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他不对劲》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周泽霄,黎非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校草他不对劲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梨子困了

简介:育风中学来了位转校生黎非,唇红齿白,做事却自带拽姐气质。谁都不知道,穿书过来的她只想好好学习,顺便离校草男主远一点。但事与愿违。原文里品学兼优、淡漠疏远的校草似乎不太对劲,对她落下的功课很是关心。比如,众人看见打完球的校草一把抢过她预备送给隔壁班帅哥的水,笑意却不达眼底:“今天再多做三套数学试卷。”【双穿越】

角色:周泽霄,黎非

校草他不对劲

《校草他不对劲》第1章 叫周泽霄的都是渣男免费阅读

黎非怎么也想不到,平平无奇的自己能在大三刚开学时登上学校论坛的热榜,热度持续不下。

只是因为她头脑一热,给传闻中不近女色的校草周泽霄递了封情书。

“你们听说了吗?有人当众和周校草表白!”洗手台上一个红发女生对镜撩了撩刘海,煞有其事地开口。

这句话像是个开关键,旁边的女生们都七嘴八舌地开始议论。

“我天,男的女的?谁那么不自量力啊?”

“听说是个女海王,长得也不好看,没想到还这么不要脸。”

“丑人多作怪,还想来骗校草的感情?对了,那个海王叫什么来着?”

隔间里听了好久八卦的黎非转动门把,轻飘飘地从讨论得兴致勃勃的一堆人里面挤过去洗手,好心地提醒道:“好像叫黎非。”

“对对,是这个名字。”最先开启话题的女生激动地点点头,扭过头去想要再追问两句,蓦然和刚刚答话的“好心人”对上了眼。

女生白皙的皮肤似乎吹弹可破,微微透着诱人的绯红,一双杏眼晶莹剔透,眼角有颗小小泪痣。草绿色的连帽卫衣更衬得她雪雕玉琢、眉眼生动。

怎么有点眼熟?还没等红发女生反应过来,就看见“好心人”支着洗手台侧过身子,小小的梨涡微陷。

“好巧啊,我就是黎非。”

然后,在一片寂静的目送中,黎非头也不回地甩着手走了。

真是离谱,本人明明是个年年七夕被孤寡青蛙问候的单身狗,啥时候成了海王?

而且人周泽霄好歹收了情书,虽然啥也没说,但至少没有拒绝。

“黎非你人呢?马上上课了!”室友的连环夺命call打断了小姑娘的自我安慰。

糟糕。这节课老师挚爱点名。

“砰——”她忙不迭地冲出休闲区,却没想到起步太急,半个身子都撞进了别人怀里。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吃痛地捂着脑袋,黎非缩了缩脖子不敢抬头。

被撞的那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呆呆地兀立在那儿点了点头,看着女生急匆匆跑掉的背影,咽下了来不及说出口的话。

肇事逃逸?出息了。

周围涌动的空气里似乎还留存着女生身上淡淡的果香。

“叮铃铃——”踏着铃声冲进教室的黎非眯着眼睛一时没找到室友占的座,碍于讲台上老师炙热的目光,她只能用书遮着脸猫腰往后排走,终于找到个空位坐下。

就是靠着走廊,难免显眼了点。

还没等黎非气喘匀,手机突然“嗡嗡”震个不停,全是微信的消息。

【梨子,你咋坐那去了?】

【我们在你前面,你偷偷溜过来吧。】

摸不着头脑的小黎一抬头就看见室友们在前面几排的位置上龇牙咧嘴地示意她过去。

一定是担心她独自一人难以应对周围人八卦的目光。黎非感动地朝她们点点头,示意自己完全没问题,却看见室友们突然把头全转回去,一个个翻书翻得忘我。

心中慢慢涌起个问号,窝在手心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只有四个字——“姐妹保重”

啥意思?

“让一下。”头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还在揣摩室友消息的黎非整个人怔住了,急忙用手遮住发烫的脸,直到那人从她身边擦过去,在旁边放着本教材的空位上坐定时才反应过来。

世界那么小的吗?

“霄哥,上个厕所怎么去了那么久?”后面有个揶揄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又被哪个妹妹拦住了?”

黎非的小脸几乎快藏到卫衣领子里,还是耐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借着拿教材的动作,偷偷侧过一点头去看周泽霄的反应。

“就你话多。”

今天的校草穿了件黑色连帽卫衣,漂亮的五官犹如刀刻一般,睫毛长而卷翘,熟悉的侧脸干净利落,漫不经心地开口。

切,拽什么拽。

酸溜溜的某人扣了扣脑袋,假装正经地翻开书,在目录部分犹豫。

怎么感觉都没听过?不对不对这个替代效应好像上节课讲过。

“讲到哪了?” 熟悉的慵懒声线响起,带着几分散漫。

“56页,怎么着今儿个咱们霄哥要好好听课了?”

跟着翻到56页的黎非不自觉竖起了耳朵。

“下课叫我。”几声衣料摩擦桌面的声音后,校草找到了舒适的入睡姿势。

黎非偷偷松了口气,注意力渐渐转移到手机屏幕上。

说来也巧,她在追的这部小说,男主正好也叫周泽霄,更巧的是,人家也是校草。

但作者也太坏了,前期男女主暗戳戳互动的小细节有多甜,后面两人生生错过就有多虐。

女二也真不懂事,非得在人小情侣间插一脚。黎非看得火大,恨不得自己钻进书去摁头男女主。

下课后,躲在阳台上的小黎用陶白白的星座运势分析来分析去,发现男女主的星座绝配。

果然,自己嗑的cp就是宇宙无敌的。

“霄哥,那个和你表白的……”猝不及防的一句话飘进她耳朵里。

“没兴趣。”清冽淡漠的嗓音没有感情地截断问话,“你很闲?”

“当然没有,走走走,吃饭去。”

这年头叫周泽霄的书里书外都那么绝情的吗?黎非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看来只有酒精才能麻痹失恋的痛苦。

哦不对,还不配叫失恋,顶多是单恋失败。

晚上周泽霄路过夜市时看到两个喝醉酒的人,一个撑着垃圾桶在呕,另外一个披散着头发,一边拍着垃圾桶一边说:“吐吧,吐出来就好了。”

他正好收到一个马上要交的文件,便停了下来,摸出一颗奶糖,不紧不慢地边嚼边改。

披着头发的女生突然扬起脑袋,手重重拍在铁皮上,草绿的卫衣与火红的垃圾桶形成鲜明配色,“周泽霄那个渣男!”小脸憋得通红,一双圆滚滚的杏眼水汪汪的,“诶哟,你怎么瘦得都是骨头,我手都拍疼了。”

周泽霄删错误数据的手顿了顿,是她?

“他真的好好看。”小姑娘犹豫了下,委屈地瘪了瘪嘴,“但他不喜欢我。”

站在路灯下的男生久久没有填上表格里正确的数据,直到吐得昏天黑地的那个被接走,还剩下叽里咕噜靠着垃圾桶说着胡话的醉鬼的时候才迈开步子。

鬼使神差地,他在她面前蹲下。

“是滴滴吗挺快啊。”她抬起晕晕的脑袋,吃力地辨认来人。

“不是。”

“嗯?你知不知道我可以举报你拒载。”小姑娘向他示意自己app里的一个按键,“只要点一下。”

他妥协了,为了那个倒霉的滴滴师傅的评分,任由醉鬼扒着自己的腰,想了想还是关闭了手机里在修改的文件,腾出手扶住她的肩膀,但依旧没有想明白自己今晚究竟在干嘛。

见义勇为?善心大发?救助失足少女?

“周泽霄好坏,他…他怎么能抛下女主?”怀里的醉鬼念念有词,“如果我是女二,我绝对绝对不会理他。”

                           

原创文章,作者:梨子困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