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总爱脸红【重生】》门前有个大西瓜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梁稚昭,管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总爱脸红【重生】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门前有个大西瓜

简介:容初予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拥有一段记忆,记忆里她掉落人间,再也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公主,她的生活被表姐梁稚昭打得七零八落,直到后来她才明白,原来在自己什么都失去后还有一个人守护了自己十多年。-徐衍这辈子也不会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撞上了一个能碰能抱的仙女,还没有高兴多久,就被这个仙女堵在墙角说答应了他的喜欢。好是挺好的,可是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了?*超不耐烦暴躁冷艳大美女x人缘超好动不动就脸红小奶狗

角色:梁稚昭,管桐

他总爱脸红【重生】

《他总爱脸红【重生】》第1章 表姐回来了免费阅读

容初予总觉得最近内心惶惶不安。

这种感觉要从两天前说起。

那天是一个平常的周三,她结束了一天的学习,正在和家人一起吃晚饭,当时她的手上正抓着一个刚去了头的基围虾。

然后那个八百年没有响过的门铃突兀地唱起了歌“世上只有妈妈好——”

行吧,这个门铃肯定是她亲爱的母亲管桐女士设置的。

容初予在管桐的眼风扫过来之前,眼疾手快地将手上的基围虾剥干净塞进了嘴里,然后才慢条斯理地擦擦手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这种打断人吃美食的人肯定不值得她花费力气跑过去查看,所以她慢悠悠的晃了过去。

容初予站在显示屏前,眯着眼睛仔细辨认着里面的小人。

没过多会,屏幕里的小人抬起了头,她的脸一下子便进入了小院路灯的照耀下。

灯光将她的面容照得惨白无比。

容初予的头上仿佛被一个棒槌猛地砸了下去,令她的脑海短暂的出现了一两秒的空白。

她有些不安的咽了咽口水——这种没由来的不安真的加剧了她的惶恐,她认出了来人,这是她的表姐,梁稚昭。

梁稚昭生日跟她相差不过两个月,是从小学美术长大的,两年半前通过比赛,成功在一众人里脱颖而出得到了出国学习的名额。

这里都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这个出国学习她记得没有错的话明明需要五年,可梁稚昭却现在就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是提前回来,也没什么可怕的,但容初予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门外的鹅毛大雪依旧在不断地飘着,不过眨眼,梁稚昭的肩头就已经堆起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她孤身一人拖着行李箱站在别墅的栅栏门处。

也不知道这么大的雪她是怎么一个人千里迢迢的抢到票回来的。

容初予站在显示屏处,与隐匿在昏暗小院里的欣长身影隔着一道屏幕无声对峙着,天太黑了,哪怕门口有灯容予初依旧看不清她的神色,只看见她的脸的轮廓被昏黄灯光笼罩,朦朦胧胧的,看起来是一副很温馨的模样,可容初予却觉得胸膛里的心脏跳动的频率一下快过一下。

身后匆匆赶来的管桐一把挥开占住门口不动的容初予,瞄一眼立刻认出了来人,她打开门一边挫着因为离开暖气而逐渐冰冷的手,一边向梁稚昭迎了过去,“是稚昭啊,快进来快进来,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好去机场接你啊,外面冷不冷,吃饭没有…”

容初予站在门旁边,身影被遮了大半,听着这样的话语,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心中的不安愈发的严重了。

她纤长的睫毛压下眼里的不自然,转身离开了大门。

接表姐这种事情,不需要她也迎上去,毕竟关系没有好到哪里去。

管桐吩咐仆人去帮忙安排梁稚昭的房间等后续事情,自己带着梁稚昭去洗手吃饭。一顿忙活后,两人终于加入了他们一家人的餐桌上。

管桐去拿了一个碗,刚坐下,就看见容初予和容常之一起在餐桌上剥虾,两人见人来了,才停下手中的事情双双看着管桐。

这是他们能够表达出来的最尊重人的举动。

倒不是容家的家教不好,主要是一个觉得不重要,另一个觉得没必要。

容常之是一个高质量的成功男士,年纪接近四十,但是身材依然高大魁梧。容常之十多年前创业正好赶上了第一批国家扶持对象,几年之后因为当初选择冷门这会儿反倒成为了最赚钱的领域,一跃成为了A市排行第二的有钱人。

近年来,总有人想要借着他的手踩他上位,他为了震慑下属,原本就不多话的他越发的不爱说话,看谁都是一副冷到掉渣的面孔,眼神里全是犀利,那种眼神仿佛被看上一眼就会不自觉的打气寒颤。

所以他对于来到的人自然不会迎上去,这个城市需要他迎上去的没有几个。

他只抬头看了一眼管桐就低下头了,丝毫没有瞄一眼刚坐下来的梁稚昭。

而容初予则是因为已有好几年没有看见过梁稚昭了,一时间要她对这个表姐有什么亲近之情,那是不可能的。

容初予长得像管桐,一副自然艳丽的模样,却将容常之清冷的气质继承的十成十,这二者结合起来居然也不见丝毫的违和,只加深了容初予脸上那一副与生俱来的孤芳自赏。

她的皮肤轻薄透亮,灯光在她的脸上仿佛上了釉的白瓷。她的眼睛狭长而慵懒,长而密的睫毛以一个完美的弧度向上翘起。她的唇薄而冷,见到来人,她的嘴角轻轻勾起,脸上满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黑而长的直发如同上好的绸缎,风一吹就会掀起层层好看的波浪。

管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气不打一处来,正准备发火,容常之突然将剥好满满一碗的虾肉放到了管桐的身前,又拿过她用过的碗继续剥虾。

管桐一口气卡在了喉咙,但是很快她又反应了过来,伸手“啪”的一下打在了容常之的手上,眉毛都竖起来了,“你们父女两怎么回事!家里来客人了也不知道起来迎接一下!”

她骂完容常之,又转头骂容初予,“初初!你也是!这可是你表姐,这么没礼貌,还不叫人!”

容初予这才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坐在她左手边的女孩,标准的微笑唇,眼睛很大很亮,注视着人的时候眼里都是闪闪发光的,一看就是那种很活泼开朗的人。

容初予没什么表情,把嘴里的虾肉嚼嚼咽下去了才慢慢吞吞的开口,“表姐。”她语气很淡,听不出情绪。

梁稚昭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冷漠,脸上的微笑没有丝毫的改变,维持着毫无波澜的模样,“表妹,好久不见。”

她这副嘴脸在别人眼里是大家闺秀的标准模板,可放在许久没有见过她的容初予的眼里,她要么装的高深,要么她早就知道会是如此。

果然,管桐一副十分欣慰的模样,她满意的点点头,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容初予,但她早已习惯了容初予这样的问候方式,反正父女两个都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的性格,能够开口就已经不错了。

她见两人都开口相互问好了,便招呼着调节气氛,“行,稚昭,你好久没有见过初初了吧,所以你俩刚才才会这样的生疏,我还记得你们以前可是好姐妹呢,到哪里去都牵着手。现在好不容易能够见上了,肯定要不了几天就会重新熟络起来的。”

梁稚昭像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似的,压下心中的了然,配合的装出一副会努力熟悉起来的模样,温温和和地笑道,“是的,我也这么觉得,我可是最喜欢初初了的。”

“是嘛是嘛,我就知道,来,稚昭快来吃饭,别一会全被初初吃完了,她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吃的特别多。”管桐拿起公筷往她的碗里使劲夹菜。

梁稚昭听着管桐这对容初予熟捻习惯的嗔意,涂了睫毛膏的黑长睫毛颤抖了一下,迅速低下头遮住眼里的恨意,语气依旧是乖巧的,“好的,谢谢姨妈。”

容初予嚼着嘴里的虾,忽然觉得杨姨最拿手的爆炒基围虾,在嘴里突然没有了以前的味道。

她从嘴里扯出一片没有剥干净的虾壳,然后往嘴里扒了两口饭,便搁下了碗筷,“我吃饱了,我先上楼了。”

                           

原创文章,作者:门前有个大西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