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天使飞走了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张一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

小说:悬疑

作者:天使飞走了吖

简介:古老山村,她是被丢弃在深山中的婴孩,天生猫眼,与鬼为伴。数千年前,他误食活肉,不老不死,游走世间。当两个怪物相遇,不是自相残杀,而是相互依存。他们是地狱来的使者,人类中的异类。“你要带我去哪里?”“带你去另一个世界!”

角色:张一张

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

《阎王忌:入殓师她又冷又媚》第1章 白雾中消失的女人免费阅读

“付弘,你又要去写生啊?这次又想去哪?城市里的景色也很好,为什么非要往远了跑呢?”每每在我离开家去写生的时候,妈妈总要像小孩子一样挽留我。

但是当我回来,又会满怀期待的翻看我的画册。一张一张的夸赞我画画的技巧,以及风景的美丽和人物的有趣。

我虽然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但也不好去说些难听或者过重的话。

见我没有回答,妈妈走到桌前拿起一个蓝色的旅行包给我背在背上,随后慈爱的叮嘱:“今天天气虽然好,但是也不知道你要去几天。这里面都是些野外必备的东西,一定得带上。”

“妈妈,我背了这么多东西,这些只能碍手碍脚!”

这个时候,我的身上已经背了画架、画板、调色板、颜料,画纸以及便捷的折叠小木椅。再背上这么大一个包袱,估计还没到地方就得累趴下了。

“在我看来,你这些东西无关紧要,但是我这些东西很重要。这可是关乎到……”

“好啦好啦,妈妈!我保证,我尽快回来!”

语毕,我扔下包袱转身便跑出了门,后面妈妈念叨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在昨天下午,我就已经计划好了这一次的写生路线以及目的地。那是我在贴吧上无意中看到的一张照片,经过调查,我知道我只需要半天的车程就能到达那里。那是被云雾环绕的几座大山,在山脚下,有一座村庄。照片上,村庄的样子十分古老,好似与世隔绝。

我曾画过很多风景画,有万里星辰明月皎洁,有暖阳东升群山连绵,还有车水马龙高楼大厦等等。去过很多地方,装订了许多的画册。

但是我从未深入大山,一方面是有危险,另一方面也是对那大山深处的神秘心生敬畏。

坐在大巴车上,我离城市越来越远,路过许多常见的风景。有的留在我的大脑中,有的转瞬即逝。

大巴上的人很多,还有不少人站着。他们大包小包,或是挑着担子,都是老实的农民。尽管车内嘈杂脏乱,但是一点没有影响我要前往大山深处的激动心情,我满怀期待的想看到那张照片上的景色。

到达下车点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我在车上吃了一大块面包,抵御饥饿。

大巴车开走了,轮胎快速转动,掀起马路上一阵尘土,飘荡在空中,随后缓慢落地。

我抬起头看着屹立在马路边缘的车牌:幕山镇。

跟我一同下车的还有一个女人,在大巴上的时候她坐在最后的角落,我上车时看到过一眼,因为没有太注意,所以只对她的裙子印象深一些。

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圆领碎花连衣裙,裙摆到膝盖处。她肤色白皙身材纤瘦,五官更是清丽动人。她的眼睛明亮皎洁,小巧的嘴巴像是樱桃一样红润,是个实足的大美女。

可她的穿着和样子,为什么会来这样荒凉的地方呢?

我并没有上前搭话,只看她沿着小路山坡下走。我并没有想过尾随她,只是我也要走那条路而已。

四周都是深山野林,能模糊的看到翠绿的大山被裹上白色的纱衣。我埋下头,脚边的绿草上还沾着几滴露水,缓慢的从叶子上滑落下来。整个视线里,也就这些要清晰一些。

越是往下走,白雾便越是浓郁。按理说下午两点,应当是艳阳高照的时候,可大山里却丝毫不受影响一般。

浓雾弥漫中,她整个人的颜色在我眼里都变淡了,接着越来越淡近乎消失。我脚下没有停,但是恍如身在梦境。

当我停下脚步时,已经不是在往下走,而是在往前走。按照地图上所显示,再走个半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了。可我刚将手机放进衣兜里,抬头的时候,那女人已经消失在了四周环绕的白雾中。

我自小便是无神主义者,我丝毫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所以我相信,她一定是走了别的路,而这浓雾阻碍了我的视线,因此我瞧不见她。又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坡,我看到远处的村庄。

为了画下这幅风景,我得先进村子打听一下哪座山上最为安全,视野最为宽阔,找到最适合的写生地点。

就像是百年前那些落后的村庄一样,两根陈旧腐朽的木头柱子屹立在小路两旁,顶头用粗麻绳绑着一块牌匾,用毛笔写着三个大字:邻山村。

刚从远处看,村子看起来确实古老。没有砖房,只有木房茅草屋。没有二层,只有一马平川的一层,而且高低几乎一致。它们整齐排列,有几个烟冲里冒着白烟,好像是在做饭。这里没有高端的科技,就连手机的信号都没有。

我像是真的来到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地方,这里的所有都留在从前落后的阶段。可为什么呢?这里距离城市并不算远,为什么会落后到这样的地步?

除了写生,我多了一个疑问,想要问问这里的村民。

我走进村子的门,经过空地来到村子里有屋子的地方后。我一眼看去,除了这些屋舍,周围还有许多种植着各种蔬菜的肥沃土地。另外还有鸡舍鸭舌等家禽的养殖地,他们的声音顿时在我的耳畔响起来。我疑惑为什么刚才在村口的时候,我并没有听到这些声音。

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迎面向我走来,他身材强壮健硕,长相憨厚老实。他的皮肤被晒得很黑,额头上还冒着豆大的汗珠。上身穿着灰白色的褂子,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大半,下身穿着深蓝色的七分裤,裤脚往上折了好几层直到膝盖处。脚上穿着干草编制的凉鞋,看似已经穿了很久,脚跟位置被磨掉一节。

我带着礼貌的微笑看着他,见他走到跟前,才笑嘻嘻的问:“叔叔,我想问一下……”

话还未说完,他竟直直的往村口走去,就像是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我扭头看了他一眼,嘴里嘀咕道:“这大叔的性格也真是古怪!算了,我还是找别人问问吧!”

因此,我接着往村子里面走,并没有因为那个奇怪的大叔而心情不佳。

我看到十多个人,有的在井边打水,有的坐在自家门前哄着襁褓中的婴孩,还有的在修砌自家的窗户。

地里也有很多人在做农活,他们一边闲聊一边做着各自的事情,看起来真是愉快。

正当我要走上前去询问时,一个声音叫住了我:“嘿,小伙子!”

我转身看向声音的源头。

                           

原创文章,作者:天使飞走了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