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清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乐乐,杨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清鸟

简介:过着小资生活的女生杨乐结束手头一项工作,正准备休年假,开启一场长途旅行来犒劳自己。然而在出行前一晚参加公司的团建活动,却意外重生到80年代,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和复杂的人际关系,看她如何乘风破浪,将苦哈哈的日子过得阳光明媚且不断收获贵人缘,成为超级大团宠……

角色:乐乐,杨乐

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

《重生八零,农门甜妻有空间》第1章 重生见面礼免费阅读

“醒过来了醒过来了,快快快,拿水来,再灌一次!”

杨乐还来不及睁开眼睛弄清楚怎么回事,下巴被人握住,嘴巴被挤开,一瓢不明物体就被灌入了她的口中,等等,这是什么味?

味觉反应很敏锐,一瞬间充分被唤醒,报告主人,是……哎呀呀,不好描述呀!

哇!呕……哇!哇!哇!

臭气熏天,难道是?

没错,鉴定完毕,就是一瓢粪便水!!!

天杀的!啊!!!

为何要给我灌这么恶心的东西?

“哇…哇…”杨乐匐在地上哇哇作呕,难受的要死,身体却被人按住不能自由动弹。

呕的肠子都要出来了,被灌进去的怪味令她的胃翻山倒海似得翻腾,她想支撑起身体舒服一些再呕吐,便甩了甩按住她的那些手,无奈甩不开,又被按的更死了。

还有一只手在她后背以匆忙来回的姿态抚摸着,她平时最讨厌别人碰她的身体了,那来回抚摸的触感让她更想作呕,“哇…哇哇……”

我的天呐,到底是做错了什么?竟要让我承受这般痛苦!!!

不就是在公司聚会的酒桌上说错了一句话吗?难道是那“小奶狗”感觉丢脸,来报复她来了吗?

用这么下作的手段?不能啊!看他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难道都是表皮层?真皮层底下都是这些下三滥手段?

“哇呕……”

别吐了,真的没有力气再吐了,再吐下去会死的。

能不能给我来一杯水漱漱口啊?杨乐用干哑的嘴巴说,“水,水,水!”可是也没人理她。

“呕的差不多了,大嫂,要不要再来一次?”听到一个声音问。

什么!!!再来一次?

确定没有听错吗?

这是优惠大特促,买一送一吗?

“要不,要不,保险起见,再灌一次吧!”

苍天啊?我还是不是你庇佑的子民?怎么能如此待我?

苍天太忙,看来是指望不上了,杨乐急中生智,赶紧头一歪,假装晕了过去!

“乐乐,乐乐,哎呀,怎么又晕过去了。”

“嫂子,我看呕的差不多了,都已经灌了四五次了,该没事了。“

四五次?

“小奶狗,”我终是错看你了!没想到你一副好看的臭皮囊下面居然藏了一颗如此歹毒的心。

你的心真是比这大粪水还要臭上一百倍,不,亿万倍!

“哎,我不放心啊,也不知道她到底喝了多少,一瓶敌敌畏都空了,一滴不剩。”

敌敌畏?咱喝的不是上好的红酒吗?还是老板从法国空运回来,据说收藏了好多年的藏品。

“一瓶都空了啊?上次张老太家儿媳两口子练口才,她儿媳一气之下才喝了半瓶都没有救回来,我看这……”

“嫂子,要不然还是送医院吧?”听到另一个声音说,“这才进门没几天的媳妇死在咱们家也是说不清楚的事儿!”

等等,什么情报?

才进门几天的媳妇?我这是嫁给谁了?我怎么不知道?

这剧情不太对劲啊!让我捋捋,让我捋捋……

“别磨蹭了,再磨蹭,她这条小命就真没了,大嫂。”

“这,这,上医院,咱们手上也没有钱啊,大魁他爸出门做事去了,为了娶乐乐进门,咱们家是一分钱都不剩,这一时半会儿,上哪儿要钱去?”

不对,听她们说话,不像“小奶狗”雇来的走狗,呃,不,打手!

那她们是谁?

我又是谁?我在哪儿?

她们偏不给杨乐捋顺剧情的机会,“我那还有几块钱,大嫂先拿去用,救人要紧。”

按住她的一只手松开,蹭蹭蹭的跑开了。

哎,手臂是终于舒服了一点儿,可这留在嘴巴里面的余味也太让人上头了,就不能先给我来一碗水吗?你们看样子像是在救人吗?总在这里哔哔哔!

“大嫂,她怎么都喝上农药了?是和大魁吵架了?”

“吵什么架!两个人估计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都是许大魁不好。这孩子每天进门喊妈,出门喊爸,比我那闺女都让人感觉亲,田里面的事就放心让她去了,谁知道……”

“你都知道杨瘸子是为了礼金多才把她嫁给大魁了,可你看看她长得这幅样子,哪是愿意跟大魁过日子的人啊!”

“谁家长得好看的闺女不也一样过日子嘛,这寻短见,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怎么苛待她了呢!”那妇女说着就哭起来了。

“嫂子,别哭了,赶紧的,大板车在门口放着,咱们赶紧走!”一个脚步声匆匆的跑了过来,杨乐想睁开眼睛看看又睁不开。

几个人正刚抬起她往外走。

就听见有人在门外喊,“有人在家吗?大魁娘在家吗?”

“嫂子喊你的。”

“这……”

“快出去看看先。”

她们又把杨乐放回原地,一人把杨乐抱在怀里,顺便给她捋顺散乱在脸上的头发。

“二嫂,你看乐乐这张脸,咱们花岗村再也找不出另一个女子有这样好看吧?”

“要不然杨瘸子能要咱们大哥家这么多钱?”

“我就奇怪了,杨瘸子怎么舍得把乐乐这样一个好闺女嫁给咱们大魁,这不是……”

“除了钱,还能是什么?”

我的天呐,不是喝了敌敌畏要救我的命吗?你们怎么还聊上了,虽然我知道你们说的都跟我有关,可不先把我救活,那一切不都跟我无关了吗?

虽然你们给灌的那什么太缺德了,可好死不如赖活的道理,我还是懂得,快,别聊了,赶紧送我去医院吧,先留下这条小命,其他的账咱慢慢算。

“500块,谁家娶媳妇也没有这么多钱呐,那杨瘸子可真能开口!”

“要说咱们大哥也是真舍得出钱,那花子媒婆说的另外几个,大魁看不上,你能有什么办法?”

“你说大魁是真傻还是假傻?平时傻呆呆的,娶媳妇知道挑好看的,这不傻呀!”

瞧你们说的,谁不喜欢好看的,我这不是因为喜欢好看的才被你们给困住了吗?都说红颜祸水,我看这口黑锅红颜就不背了。蓝颜更祸水,祸的还是几瓢臭水。

小奶狗你等着,等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大不了就辞职,老娘我又不是缺口饭吃的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太想喝一口水了。

“水”!

完全无视她,她们还在聊!

水能先来一口不?

无应答!!!

看来今天是非死不可了,非死在彼处便是死在此处,又何必折腾了。

“哎呀,误会了误会了,没事了没事了。”那妇女慌忙跑进来,哐啷放下了一个桶子。

“啥误会了?”

“刚刚蛮牛妈把这农药桶给咱们背回来了,说是乐乐让她帮忙背回来的,乐乐到河边去找个东西。”

“这误会啥了?”

“哎呀,怎么说不明白,就是乐乐没有喝农药,那瓶敌敌畏我让乐乐用半瓶就行,那一小块晚稻,半瓶就够了,大牛妈见咱们家打农药,就想趁天气好也赶紧打了,就问乐乐借了半瓶农药,这不工具啥的都是用的咱们家的。”

“意思是,大牛妈跟着乐乐把一瓶敌敌畏都打完了?是给稻谷洒了,不是喝了。”

“不是不是,乐乐洒完农药就给蛮牛妈洒,她就到河边去找东西了,农药桶就让大牛妈背回来了。”

我的天呐,借什么的都听说了,居然还有借农药的,还借半瓶,种田就这么草率吗?

那灌的那什么岂不是白灌了?

“那敌敌畏的药瓶怎么在乐乐手上?”

“肯定是拿到河旁丢了去呗,我们打完农药怕小孩子捡了玩不安全,不都往河里面丢吗?”

“那乐乐?”

“应该是不小心落水了!”

“哎呀,是落水了!快,赶紧烧热水去,快给她换衣服!”

“快快快,别着凉了!”说着就要给她解上衣的扣子。

不许动!刚刚给她灌完那什么,又要给她换衣服?光天化日之下,就剥她身上的衣服?

杨乐本能的按住胸口,不让她们解扣子。

“乐乐,衣服湿漉漉的要感冒,妈给你把衣服换了,听话,啊!”这时候杨乐微微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一脸着急的看着她。

“水!”杨乐用尽全力说了一个字。

“啥,水?没错,你是落水了,但是现在没事了,救你上岸了!别怕啊!”这个对杨乐自称妈的妇人说道。

哎,怎么听不明白,再不给我水喝,我敢保证你们就白救了。

“嫂子,乐乐是想喝水吧?你看她嘴巴干的。”总算有人懂了。“我去倒水。”

水终于来了,一碗不够,再来一碗!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解了渴再说。

喝了水,杨乐感觉自己身上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这一折腾,她也整明白咋回事了!

原是她们公司拿下了一个大项目,合同一签就是三年,老板一高兴,掏出了珍藏的好酒,带着他们一行人庆祝。

杨乐他们部门经理是一个单身高富帅,高且健硕,富且低调,帅有内涵,你说,这样的养眼尤物谁不喜多看几眼?

全公司上上下下喜欢他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反正也杨乐公开说了,找男朋友就是这个标准,就是喜欢这样的!

大家都打趣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一个部门小小职员,略比矮穷矬好上那么一丢丢,怎么攀得上人家!

又不是要娶回家,就看看喜欢一下有何不可以的?杨乐觉得这些人的人生好无趣,放着免费的帅哥不看,难道不亏吗?

就连咱们的跳水奥运冠军缓解压力的喜好也是看帅哥好吗?咱就跟冠军的喜好是同一个标准,档次不低吧?

团建那天经理来的略迟一点,他们一桌人正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经理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问,“你们在聊什么?”

“经理,咱们在聊有人喜欢你!”一个女孩大着胆子开玩笑说。

“哦,是吗?快说说看,谁喜欢我,我正好缺一个女朋友!”说完眼睛朝杨乐这边看。

别看杨乐平时一副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这男神的目光炬直射过来,她还是慌了神!

“没有谁喜欢你啊,他们乱说的。”这样口是心非的话不知怎么滴就从她的嘴巴溜了出来。

一时间气氛尴尬的直降到冰点!

“哈哈哈,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来,为咱们漂亮的业绩干杯。”经理不在意,潇洒的举杯,与大家一一碰杯,轮到杨乐时,他还朝她扮了个鬼脸。

杨乐几杯红酒下肚就感觉轻飘飘了,一直懊恼自己怎么就这么蠢?就说,我喜欢你怎么了?

万一他也喜欢你呢?就算不喜欢也没有什么啊!同事之间单纯的喜欢难道不可以吗?

可为什么要说,没有人喜欢他呢?

这让人家该多难堪!

“蠢猪,就是蠢,蠢,蠢!”杨乐在自家小区门口下了同事的车往家走的时候,这种懊恼的情绪越来越强烈!

“苍天呐,干脆给我一块豆腐让我一头撞死算了吧!”

“砰!”的一声,从天而降一个白色物体,砸在杨乐的身上,“什么时候老天如此让人如愿了?”

杨乐被这个不明物体砸中,身体重心不稳就滑倒了,头重重的撞在了花坛边沿上,痛感袭来,她摸了摸后脑勺流出来的液体,闻了闻,完了!脑门出血了!

那丢物体的高楼上传出来响彻天宇的吵闹声,“你给我滚!滚!”

杨乐又摸了摸躺在她身边的不明物体,是一个柔暖的枕头,别人吵架为什么受伤的是我们?

杨乐把同命相连的枕头拉过来抱在了怀里,凌晨两点的夜晚,喊救命都没有人听见,杨乐不想喊,想着不如先躺平一会儿顺口气,稍后就打120。

真的,不骗你,才躺几秒种的功夫,就准备掏手机打120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几个人给按住了。

难道是被鬼压身了?

眼前的这三个女人这模样,虽然不好看吧,可也头是头,鼻眼嘴耳长得整整齐齐,还一个个一脸着急的样子看上去是在关心她,这也不像鬼啊!

还有这低矮的屋檐,这朗朗晴日,微风徐徐,也不像是阴曹地府呀!

莫非?杨乐吓了一跳!

“今天是什么日子?”杨乐用低弱的声音问?

“七月初六。”其中一个人回答。

“什么年份?”

“什么年份?狗年,82年啊!”

“嫂子,不会是脑子进水,傻了吧?”另一个声音担心的问。

居然骂我脑子进水,莫名其妙灌我喝那些臭东西,你们才脑子进水呢!

那自称是妈的人摸了摸杨乐的额头,“没有发烧啊!可是在水里面泡了这么久,也有可能进水了!”

你们的脑子就这么不防水?杨乐想,不会是遇到一群傻逼吧。

咱们那些为国争光的游泳运动员,跳水运动员们谁不是长年累月的在水里面泡着,哪个不比你们聪明?

哎,也不知道那几只跳水的小可爱后面表现怎么样,本来还想趁着休假不上班,熬个通宵回看比赛,谁知道!

果真是世事难料啊!

“嫂子,快扶进来,热水已经烧好了。”

“来,先洗个热水澡。”另两个人扶着她进了一间所谓的浴室。

这是一间接近露天的浴室,用竹篱笆围成,地板用简单的水泥铺就,上头用塑料布盖了半天,大概是防雨用的,里边放了好几只浇菜用的木桶,木桶里面的有机肥液体飘出阵阵刺鼻的气味……此地不宜久留!

她们扶她在一张木头小矮凳坐下,又动手帮她解扣子。杨乐低低的说了一句,“让我自己来。”

她们便站在一旁,怎么?这个地方的人还有围观别人洗澡的习惯么?

“我自己来,你们出去吧!”

终于一个人清净了,杨乐赶紧把身上湿漉漉,又臭气熏天的衣服脱了,用桶里面的热水擦拭干净身体,换上了一套干爽宽大的衣服,顿时舒服不少。

只是杨乐觉得这衣服太怪了,都成年女子了,怎么内衣还穿一个大背心?好在衣服宽松,不至于让人太别扭。

                           

原创文章,作者:清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2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