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冷冰冰的殿下突然大献殷勤》鱼塘海后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苏锦尔,苏念念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平日冷冰冰的殿下突然大献殷勤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鱼塘海后

简介:狼族最尊贵的王骁勇善战,矜贵高冷,半妖形态却是个撒娇精,用他的狼耳朵蹭着苏锦尔要抱抱,见不着她一哭二闹三上吊。隔天醒来,他不记得半妖的自己,反而认为苏锦尔故意勾搭他,冷冰冰道:“你有梦游症?半夜来我房间。”到了离开狼族的年纪,他们的生活再无交集,大狼狗却跑过来求投喂,从此不喜欢吃别人做的饭。在狼族的九年,苏锦尔照顾狼王,尊敬他,顺从他,爱戴他,竟让他产生了依赖症,见不到她连呼吸都是错的!

角色:苏锦尔,苏念念

平日冷冰冰的殿下突然大献殷勤

《平日冷冰冰的殿下突然大献殷勤》第1章 逃不过放血的命运免费阅读

“把手给我,今天必须割腕放血!”

“你从乡下接回来就是这个命,不想再被送回去,就乖乖听话!”

客厅,苏念念理直气壮的对苏锦尔道。

而苏锦尔淡定的坐那,面无表情。

说来残酷,自从苏念念出生后,苏锦尔便不得宠,苏念念从小体弱多病,深受父母的重视,有一年算命先生算到苏家容不下两位女儿,会折其中一位的寿命,便毫不犹豫把苏锦尔送到乡下生活。

十岁被接回苏家。

那时苏锦尔以为父母不信命了,心底不舍得她,漫天欢喜回到家,却不过是划开手腕,被迫供血的机器。

不仅感受不到温暖,她这一生都在作为祭品。

只因为这是苏家血液里世代服从的职责。

“尔尔,今天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放个血又死不了,我们全家人的性命都在你身上,你可别任性!”许蓉一脸不懂事的看着苏锦尔。

许蓉端庄富贵,出身名门,苏锦尔的母亲,说出来的话却毫无感情。

苏锦尔听多了,也就免疫了,比如外人常言苏念念是苏家的掌心宝,而苏锦尔只不过送到乡下的一根草。

苏锦尔长期供血,皮肤比普通人白皙,手臂上的脉络看得一清二楚,虽说她比不上苏念念的宠爱,可她比苏念念还要绝美上七分,气质更加出众,此时一双幽冷的星眸淡定的看着她们。

看着许蓉搂着苏念念,心疼她,坐在那的苏锦尔总算有了一抹讥讽的笑:“你们全家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了?这些年,我为了苏家的使命,放了多少血?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想供血,怎么就不能让她来?”

“念念是明星,不能破一丁点皮,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讲出这种话!”

听到这,苏锦尔讥诮的嘴角轻抬。

以前拿妹妹体弱做借口,现在是念念是明星,不能破相。

“我从小教你作为姐姐要谦让,凡事要为妹妹考虑,你咋什么都没听进去!而且你身体健康,放个血过两天就好了,要是今天错过了时间,我们全家可要遭殃!”许蓉小心翼翼护着苏念念,却也按捺不住。

他们催着苏锦尔放血,是因为他们惧怕狼王!

苏家世世代代供奉的狼王殿下。

客厅正中央最显眼的位置,一幅画,凶猛的野兽昂首长嚎,一身雪亮茂密的银灰色皮毛,肌肉结实,犀利的绿眸摄入心魂。狼图腾,狼的画像,苏家供奉最多的东西,这也是狼王让人类知晓的唯一秘密。

苏锦尔十岁开始给狼王供血。

而苏念念九岁便成了童星。

以前狼王并不喝人血,但这一代的狼王是个半妖,喝人血才能抑制兽性。

被选中的是苏念念,苏锦尔却成了代替品。

不仅如此,她还被父母送进狼王的极寒殿作为侍女。

这是苏家的使命。

苏锦尔不在苏家生活,作为狼王的陪伴,她的生活只与狼王有关,可供血这个事,伴随她一生。

眼看时间流失,苏锦尔还不肯就范,苏念念气得不行,不就是一点血,有她的时间宝贵?

每次让苏锦尔放血,就像要她的命一样,用得着这么矫情?

苏念念不想等了,拿起刀,抓住苏锦尔的手就要割下去:“你别装柔弱了,以前放血也不见你要死要活的,我要血,给我拿来!”

苏锦尔皱眉,挣扎了一下:“你给我放手!”

苏念念死活不放,瞪着她没好口气道:“矫情什么!你是我姐,本来就是你的义务,这是苏家给你的恩赐,给狼王供血多好的荣誉,让你来,都是给你脸了!”

“这么好的荣誉,那你怎么不来?”

苏念念高傲的抬起下巴,得意的冷笑:“我一个大明星,割破了手腕,破了相,还怎么演戏,反正没人记得你是苏家大小姐,狼王也只知道这是苏念念的血,你一个乡下贱丫头,你也配?”

啪——

苏锦尔反手一巴掌甩在苏念念的脸上。

苏念念愣了,看着苏锦尔:“苏锦尔,你这个贱东西,你敢打我?”

苏锦尔冷漠的盯着她:“打你就像打废物一样,还需要挑日子吗?给我听好了,我想给你们就给你们,不想给谁也得不到,识趣就别惹我不高兴,大不了,咱们苏家都死干净了,谁都别想好过!”苏锦尔很决绝,不向他们妥协。

这句话,也让苏念念畏惧了。

总而言之,惹怒了苏锦尔,没了血,全家都得遭殃。

横竖都是一死,苏锦尔不可能先死,还让她们好好活着。

“尔尔,你太放肆了!你妹妹的脸多珍贵,你不知道吗?!”

许蓉脸色难看,大声呵斥:“做姐姐的不让着就算了,还打人,谁教你的野性子!你是反了天了!等你爸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

她又摸了摸苏念念的脸,抱住她,安慰道:“念念,你有没有事,让妈妈看看你的脸,有没有肿!”

“妈……我疼。”苏念念十分委屈。

“哎呀,脸红了,赶紧擦药,这要是破相了,还怎么做大明星!”

许蓉又拍了拍她的后背:“念念,别生气,气坏了身体都不好了,不管怎样,妈妈都站在你这边。”

许蓉吩咐下人拿药来。

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苏念念身上,再也没看过苏锦尔一眼。

看着许蓉紧张的模样,这才像个母亲,而她……

苏锦尔想起这么多年,母亲怀抱的记忆太久远了,远到她没有任何记忆,而伸手可得的温暖只属于苏念念。

她的手腕为了苏家的命脉,无数次被割开又愈合,她放血的次数已经超过了她身体的承受能力,每次像完成任务,她麻木了,而许蓉只会疏远的说一句辛苦了。

到苏念念这变成怕破相了。

明明都是亲生的,差别就这么大呢?

她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差别对待,冷笑的看了眼这对母女,毫不犹豫的离开家门。

既然没有,那就彻底不要了吧。

但刚出门,苏锦尔被人从背后打晕了。

她向来警惕性强,竟然察觉不到。

                           

原创文章,作者:鱼塘海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5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