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农女:我家崽崽是妖怪》小熊似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禾苗,李禾苗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福运农女:我家崽崽是妖怪

小说:种田

作者:小熊似月

简介:醒来当天被渣男退婚?退啊,不退留着过年?可谁能告诉她,莫名怀上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因不晓得崽他爹是谁,差点被浸猪笼。好在福大命大,猪笼没浸成,孩子也平安生下来了。可是孩子两岁的时候,正直软萌可爱的时候,忽然有一天,孩子脑袋上,蹦出来了一对毛茸茸的狼耳朵!?狼耳朵?李禾苗竟一时分不清这是狼耳朵还是狗耳朵……总之她认定了一件事,孩子他爹,来头怕是不小啊!

角色:李禾苗,李禾苗一

福运农女:我家崽崽是妖怪

《福运农女:我家崽崽是妖怪》第1章:退婚免费阅读

“退婚吧,我娘说了,李禾苗这腿怕是治不好了,脸也划伤了,有没有命能继续活着都不知道,就算能活着,这腿肯定也好不利索了,我娘不希望我娶个瘸子回家。”

大雨刚过,外面的天还是阴沉沉的,偶尔一阵冷风吹过,可是这风再冷,也冷不过朱明堂此时的话语。

“忘恩负义……你给我走!别让我再看见你!”李禾苗的母亲,气得两眼通红,双手发抖,她抬着发颤的胳膊指了指门外,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当然会走,婶子你把我们当年两家交换的庚帖还给我,我立马就走。”

他今天是来退婚的,口头退回怎么能算呢,肯定是要把庚帖要回来啊。

哎……

可惜了李禾苗那一张脸了,挺水灵的一个姑娘,结果从山上掉下来,摔成这个样子。

脸也破了相,腿也摔伤了。

其实他能跟李禾苗有婚约,全拜朱明堂他那死去的老爹所赐。

这是上一辈儿的恩怨纠葛了。

李禾苗他爹,为了救朱明堂他爹,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

然后嘞,李禾苗的娘成了寡妇,一家子孤儿寡母的,挺可怜人。

朱明堂他爹,这个被救的人,觉得愧疚啊,为了能更好的照顾那孤儿寡母,就让自己儿子,跟李禾苗两个小娃娃,订了娃娃亲。

可结果呢,就前两年,订下这娃娃亲的朱明堂他爹,也因病去世了。

朱明堂他娘,本来就看不惯李禾苗这一家的累赘,朱明堂他爹一死,他娘就撺掇着想让自家儿子来退婚。

可是朱明堂不愿意,因为李禾苗长得好看啊,十里八村的一枝花,哪个男人不想娶?

他娘虽然不愿意,但是也拗不过自家儿子。

本来,等到两个孩子都及笄,这婚礼就能办了,可就在李禾苗及笄不久,还没得及商量婚事的事儿呢,中途却出了意外。

李禾苗上山采药,结果因为刚下过雨,山上的路比较滑,一不留神,就摔下来了。

摔得挺严重,腿也断了,脸也划伤了。

朱明堂他娘听到这个消息,再次让自家儿子来退亲,这次是说什么都不同意朱明堂娶李禾苗了。

朱明堂先前不愿意退亲,从来都不是因为记得恩情,他为的,无非就是李禾苗这张水灵的脸。

现在脸被划坏了,腿也摔断了,别说他娘不同意让他娶,他自己也不想娶了呀,谁愿意娶个脸丑而且还残废女人回家?这才是实打实的累赘呢。

所以他二话不说,跟他娘一合计之后,立马就过来要庚帖,准备退婚。

李禾苗是被腿上的伤给疼醒的,醒了有一会儿了,但是她没敢睁开眼睛,因为不知道怎么来接受自己穿越了这个事实……

从那个渣渣进门退婚她就醒了,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之后,李禾苗只想把这忘恩负义渣渣给捶出去。

“这亲事是家中长辈定下的,你一个孩子过来退什么亲?要来也是让你娘来,我要亲自问问她,她这是什么意思?”

李禾苗的母亲沈氏,实在是忍不住眼眶里的眼泪了,但她不想在这个渣渣面前落泪,所以她背过身去,给李禾苗掖了掖被子,一边掖被子,一边语气平静的说出了这番话,可说这些话的时候,眼泪却不争气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李禾苗是闭着眼睛的,但能清晰的感觉自己的手背上,落下的那滴滴滚烫的泪水。

心里一酸,她觉得她不能再装昏睡了。

“娘,你把庚帖给他吧……”

李禾苗一张嘴,声音沙哑的不行。

也不知道多久没喝水了,嗓子又干又疼,她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发出了那么点微弱的声音。

沈氏一愣,低头一看,对上李禾苗那双微张的眼睛。

她顿时哭得更凶了,想要伸手抱一抱李禾苗吧,但发现这孩子浑身是伤,根本就没有下手的地方。

“别怕别怕,醒了就好,娘亲在这呢……饿不饿呀?渴不渴呀?哎呀……你看娘,怎么问这些,昏迷了好几天了,能不饿吗……来,先喝点水,厨房里一直温着粥呢,你弟在那看着火,就等你醒来了,等你缓一缓,娘去给你盛粥……”

沈氏哭的声音都变了腔调,她紧紧握着李禾苗的手,像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村里的大夫过来看过李禾苗之后,跟她说这孩子可能醒不过来了,沈氏差点没吓死。

而一旁的朱明堂呢,看这一幕,其实也挺尴尬的。

“禾苗,你醒了呀。”他有些心虚,不太自然的朝李禾苗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了。

他跟李禾苗,也算是青梅竹马了,李禾苗长得好看归好看,但是朱明堂的心里,却一直觉得李禾苗配不上自己。

原因无他,只因为朱明堂是个读书的好苗子,他爹娘早些年砸锅卖铁的供他读书,他倒也争气,十来岁的年纪就考了个童生。

哪怕后来他爹死了,家里没了收入来源,他读书的事情,也没落下。

因为李禾苗的娘,见他可怜,家里没了顶梁柱,读书也没有钱继续读了,想着这孩子也是自己的准女婿,就准备帮一把,她一直在城里找些针线活做着卖钱,帮忙供着朱明堂读书。

早些年,朱明堂的娘带着他去找过算命先生,算命的都说他有当宰相的命,那他当然也是自命不凡,像他这种有出息的人,怎么可能只娶个小小的农女呢?

“嗯,我醒了。娘,你快把庚帖拿出来,还给他,把他撵走,我看着他觉得恶心。”

沈氏给李禾苗喂了几勺子温水,嗓子终于舒服一点了,但说话的声音还是沙哑的不行。

“嗯,娘也觉得他在这里看着恶心,你等着,娘着这就把庚帖还给他,不让他在这里碍眼了。”

沈氏激动的不行,女儿醒了,她高兴,但又觉得女儿受了这么大的罪,她心疼。一时间又哭又笑的,最后一边笑着一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麻溜的就把柜子里的那份庚帖拿出来,扔在朱明堂的身上了。

朱明堂:“???”

不是,这一家人什么态度啊?

他将来可是能当宰相的命,这一家人竟然敢这么对他!?

                           

原创文章,作者:小熊似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