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袭:真千金她不想继承家产》吾不周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夏青,陈若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逆袭:真千金她不想继承家产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吾不周

简介:夏青做了七年全职太太,失去重病儿子之后,才得知丈夫早已出轨。然后她便死于非命,死前方知自己刚出生就被偷换了。一觉梦醒回到十八岁,夏青这一世只想认认真真搞事业,顺带让拿走她人生的小三吃了我的都给我吐出来。

角色:夏青,陈若宇

重生逆袭:真千金她不想继承家产

《重生逆袭:真千金她不想继承家产》第1章 被换的人生免费阅读

“我们离婚吧。”

陈若宇看着陷坐在沙发里的夏青,眼里的嫌恶毫不遮掩,像在看着一堆急不可待要扔掉的旧衣服。

夏青面容枯槁,木然回望着结婚七年的丈夫,布满血丝的眼睛露出了嘲讽。

“我为什么要离婚?”

她斜睨着另一边优雅坐在藤椅上的赵依依:“为了成全你们的爱情?”

赵依依正翘着手欣赏刚剪的指甲,闻言抬眼看了看夏青,轻轻摇头叹了口气,氤氲着光泽的栗色卷发披散在肩上。

“夏青,我的老同学,你看看你,才三十岁,就已经埋汰成这个样子,你照过镜子没有?”

她从化妆包里拿出一面小圆镜,凑到夏青面前对着夏青,唇上涂着最流行的口红,嘴里徐徐说出诛心之言。

“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若宇身边?”

夏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曾经青春靓丽的面容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浮肿苍白的脸,无心打理的腮边发丝,甚至已经冒出来零星白发。

赵依依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夏青:

“若宇是K大商学院最年轻的教授,而我是刚刚被人才引进K大的特聘教授,我懂他的工作,我跟得上他的理想,我理解他的每一个思路,至于你……”

赵依依把小圆镜扔在夏青身边,款款走回到藤椅上坐下,拿起旁边桌上那张黑白照片,伸手抚了抚照片中孩子的可爱笑脸,轻声道:

“我只知道,你连一个全职妈妈都做不好。”

夏青的心仿佛被这句话掏空。

她像游魂一般走到桌前,抢回儿子的遗照,一把拽起赵依依的领口,几乎半勒着赵依依的脖子把她往门口拖。

赵依依尖叫起来,她惊恐地一手护着脖子,一手伸向看呆了的陈若宇:“若宇,快救我!”

陈若宇连忙赶上前来扯着夏青的手:“放手,你快放开她,你是不是疯了?”

夏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只有九十斤的体重,硬是用力把赵依依和拼命拉着自己的陈若宇两人都拖到了门口,打开家门,将这两人连推带踹赶出了门,随后砰地一声甩上了大门。

她背靠着门,抱着儿子小旭的遗照,缓缓坐在了地上,失声痛哭。

小旭两年前确诊急性白血病,这两年,夏青一直带着小旭到处治病,她的生活轨道就是医院,菜市场,家里,医院。

陈若宇则一直说他很忙,学校科研任务繁重,小旭的治疗就让夏青多费心,反正她早就全职在家带孩子了。

小旭从化疗到配型,从找到骨髓配型对象,到配型捐赠者反悔拒绝捐赠,再到两个月前孩子痛苦离去,陈若宇总共去了医院不超过三回。

这也不奇怪,孩子来到世上四年,陈若宇在家陪伴的时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一年。

“你知道,我要评职称,还要发顶级期刊论文,我的时间属于科学研究,你和孩子要理解我。”

无数次夏青疲惫不堪需要陈若宇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回应。

曾经让她崇拜的丈夫,渐渐让她感到疏远和陌生。

直到上周,陈若宇的同事实在看不下去,悄悄告知夏青,她才知道陈若宇和赵依依早就在学院里出双入对了。

面对夏青的愤怒和质问,陈若宇反而松了口气,干脆带着赵依依来到家里,开诚布公要求离婚。

“你这几年除了在家带孩子,没为这个家庭做出任何贡献,不过我也不会亏待你,我会给你五万分手费,作为你这些年洗衣做饭带孩子的酬劳。”

鉴于房子是陈若宇婚前购买,夏青是没有资格拿到房子的。

买房时他们还没领证,在陈若宇表示经济困难后,夏青的乡下养母方兰拿出省吃俭用一辈子的积蓄三十万给了陈若宇。

结果房产证上并没有夏青的名字,连一个房产比例说明都没有。

当时陈若宇的说法是这三十万都用来装修了。

养母方兰背后曾经跟夏青抱怨过陈若宇这一点,可是婚前的夏青几乎是陈若宇的脑残粉,压根不认为陈若宇这么做有问题。

到了今天夏青才明白,养母所担忧的事竟然成真了。

她举目四望,这个家里的一切陈设,是她一点一滴亲手选的亲自监督安装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她和小旭的影子,到头来,原来她这些年的所有欢笑泪水,只值五万分手费。

门外,陈若宇和赵依依的拍门声渐停,估计是去商量对策了。

夏青低头抱紧怀里孩子的照片,这一刻,孩子的遗照就是她在世上仅有的依靠。

门上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夏青头也不抬,隔着门喊了一声“滚”。

敲门声顿了顿,又锲而不舍地响起。

夏青皱眉,这不像是陈若宇或者赵依依,那两人连敲门都是理直气壮的。

她迟疑了片刻,站起身来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干瘦的中年女人,看见夏青,连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夏青看到这女人就无比厌烦,立刻就想关上大门,谁知那女人竟然一只脚卡在门槛上硬是不让她关门。

夏青看着她像风中残烛的身形,忍下把她推开的冲动,终于还是把这女人放了进来。

女人进门后,自己把门关好,小心翼翼地看向夏青:“青青,妈来看你了。”

夏青倒了一杯凉开水重重放在桌上,冷冷道:“你不是我妈,别乱套近乎。”

女人赶紧端起水喝了一大半,然后掏出一块手绢开始抹泪:“我知道,你恨我把你生下来就送了人……妈也是没办法啊。”

夏青脸色铁青:“这儿只有我俩,别演戏了,林玲,我是不可能帮你养儿子的。”

中年女人林玲,一年前忽然找上夏青,自称是夏青的亲生母亲,说是自己得了癌症,希望夏青能照顾她25岁的儿子。

彼时夏青照顾病重的小旭已是精疲力尽,她根本不相信这个陌生女人的话。

从乡下赶来帮她的养母方兰却脸色大变,当着她的面跟林玲大吵了一架,夏青这才知道,当年把才一个月大的自己送到乡下扔给方兰的,的确就是这个女人。

“你能不能要点脸,夏青长这么大你几乎当她不存在,现在你快死了还要夏青照顾你儿子?他是残障还是智障,自己活不下去?”

方兰年轻时丈夫意外去世,她就再没结婚,人长的很是漂亮,但因为一张嘴皮子特别厉害,没人敢上门惹她。

夏青那时疲惫不已也非常愤怒,但硬是被养母这句话逗乐了。

林玲哭得浑身发抖,差点被方兰气得背过气去,她还是不死心:“我儿子不还要买房子娶媳妇吗?我是看不到了,夏青当姐姐的哪能不帮自己亲弟弟?”

说着她甚至带着希冀憧憬:“听说女婿还是大学教授,那给媳妇的弟弟找个好点的工作,肯定也很容易。”

夏青连生气都不会了,她一脸木然盯着林玲看,直到看得林玲闭上了嘴。

方兰不气反笑,操起病房里的塑料脸盆,劈头盖脸往林玲身上打过去:“你给我麻溜地滚,从我们娘俩眼前消失,滚!”

当时林玲是滚了,但后来居然摸去了陈若宇工作的商学院,把自己是夏青生母的事儿弄得人尽皆知,要求陈若宇多帮帮小舅子。

夏青永远记得,陈若宇声如寒冰让自己去把林玲带走的事,以及她拽着林玲离开陈若宇办公室时,赵依依在走廊上阴阳怪气说的话:

“有这样一个亲妈,难怪现在变得这么辣眼睛。”

没想到,林玲消失了几个月,又摸到了她家里来。

林玲却没再提要夏青照顾好自己儿子这茬。

“青青啊,听说,女婿要跟你离婚?”

夏青一抬眼,继而冷笑:“你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在关注我呢。”

林玲摆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妈跟你养母不一样,妈是正正经经城里人,眼界比你养母开阔,这男人啊,心一旦变了,就不可能回头。”

“青青,这次一定要听妈的话,这婚你就离了吧,离婚以后,妈带你回家过日子。”

夏青只觉太阳从西边出来,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林玲,林玲却不为所动,非常坚定地催着她离婚。

事出反常必有妖。

夏青站了起来,手指向大门:“我的人生怎么走,跟你无关,请你离开这里,现在,马上。”

林玲却不肯走,她干脆走到夏青跟前,抓着夏青的衣服,干瘦的脸上一双大的离谱的眼睛看着她:“青青,你听话,离婚吧。”

夏青忍无可忍,上辈子她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亲妈。

她想把林玲的手掰开,结果这女人死活不撒手,着了魔一样要她离婚。

“我是不可能离婚的,你死了这份心吧!”夏青一字一句蹦出来,希望这女人能听懂。

林玲忽然安静下来。

她低下头,胸腔发出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既然这样,你就别怪我狠心。”

夏青直觉不妙,还没等她把林玲推开,胸口就被一把水果刀刺中。

她仓惶后退,林玲却鬼魅一般跟了上来,夏青胸口又被刺了一刀。

她单手抓住胸口的刀刃,嘴唇颤抖,半天才问出一句:“为什么?”

“你死了,一切都好了。”

林玲抬起头,花白头发之下,她笑得心满意足。

“你死了,我的依依才能嫁给她爱的男人,他们俩以后也会好好对待我的儿子,只要你死,什么都有了。”

林玲疯狂地笑着,血从嘴角慢慢流出,她却浑不在意,嘴里不停念着“会好的,大家都会好好的”。

夏青如同被雷劈中,她已经无法站立,缓缓倒了下去。

“你的依依?什么意思?”

林玲低头看着她,半是开心半是得意:“你是我当年在产房跟依依偷换过来的孩子,我当然不是你亲妈,依依才是我的亲生女儿。”

夏青瞬间明白,为什么她对林玲感觉不到一丝亲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林玲慢慢躺在夏青身边,一边吐血一边笑:“你不要恨我,我会陪着你一起死的,我给你偿命,走吧,咱们走。”

她枯爪一样的手死死抓住夏青的手,夏青奋力想摆脱,可惜已经没有丝毫力气。

最后的意识里,她渴盼地看向窗外蓝天,却像被困死的鸟,永远留在了牢笼里。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吾不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