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藤谷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几米,张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藤谷

简介:【女强&甜宠&马甲&追妻&强强】她身负弑母之仇,在少林寺长大,身怀绝世功夫。他是仇人遍天下的财阀大佬,阴狠暴戾,偏执重欲。 一纸协议,她与他的命绑在了一起。 宁远言之凿凿:卖命不卖身。敢碰老娘就打爆你狗头。御天凛贱嗖嗖一笑,“强势”壁咚——“来,婚床抗折腾,随便打。”

角色:几米,张因

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

《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第1章“我打赌,肯定那大家伙赢啊”免费阅读

光线昏暗的野兽训练场。

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周围笼中的野兽躁动,发出一声声沉闷的低吼。

四周的看台上,人声鼎沸。

看台下方的正中央场地,一场综合格斗赛正在激烈进行。

一身腱子肉的白人男子,眉骨已经开裂,两只眼高高肿起,凸出来的红色眼球似已失了焦距,肥厚的嘴唇上胀满淤血,膨胀的胸肌上,张牙舞爪的烈鹰纹身,被血迹吞没殆尽。

他大喘着粗气,挥舞着拳套,恶狠狠地朝被压在身下的黑衣男子脸上、胸部一拳又一拳,轮下 。

被按在地上的男子,一身黑衣似在血水中泡过又风干了,呈现一片光怪陆离的暗红,红得妖冶。

那张薄削的脸上鲜血喷溅。

随着又一拳轮下,他的头扭向一侧,血迹模糊的脸上,猩红的双目圆睁。

突然,白人男子不再动弹,一张因窒息而憋红的大脸被抵在勃颈处的一只脚卡死。

黑衣男子用柔术狠狠控制住了白人的头部以及胳膊,身体如游蛇一般,将自己旋转出来。

看台上传来阵阵尖叫。

正对场地中央的观众席上,一位身着黑色高定西装、身形魁梧的男子,正长腿交叠饶有兴致地观看着这场比赛。

一张脸线条粗粝,轮廓硬朗,广额高鼻,长眉入鬓,眉峰凌厉,一双眸子黑如深潭,眼皮上的褶格外深邃。

他梳着大背头、脑后扎一撮小辫,一侧脸上偶尔有酒窝陡然乍现,深如沟壑,让这张脸莫名地邪肆阴险。

一股阴森冰冷的气场,在他身边弥漫开来。

御天凛,这是一个在Z国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所有人见了都要躲着走,此刻,他正活灵活现地坐在观众席上。

他几米之内的观众席上,空空如也。

只一位看似敦厚的西装男屈身恭敬地在他身旁说着什么。

“御总,比赛已经进入终决赛,到目前为止,进入决赛的10人中,3死,5伤,5位伤者已被担架抬走,送入ICU,您看3位亡者该如何处置?”

“每家给2千万,送去烧了”男人薄唇微启,目不斜视。

显然此刻场上的二人,各自经历了几场鏖战,又经过刚刚一番缠斗,明显都气力不支。

黑衣男血迹模糊的脸上,五官早已失了形。

他的身形显得薄弱瘦削,约莫1.7米的个头,肩宽也只有白人男子的一半, 纤细的胳膊和腿,肌肉并不僵硬,筋肌却富有弹性。

显然,两人都想尽快结束这场比赛,场上杀气腾腾。

几米之外挤得密密麻麻的观众席上,唏嘘声、议论声 不绝于耳。

“御氏的这场比赛实在太狠了,不让戴护具,都往死里捶。”

“他们赛前都签了生死状,上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你说这俩谁能活?”

“我打赌,肯定是那大家伙啊。”

“这还用赌,那黑衣服身板还没我的硬,看着跟个娘们儿一样,哈哈哈……”

御天凛目光审视得盯着场上的那抹黑影,眼神越来越玩味。

在白人男子强劲的攻势下,黑衣男左右灵活闪躲,他出拳迅疾,善用腿部和肘部,刚柔并济。

只见他抓住白人男子进攻的空档,两手轮番出拳,分别打在对方脸上、肋下和大腿上,出拳之快直接让对方反应不过来,在对方出长拳反攻之际,敏捷转身将一记直拳打到对方腋下。

又趁其不备,直接踩上白人的腰部,一条腿架到男人一侧的肩上,一只胳膊肘朝一侧肩膀猛烈一击。

白人男子被打得怒气飙升,突然驱身向前,抓住黑衣男纤细的双腿,抱摔, 将其压到身下,两人在地上扭绞。

就在双方扭绞对峙的过程中,白人男子那两只空洞的眼球里突然流露出一抹邪恶,一只粗重而苍白的胳膊正压在黑衣男子的胸部上方。

看台上方一双深眸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瞬间的异样。

御天凛继续盯着场上被抵在地上的那抹黑影,幽幽地问道:“我们的比赛公告里限制性别了吗?”

身边的西装男一脸狐疑地答道,“回御总,并没有。”

御天凛轻点着头,一只手抹上下巴,嘴角噙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片刻后,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豁然迈下看台。

场上,黑衣男趁白人停滞的一瞬,用肘部接连击打白人脖颈处,在白人翻倒的刹那,翻身上骑乘位。

无数双眼睛投射到黑衣男子身上,只见他骑压在白人背部,一只胳膊死死缠住白人的脖颈,另一只胳膊交叉抱紧肩部,成裸绞之势。

两只略显纤瘦的胳膊上青筋暴起,血迹模糊的脸上,只看到一双眼凶狠如鹰隼。

场内瞬间鸦雀无声。

一条腿准备迈上看台的御天凛,缓慢撤回,随即站立在笼外,双臂交叉胸前,眼睛微眯。

足足两分钟,白人面目狰狞,眼神里布满惊恐之色,接连拍打地面。

比赛结束,就在两人松开的瞬间,白人翻过身,双目紧闭。

就在白人昏死的瞬间,黑衣男刚刚起身,身体便如抽去筋骨一般,软软地倒了下来,随即倒在一双结实的臂膀里。

怀里的人无力地抬了抬眼皮,随即缓缓合上,在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留下一抹浅浅的笑意。

                           

原创文章,作者:藤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