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歌 张建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从编织噩梦开始》最新章节

小说:从编织噩梦开始

小说:玄幻

作者:张掌门

角色:陆歌 张建旭

简介:吾好梦中杀人。梦中击杀城主公子,身体强度+1。梦中杀得城主公子崩溃,获得S级特殊血脉。梦中虐杀神子,规则碎片+1。陆歌:投降吧,梦里全是我。

从编织噩梦开始

《从编织噩梦开始》免费阅读

“成功融合即将消逝的灵魂,血脉力量出现异化……”

“新的力量,攫取……”

陆歌感觉自己的身体沉沉浮浮,仿佛在漫漫时间里穿过了无垠的空间,然后忽然下坠,就像小时候惊悚而又常见的梦境,就那样坠下深渊。

空旷却又昏暗的房间里,陆歌睁开了眼睛。

他躺在略微破旧的木质大床上,大口喘着粗气,额头颗颗汗珠暴起。

陆歌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大量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大脑一阵胀痛,宛如重击,陆歌直接昏死了过去。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歌再次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穿越了吗?”

脑袋依旧有些昏沉,但离奇的是,陆歌的思维又十分清晰。

片刻后,矛盾的感觉逐渐消失,脑海越发清楚起来。

他看着陌生的房间,感觉着空气中夹杂着灰尘味的腐朽气息,缓缓坐了起来。

身体有种发自内心的虚弱感,同时陆歌朦胧的感觉到这具身体里面蕴含的力量远超他这个篮球爱好者,奇怪的不协调感。

房间里除了木床外,还有一张书桌,一个衣柜,都是深灰色、老旧、带着污渍,整个房间只开着狭小的窗户,透着死气沉沉。

外面还有一间房,比里面还宽一些,应该是大厅与卧室的区别。

大厅里凌乱的摆着几张椅子,没有其他的布置,也是空旷得很。

但正对着大门的墙壁上,挂着一面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长方形镜子。

镜子大约长半米,玉质花纹边框,金属镜面,光滑明亮。

陆歌远远看着镜子里那个颇为俊秀,脸色苍白的少年,顿时明白陆歌或许还是那个陆歌,但身体却不是原本的身体了。

他梳理着脑海里新增的记忆,又试探性的捏了捏脸蛋、手臂等位置。

“嘿,还真是神奇……我好像真的到了异世界。”

“还真是操蛋的世界啊,不过也算是重新开始了。”

陆歌面露苦涩,但又只能被动接受离奇的事实。

以前他只是人到中年诸事不顺,吃饱穿暖、人生安全还是没有问题,但根据同名陆歌的倒霉小子记忆,这个世界人类和妖魔世代征战,人类并不是世界唯一的统治者。

据史书记载,人类和妖魔都统治过这片大陆,但哪边也没能彻底灭绝对方。

大约四百来年前,世界还处于妖魔统治的黑暗年代,人类沦为妖魔豢的牲畜,充当妖魔的肉食,在有限的生命里只能看到绝望。

但神佑人族,在世界最黑暗的时刻,数位人族英雄带领人类揭竿而起,强势击败如日中天的妖魔,共同建立了只属于人族的浩瀚帝国。

浩瀚帝国组建了无敌的人族军队,猎杀妖魔无数,占据了所有肥沃的土地。

剩下的少量妖魔,被迫遁入穷山恶水,再也无法对人类造成威胁。

时光荏苒,当年强大的浩瀚帝国一分为七。

陆歌现在所在的醴城,就属于七国之一的楚国。

楚国占据着大陆偏南方相对贫瘠的一片土地,筑有二十九座城,在七国之中筑城数量仅仅高于武国,是大陆上实力较弱的国家。

“父母都是武者,父亲十六年死于江湖仇杀,随后,母亲把他托付给父亲好友一去不返,疑似报仇不成被反杀……”陆歌感觉有些牙痛。

这个世界的武者不是普通人,他们拥有着超凡力量,是人类对抗妖魔的底气。

陆歌今年17岁,也就是说他1岁的时候就被送到醴城张家,寄人篱下。

关键是,父亲闯荡江湖时有过命交情的张兄,收留他没多久后就因病去世。

太尴尬了,陆歌这天煞孤星的命格回忆起来都觉得不简单。

“难怪他一直都是提心吊胆,总觉得有人要害他……不过光是疑心重,脑子却不怎么样,一命呜呼也不奇怪。”

“只是?这和我穿越有关系吗?”

“没有任何头绪……算了,还是现实点,先在异世界活下去。”

异世界有国家名,有地名,对整个世界却没有一个正式称呼。

这个世界要成为武者,要么自主觉醒遗传的血脉力量,要么成功吸收妖魔血液制作的血脉药剂,激活相关的血脉力量或者让实力强化到武者标准。

自主觉醒血脉力量的只有少数天才,大部分人类还是需要服用血脉药剂才能成为武者,而且就算自主觉醒了血脉力量,武者提升也需要服用相关的血脉药剂来提升力量。

与之相对,妖魔提升实力也需要吞食人类。

所以人类和妖魔是天生的敌人,永远不可能共存。

陆歌就是天才,14岁就觉醒了血脉力量,还是比较少见的精神类血脉力量入梦。

14岁到18岁是觉醒血脉力量的黄金年龄,陆歌这种天才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得到重点培养。

可是这小子觉得张家人想害他,一直都装作羸弱少年,没有暴露觉醒血脉力量的事实,只在暗地里默默锻炼。

陆歌翻阅着原主的记忆,觉得他短暂的一生就是在与空气斗智斗勇。

没有父母,收养人也离世,陆歌自然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导致他小小年纪性格乖张,张家的小孩子不喜欢他也正常。

他却是觉得张家有问题,一直都非常防备,到了啼笑皆非的地步。

为了防止被人暗害,他连丫环都不要,10岁开始就一人独居在此。

“这位还真是个狠角色,可惜智商有点问题……”陆歌叹息着摇头。

陆歌的血脉力量入梦是精神攻击,可以在标记对象睡着后制造梦境,梦中杀人。

梦中死去的人轻则精神萎靡,重则一命呜呼。

陆歌用这个力量悄悄干掉过几个看不起他的下人,没被人发现任何端倪。

于是他飘了,直接对张家这代的修炼天才,同样是武者的二公子张建旭出手,结果梦中被反杀,精神受到重创玩完,结果就换了个灵魂。

“能够制造梦境,为什么只是制造场地和人决斗,没有经历过现代化教育洗礼的人逻辑思维就是不行啊。”陆歌忍不住吐槽。

咚!咚!咚!

张家演武场的大鼓响了起来,声音急促,连续响了上百下,这代表张家有大事发生,全部人都要去演武场集合。

张家是醴城三大家族之一,实力强大,家规森严,不听号令必有麻烦。

“怎么回事?张家就算是年祭时也不会召集所有人。据说只有族长更替或者妖魔攻城才会如此,楚国虽然地处偏僻,但醴城并不是最外围城池,就算妖魔重新崛起也不可能直接打到这里……”

“不过这些天都在传什么妖魔化的事情,哎,这位真正要关心的事情不屑一顾,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歌眉头紧锁,慢慢走出房门。

记忆中武者虽然会吸收妖魔血液制作的血脉药剂,但并没有妖魔化的说法啊?

究竟是谣传还是怎么回事?陆歌知道的信息太少,无法判断。

他现在也要赶去演武场,他不喜欢原主的生活方式,但现在也需要低调。

陆歌没有吸收过血脉药剂,不是因为要伪装。

装弱小不是喜欢真正弱小,他一直都想变强,只是他觉醒的血脉力量太稀有,很难搞到合适的血脉药剂。

张家的血脉力量与速度有关,也曾经给过他一支相关的血脉药剂,但他那时已经觉醒了入梦,便装作天赋不好,使用血脉药剂没有效果,暗地里把张家赠与的血脉药剂销毁。

“浪费啊……”陆歌摇了摇脑袋。

“特殊的血脉力量一般更强,也更容易受到重点培养。但楚国各个城池的大家族大部分都是常见的血脉力量……估计是血脉药剂的获取问题。”

“普通的血脉力量因为相关的血脉药剂比较普及,可以用血脉药剂培养出大量的武者维持家族力量。但特殊的血脉力量因为难以找到合适的血脉药剂进行提升,就算出了几个天才兴胜一时,也难以持续下去,毕竟依靠遗传自主觉醒的几率小了很多。”

“不过,听说楚国有几个分外强大的家族就拥有特殊的血脉力量,能够稳定传承下来的特殊血脉力量,比一般家族更强也正常,估计关系到资源技术的垄断。”

张家在醴城西面占据了一大片土地,家族核心成员都是居住在此。

陆歌住在这片区域的角落里,去中间区域偏南位置的演武场正常行走大约需要十分钟,张家的紧急集合要所有人快速赶过去,但没有规定具体的时间,一般来说三十分钟内都没有问题。

陆歌一边回忆着一些事情,一边慢悠悠的走出屋门,没有着急。

已经是下午时分,天空有些灰暗,阴气沉沉却又没有下雨。

陆歌远远看到宽阔的演武场时,里面已经稀稀拉拉站满了人。

张家住在这边的核心成员也就是两百来人,但加上丫环下人等已经超过了两千,绝大部分都已经赶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族长张凌远并没有露面,站在众人面前主事的似乎是对陆歌极为不友好的张建旭。

张建旭身前跪了一堆张家地位最低的下人,其中有负责肮脏杂事瘦骨嶙峋的老人,头发如杂草般人还没有长开的粗使丫环,受过伤身体残疾只能依附张家吃点残羹冷炙吊命的残疾男女等,张建旭正让人鞭打他们。

地位最低的下人和奴隶无异,他们的生死操于张家,完全不敢反抗。

他们忍受着痛苦,哆嗦着磕头,身上沾满了演武场的沙砾,与汗水和血迹混在一起,模样凄惨。

“二公子,饶了我们吧……”

“妖魔的细作是什么?我们没听人说过啊?”

“我们已经给张家做事很多年了,从来没有犯过错啊……”

“我们错了,放过我们吧。”

“别打了,别打了……”

敢出声求饶的人终究是少数,大部分挨打的低等下人只会惊恐、害怕,手足无措。

陆歌看到这一幕感到震惊、愤怒,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在这个世界人与人根本不平等。

而他,暂时连阻止这种残忍的事情都做不到。

只是这幅场景让人有些不解,张建旭虽然嚣张跋扈让人讨厌,但他大张旗鼓为难一群下人干什么。

根据记忆,陆歌明白,他的身份和张家下人不一样,张建旭有可能为难他,但不会直接让人鞭打他。

事实上,张家有点地位的下人都不在此列。

演武场上其他人窃窃私语,没人在意跪着的那群人,陆歌的脚步有些沉重,觉得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过去。

陆歌在张家没有关系亲近的人,也不喜欢与其他人接触,他已经昏迷了一天多,没有去厨房拿吃食,竟然没有人注意到。

他走过去的地方,其他人不经意挪开了一些。

张建旭斜着眼睛瞟了陆歌一下,满是不屑。

似乎陆歌这个人还活着,就是浪费张家的粮食。

就在这时,一个身体瘦弱的粗使丫环受不了鞭打,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她的身上只穿着简单的粗布衣服,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栽倒在地,很难想象有力气发出如此尖锐的声音。

但只是瞬间,尖叫声就变得毛骨悚然起来。

那粗使丫环的脸颊突然沿着嘴唇裂开,并拉长变尖。

她的身上也长出了棕黑的毛发,身体弯曲变形,一双手脚涨大长出夸张的利爪。

陆歌的记忆中从来没出现过这种事情,他有些茫然,也下意识有些惊慌。

张建旭却并没有怎么慌张,他的眼中涌现丝丝兴奋和疯狂,大喊道:“杀!”

跟在他身边助纣为虐的下人立马举起刀枪等武器,朝着发生异变的粗使丫环砍去。

张家作为醴城大家族,除了自身的子弟外,也培养了一批武力不错的下人。

异变的粗使丫环并不算强大,很快就被分尸。

“哈哈哈……”张建旭浑身轻微的颤抖,面目狰狞病态般的大笑起来,“真的可以,真的可以!妖魔化……好,一群废物终于有了点利用价值。”

“都快给我妖魔化!给我狠狠的打,不能妖魔化的废物就打死好了。”

“等等……先把人绑起来再打,妖魔的血液可是能够制作血脉药剂,不能这么简单杀了。本公子也算是变废为宝了,哈哈哈!”

又有人出现了异化,这次张建旭让人用弓箭射,抹掉威胁的同时也没有浪费什么血液。

但就在这时,张建旭身边一个已经是武者的下人忽然全身膨胀起来,瞬间变成了几米高的巨兽。

张建旭注意到动静扭头,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拳头。

                           

原创文章,作者:张掌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21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