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运之前,我的葬礼被女帝曝光》清明点火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鑫源,陈惊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国运之前,我的葬礼被女帝曝光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清明点火

简介:【灵气复苏】【霸气】【无敌】【天道榜单】一场葬礼。电商马整理遗容,企鹅马守灵,地产王摔盆儿,大米雷抬棺,世界首富杰克贝索斯致辞。你以为这就完了?灵气复苏后,万界女帝曝光葬礼,万族惊慌齐至,纳头跪拜,整座宇宙阴云笼罩,鬼哭神嚎。还没完!域外神级文明降临,开启蓝星国运争霸赛,龙国选手,竟是躺在棺材里!九龙拉棺而去,途经之地,万灵膜拜,香火鼎盛……所有人都懵逼了……这是哪位道友的葬礼?

角色:陈鑫源,陈惊蛰

国运之前,我的葬礼被女帝曝光

《国运之前,我的葬礼被女帝曝光》第1章 第一个联系的人免费阅读

“日尼玛退钱!”

桃源新村。

一个小男人,伴随着一声愤懑的吼声,用力踹开了那扇古朴的木门。

他怀里抱着一个简单的陶罐,面带怒容。

蹬蹬踩进了里屋。

然而,脚步声一顿。

其面色一白。

又蹬蹬倒退着夺门而出……

是的。

陈惊蛰死了。

死在了百岁生日的夜里。

这世上,又少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伟丈夫……

噗……

……

没多久,村长来了。

邻居也呼啦啦的围聚过来。

窃窃私语着。

“陈老也算是寿终正寝了。”

“也没个子女,一直孤苦伶仃的。”

“死了也好,往日看他颤巍巍的,生怕死在我家门口。”

里屋的木床上。

死去的陈惊蛰面容安详,身上盖着红绸棉被,被子四周散落着玉质的小牌。

共六十四块。

不经意看,这玉牌竟时不时的闪动起亮光。

陈惊蛰穿一身玉白色的唐装,浑身肌肤的颜色不是惨白,而是一种看似晶莹般的玉色。

岁月只在他的脸上刻上深深的皱纹,却没有夺去他棱角分明的五官。

任谁来看,都会觉得这老头子,年轻时定是个极好看的人儿。

里屋里的摆设很简单。

桌椅板凳都是寻常人家中都能见到的样式。

院子几个角落中堆满了简单的陶罐。

虽是简单,但做工却考究无比。

……

村长陈鑫源皱着眉头。

眼看院子周围聚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他感觉到紧张万分。

虽说陈惊蛰是寿终正寝。

但是这老头子无亲无故,这身后事该如何处理?

总不能就一张草席裹尸,草草下葬吧?

陈鑫源挤开人群。

进入里屋,从桌子上找到了陈惊蛰一直用的老年机。

打开电话簿。

里面就只有一个电话。

他一愣。

随即明白过来。

这个人一定对老头子极为重要。

说不定是挚友亲朋之类的。

不然手机中怎么只有这一个电话呢?

村中为陈惊蛰处理身后事也行。

但如果能有他人。

那自然是更好的。

陈鑫源不免有些放松了。

赶紧拨过去。

滴滴滴响了几声。

电话接通。

“喂,是谁?”

电话那头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陈鑫源忐忑的问道:“请问,您认识陈惊蛰吗?”

沉默一阵。

似是在思量。

“认识。”

陈鑫源一听,顿时收起了之前的忐忑。

心中多了丝轻视。

他之前是有些想法的。

想着老头子活了一百岁,是不是认识什么大人物?

不然怎么会只存他一个号码?

可是如今看来,估计不是了。

毕竟那些大人物哪有自己亲自接电话的?

“哦,他老死了,你看能不能过来一趟,帮他处理一下?”

陈鑫源这话已经不算客气了。

向人报死讯的,哪有把“死”字放在话头上的?

一般都是“去世了”、“走了”之类的含蓄点的话。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陈鑫源这毫不客气的话。

也没有什么多余表示。

又是沉默一阵。

而后半晌,才是回了一个“好”。

然后陈鑫源挂掉了电话。

没好气的看了眼里屋方向。

也不知道在跟谁说。

“活了一百岁,权当是白活了!”

背过手去。

嘟嘟囔囔。

“连个人都不认识!”

说着声音大起来。

“行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吧啊,已经联系人了,接着就过来给老头子收尸了。”

“散了散了,都散了吧!”

陈鑫源的威望还是有的。

又一听有人收尸。

围着的人没多久也就三三两两的散掉了。

然后到了下午。

一个小年轻找上陈鑫源,说是村外有一辆外城来的车。

兴许是给陈惊蛰收尸的。

陈鑫源于是去到桃源新村的牌坊下。

只见到村外一辆黑色的SUV停着。

陈鑫源不屑的一撇嘴。

他们桃源新村虽说不比城里,但近些年的经济也有腾飞迹象。

家家户户都有汽车。

好一点的甚至能开上辆宝马或者奔驰。

因而一看到来得是辆别克的SUV,他都不免为陈惊蛰觉得悲凉。

他哀叹一声。

跟旁边还年轻的儿子敦敦教诲。

“所以我老跟你说啊,要好好混,多结交有本事的人,总不能到老还是一事无成吧?”

“你看这老爷子,痴活了一百岁,老死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一个,就开辆这垃圾车来,这丢脸都丢到下面去了。”

说完又是重重一叹。

心想自己到时候要是也这样,还不如直接不活了……

村长来了。

村民就将那辆SUV放进村里来。

车在村头停下。

人们议论纷纷。

“这就是来给陈老爷子处理后事的人吗?”

“看着好像混的不怎么样啊。”

“可惜了老爷子了,平常看着人挺好的,这到老,也难混上个体面的葬礼,不能走的风光一点,唉……”

……

“这车我见过,三十来万就能办下来,噗。”碎嘴妇人瓜子皮吐到地上,转眼看向另一人,笑着问,“翠春我记得你儿子刚置办一辆宝马吧?多少钱来着?”

名为翠春的妇人红光满面,得意满满,一摆手,故作矜持的道:“提这干啥的,也没多少钱,七十来万吧。”

“七十多万还没多少钱呢?你看这辆……”碎嘴妇人下巴指点着那辆SUV,“总比这辆值钱多了吧?”

“要我看啊,这老家伙就是报应,他这人可抠门儿了!”

碎嘴妇人看看周围,小点声说着:“那不就前两年,说是他往外送东西,我还寻思着老东西活这么多年,会送什么值钱的物事呢,结果怎么着?就送一个自己做的破陶罐子?!”

“呸!”妇人愤懑的啐一口,“就这罐子,我拿来接尿都嫌寒碜!”

接着琢磨一通,咬牙道:“不行,回头我就把那罐子还回来,死人的东西放家里,可太不吉利了!”

……

SUV车门打开。

陈鑫源主人派头要做足,于是笑着走上前去。

车上下来六个黑西装戴黑墨镜的男人。

其中一人向陈鑫源抬手,示意不要靠近。

陈鑫源一愣,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那六人却全然没有把他放在眼中。

其中四人进到村里,仔细检查着大大小小的街头巷尾。

剩下两人就在村头附近转了几圈。

十几分钟后,六人汇合。

低声交流一阵。

看上去像是领头的人,拿出手机来拨通电话。

“没问题,过来吧。”

                           

原创文章,作者:清明点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4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