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反派总想欺师灭祖最新章节,贺择星 白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反派总想欺师灭祖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一九九七

角色:贺择星 白月

简介:冷轻暖穿书了,成了反派的师尊,她懂,洗衣做饭送温暖,成功把反派教成了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眼看反派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敬重”,却没想到因为一个事故一朝回到解放前,更是导致原著中的大反派重生了。墨冷重生后发现自己对那女人情根深种?这和他走的剧情不太一样。墨冷将那人逼入绝境,说“师尊跟我走吧,修真界容不下你了。”冷轻暖心说我信你个鬼,你不就想把我千刀万剐吗?冷轻暖谁也不听,跳入离魂谭,身死魂灭。

穿书后反派总想欺师灭祖

《穿书后反派总想欺师灭祖》免费阅读

好吵,啊!为什么这么吵?

冷轻暖皱眉,翻了一个身,努力把被子往头上盖,企图挡住耳边聒噪的声音。

“师尊,小师弟不懂事,求您网开一面,师尊,师尊……”

大雪纷飞,冷风嗖嗖的刮,一个长得清秀柔美的少女跪在雪地里不停的磕头,身后还跪着四名年龄稍小的少男少女。

几人跪在法阵外,冻得脸色惨白,白月声音略微哽咽:“师尊,白月愿意代替小师弟受罚,他身子弱,受不住风雪,师尊,求您网开一面。”

身后四个师弟师妹附地磕头齐声道:“求您网开一面。”

师尊师尊师尊,啊啊啊~

什么鬼?

冷轻暖一个扑腾坐起来,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靠,还要不要人睡觉啦,她好不容易参加完国考,还顺便过了一个二十岁生日,和朋友们玩到半夜才回家,这睡得还没三个小时。

谁家放电视这么大声,师尊师尊师尊,吵得耳朵嗡嗡嗡的,大晚上的这不扰民呢不?

冷轻暖怒火中烧,掀开被子下地,推门出去:“吵什么呢?放电视声音能不能小点?”

真不是她脾气不好,实在是“师尊师尊师尊”吵得她脑壳痛,像被大喇叭放在耳边喊似的,就这样,在优美的音调都变成了噪音。

冷轻暖刚大吼了一声,猛地被眼前的场景惊得一哆嗦。

只见外面白雪皑皑,鹅毛般的大雪簌簌的落,琼枝玉叶,粉装玉砌,四周萦绕着一片晶莹的白色,雪山银装素裹,浩然一色,雪居坐落在半腰峰,视野极为开阔,群山万壑皆在眼里。

院子外围是用雪灵花做的围栏,雪灵花茎叶肥大,呈银白色,花瓣雪白,花心细长通透,雪花打在上面像辰星闪烁,最后化作水晶滴落。

而白色尽头是一片绵延不断的粉色,挑眼望去,峰峦起伏,桃花斐然,仿佛有两个季节似的,却十分震撼的融合成浩然景色,冷轻暖眼里的怔忡被惊艳取代。

天了,她拍拍脸,这是梦到了什么世外桃源吗?

冷轻暖从惊艳中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家变成了……唔,茅屋?又好像比一般茅屋更华丽一点,而刚才她能准确的找到房门,全凭的是本能?

虽然外面冰天雪地,但明明不冷,她却莫名打了个寒颤。

她迷茫的看着走廊下面五个年龄不大的小朋友们,穿着很是奇怪,像是古代的着装,那几个小孩跪在雪地里,也懵逼的看着她,她顿觉头疼,急忙说:“那个,你你你,你们先起来。”

冷轻暖刚说完,身子一晃,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

良久,她一个踉跄,纤细的手指颤巍巍扶住门框。

下面几人是她的徒弟,而她叫冷似雪,平日里仗着自己的身份和仙祖的宠爱,娇纵不已,对自己名下的六名弟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而今日她正处罚了惹她不快的五弟子——墨冷。

墨冷拜师时本想拜入韶光尊主贺择星的门下,但因为原主冷似雪是个不择不扣的颜狗,一眼看中长得特好看的墨冷,便直接在贺择星手里抢了过来,贺择星觉得可惜但也没有办法。

哦,后来的事冷轻暖知道,冷似雪在墨冷拜她为师后,也没有多加栽培,而是把几个弟子当做奴仆来使唤,在墨冷十四岁这年不知因为何事把人重罚了一顿,记忆里也没有这段,只知她将人悬挂雪刃崖将近三个时辰,还未黑化的墨冷差点没挺过去。

所以这不是她刚看过的那本男女主全死了的小说吗?而墨冷不就是那个后期黑化的疯批反派?

冷轻暖:“???”

她……她穿书了?穿的这人还是百川山一派,风花雪月峰峰主冷似雪?

那个作天作地,残害弟子,伤害女主,把自己搞进阴阳花楼,被凌辱至极却死不死活不活的恶毒女配?

白月见师尊发怔,纤柔的身体微微发颤,心里打鼓:“师尊……”

冷轻暖浑身一震,脸色凝重,打断道:“别,别说了,赶快带我去救你小师弟。”

冷轻暖火急火燎,连鞋子都没穿,踩进雪地里才反应过来,但她顾不得这么多。

记忆最后一刻是她将墨冷挂到雪刃崖上,那可是过去甚至是未来的鬼皇大大啊!!!

刚出了阵法,身上自觉出现了一件御寒斗篷,她按照记忆提着裙摆穿过五个愣住了的弟子,前往雪刃崖。

几个弟子才反应过来,紧随其后。

雪刃崖,地如其名,整个崖身像一把冰做的刀刃,崖上的几棵树,颤巍巍横立在崖顶上,晶莹的树干承担着松软的白雪。

只见一个肤白若雪,已然俊美至极的少年在上面被吊着双臂,少年眉毛被霜雪染成了银白色,墨色发丝凝结成冰晶,脑袋靠着自己的手臂,嘴唇打颤,眼睛睁得不大,更显眼尾狭长锋锐,眉目之间尽是隐忍和固执,还有淡淡的邪气和阴冷。

十四岁的小孩在上面随冷风摇曳,oh my gad,冷轻暖瞳孔地震,“那个谁……谁谁谁,把你小师弟放下来,快。”

冷轻暖觉得那瘦小文弱的身体比外面飘摇的雪花还要脆弱,但还是有被大反派的姿容震惊到,康康康康,饶是这么惨,都有一股病娇男主狂妄邪气的气质,年纪不大,却已然窥见日后的狂拽霸酷帅。

冷轻暖意识到自己想什么,赶紧摇摇头,把不合时宜的想法清个干净。

墨冷刚被放下来,只盯着冷轻暖看,目光凶狠,宛如野兽,他恨不得撕了这人,怒气翻滚,也就那么一眼便沉沉的昏了过去。

冷轻暖被他看得打了个冷噤,手里的动作却比谁都快,她快速解开披风将人裹住,手穿过小孩的胳肢窝和膝盖窝,想要把人公主抱起来,咦?

冷轻暖咬紧牙关使力……

呃!有点尴尬,没抱起来。

她还不会灵活运用灵力,光是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抱起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

一个少年见状,连忙上前,“师尊,我来。”

“好好好,走走走。”冷轻暖赶紧让开,自己冷得直打哆嗦都管不了,瓷白的双足已经没了知觉。

只是她一脸焦急的模样,却让她几个弟子都心有戚戚。

几人把花冷抱进屋内,留下少年给花冷换衣擦身。

茅屋有一整排,被法阵护着,比开了空调还要暖和。

冷轻暖的房间是主屋那间,她先回到自己的房间,找了一双不知什么毛的拖鞋穿,这鞋质地轻软,脚上麻木的痛感便神奇的消失无踪。

她试图整理自己的思绪,但脑子此刻却像火上噗呲噗呲沸腾的浆糊。

打量了一番四周,别看是茅屋,但房间里古色古香,用品齐全,装横舒适清雅,很是别具一番风味,且这里的摆件一看就价值不菲。

但冷轻暖无心欣赏,她脸色泛白,心道:这什么事啊这?

真穿书还是做梦?她摸了摸自己长到尾椎的头发,又捏了捏自己的小脸。

嘶~还是疼的。

冷轻暖不敢置信的在屋里乱转,终于找到了一面镜子。

手柄镜通体银白,只有手掌大,镜身上有复杂的古纹饰,镜面清晰,和现代的镜子一样照得很清楚。

镜子质地冰凉,冷轻暖拿起来的时候抖了一下,嘟囔了一句:“真凉。”

她看了看镜中的人,她瞪眼,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瞪眼,她翻白眼,里面的人也跟着翻白眼。

镜中的自己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精致的小脸仙而不柔,冷且倨傲,真真仙姿玉貌,是不可多得的好皮囊。

良久,她看似从容的放下镜子,又心情复杂的抬手拍脸,头皮有一瞬间的发麻,她和原主长得虽说没有十分相似,却也有五六分相像。

她又摸了摸胸,捏了捏,唔……好吧,没变大。

冷轻暖失望的放下手,咬着左唇角走到床边,又咬着右唇角坐了下去。

她穿着一件白色里衣,大马金刀的坐在床边,手支着脑袋,手肘不断地在膝盖上更换,焦灼得不停抖腿。

这本小说还挺火的,完结时却遭到了广大读者的吐槽和差评,原因无他,烂尾了,除了反派,男女主全死了。文案诈骗,骗人来杀,一时间排雷排得飞起,冷轻暖早上起床的时候瞄了一眼,也义愤填膺加入了排雷大军。

谁想到当天晚上她就穿了过来,还成了人人喊打的配角冷似雪。

冷轻暖双唇抿得紧,唇角颤巍巍要往下扯。

她真的不好奇不想要穿越啊,呜呜呜,她准备了一年的考试没了,心爱的小电驴还没骑过,手机也是刚换的折叠屏,她还准备工作一两年后买房。

冷轻暖越想越心痛,偷摸摸擦掉眼角的泪花。

呜呜呜,我六千多的包还没背过呢。

她为了奖励自己毕业快乐,狠心买了一个Gucci包包,本来已经到了好几天,但她还没舍得背出去过。

后悔,太后悔了。

早知道背出去逛几圈。

冷轻暖太过忧伤,生生被气哭了。

[滴!]

冷轻暖泪眼朦胧的抬头:“嗯?”

她刚在心里吐槽完,恍惚听到滴的一声。

冰冷慵懒的声音突然响起:[冷轻暖,你好,欢迎来到异世界。]

冷轻暖:“???”

这道声音也不管冷轻暖听不听得懂,直接道:[在你完成任务后,将有机会回到原世界。]

“什,什么?啥?你是系统?”冷轻暖左看右看,发现声音是在自己脑海里,她听得莫名其妙,头上仿佛顶了一个问号,“任务?”

[……是的,在你打出完美的he结局,即视为完成任务,将能回到原世界。]

he结局,这本小说的?冷轻暖下意识呢喃:“回到原世界?”

[是的。]

“那要是完不成呢?”

[请你相信自己。]

冷轻暖蹙眉:“但我不相信自己。”

这道声音恍惚有点不耐,[若任务无法完成,将有机会体验原著原主的既定结局大礼包,友情提示:请你最好不要这样想。]

原主的结局?

【剧情:花冷将冷似雪的灵魂抽离身体,一片一片的凌迟后,再把她的灵魂扔进了阴阳花楼,冷似雪被凌辱至极,痛不欲生。】

冷轻暖天真,以为自己不想回去就不用怕,耍赖道:“……那我不想要回到现实世界了。”

[……那你还是有机会体验原著原主的既定结局大礼包,友情提示:此结局不止取决于你是否完成任务。]

“……”呵呵,看了原著的冷轻暖当然明白,因为送原主进去的就是墨冷,这还关乎墨冷的态度,她又问一个自己关心的问题:“我要是在这里挂了呢?”

那道声音突然严肃起来:[你原世界的肉身将立即死亡。]

“嘶……”冷轻暖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带喘的问:“什么是he结局?是指男女主?还是其他?”

[无可奉告。]说完不管冷轻暖如何呼喊,这道声音都没在出现。

“喂?喂喂?”冷轻暖一头雾水。

好无情好无语好懵逼。

感觉压力突然山大,冷轻暖冷静好了一会,才接受了自己是冷似雪的事实,既然回不去,就不得不考虑大boss反派墨冷,以及自己这几个徒儿的问题。

冷轻暖适应能力极好,梳理好剧情,打起精神推门出去,偏房墨冷的房间内,几个小孩手忙脚乱的,像没大人疼的孩子,冷轻暖流露出同情的表情。

唉,没师父疼的孩子早当家呐!

                           

原创文章,作者:一九九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20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