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她是我的百亿公主》半叶芳华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香梅,李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她是我的百亿公主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半叶芳华

简介:陶氏家族是范蠡的后裔,但却一直受到男活不过六十的诅咒,陶深随母亲去一个小山村,寻找西施后代,碰到孤苦的施语,并把她领回家。施语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他们家族的认可,被宠成小公主。陶深更是将她放在了心尖尖上。施语开始忙碌起来,忙着学习,忙着长大,忙着做小生意,忙着攒钱,忙着跟哥哥们撒撒糖……两千五百年前,范蠡和西施绝美爱情故事,也在我们面前展开。

角色:李香梅,李婶

团宠:她是我的百亿公主

《团宠:她是我的百亿公主》第1章 假药免费阅读

小山村在鸡鸣声中苏醒过来。

天刚微微亮,勤快的农家人便打开家门,清扫院子,收拾农具。有些人家已经冒起了炊烟。

一个五、六岁女孩的披着薄雾在山路上狂奔,不时用手背擦擦泪水。她冲到一家门前,正准备敲门,门却从里面打开。

看到女孩,女人吓了一跳,她气呼呼地推了女孩一把,从屋里走出来,骂道:“这你死孩子,这么早守在门前干啥?”

女孩却避开她,不顾一切地向屋里冲,语气急切:“李婶,我找伯伯,我爷爷刚才吐血了。”

李香梅皱下眉头,一把将她抓住,狠狠向院子一甩,道:“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大清早向人家屋里闯什么,他现在还没有起床呢。”

施语被甩进院子里,倒退了好几步,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她不顾生疼的屁股,一骨碌爬起来,冲到李婶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乞求道:“李婶,你快让伯伯去救救我爷爷,他吐了好多血。”

“你爷爷是食管癌晚期,吐血也很正常,”李香梅拨开她的小手,漫不经心地说。

施语泪水如瀑,止不住地流着,她苦苦哀求,“求求你,让伯伯给爷爷开点药,不要让他再吐血。”

李香梅嘴角一勾,“可以呀,先把以前欠的药费给清了。”

施语一下住了嘴,她擦把泪水,哽咽道:“婶婶,我现在没钱,能不能先欠着?等粮食卖了,再给你钱。”

“你可欠了将近两千块钱呢,你家那点粮食能值多少钱?”

李香梅斜她一眼,关上门,绕过她,寻扫把去打扫院子。

施语无计可施,想想爷爷吐血的可怕场面,她咬咬牙,“扑嗵”一声跪倒在李香梅面前。

她磕了一个响头,声泪俱下:“婶婶,求求你,让伯伯少开点药也行,等天亮,我就去凑钱。”

“你现在还能在村里借到一百块钱吗?”李香梅不屑地说。

她不为所动,抡动扫把,毫不顾忌跪在院中的施语,淡然道:“赶紧回去好好照顾你爷爷,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这时,一墙之隔的一户人家打开屋门,从屋里走出一个中年女人,手里拿着梳子。

她是王菜花,家里开着小商店。

刚才,她在屋里已经听到两人的对话。

此时看到篱笆这面的情况,她心有不忍,便帮施语求情,“嫂子,你就给孩子几粒药,几粒药也值不了几个钱。”

“再不值钱,也是用钱买回来的,大家如果都像他一样,张张嘴就能要到药,我还不得赔死,”李香梅不耐烦地说。

王菜花道:“她家情况特殊,别人谁还问你家要药了,真是没有一点医者仁心。”

最后一句挖苦的话,她的声音很低。

李香梅耳尖,听到这句话后,声音陡然提高,恼怒道:“你有仁心,你倒是给她药呀,为什么向我要?”

“我如果有药,哪还用得着孩子下跪?”王菜花冷哼。

李香梅被怼得无话可说,正想着对策。

这时门拉开,范医生从屋里走出来,在施语面前,扔下一个白色药瓶,嫌弃道:“这是止血的云南白药,每日三次,一次两片,止不住血,就多吃些。”

施语抓起药瓶惊喜不已,她向范医生磕了一个头,才连滚带爬地起来,又向李香梅道谢。

李香梅狠狠瞪丈夫一眼,沉着脸,朝施语道:“真是欠你家的,还不赶紧走。”

施语紧紧捏着药瓶,感谢还在院子梳头的王婶,疾速向家中跑去。

范医生在后面喊:“别弄丢了,药很贵的。”

“谢谢伯伯,”施语风一样跑远了。

在路上,施语碰见了扛着锄头的村长,他准备去锄地。

村长听说她爷爷吐血,便跟着她去了家里。

堂屋灯光昏暗,照在老旧的家具上,泛着黑黄的颜色。各种用品摆放还算整齐,像是有人经常擦,没有落灰。

村长走进侧屋,一位枯瘦的老人地躺在一堆看不出颜色的棉絮中,闭着眼睛,不时地痛哼着,嘴角残留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地上一大摊深色的血,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和一股难闻的异味。

他一眼扫过去,看到床下放着一个尿盆。

施语将药放在残破的柜子上,取碗去倒水。

村长先去将窗子打开,透透气,俯下身子,低喊:“老哥,你醒醒,药来了。”

老人缓缓睁开眼睛,嘴里“唔唔”着,神情激动,听不清在说什么。

“老哥,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好好吃药,多活几天,”村长安慰着老人,心里却发愁。

他脸色泛青,浑身散发着一股腐败气息,只怕人没几天活头了。他要是死了,六岁的施语怎么生活下去?

以前施语家家境不错。自从村里修了便道后,她父母倒腾山里的东西去外面卖,也挣了一些钱,是村里最早盖起瓦房的一户人家。

可惜好景不长在。

村长叹息着拿起药瓶,习惯性地看着药名,剂量,突然他爆了一句口粗:“他娘的,太他妈缺德了。”

施语端着水走进来,听村长爷爷气恼地骂人,吓一大跳。

村长站起来,目光投向施语,“我看你爷爷已经不吐血,药暂时就不要喂了。”

“村长爷爷不行啊,等吐血时再吃,就来不及了,”施语不明所以,急切地说。

村长扫一眼老人,对施语说:“你跟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回来再喂药。”

说完,他拿着药瓶就向门外走。

施语赶紧将碗放下,迈着小腿追上去,“村长爷爷,怎么了?为什么不给爷爷吃药?”

“那个缺德的,给你的药是过期的,”村长气咻咻道。

施语听到这句话,满心的期望一下子变成绝望,泪水喷涌而出。

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

“走,找那个狗日的算账去,”村长愤然。

“范大,你个丧天良的,给我出来,”村长在医生家门口,扯着嗓子喊。

他的大嗓门引来不少路过的村民,纷纷凑过来看热闹。

范医生端着水杯,从屋里出来,“哎哟,村长,出什么事了,值得你在我家门口大吼小叫?”

                           

原创文章,作者:半叶芳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3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