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族降临:我只是个小记者》十三渡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柳神,鬼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鬼族降临:我只是个小记者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十三渡

简介:【轻松+系统+直播+腹黑+鬼怪】系统迟必到,39章系统归来。这是一个大时代,鬼怪降世,人类是升华还是灭亡?陈伦作为灵异记者,哪里有鬼魂,哪里就有他。“打架?好哇!你们打,我们只是来直播的。等你们打完了,说说心得。”“杀人?漂亮!正愁找不到直播内容了,你杀一个我看看?”“称王?可以!只要你能打赢我这个小记者。”“原来是鬼帝啊,来喝酒。不喝?是不给我面子?”“永恒大佬?比钻石如何?”

角色:柳神,鬼帝

鬼族降临:我只是个小记者

《鬼族降临:我只是个小记者》第0章 序言(求收藏,求关注,求书评,跪求……)免费阅读

七月天,

燥热的气息在大地上肆虐。

到处可见的迷你短裙,成了这炎热季节中独特而又唯美的风景。

可天公不作美,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刹那间被黑云笼罩,炙热的空气瞬间变得阴冷潮湿。

几乎同时,整个世界都见不到一丝太阳,无边的黑暗笼罩着大地。

黑云压城城欲摧,有一种压抑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

……

很快,有专家在网络上发言,说出猜测,声称世界末日降临了。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恐慌,害怕,彷徨。

街道上更是混乱不堪。

打架,抢劫,暴乱。

随处可见。

相关部门倒是反应迅速。

第一时间派出警察镇压暴乱,维持秩序。

随后调集部队,紧急备战,在黑暗中待命。

川省酆都山。

山顶上,九名老者迎风而立。

他们的站位很讲究。

分别站在九爻位上,类似某种阵型。

阵心处,有一道石门,

石门很古朴,但却让人感到压抑。

只见,团团黑气从中冒出,冲天而去,遮天蔽日。

九老掐着手印,念念有词。

他们额头上,手心,背部全是汗滴。

离九老不远的地方,还有一群打扮怪异的人士。

几百号人情绪紧张,纷纷望着九老。

看这些人着装,有佛门高僧,有道门真人,有龙虎天师,也有麻衣神算,风水先生等等。

“柳神算,你算出凶吉没有?”有人打破宁静问起。

柳神算摇着头,一脸紧张,满头大汗:“难…难…难!灭世之灾!”

“我佛慈悲,阿弥陀佛!”高僧悲悯,念起佛经。

“龙脉不显,九阴冲天,大难之象。”风水先生皱着眉头,也卖弄了一句学识。

“难道真是上天要灭我人族?”有人在低语,情绪低迷。

“何必怨天尤人!鬼来捉鬼,魔来屠魔。我以我血荐轩辕!”天师紧握桃木剑,目光坚定,豪气冲天。

“张天师说的对,我以我血铸造人类最后一道防线,干他丫的!”有人附和,气势豪迈。

就在大家豪言壮志的时候,道门真人突然喊道:“无量天尊,九老快不行了,大家做好准备。”

众人望去,只见九老的身体瑟瑟发抖,黑气在侵蚀他们。

呼吸间,九老就被黑气吞噬,纷纷被震飞,口吐淤血。

其中一老倒在众人身边,颤抖的说道:“九星连锁被破,它要出来了。我们尽力了,剩下的就看你们了!”

他说完最后的遗言,便彻底断了生气。

其他八老也没有挨过这一回,九人为人类付出了最后的生命。

也是此时,石门上黑气翻涌,无数影子鱼贯而出。

瞬间布满山顶,拱卫着石门。

“哼哈…”一声咆哮从石门中传来,恐怖的气息铺天盖地。

这一刻,仿佛天地都在颤抖,山川密林都在震动。

飞禽慌乱的冲向天空,走兽践踏狂奔,恐慌在蔓延。

“终于出来了,这片天地是孤的了!哈哈哈…”

一个人影从石门中缓缓走来。

他身着皇袍,头戴金冠,手里握着一方玉印。

山顶的黑影纷纷跪拜。

“鬼帝!”

“鬼帝!”

“鬼帝!”

天地间都充斥着这兴奋的吼叫,仿若天地已被他们踩在脚下。

“好,我的子民,准备征服这片天地吧!”

“杀!”

人类一方终于在压抑中爆发,道门真人率先出手,怒吼一声,冲了上去。

“杀!”

“杀!”

“杀!”

众人纷纷呐喊,没有废话,没有退缩。

这是种族之间的生存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需要任何语言,只有厮杀!

战争就是流血,战争就是死亡,更何况这是种族之间的战争,非我族者,其心必异!

这一刻,奇人异士空前团结,只因为在他们身后是十几亿人的家园,有他们的妻儿,有他们的父母。

他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是人类最后的防线!

大战瞬息爆发,能人异士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前赴后继。

然而,双方实力相差太大了,在绝对实力面前,奇人异士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真人,高僧,天师,神算,命师,风水大师,联袂而出,围攻鬼帝。

结果却被轻易镇压,毫无还手之力。

只是这短短的交手,

人类便伤亡惨重,几百号人能站着的没有几个。

但是!

他们没有退缩,前仆后继,哪怕是倒下,也是在进攻的路上,也是在捍卫人类最后的尊严,在拱卫人类最后的防线。

甚至有的人躺在地上了,还在继续战斗。

“还有谁?哈哈哈……”

鬼帝毫发无伤,仰天长啸,嚣张至极,根本没把人类高手放在眼里。

“太强了!”

“人类真的难逃此劫了吗?”

“我们败了,人类还有谁能阻挡鬼帝的脚步。”

”一旦鬼帝入世,必会生灵涂炭。人死化鬼,此消彼长,世间将变成鬼国。”

“还有国家,还有军队,我不信,我不信我们就这样亡了!”

“热武器对付人类还行,可是对付鬼怪完全没有作用啊!”

……

失败,死亡,毁灭,已经不可避免,人类最后的防线正在崩塌。

能人异士倒下,死去,魂魄被抽离,化作厉鬼又在攻击身边的友人。

此消彼长,前路已毁,黑暗将代替光明,笼罩世间。

“一群喽啰,就凭你们也敢阻挡孤,痴心妄想!”

“孤就让你们看看,这片苍天是否能遮住孤的眼,这片大地是否能阻碍孤的脚步!哈哈……”

真人,高僧,天师,神算,人类顶尖的奇人异士。

凡是还有感知的高手此刻都沉默了,或许是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众人已失去了希望,鬼帝的强大无人能抗衡,世界将黯淡无光,永世黑暗。

然而,就在众人即将迷失的时候。

一个懒散的声音突兀间出现在山顶。

“我说怎么鬼哭狼嚎的,原来在拍戏啊,小爷还以为世界末日了呢。”

众人望去,一个青年出现在他们眼前。

只见这青年一身休闲装,戴着一副眼镜,慵懒的走过来。

“孩子,快逃!”

一个老道士喊道,虽然他知道已经晚了,但是作为人类的本能,他还是开口了。

“你们还真是敬业,入戏太深了吧。”

青年并没有理他,依旧迈着悠然的步伐向鬼帝走去。

很多人都闭上了眼睛,心里已经知道结局,暗骂青年是傻子,是白痴,白白送死。

青年哪知道这些,只见他走到鬼帝面前,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番。

“这身装扮不错,这头冠,这皇袍,挺值钱吧?”青年好奇的对着鬼帝评头论足,似乎真把他们当演员了。

死定了,众人心里都这么认为。

然而,他们想象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鬼帝也打量着青年,高傲的他尽然疑惑的问了一个哲学问题:“你是谁?”

青年回道:“嗯,我呢,就是一个游客。”

“听说这里风景不错,就来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鬼帝居然和这青年聊了起来,我们是不是见鬼了。

刚刚还打的你死我活的场面,突然间就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包括众鬼,都望着鬼帝和青年。

青年扶了扶眼镜,耸耸肩道:“那个啥,没打扰你们拍戏吧?”

没人回答他,众人早已斯巴达了,心里万匹草泥马在狂奔。

“看来有影响啊。这样吧,为了弥补我的错失,我暂且加入剧组,演一个角色可好?”

青年自言自语,很多人都已经骂娘了。

演戏,演你妹的戏,你全家都在演戏!

青年见没人理他。

他又看向鬼帝,戏谑道:“这样吧,你刚刚不是说了豪言壮志吗?现在也没有人站起来跟你打了,要不小爷陪你演一场对手戏!”

“放心,小爷的演技可好了,奥斯卡还欠小爷一座小金人。”

说完,青年脸色突然变了,和善的脸庞瞬间变得阴寒,犀利的眼神看着鬼帝。

众人更是无语了,这货还真把他们当拍戏了,而且入戏居然这么快。

已经没有人能阻挡这二货逗逼送死了了。

只见青年突然出手,举拳打向鬼帝。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认为青年会被鬼帝撕的粉碎。

很肯定,确定以及百分之百的认定。

然而,他们想象的画面又没有出现。

却见到了一生都难以置信的一幕。

鬼帝居然在后退,面对一个人畜无害的二货逗逼,鬼帝退缩了。

接下来的画面,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

青年突然提速,一拳揍在鬼帝脸上。

再看鬼帝,全身鬼气居然有些涣散,四下横飞。

“你到底是谁?”

鬼帝稳定身形,有些恐惧的看着青年。

“你丫的哪来这么多问题?演戏懂不,专业点。”

青年再次出手,速度极快,拳打脚踢,招招到肉。

“你丫不是说这天遮不了你眼吗?”

“你丫不是说这大地挡不住你的脚步吗?”

“就这点能耐?我呸!”

青年越说越愤怒。

本来到这,大家都已经傻了。

可这青年却转头对着众人,笑道:“怎么样,哥这演技还可以吧。不拿小金人都对不起人民。”

众人已经无力吐槽了,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

鬼帝也愤怒了,双手结印,念念有词。

无边的黑气瞬时充斥在他四周,形成漩涡,不停旋转,似是黑洞一般。

“能不能对个台词再开大啊!”

“你们这戏的反派都这样演戏吗?”

“至少说个豪言壮志啊,不是说反派都死于话多吗?”

“难道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青年依旧嬉皮笑脸,挥舞着拳头,虎虎生威,将四周奔过来的虾兵小将打的魂飞魄散。

清完小兵,他才慢悠悠的拿出一支毛笔,随后喷上一口鲜血,就这么悠然的在虚空中写起字来。

“开大谁不会,来看看哥的大篆写的怎么样!”

毛笔舞动,鲜血在空中凝聚,居然没有掉在地上。

“去死吧,黑暗之轮!”

鬼帝大喝一声,身后的黑洞就向着青年砸去,黑暗之轮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就连时空都被抽走了。

“比声音大是吧?好咧,走起。”

青年手腕一收,终于写完了一个字。

“定!”

只见血红的定字飞向黑暗之轮。

刹那间,黑暗之轮便定在了空中。

鬼帝不停捏着手印,可黑暗之轮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这黑暗之轮是拼多多买的吧?太假了!”

青年戏谑一声,又快速写下第二个字。

“火!”

只见‘火’字冲向鬼帝,瞬间化为红莲业火,将鬼帝全身包裹住。

鬼帝周身鬼气幻化成气墙,艰难的抵挡着红莲业火。

“看来不够,好咧,再来!”

青年开启话唠模式,嘴巴停不下来,手也不闲着,又是快速写下一个字。

“水!”

瞬间。

‘水’字冲天而起,四下分化,天空顿时裂开一道口子,三千弱水咆哮而出,呼啸着涌向鬼帝。

水遇火,却不相抵,反而相生,业火更旺。

一瞬之间,弱水的冲击致使鬼帝气墙支离破碎,业火乘虚而入,烧的鬼帝惨叫连连。

“还不够吗?再来!”

青年讪讪自语,可听在鬼帝耳里却那么刺耳。

然而鬼帝并没有求饶,他依旧坚挺的抵抗着。

“木!”

扶桑神树从天而降。

“土!”

玄天息壤铺天盖地。

“金!”

九角金鼎腾空飞来。

一时之间,五行汇聚,相生相克,恐怖如斯。

强如鬼帝,被五行之力压迫的鬼气混乱,气息越来越弱。

那些在他身边被殃及的虾兵蟹将早已魂飞魄散,消失在世间。

“灭!”

青年又一声大喝。

最后一个字,没有花里胡哨的点缀,很朴实的飞向鬼帝。

这个字没有幻化任何实物,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大篆的‘灭’字。

可在鬼帝眼中,这却是最可怕的,比五字五行还要恐怖。

返璞归真,大道至简,这是真正的灭之道。

“你等着,孤还会回来的!”

鬼帝害怕了,当即分解鬼体,化作黑雾远遁而逃。

然而这黑雾却在五行字韵的侵袭下,百不复一。

鬼帝逃了,虾兵蟹将却在‘灭’字的洗礼下,死的死,伤的伤,只有几只侥幸逃出生天。

最后,‘灭’字冲天而起,轰向鬼气黑云,。

青年扶了扶眼镜,收起毛笔,笑道:“就这么结束了?导演呢?可以杀青了吧?”

没人应他。

在场的人都在怀疑自己的人生。

甚至有的人在东张西望,寻找导演,寻找摄像机,真的开始怀疑他们是在拍戏了。

然而,他们都知道,拍戏是不可能拍戏的,这辈子他们都不可能拍戏的。

很快众人也都接受了现实,脸上纷纷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

但心里依旧忍不住吐槽:尼玛,你一个绝世高手,居然来扮演逗逼二货,说好的高人气场呢,说好的威武轩昂呢,说好的霸气凌然呢?

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啥,我就先走了,我麻麻叫我回家吃饭了,杀青宴不用叫我了!”

青年也不等人回答,慵懒的向山下走去,悠然的消失在密林当中。

等众人回过神来,天际的鬼气黑云已经彻底消散,阳光驱逐了黑暗,炙热的气息又充斥在大地。

山顶的众人,此刻,心里既兴奋又憋屈。

心中有一句骂人的话,堵在心口,都快憋出内伤了。

                           

原创文章,作者:十三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4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