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别逃,病娇反派黑化中》小说最新章节,花稚 李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快穿:别逃,病娇反派黑化中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酹月

角色:花稚 李总

简介:【强强+双洁+1V1+苏爽+病娇】小恶魔花稚缠上了一种诅咒。为了解除诅咒,需要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务——鲨掉世界反派。结果……她翻车了。疯批前男友:“亲爱的,你愿意陪我去死吗?”黑化影帝:“想走?爬上我的床,就是我的人了。”病娇吸血鬼:“宝贝,你的心脏,只能为我跳动。”花稚:“……”看我一刀一个小朋友!

快穿:别逃,病娇反派黑化中

《快穿:别逃,病娇反派黑化中》免费阅读

如果,你在晓雾弥漫中,瞧见一名手持红伞、身着红裙的小姑娘,不要害怕。

走向她。

——她是来带你回家的。

金桥会所。

“快点,磨磨蹭蹭的,还不去给李总倒酒!”

花稚刚有意识,后背就被人推了一把。

差点撞在前方的桌子上。

她稍微偏头,视线轻轻落在推她的那人身上。

刘姐,原主桑枝的经纪人。

不知为何,被花稚盯上,刘姐便感到无尽的寒意从脚底窜出,冻住她的心脏。

只是一瞬间。

刘姐摒除这种不可能的想法,不屑而轻慢地俯身在她耳边道:

“看什么看?以为自己仍是当初的大小姐?如今还不是沦落成一个卖脸上位的小网红。”

花稚睫毛轻扇,漂亮的眸子漾着笑意:“你说得对。”

小仙女大度不和她计较……是不可能的。

刘姐一噎。

桑枝今天转性了不成,往日如此折辱她,早就跟自己闹起来了。

花稚寄身的这具身体的主人桑枝,曾是桑家的大小姐。

后来桑家破产没落,大小姐没了依靠,沦落成十八线网红,混口饭吃。

关键桑枝不信命,将高傲刁蛮延续至今,直播更是受不得弹幕的调戏和辱骂,和网友对喷。

直播也就黄了。

可她脸蛋实在好看,公司不忍将其雪藏,今天便被经纪人叫到金桥会所,见一见大人物。

说是交际谈投资,实际要干嘛,心里都清楚。

只有桑枝被蒙在鼓里罢了。

咚咚呛和花稚说完这些,便将她扔进小世界。

【但凡你给点反应,我也会继续和你说下去……】咚咚呛吐槽。

既然不相信人间险恶,就让她自己亲眼来看吧!

【来跟我一起念!咱们的口号是拯救世界!鲨掉反派!赚取功德!解除诅咒!】

花稚:。

咚咚呛:……

就有那么一点点尴尬。

【算了,你加油,我在后面给你打call就行。】

花稚细细抚摸右手腕上的鬼火印记。

咚咚呛真身是一团鬼火,便藏在那里和她传音。

【真简单的任务。】

诅咒困扰她多年,即使对她的生活造不成影响,但谁会愿意多一道诅咒在身上。

能找到解开的方法,不妨试试。

“不用这么凶。”被称作李总的开口了。

他倒了杯酒,递给花稚。

不能喝别人给的来历不明的东西,花稚打算还回去。

谁知,李总却给她指了个方向。

“机灵点啊,快去给景爷斟酒。”

花稚下意识望过去。

包间灯光昏黄,处处染着纸醉金迷的奢侈,带给人醺醺然的暧昧与沉迷。

中央乱七八糟坐着不少人,人群之上,仿佛是特地留出的真空地带,无人胆敢上前,彰示着主人的矜贵与不可攀。

那是一名极其俊美的男人。

骨节匀倾的手端着一杯红酒,在光影中折射出醉生梦死的光辉。他独身坐在那里,便自发隔绝出一个世界。

酒色与男人酒红色衬衫相配,显得慵懒而邪肆,男人云淡风轻的姿态宛若并非身处酒场,而是最为高级的舞会。

他一个人品尝自己的美酒,对这边的热闹漠不关心,就像天塌下来也与他无关。

这个男人极其危险。

花稚得出定义。

刘姐显得略显犯憷,但欲望战胜理智,忐忑道:“李总,让她去,会不会……”

李总挂上令人极度不适的笑:“凡事总要试试才知道。”

包厢声音很吵,他们也不怕被那个男人听到。

“听到李总的话没有?”刘姐恶狠狠道,“赶紧去给景爷斟酒,顶撞了对方有你好果子吃!”

花稚想翻白眼,似笑非笑:“你行你上呀,别这么不自信。”

刘姐早已年过四十,让她上,除非活得不耐烦。

“桑枝!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花稚无所谓的态度。

端着酒杯朝男人走去。

“小哥哥,能帮个忙吗?”

森林里的小恶魔学会了借用容貌的优势,扮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十分容易令人放下戒心。

无他,精致的长相与甜美的音色,就是花稚最好的保护伞。

既然他们都这么害怕那个男人,自己想要离开,或许可以找他帮忙。

她走到男人身边。

去拉对方高昂的衬衫衣袖。

霎时。

杂乱的包房在瞬间陷入死寂。

一股死气扑面而来。

甚至连想要继续辱骂花稚的刘姐都吓得噤声,什么话都不敢再说。

让她敬酒,没让她自由发挥去扯人家啊!

“桑枝小姐?”

男人慢条斯理地抬首,旋即,眸光静静落在她攥着自己的地方。

花稚眨巴眼:“我们……认识?”

男人轻笑一声。

“桑枝小姐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很正常。”

花稚沉默。

如果她听不懂对方语气中的凉意,以及其中蕴藏的杀气,千年来她才白活了。

咚咚呛麻木的声音传进她的脑海:【景寒声,本世界反派锁定,当前危险指数六颗星。】

原来就是他。

花稚挑眉:【满星是十颗?】

咚咚呛似在嘲笑她的天真:【满星是五颗!】

知道厉害了吧!!

花稚:【好哦。】

不就比满星多一颗。

小场面。

“景爷。”身后的绥阳蹙眉,和另一名黑衣保镖上前。

作势要带走花稚。

景寒声慢悠悠道:“不急。”

他晃了晃杯中酒,懒散地掀起眼皮。

“好歹有过一段亲密关系,桑枝小姐向我求助,我若坐视不理,不就显得我太没人情味了吗?”

亲密关系?!

在场的人都惊了。

有多亲密??

他们当然不敢问,绥阳便和另一人退回角落。

咚咚呛:【七年前,桑枝和景寒声在高中时候有过一段恋情,那时的景寒声并非现在的景爷,身份不太好,后来桑枝玩腻了就把他甩了……】

这么刺激?

景寒声如今的地位显而易见,南城商圈皆以他为中心,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为过。

既然二人曾有过爱恨情仇,说不准桑家的落败会有他的手笔。

但小恶魔的字典里都没有退缩两个字。

“哥哥真好。”花稚就当听不懂,故意歪曲他的意思,“既然哥哥愿意帮忙,我就先回家了。”

她松开手就打算溜走。

不料,景寒声道:“既然来了,桑枝小姐和我玩个游戏如何?”

华丽优雅如大提琴曲的嗓音落在耳畔,却如死神撒旦下达的最后索命通牒。

花稚脚步一顿。

                           

原创文章,作者:酹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20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