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登仙者》潍洛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奎,李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最后一个登仙者

小说:玄幻

作者:潍洛

简介:(凡人流+修仙文+无系统+主角不圣母、杀伐果段+为了修道不择手段!)仙界崩坍、神道崩溃、诸天万界、修士如同过江之鲫,在这天地间修行,证道长生;曾经仙界崩塌,散落人间大地洞天遗址无数,修士能够得其一机缘,便可得无尽的馈赠;仙术,神术,在天地消散,万年之后,灵气复苏,神术再现人间,修士为之疯狂,同时进一步探索仙术……李寒在李家老祖一句谶语下,开启漫漫修仙路,是魔是仙,一念间。

角色:李奎,李寒

最后一个登仙者

《最后一个登仙者》第1章 无名老祖牌位免费阅读

木南镇,一棵千年梧桐树,位置朝南。

一个少年坐在巨大梧桐树上,在等待阿爹的归来。

他长得虎头虎脑,双目炯炯有神,散发清明之气,眼波中宛如一潭清泉,清澈见底。

他就是李寒,小名:虎子;正是李奎独子,在娘亲收到阿爹家书时,匆匆看一眼,便来到这梧桐树,翘首以盼。

木南镇外数十里之地,落日的余晖,勾勒出三个男人修长的身影。

“哎!李哥,这一次返乡,我就再也不走镖啦,最后一次押镖,足够我王石一家丰衣足食,走镖危险,何况咱家二娃还小,再说内人常年风寒,我得为她们母子二人,多考虑考虑。”戴着幞头汉子兴致勃勃说道。

近乡情却,一年多没有回到故乡,这位叫王石的汉子,脸上透露着归家的喜悦。

“对呀,李哥,王哥说得不错,我也不干啦,这一年多来,咱哥三人押镖,生里来,死里去,老子早受够啦,如今他娘的赚了钱, 我打算回家娶个老婆,一辈子就窝在木南镇再也不出来啦,都说什么好男儿志在四方,要勇闯天涯,这一年来,跟随两位哥哥,我们都是在刀尖上过日子,江湖没什么好的,还不如老婆热炕头呢。”另外一男子附和道。

汉子在三人中年纪最小,还没娶妻,手中掂量着赚来的银子,露出期盼之色,对今后生活,希冀满怀。

李姓男人,从始至终,手中拿着酒葫芦,喝着酒,听着两位兄弟唠叨。

似是沉默,似是有所明悟。

所幸,这两位兄弟对这位大哥,早已熟稔,熟知他的性子,向来冷漠寡言,是典型的外冷内热。

两人正是木南镇的百姓,王石,张拳。

李姓男人正是李奎,在三人年纪中最大,一年前,他带领王石,张拳一同走出木南镇,开始走镖。

实际上,就是为镖局充当身先士卒,数次险中求生。

李奎脸上一道长长伤疤,就是最后一趟走镖,遇到了修士争斗,波及三人,这一道伤疤,便是在那时落下。

张拳、王石在李奎侧翼走着,不时看向大哥脸上疤痕,那一场修士争斗,如今想起,两人都心有余悸。

张拳瞧着不远处的木南镇,雀跃不已,顺便提了一嘴:“李哥,说起来,我和王哥都欠你一条命,日后李哥有何吩咐,只管招呼我张拳,绝无二话。”

李奎始终沉默,喝着酒葫芦里的酒,古井不波。

“呔!黄云门收徒的日子快要到了,李哥,我打算让我家二娃去试试,看看能否成为仙人?”王石咧咧嘴,对自家二娃,他有极大的信心。

“李哥,你家虎子,不也年方十四,不如就同王哥家二娃,一道前去试试,成为仙人,地位可就不一样啦,先前那一场修士争夺战,不瞒两位哥哥,我张拳虽说已经三十,可还是吓了尿裤子,着实惊人呐。”

张拳说罢,眼中期待下文,希望李哥回答一二。

可并不如他所愿,李奎依旧一言不发,张拳在开口时,可谓下极大的决心。

要知道,在木南镇,提及成为仙人这事,可当属李家。

李家自古千年来,祖宗传下一句话,晦涩不明,成为祖训,都说李家后人中,定会有人登天问道,证道成仙。

可千年来,历经数代人,李家的人中都没有修行资质,这件事就是李奎心底的一根刺。

李奎年少时,同样跟随村中几位伙伴,黄云门的人前来木南镇,也加入到拜师学艺大军中,企图成为仙人修行者之列。

“没有修行资质!”这六个字,始终牢牢镌刻在李奎心中,走过半生都没法释怀。

他李家也成为了木南镇的笑话,什么狗屁祖训,想来是李家老祖当时一句玩笑话罢了,可怜李家后人,信以为真。

在李家,祖上祖下,对于上山修行,可以说,如同一个魔咒。

李奎的爷爷、父亲,再到李奎,都是如此,没有修行资质。

寻仙问道,成为修士,讲究的是天资,没有天资,可以说万事皆休矣。

张拳提及于此,李奎捏着酒葫芦,手指微微颤动,心中低喃一句:“上山修行,成为仙人?”

王石见状,立即眼神示意张拳,莫要再提,他神色中,对于自己先前之言,有些后悔。

“再说吧!”李奎淡道,一手拿着酒葫芦,一手摩挲着自己胸前一块漆黑铁简。

这块漆黑铁简,是李家的传家宝,历经数代,一直都挎在李家后人身上。

至于是何宝物?李奎当年穷困潦倒,拿去当铺,当铺老板摇摇头:“不值钱!”

李奎始终带在身上,对于传家宝,在别人看来是一块废铁,可在他看来,始终坚信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即使不值钱,那也意义非凡。

“这次回家,就传给虎子,我也老啦,既然两位兄弟都打算不再一同外出走镖,我也懒得去啦,至于虎子上山修行这事?”想到这时,李奎内心暗涌,始终留有阴影,害怕自己的儿子,如同当年自己一般,他握着自己怀中一个袋子,眼中精光闪烁。

“没有修行资质!”这六个字,在李奎心中,如同梦魇,久久不能散去。

一方面,李家老祖一句祖训; 一方面,李家历代多人,没有一个有修行资质。

这让李奎踌躇不已,他摩挲这块传家宝,黑色铁简,内心暗道:“虎子,有修行资质吗?”

随着三人一路奔波,木南镇在三人眼中显现。

木南镇,大元王朝一个边陲小镇,这里居住的人不多,却是难得安静。

多年来,王朝割据,连年战乱,寻常百姓,苦不堪言。

李寒在私塾中,识字最快,记忆力最好,被那老夫子相中,打算收他为嫡传弟子,让他在木南镇,接自己的班。

可李寒不以为意,他最向往的是成为阿爹那样的人,纵马江湖,快意恩仇。

每次阿爹回来,都会和他说一些江湖趣事,这让李寒萌生一个江湖梦,成为大侠,横刀立马,负剑勇闯天涯。

他不知道的是,阿爹给他讲述的是李奎心中最美好的江湖。

理想同现实的差距,随着年龄的增加,李奎对世间江湖一事,早已提不起兴趣。

尤其这一次走镖,遇到那一场山上修士争夺战,凡人在那些修士的眼中,人如蝼蚁,死不足惜。

李寒坐在梧桐树硕大枝丫上,摇晃着脑袋,在背后看去,就如一个小老虎脑袋。

他目光深邃,瞧着远方,希望看到阿爹的身影。

余晖落下,夜色开始为大地披上一层黑纱,李寒始终目光朝向远方,他在等阿爹。

李奎、王石、张拳三人,加快脚步,迅速赶往木南镇,在他们眼中,那一棵巨大的梧桐树,在几人眼中显现,家越来越近。

一向沉默寡言的李奎,脸上难得露出喜悦之色,因为他看到梧桐树上一个孩子。

正是自己的儿子,李寒!

“两位兄弟,李哥先走一步,你们慢些。”李奎大步跨越,朝着李寒方向前去。

李寒瞧着远方,黑幕隆隆,视线早已不再清晰,可李奎看到的万家灯火,照耀着梧桐树,一眼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

“虎子!”

一句充满苍劲且温暖的声音,在远方黑夜中响起,李寒心头一震,不用多说,阿爹的声音。

他如同一个猿猴一般,从梧桐树上麻溜直下,朝着远方奔去。

黑夜中,一个健硕的身躯,出现在李寒眼中,李寒摇晃着双手向前,口中欢喜道:“阿爹!”

这个平日在外冷若冰霜的男人,唯有回到这木南镇,这里才是温暖的地方。

李奎一把摸着自己宝贝儿子脑袋,打趣道:“你个臭小子,一年多没见,又长高了不少。”

李寒脆生生回答道:“阿爹,是一年四个月零二十天。”

“哟!臭小子记得挺准,来,咱爷俩回家。”李逵露出一丝赞赏之色,对于自己儿子记忆力惊人这件事,众所周知,镇上那位老夫子不知道有多少次登门拜访,苦求李寒成为自己传人,都被李奎一一婉拒。

婉拒的理由,表面说是再等等,这让那位老夫子直骂李奎是榆木脑袋,咋滴?你不是读书的料,就不让你这个有读书种子的儿子读书?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回到李家,爷俩欢喜,李寒母亲早已准备一大桌子菜,直到自己丈夫今日归来,才舍得下血本,桌上难得少见有了肉。

母亲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善解人意,一副农家人的随和,在这个妇人身上一览无遗,可仔细一看,妇人脸上却浮现出三十多岁不该有的丝丝皱纹。

李奎将李寒放下,看着这位苦守一家的妻子,刚毅的男人,轻声道:“若月,苦了你啦。”

妇人见自己丈夫归来,喜极而泣,不忘操持手中添饭活计,应了一声:“平安回来就好。”

妇人是一位心思细腻的人,一眼就看到自己丈夫侧脸,一块黑色纱布遮蔽的位置,顿时怜从心起,同时,她也是一位懂事的贤妻良母,对李奎在外走镖的事,妇人对自己的儿子李寒,只字未提。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陋室虽陋,可充满的是温馨,李奎给李寒夹了一块肉,便扒着碗中饭食,津津有味,这是他离开一年四个月零二十天,第一次吃了一顿饱饭。

吃过饭食,灯光如豆,李奎让李寒先行睡去,可李寒打小就聪明,知道这是父亲故意支开,他在自己房门耷拉着脑袋侧听。

妇人娴熟从一个密封坛子中取出酒水,给自己的男人倒了一碗。

李奎豪饮,一抹自己嘴角酒渍,他缓缓开口道:“若月,我想让虎子上山修行!”

妇人一听,停住自己洗涤碗筷的手,有些不知所措,嫁入李家数十年,对于李家老祖那句卦语,她是知道的。

李奎当年没有修行资质,李家历代几人,都没有修行资质,妇人同样知晓。

李奎话一出口,自知惹得自己这位贤妻心里添堵,可并没有,换来的是妇人轻声一句:“当家的,你要让虎子去修行,我没有意见,可是?”

李奎知道,自己妻子却是担心李寒修行资质的问题,他独自再倒一碗酒,一口饮尽。

夫妻二人,早已心知肚明,都在担心李寒修行资质问题。

这一切都被在房门一侧的李寒,听在耳中,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父母愁容满面。

“上山修行就能成为江湖大侠吗?”李寒小脑袋一转,灵机一动。

李寒想了一会,不再侧听,在自己床上睡去。

李奎则是点燃一盏油灯来到李家祠堂,在李家祠堂中,摆放着一块灵牌,无名无姓,成为最为特殊的存在。

李家祖上规矩,李奎年少听祖父说起,那就是李家老祖灵牌。

李奎二话不说,从怀中取出点香点燃,朝着那老祖灵位,三拜九叩,插上点香,口中默念:“老祖保佑,虎子一定能上山修行!”

默念三遍,李奎离去。

                           

原创文章,作者:潍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