。

可原主还是在村里受尽了嘲笑、排挤,加上破了相,皮肤粗黑,被村里人喊丑八怪。

她变得又懒惰又怯弱,整日缩在家里不出门。

不过,这不妨碍她有心上人,那就是村里的小秀才冯志高。

上个月,对她十几年不闻不问的渣爹突然托人来,说给她找了门亲事,让她这个月嫁人。

她外婆托人打听到,她居然是给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做填房,原主当即就气晕了过去。

醒来后生无可恋。于是,昨晚她鼓起勇气,偷了舅舅的酒喝了壮胆,便去找冯志高表白。

还想着趁着酒意,把自己清白的身子给了他后就去死。

原主见了冯志高后喋喋不休说了许多话,直往人家怀里钻。

但是,后来的事,她没有了记忆。

醒来就换了她……

她拍了拍浑噩的脑袋,深吸了口气,慢慢转身,就着昏暗的光线,看向身后之人。可这一看,差点又吓得跳起。

这男人不是村里的瞎子吴铭吗?

他是外来户,孑然一人,来村里已有半年余。

模样是俊,性子却极其冷漠,身上有股若有若无的煞气。

给他治过伤的大夫说,他身上全是刀剑留下的疤痕,狰狞可怖。

更有传言他是山上的土匪头子,手上染满了无辜之人的鲜血,瞎了眼才金盘洗手的。

是以,没人敢靠近他。

可她却把这样一个煞神给睡了!

真是好大的狗胆啊!

而且,昨晚上他的体温高得吓人,现在脸颊还染着不正常的潮红,想来他是在病中极度虚弱,才让她得手的。

对一个病人下手,特么的……

老天爷,下道雷把她给劈死吧,不活了!

林娇娇内心好崩溃,趁他未醒,她偷偷下了床,穿好衣服,趁着天色还未亮,一路躲躲藏藏的回到了外婆家里。

回了屋,打了水擦洗一番,又换了衣服往床上一躺,接着睡。

实在怪不得她,那吴铭即便在病中也体力惊人,将她翻来覆去的折腾,真是累瘫了。

好在昨晚原主出去时,家里人都睡下了,并不知她失踪了一晚上。

中途外婆来喊她吃饭,她还是起不来,含含糊糊的说了句什么自己也忘了,只知道被外婆灌了一碗艾叶姜汤后,又沉沉睡去。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外边响起阵阵的喧闹声。

她睁了睁眼又想睡,却听见了外婆的哭骂声,顿时睡意全无。

她利落的将头发绑个马尾,打开门。

在屋厅门口,外婆被两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擒住,一名尖嘴猴腮的老妈子站在她跟前,扬着下巴,趾高气扬的道,“老冯氏,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小姐的生母已是下堂妇,她的婚事,老爷做主是天经地义。你识趣的就让大小姐出来,否则我带人直闯她闺房,那就不太好了。”

外婆恶狠狠啐她,“放你娘的狗臭屁,林伯儒那畜生抛妻弃子,他也配做娇儿的父亲?我今个儿就把话搁在这里了,要想带娇娇走,除非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怪不得我了!”老妈子的三角眼里像淬了毒,“陈武、陈林,将她绑了!”

想是有备而来,其中一名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根麻绳,将外婆的双手反转背后,拿绳子绑上。

外婆面色发白,尖声大叫,“娇娇,你快逃!”又接着大喊,“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杀人了!”

林娇娇眸光一冷,正要抬脚出去,却见一妇人手脚并用,从房间里爬了出来。

她愣了愣,才想起这是原身的亲娘杨素心。

十年了,她这是第一次出房门。

再一细看她的脸,林娇娇倒抽一口冷气。

她包着破旧的头巾,面部全是火烧留下的瘢痕,坑坑洼洼的,五官严重的扭曲变形,鼻子塌了半边,嘴巴只剩一个小洞,眼睛因上下眼皮黏连,看起来像是闭着的。

而她的手和身体连在了一起,双腿藏在裙子里看不见。但在原主的记忆中,腿也是黏连的。

这模样乍一看,比鬼还恐怖三分。

难怪她从不踏出房门半步,也不许原主进来看她。

可眼下,她为了女儿,从黑暗里走了出来,任由盛烈的阳光将自己炙得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

那老妈子也被她的样子吓得面色发白,一面鬼叫一面往后小跑了几步,才回过头瞪她。

                           

原创文章,作者:二乔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