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凝 裴逸琛小说《退婚后,她转身嫁给了京都首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退婚后,她转身嫁给了京都首富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夏晚安

角色:宋凝 裴逸琛

简介:婚礼前夕,郑凝被告知自己是郑家多年前抱错的假千金,晴天霹雳,真千金归位。众目睽睽下,宋凝成了一个笑话,晃悠悠的站在烈日下摇摇欲坠,泪流满面,无地自容。就在众人讥笑宋凝是假千金,被退货以后无人敢娶时。一道清朗的嗓音响起:“我娶!”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男人面容俊朗,一袭黑衣,跳上婚礼台,白皙修长手指举着9克拉大钻戒,单膝跪地。宋凝摇身一变成人人羡慕的裴太太

退婚后,她转身嫁给了京都首富

《退婚后,她转身嫁给了京都首富》免费阅读

八月,树上蝉鸣阵阵,天空碧蓝如洗。

在帝都的某一处庄园内,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婚礼。

司仪刚刚开始说几句开场白,新郎忽然接过司仪手中的话筒道:“各位亲朋好友,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导致一系列错误的事情的发生,因为不想伤害阿凝,我本来打算将错就错,但是我觉得继续错误下去,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人的不负责任,所以现在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宣布和宋凝退婚,我徐韫南要娶郑家千金郑雅菲,她才是我的真爱。”

头盖白纱的宋凝掀起盖头,猛然看向正滔滔不绝的徐韫南,满脸不可置信:“徐韫南。”她提醒道。

“很抱歉,我要娶的是郑家千金,你不是……”

徐韫南手举着话筒说着歉意的话,却没有一点歉意的神色。

徐韫南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很多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本来就是徐韫南和郑家千金结婚的大喜日子。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婚礼当天被新郎当众退婚,对宋凝来说无疑是最残忍的事。

宋凝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白,一袭白纱,姿容绝美的新娘正晃悠悠的站在烈日下,身形摇摇欲坠。

宋凝怔怔看着徐韫南,瞬间感觉陌生。

徐韫南和宋凝从小一起长大,自幼就被告知两人有婚约,两人青梅竹马,亦有情,结婚顺理成章。

宋凝是和雅菲被抱错的事,半年前就知道了,她也回到宋家住了一段时间,是郑家父母又去把她找回来,说舍不得她,还要她做自己的女儿。

徐韫南早就知道这件事,她记得他当时的反映是:“我要娶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身份,你就安心等着嫁给我,别多想。”

即使在婚前突然后悔了,不想跟她结婚,可以在私下里告诉她,她不会纠缠,不用在婚礼当天才提出来让她出丑。

可是那个男人还就这么做了,他让她在所有人面前都无地自容。

被当众退婚的屈辱,让她几乎站立不稳,几乎昏倒。

明明以前的他那么温柔清雅,谦逊绅士,做任何事情都会顾忌她的感受,此刻居然狠心。

宋凝哽咽问出口:“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然而,却换来对方一句:“我喜欢雅菲而不是你,她被你抢了身份,这么多年替你在乡下吃了那么多苦,我只有这样做她心里才会好受些。”

多么荒唐又可笑的理由,宋凝忍不住发出自嘲般的笑,笑着笑着就哭了。

徐韫南说着便高调的让人请出今天的真正女主角,郑雅菲。

郑雅菲着一袭镶钻的高贵婚纱脸上挂着幸福的笑缓缓走上台。

走到宋凝身边佯装愧疚着说:“姐姐,不好意思,麻烦让让。”

宋凝的普通婚纱和徐韫南特别为郑雅菲订制的婚纱相比逊色不少,但是胜在她更漂亮,即使她穿着普通婚纱,气质依旧吊打郑雅菲。

所以,郑雅菲面上虽然在笑,心里却妒忌的不行,她故意迷惑徐韫南,在婚礼当天爆出宋凝假千金身份,就是为了为自己狠狠出口恶气,半年前她虽然被找回了郑家,但是从小在乡下生活,突然来到帝都,根本融不进名媛的圈子,大家总背后嘲笑她土,说她不如宋凝漂亮,有气质。

明明是宋凝抢了自己的生活,所以她恨宋凝,想让她出丑,劝父母把已经回到宋家的宋凝找回来,在婚礼当天再爆出假千金身份,再被退婚,让宋凝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看到时候谁还会说她不如宋凝这个霸占别人20年身份的假千金。

“郑雅菲,你们早就合谋好的是不是,既然你们打算结婚,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偏偏是今天?”

郑雅菲一脸委屈:“对不起,姐姐,我也不想这样,我和韫南是互相喜欢,本来不想伤害你,我决定退出,可当我看到你穿着婚纱和韫南走上红毯时,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姐姐,你骂我吧。”

郑雅菲把自己的姿态摆的很低,成功让大家看到一个只会一味委曲求全的她。

激起大家的同情心。

“这个女人也是够了,人家都不要你了,赶紧下去吧?还追问个什么,别耽误人家一对新人的吉时。”

徐韫南:“阿凝,放手吧,你也别怪我,雅菲比你温柔,比你善解人意,家世也比你好,是个男人都知道该怎么选,不信你问问大家”

将目光转向台下众人时:“在场的各位有没有人要娶一个假千金?”

台下立刻响起一阵嘲笑声。

“像她这种霸占别人身份的假千金,还妄想嫁进徐家的假千金,被新郎当场退婚,在整个华国,恐怕都没有人敢再娶她了吧?”

“徐少不要,谁娶了不等于是做了接盘侠,丢不起那人,哈哈哈”

“做情人行,当老婆不可以,我们上流社会讲究门当户对。”

此人话音刚落,引得现场众人一阵哄笑,显然大家都认同他们的说法。

“我娶。”两个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随即一袭黑衣,身形高大的那人在一众黑衣保镖的护送下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他快速来到礼台前,长腿一跃,跳上礼台。

白皙袖长的手指举着一枚9克拉的精致大钻戒,单膝跪地在宋凝的面前,虔诚的问:“嫁我,可好?”

宋凝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英俊又陌生的男人,怀疑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在极度伤心之下,想象出了一个来拯救她的白马王子。

宋凝眨了眨眼,求婚姿势,单膝跪地的英俊男人依旧在眼前,手中举着的钻戒正发出耀眼的光芒,像是在向她发出召唤,接受它。

这是真实的,不是幻觉,宋凝一时间心绪纷乱,不知道怎么回答。

迟迟等不到回答的裴逸琛再次问出口:“嫁给我,你愿意吗?”

男人眼神真诚还带着一些她看不懂的情愫。

而台下嘲笑宋凝的人此刻已经被身材魁梧的保镖吓得闭了嘴。

只有一些不可置信的捂着嘴轻呼:“裴逸琛,天哪,居然是裴逸琛,裴氏集团的现任总裁。那条件直接甩徐家一万条街好吗?”

“带了那么多身手了得,训练有素的保镖,看着阵仗,这哪里是来接盘,这是抢婚呀?”

徐韫南目光震惊的看向裴逸琛,愣了几秒,随后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一样,咬牙切齿的问:“裴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昨日徐家公司股票突然大跳水,随后收到神秘人的匿名邮件,威胁自己退婚的人就是他?

裴逸琛嚣张至极:“抢婚。”

徐韫南脸色阴沉,虽然是他先说不要宋凝的,但是看裴逸琛这阵仗,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被抢婚的,裴逸琛这是玩了他呀?

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裴逸琛这人,他得罪不起。

徐韫南还想说什么,裴逸琛脸色刷得冷了下来:“闭嘴。”不要打扰我求婚。

周身冷冽,气场强大,徐韫南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裴逸琛看向宋凝时眸中又恢复了刚刚的温柔。

宋凝脑子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怕答应眼前的男人又会迎来另一个笑话。裴逸琛似是看透了宋凝的心思,起身,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方白色巾帕替宋凝轻轻擦着眼角的泪。

知道宋在犹豫什么,低头在她耳边:“与其在这里被人嘲笑,不如让我带你走。”

说完这句重新单膝跪地求婚。

是啊,与其被别人嘲笑,不如相信这个男人。

宋凝将自己纤细白皙的手交到了裴逸琛的手上:“我愿意。”

裴逸琛俊美的脸上展露出一抹绝艳笑容,将钻戒缓缓推上宋凝的无名指。

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她。

这一反转,让徐韫南和台下各位宾客傻了眼,明明是徐韫南不要的女人,却当着他的面被别的男人求婚,那个还是身份地位都比他高的裴逸琛,这退婚的意义就变了。

这哪里徐韫显南不要人家,分明是他被抢了新娘子好吗?

被裴逸琛看上的女人,身份可就不同往日了,和裴太太这个身份相比,郑家千金的身份简直啥也不是。

裴逸琛在宋凝唇上只落下蜻蜓点水一吻,便放开她,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宋凝被裴逸琛抱上了车,宋凝在他的耳边道:“谢谢你。”

黑色宾利前排驾驶室的年轻司机问:“裴总,现在去哪儿?”

裴逸琛:“去民政局。”

宋凝讶异的看着他:“你真要和我结婚?”

裴逸琛:“我都当众求婚了,还能有假?”

宋凝:“我以为你只是看我被人欺负,好心替我救场。”

前面司机抬手蹭了蹭鼻子,他家裴总可不是什么会发善心的人。

裴逸琛低笑一声,看向宋凝时见宋凝还穿着白色的婚纱,觉得碍眼,自己的太太要穿就要穿最昂贵最漂亮的婚纱,这套配不上她的气质。

裴逸琛伸手从车厢储物柜里取出一条新的裙子让宋凝换上。

宋凝揪着衣角,手心都出了汗,确认裴逸琛不是开玩笑,内心纠结了一会儿,裴逸琛长得是真好看,五官英俊立体,下颌线比她的人生规划都要清晰,这么好看的男人嫁给他自己好像也不吃亏。

徐韫南当众说她没人要,嫁不出去,她这就把自己嫁出去给他看,就这样稍稍一纠结宋凝就下定了决心。

宋凝也不想就穿着准备嫁给别人的婚纱去照相领证。

于是接过准备换上。

前排司机很自觉的升起挡板。黑色宾利的车窗是都贴上了单向透视膜,从车内能看清外面的环境,外面人却看不见里面。

此刻后排空间里除了自己,唯一有的人就是裴逸琛。

宋凝红着脸对他说道:“你转过身去。”

即使两人马上要领证,被他的注视下换衣服,宋凝还是很不好意思。

裴逸琛唇边挂着笑看了宋凝绯红的脸颊一眼,默默转过脸去。

宋凝快速脱掉婚纱,目光却时刻注视着裴逸琛的动静,生怕他随时转过头来。

还不忘记提醒一句:“你不要偷看。”

裴逸琛低笑一声:“嗯。”

宋凝手忙脚乱的将裙子套上,对裴逸琛道:“好了。”

是一条漂亮的粉色连衣裙,收腰设计,剪裁合体,宋凝忍不住怀疑这是为她量身定制的裙子。

从领完证出来,裴逸琛一直很自然的牵着宋凝的手,动作熟练的根本不像是刚刚认识的。

裴逸琛低头看着两本红色的小本本,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裴太太,我们回家。”

“嗯”宋凝低头看着被他牵着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裴逸琛的别墅,在寸土寸金的富人区。

雅园占地面积很大,一个人会迷路的那种,宋凝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是路痴。

裴逸琛牵着宋凝的手出现在别墅里,佣人张妈赶紧出来迎接。

“先生回来啦,这位是……”

看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心中有些诧异。

裴逸琛:“张妈这是我太太,以后她就是这里的女主人,房间准备好了?”

“是的先生。”张妈看向宋凝面带微笑:“太太好。”

宋凝微微一笑:“你好。”

然后被裴逸琛牵着上楼,在二楼一个房间门口,裴逸琛伸手推开房门,将宋凝带进去拉到浴室门口对她说:“妆都哭花了,进去洗洗。”

女孩子最爱美,听到妆都花了有些不好意思,忽然意识到什么,瞪大眼睛看着裴逸琛:“真的?”妆都花了,那结婚证上的照片是不是很丑?

因为她跟裴逸琛领证全程她都是懵的,裴逸琛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哪里有注意到证上的照片。

裴逸琛大掌控制着她后脑勺将她的身体一转,把人推进去“假的。”

宋凝:“……”

宋凝在超大浴室里盯着镜子中的自己,除了眼尾有点儿红,并没有想象中的妆花。

这也得益于自己长得好看,化妆师说她肌肤底子好,本来也没有上多少妆。

宋凝躺在超大浴缸里,被温暖的水包裹着的疲惫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中途,张妈敲门送来一套全新未开封的洗漱用品,还有一套崭新的衣服。

宋凝闭上眼回想这一天的经历,被徐韫南当场退婚,她当时感觉是世界末日,可当裴逸琛出现的那一刻,她忽然不觉得那么难受了。

他靠近自己时,身上的沉香钻入鼻尖,让她格外心安。

对于裴逸琛,宋凝不甚了解,只知道裴家是帝都顶级豪门,帝都商业巨头盛文集团总裁。

可是这样优秀的人,为什么会娶自己她不明白,问他了他不说,就好奇怪。

可能是今天受到打击太大,想事情多了就头疼,她索性就不想了。

徐韫南是渣男已经实锤了,从他在婚礼上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宋凝这辈子不会原谅他,虽然心里还有些难过,更多的是失望吧。

                           

原创文章,作者:夏晚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21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