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谁是王者》赵善军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朱厚熜,严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江湖:谁是王者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赵善军

简介:嘉靖皇帝朱厚熜下令抄掉宰相严嵩家中时,锦衣卫在严世藩卧室中抄到一幅绝世美人图,嘉靖看到,惊为天人,为之神魂颠倒,秘密下令东厂锦衣卫必须找到画中人。国师许玄风夜观天象,发现异象,算出将有龙气降临南方,为保大明江山,决定在龙气凝聚之前毁掉龙穴,在得到皇帝同意后,他带了远古流传下来的伏羲离天卦和斩龙诀出京,但是他却不知道伏羲离天卦所藏的天大秘密。诡异江湖,权谋变天,术士英雄,豪强逐鹿,谁是天道?

角色:朱厚熜,严嵩

江湖:谁是王者

《江湖:谁是王者》第1章 美女图(1)免费阅读

早上东方的天空,朝霞满天,红日从云雾里逐渐钻出,冉冉升起,绽放出璀璨夺目的金芒。

紫禁城里,一片静悄悄的。

西苑,也是一片悄静,这一种悄静不是没有人的悄静,而是人为做出来的悄静,所有经过的人,毫不喧哗,脚步轻轻的匆匆而过。

谁敢在这里喧哗,那可是会掉脑袋的事情。

站岗放哨的御林军虽脸露倦容,但仍然紧绷着脸色,一动不动目视着前方的一动一静,露水还停留在他们的头盔铠甲上。

这个时候,太监宫女们早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各司其职,各尽其责,不发出任何的喧哗声,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经过的人也不敢发出太大的脚步声。

树上的雀鸟似乎也感受到这种压抑的气氛,竟然也不鸣不叫,只是站在树梢上,整理身上的羽毛。

偌大的西苑,仿佛成了一个了无生气时间静止的世界。可就是这样的世界,却是主宰外面喧哗世界的权力中心。

天大地大谁最大?

皇帝最大,皇帝住在哪里,哪里便自动成为天下权力最大的地方。

静心斋更加悄静,悄静得树叶落地的声音也听得见。

这里没有人走动,因为在里面的人不喜欢有丝毫的动静骚扰,所以没有人敢在这里走动,即使是身为大内总管皇上身边的红人黄锦也不敢,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口。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虽然有屋檐遮挡着头顶,但是浓重的露水依然把他的衣服染湿。

黄锦已经接近六十岁了,身板相当硬朗,虽然两鬓染霜,有些老态,但脸色红润,目光如炬,炯炯有神,不见浑浊,那高高凸起的太阳穴,告诉内行人知道他是个内功深厚的高手。

自打当年嘉靖皇帝朱厚熜因为某种的癖好而导致行为过度的荒诞,令到宫女人人自危,畏惧如虎,怕那种不是人能承受得了的残暴折磨不知哪天降临到自己身上,有一天早上差一点被朱厚熜临幸过的宫女勒死后,他再也不敢离开朱厚熜半步。

这次事件成了朱厚熜挥之不去的梦魇,从此不再乾清宫睡觉,于是干脆搬到西苑,吃喝拉撒寻欢作乐批阅奏章都在西苑,不上金銮宝殿朝会,不回乾清宫临幸妃子,到如今已经将近四十年了。

在这四十年里,黄锦更是刻苦练习武功,所以他的武功日臻化境,至于他师承何人,没有人知道。

他也不说,除了皇上知道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作为司礼监统管皇城一切事务的他,不放心皇上那些贴身侍卫,尽管这些大内侍卫是经过他严格挑选出来的,他还是不放心,因此他总在朱厚熜的附近,不曾远离过,时刻保护着朱厚熜的安全。

书房的灯火还在亮着,难道没有人吹灭灯火吗?

当然有,书房里还有人,而且还是天下第一人!

此刻嘉靖皇帝朱厚熜正在心无旁骛在批阅奏章。

朱厚熜今年已经五十有八,这些年来他沉迷于长生术,召集奇人异士开炉炼丹,采纳那些奇人异士的意见,在西苑建了一座豹房,相隔一段时间便以妙龄宫女进行所谓的阴阳和合术,证明那些丹药的奇效,同时采集她们的处子血和月信血来炼丹,那些离奇荒诞的房中术招数在豹房里都不再离奇荒诞,因此无数的妙龄宫女惨遭甚不人道的蹂躏。

同时他还为了满足这种私欲,还特别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机构神策营,人员不多,不过百多号人,但全部是一等一的高手,专门为他在外面寻猎姣美的妙龄少女,而且必须是十六岁到十八岁的,然后送进西苑豹房,供他享乐,试验丹药功效,玩腻了便交由神策营处理。

这些失踪少女从此就真的永远失踪,没有人知道她们究竟是生是死,到底是变成累累白骨还是在天涯某个角落沦为玩物。

虽然他内心知道人不可能长生不死,但是他依然渴望,他知道炼取金丹至少可以延缓衰老,续长多几年寿命,甚至是几十年的寿命,因此他沉迷此道,希望有日梦想成真。

尽管他是皇帝,但始终要有所收敛,不能明目张胆进行,否则激起民变,带来动荡,颠覆大明江山,他求仙问药,目的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多统治几年大明江山吗?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事他当然不能做。

他荒邪怪诞,他求仙问药,是另外一回事,那是生活上的事,但统治江山则是另外一回事,他没有混淆不清,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历代那些荒淫无道的皇帝因此而遭亡国的教训还嫌不多吗?

所以他非常明白该怎么样做一个不上朝也能牢牢掌控朝廷的皇帝。

他不允许内监干涉朝政,同时也不允许朝官干涉宫廷,六部各司其职,不得僭越操办,如果那个敢恃宠生娇,他会毫不留情地杀掉,几天前严嵩就是因为超过了他允许的范围底线,所以他下旨抄家问罪。

他深谙官场黑暗的道理,党派之争所带来的好处,其实他一早就知道严嵩收受贿赂买卖官位的事实,只是他不查办而已,因为他明白没有官员贿赂皇帝的,那不是明着告诉皇帝知道自己收受贿赂吗?

只有官员贿赂官员的,无非就是为了得到更大的好处,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

他私底下曾明确告诉过黄锦,查办收受贿赂的官员就好比是养猪,等养肥大了才宰,这样才尽取所需,充盈国库,哪家朋党坐大了,就收拾哪家朋党,打压下去,平衡朝中各方势力,不能失衡,失衡就会祸害江山社稷,这就是帝王驾驭群臣之道。

严嵩红时有多红?

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来形容也不为过,就连身为皇帝身边的黄锦也不敢轻易得罪,更何况其他的朝中大臣,真可谓是位极人臣。

黄锦明白朱厚熜独宠严嵩的用意,只不过是打压那些恃才傲物有真才实干的的大臣而已,让他们这些人与严嵩斗,朱厚熜则从中斡旋,从而保持朝堂的势力平衡。

朱厚熜划了一条底线,一旦朋党相争到白热化,伤筋动骨到危害江山社稷、以及触碰到他无上皇权的事绝不允许发生,稍有这种迹象出现,立即掐灭。

所以黄锦顺着皇帝意思,和严嵩保持着相当不错的关系,同时也警惕防范着严嵩的坐大。

当朱厚熜察觉严嵩父子的势力大到有点难以控制了,要采取行动了,黄锦立即派遣高手,协助锦衣卫查抄严府,把严嵩父子下了天牢,等候皇帝的处决。

                           

原创文章,作者:赵善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3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