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带着女儿一起飞》油条大果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段晓玲,李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至尊,带着女儿一起飞

小说:神医

作者:油条大果子

简介:天道至尊李斯,偶然探查到自己竟然留有血脉,为了从第七天道晋升为第一天道,重生为乡村小神医,一路上带着女儿打拽豪,揍庸医,结识各方豪杰,开启畅意人生!对了,女儿她妈也得好好的疼爱。

角色:段晓玲,李斯

都市至尊,带着女儿一起飞

《都市至尊,带着女儿一起飞》第1章 重回人间找女儿免费阅读

月球,天宫,天使街7号。

刻满神纹的无边际房间,李斯忽然笔锋一顿。

摆满文件的巨大书桌上,九天圣识纵贯汇聚之处,形成一个坐标点。

血脉共振。

地球上,隔着时空混乱风暴的此处,竟然真的存在,属于我的血脉!

李斯如星辰的双瞳,骤然爆发太阳般炙热的光芒。

自十万年万界血战中飞升天道圣尊,数万万年来,他一直苦寻,打破阶级固化的办法。

第七天道凭什么无法超越第一天道?

无法超越第一天道,他又该怎么实现,与战场中牺牲的千万兄弟的约定?

摧毁魔族,成为至尊神皇。

现在,机会来了。

“来人。”

神殿外,值班的混元大罗金仙,听到天道圣尊的召唤,迅疾躬身入内听旨。

他远远跪伏,瑟瑟发抖。

仅天道圣尊身上,不经意散发的古老、肃穆的骇怖气息,就使他的元神差点分离,恐怖如斯。

“想晋升散圣吗?”

“啊?oh my god……不是不是……奴才愿意!”

咚咚咚——

混元大罗金仙磕头的声音响彻宫殿。

李斯微微一笑。

“上来,坐。”

象征天道至尊的天道皇座,混元大罗金仙的屁股刚一沾上,浑身仙力立马被抽干。

原本肥硕的身躯,瞬间形如枯槁,两眼呆若木鸡。

“辛苦了,我去去便回。”

天道破碎虚空之灭世红莲末法涅槃之屠尘杀戮圣尊——李斯,捏碎坐标。

偏僻山村,住所黄昏。

某乡村小神医,因处于天道圣尊降临仪式的范围,肉身直接融化成气体,飘去臭氧层。

李斯找了几件合身的衣物穿上,抬手握住床边的空气,一段记忆流迅速在脑海形成画面。

同名同姓,擅长以行医之名骗吃骗喝骗财骗色……

一个礼拜前,城里酒吧泡妞一顿闭眼吹,引来了大佬关注。那会儿已然酒精上头,拍着胸脯保证,天下任何疑难杂症,经手后必药到病除。

醒来后,肠子都悔青的小神医,为了跟乡村的女友们好好告别,硬是硬着拖到今天,别人开车上门时,才匆忙收拾行李准备开溜。

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哎呦,这是要逃跑?”

“玲姐,我就说这B有鬼,老大偏要信邪。”

“来不及了孙子,等着跪在地上唱征服吧。”

段晓玲摆摆手,示意他们闭嘴。

她可是正经医药大学毕业的本科生,除了网络小说,全世界也找不到所谓的乡村神医,何况都是借医生的名头来描述乡村风流韵事。

但涉及到那位大人物,任务层层布置下来,最后总得有人顶锅。

“你们怎么跟李神医说话?掌嘴。”

段晓玲出声娇斥,蹲下来帮忙整理乱套的大行李箱。

反正这人已经是一颗死棋,他们做手下的戏要演全套,才好给上面人交代。

只是……

段晓玲这次靠近李神医时,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明明跟上次是同一个人,但气质上,却天差地别。

“李神医,您看,已经收拾好,可以请了吧。”

段晓玲一抹额头上的汗珠。

结合吸收的记忆,李斯一眼看穿其中门道。

替死鬼吗?无妨。

反正自己的血脉也在江南市,降临此地,纯粹因为在捏坐标过程中,选择了人烟最稀少的选项。

“麻烦了。”李斯道。

段晓玲见乡村小神医配合行动,胸中的暴躁、烦闷顿时舒缓了一些,随后恶狠狠瞪了一眼嘲讽李斯的三人。

“你们自己打脸,还是我来动手?”

三人面面相觑,大姐头最近怎么了?

李斯的身后,响起啪啪啪地巴掌打脸声。

这打脸套路……有点熟悉啊。

当上天道圣尊后,被人无条件舔习惯了,这种先抑后扬的打脸套路,还得重新习惯一下才行。

呵,挺麻烦的。

李斯上车前瞄了眼墙上日历,一晃,原来12年过去了。

当年穷困潦倒的三无少年,搭乘最后一班离开地球的航空飞行器,前往彼时时空开始错乱的月球。

如今重返地球,依旧是18岁的青葱稚嫩模样。

雷克萨斯LX570后座,段晓玲胡乱划着手机屏幕。

【百度看病靠谱吗】

【百度看病,癌症起步】

突然,开在他们前面的雅阁车,一阵不规则左右晃动。

“嘶哧……”

紧急刹车。

“草你姥姥,幸亏老子十年老司机经验丰富。”

过了一会儿,失控的雅阁,熄火横亘在路中间,车上传来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声令众人动容。

“妈妈,你不要丢下囡囡。”

“爸爸已经不要我了,我不能再没有妈妈,呜呜呜……”

不多时,赶来的交警探了下小女孩妈妈的鼻息跟心跳,摇了摇头。

“没救了,心脏性猝死,错过了黄金四分钟。”

段晓玲的眼睛有些湿润,有车主现场发起捐款,想起包包中还有从银行取的1000元现金,转身走回SUV。

李斯记得行李箱中有一包银针。

俩人碰头。

“你会救人?”

“我不是神医吗?”

段晓玲一愣,这人不是个医骗?

看到李斯朝前方交警靠近的背影,段晓玲突然回过神来,这人是想玩一出倒脱靴。

借由救人的名目,随便整个故意毁坏遗体。虽然要吃牢饭,但起码不用假扮神医去送死。

“拦住他。”

段晓玲刚喊出口,那边三人还来不及反应,李斯已经跟交警接触上。

“玲姐,这臭小子跑得跟博尔特似的,一眨眼功夫就窜过去,拦都拦不住。”

“靠,本来以为是一趟很轻松的任务,早知道把他绑车上了。”

狡猾。段晓玲心中一沉,让三人先混围观人群里,首先要保证小神医跑不了。

段晓玲给老板打去电话。

酒吧那晚,她正好在现场作陪。

那位大人物的九个儿子,为了继承庞大家产,费尽心机寻找能救活父亲最爱的六姨太的神人。

因一场突降冰雹,意外取道江南市的大人物第四子,恰好听到隔壁桌,所谓乡村小神医的自吹自擂,上去攀谈,顿觉这便是苦寻的神医,六姨娘有救了。

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第二天立刻取消了原定行程,去跟家族报备。

第五天,乡村小神医成了他们此趟任务要带回去的目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雅阁事故车旁。

月球十万年万界血战,一步步爬上七大天道圣尊的宝座,李斯于战场成圣,不仅武功独孤求败,医术更是独步天下。

他可能救不了活人,却一定可以救活死人。

交警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同情心,答应了李斯施展银针的请求。

此时,颇有见识的群众,传来对李斯理所当然的质疑声。

“这么年轻,长得还这么帅,不会是借花架子来拍逗音的吧?”

“谁亲眼见过银针能救活死人?肯定是拍短视频的团伙,博眼球的。”

“那不是草菅人命?如果救不活,一定要让他坐牢!”

李斯手中的银针,在围观群众的质疑声中,飞舞,下针之快令众人眼球应接不暇。

众人屏息凝视。

一秒,两秒,三秒……

小女孩的妈妈缓缓睁开眼睛……

段晓玲拿到了老板的许可,刚挂掉电话,耳边旋即传来围观人群的一阵阵欢呼。

“活了活了!”

“奇迹啊!这是神医吧?”

“小神医,对不起,我不该质疑你啊。”

不会吧?

段晓玲快步上前,她是学医的,那种情况下还能不能救,不是一目了然?能救活就见鬼了。

靠,真救活了!

段晓玲双目圆睁,整个人呆住了。

“神医,有电话微信QQ咩,留一个方便联系。”

“您看我最近腰酸背痛,肾还有点亏,是个什么病症?”

“我晕,你这纯粹公粮交多了吧……”

小女孩扑入妈妈的怀中,尽情撒娇。李斯也不等母女上来感谢,挤开人群迅速回到车里,深藏功与名。

“开车啊,看着我干啥?你们不是说,晚了怕酒店没好房间。”

一路上,不需要段晓玲开口,目睹全程的其余三人眼中泛起了小星星,充当自动问话机。

“小神医,踹门属于一时情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主要怕您闲云野鹤惯了,万一突发兴致,万一就差这几秒,我们跟您擦肩而过,那得多大的遗憾。”

如果说,之前被段晓玲逼迫抽脸有怨恨的话,目睹李斯神奇的医术后,三人只剩下崇拜。

“天大的遗憾啊。您这一手银针,像极了网文主角什么造化神针,不会您也有来自某个古老家族的功法传承吧?”

“小神医,祖上跟徐福啥关系?”

……

“癌症能治不?”

对三个手下快失望透顶的段晓玲精神一震,可恶,终于问到点子上了。

“能,也不能。”

什么意思?段晓玲竖起耳朵,正想听听李斯的解答,酒店到了。

三人主动提行李,开路,最好的房间给小神医。

段晓玲直接给晾在后头没人管。

气。

房间里,李斯谢绝了晚饭邀请,静静仰望夜空。

我回来了。

试图努力挤出一滴眼泪,至少证明一下近乡情怯。

失败了。

身为天道圣尊,掌握生杀大权太久了,他已没剩下多少人类的情感波动。

在月球,他每隔一千年左右才会感到饥饿,每隔五千年前才需要睡上一觉……

李斯房门外。

段晓玲举起敲门的手又放下,内心纠结要不要请教小神医。

她想提前确定病情,但又害怕得到坏的答案。

手机震动。

医院的电子诊断说明书。

段晓玲看完后,咬紧红唇,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掉头回屋,浴缸放满热水。

镜子前,段晓玲抚摸着自己的雪白胴体,深呼吸,鼓起勇气。

“小神医想要的话……”

                           

原创文章,作者:油条大果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4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