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冠天下:绝色娘亲哪里逃》岑易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箫哥哥,靖东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宠冠天下:绝色娘亲哪里逃

小说:古代言情-萌宝

作者:岑易

简介:一纸婚书,她成了全东隅最大的笑柄。本该是属于她的三皇妃之位,许给了景阳县主。全东隅都知道,温国公嫡女,被抛弃了。曾经有多羡慕嫉妒,如今就有多讽刺唾弃。是不是所有的感情,都禁不住权势地位的考验?温玉莞决定不再相信爱情。可偏偏这个时候,他出现了!带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包子,扬言要娶她为妻!什么?小包子赖在她家不走!还奶声奶气宣告:我爹看上的女人就是我娘亲,谁也别想抢走!

角色:箫哥哥,靖东王

宠冠天下:绝色娘亲哪里逃

《宠冠天下:绝色娘亲哪里逃》第1章 宁为玉碎免费阅读

都说爱上一个人,便是收起一身的锋芒,卸下所有的伪装,让自己变成了最讨厌的模样。

十六岁的温玉莞,所有的狼狈和不堪,都是因为爱错了一个人。

三皇子府冰冷的大门外,温玉莞浑身湿透,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朱红色的大门。

“箫哥哥,我是莞莞,你开开门好不好?”

“她们都说你要迎娶端阳县主,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你说你此生只爱我一人,都是诓骗我的吗?”

“你开开门啊!无论如何,你都应该给我个说法。”

……

温玉莞一遍又一遍的叫唤着,直到声嘶力竭,喉咙干涩,依旧没有人人回应他,那扇冷冰冰的大门,将她与里面隔在了两个世界。

愿做天上比翼鸟,从此与君不离分。

这是他对她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她一直深信不疑。

然而就在今日,陛下赐婚,许了靖东王家的端阳县主为他的三皇子妃,他没有拒绝。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两心相许,感情甚笃,他怎么可能另娶?

温玉莞无论如何也没法接受,她就想问问他,陛下赐婚,他是迫不得已,还是心之所向?

耳边狂啸的风,嗖嗖作响,她只觉得内心冰凉,一种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直觉告诉她,他在躲她。

温玉莞从未感觉自己如此的渺小,在蒙蒙烟雨中,弱小如尘。

她的身子顺着大门慢慢滑落,瘫坐在来了冰冷的地上。

她太累了!

从国公府冒着大雨小跑到三皇子府,又在门外足足叫唤了几个时辰,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精力。

“嘎吱!”

就在温玉莞彻底绝望的时候,本以为不会打开的大门,就在这时候被打开了。

“箫哥哥……”温玉莞先是一喜,然后她晶亮的眸子,瞬间就黯淡了。

开门的是三皇子府的管家徐勇,她虽然没见过几面,但还是认得的。

“温小姐,您还是回去吧,主子他不想见你。”徐管家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姑娘,颇有几分同情,却不得不传达主子的吩咐。

“箫哥哥为什么不见我?是不想……还是不敢?”温玉莞定定的看着徐管家,深邃的眸子里,带着隐忍的怒意。

“温小姐,老奴也不过是传达主子的吩咐,您这样让老奴很是为难啊!”

“徐管家,不见到箫哥哥,我是不会走的,有些事情,必须得马上弄清楚。”

“温小姐,您这又是何必呢?”徐管家无奈的摇摇头,“主子与端阳县主的婚事已成定局,温小姐如今在这里胡搅蛮缠,又有什么意义?”

“我不会死缠烂打,我就是想问个清楚,若他是真心求娶端阳县主,我不会再缠着他。”

“问清楚了又如何?温小姐是名门贵女,闹成这样,既是丢尽了温国公府的脸面,也让主子很是难堪,何必呢?”

她紧咬着下唇,倔强的看着徐管家,不见到他,誓不罢休。

徐管家从未见过这样执着倔强的人,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徒劳。

“徐管家,主子请温小姐进去。”就在这时,一个小丫环打着雨伞,跑过来对徐勇说。

徐管家听了小丫环的话,长舒口气,“温小姐,主子有请。”

在徐管家的带领下,温玉莞很快就见到了三皇子,三皇子屏退了房中众人,这才给她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

温玉莞没有心思喝茶,直接开门见山的问,“赐婚的事,是真的吗?”

三皇子沉默片刻,终是点了点头,“是。”

“是陛下做的决定,还是你主动请旨?”温玉莞又问。

“这重要吗?”三皇子不答反问。

“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母妃属意端阳县主已久,父皇也觉得合适,赐婚是早晚的事。”

“箫哥哥,那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被强迫的还是心甘情愿?”

三皇子再次沉默,良久,他才抬起头,直视温玉莞的眼睛,“莞莞,面对现实吧,比起你,端阳县主更适合我。”

“为什么?”

“……”

三皇子不答,温玉莞却瞬间明白了,“就因为她父亲是靖东王,有权有势?”

“是!”

“那我呢?我们这两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吗?你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诓骗我的吗?”

温玉莞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呐喊,这些话从刚才就一直压抑在她心里,都快要把她折磨疯了。

“莞莞,我一直觉得我们毕竟认真相处了两年,很多事情,没必要说得那么清楚,没错,你很漂亮,又是温国公嫡女,这样的身份足以配得上三皇子妃的地位,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远远不够?”温玉莞自嘲的笑了笑,“对你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权力?地位?你说我是你心中最重要的存在,如今想起来,真是讽刺!”

“毕竟相爱一场,莞莞说话何必这样难听呢?”

“钟离箫,你告诉我,你当初接近我,是因为被我的琴声吸引,还是……因为我的身份?”

“如果你不是温国公嫡女,我不会选择你。”如此直白的言语,将温玉莞的一颗赤诚的心,撕成了粉碎。

“哈哈哈……”温玉莞含泪大笑,“原来真的是因为这个温家嫡女的身份啊,说什么情趣相投,说什么缘分天定,真是讽刺!我温玉莞,从头到尾就只是个笑话!”

“莞莞……对不起。”三皇子从未见过这样疯魔的温玉莞,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承认一开始的确是带着目的接近她的,可是后来,他是真的爱上了她,与她的身份无关。

只是在权势和女人之间,他还是没有半点犹豫就选择了权势。

相比端阳县主能带给他的利益,温家真的算不上什么。

他的母妃出身平平,母家势弱,在宫中谨小慎微,而他明明能力出众,却处处被别的皇子压了一头,就因为他势力单薄!

端阳县主可是靖东王唯一的女儿,只要娶了她,便等于得到靖东王的支持,他的才华抱负,才能得以施展。

“莞莞,前尘往事,就忘了吧。”三皇子最后轻叹一声,说了这句话。

温玉莞以为她会哭泣,会大闹,然而都没有,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平静,从这一刻起,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厌恶极了。

可她最厌恶的,是如此这般天真狼狈的自己,是将自己的尊严送到他面前任由践踏的自己。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为这个男人心痛了,以后,她绝不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再多费心思!

“莞莞,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免得别人说了闲话。”

“你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温玉莞深深的吸了口气,骄傲倔强的直视着三皇子,右手缓缓抬起,摘掉头上的簪子,放在眼前。

“这只白玉簪子,还是我及笄的时候你送我的,我一直视若珍宝,日日戴着。”

温玉莞摩挲着簪子上的珠花,每一颗都晶亮饱满,十分漂亮。

她突然扬起右手,将簪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只听‘哗啦’一声,簪子碎了一地,就如同她的心一般,支离破碎。

“从今往后,我温玉莞,与你钟离箫,再无半点瓜葛!如若有违今日誓言,温玉莞便如同这簪子一样,彻底粉碎!”

温玉莞不再去看三皇子,决绝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三皇子府。

这是她留给自己最后的尊严,温家嫡女,就算是被人抛弃,也要昂首挺胸,骄傲的离开。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让一滴眼泪,从她的眼眶滑落。

不就是错爱一个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笑的是,她竟然为了这个男人,收起了所有的锋芒和利刺,只想与他携手余生,真是讽刺!

母亲说得很对,那些打不倒你的,都将让你变得更强大!

冰冷的雨水无情的砸落在她的身上,顺着她的裙摆滴落在地上,湿漉漉的头发粘在脸上,难受极了。

寒气入骨,疼得发颤,温玉莞却觉得浑身发烫,视线模糊,一阵天旋地转后,她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意识渐渐飘远,耳边的雨声也渐渐模糊,温玉莞陷入昏迷。

                           

原创文章,作者:岑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3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