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幽冥灵尊》罗灵 罗素娘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幽冥灵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悠不悠

角色:罗灵 罗素娘

简介:一只鬼的故事,生前哪管身后事,浪的几日是几日。女鬼:“我脾气不好,我要踩骷髅头,我不开心,我要躺板板,我郁闷,我要长眠地下。”天尊:“今日天气不好,不宜出门,不宜动土,不宜下葬。”【高冷偏执修仙大佬VS怼天怼地作死女酒鬼】三月春生,烟烟霞霞,灼灼桃花虽有十里,但一朵放在心上,足矣花开一念生,一念灭1.隐藏boss真的很多2.腹黑男主驰名双标3.女鬼很无辜,就是点儿背,需要空手接白刃

幽冥灵尊

《幽冥灵尊》免费阅读

罗灵翻了个身,被刺目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耳边是聒噪的公鸭嗓叫骂声。

“好你个贱婢,少爷看你一眼,就是你祖上冒青烟。”

“我呸,就这鬼模贱样,装什么清高”

“……”

骂骂咧咧,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不断地传入她的耳朵。

罗灵眉头一皱,哪个不长眼的小鬼敢这般嚣张,欺到她本尊头上。

一个体肥膘壮的少年,头束金冠玉簪,十指戴着大金戒,脖颈上挂着黄灿灿的大金链子,腰间盘着金腰带镶嵌着各种华丽的翡翠玛瑙。活脱脱的一个行走的金元宝。

罗金贵正一脸享受地听着身边两名小厮金子银子的吹捧。高高扬起的下巴,看得出这人此时的洋洋得意。

此人,名罗金贵。罗家庄的大少爷,家里唯一的少爷,也不知是这家的风气一向如此,还是什么。一家人整整齐齐,就爱穿金戴银,到处显摆,彰显自己的腰缠万贯,妥妥的暴发户嘴脸。

金子看到翻了个身,像无事人一样睡着的罗凤娇,就气得火冒三丈。往日欺负她,都是低三下四地求饶,今日,怎敢如此大胆无视他。虽说他是个下人,好歹也是少爷跟前的红人。往日欺负惯了的人,此刻被无视的个彻底,那感觉,仿佛被当众狠狠扇了一个耳刮子。里子面子都丢尽了。

想到这,金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前用力一脚,踹向躺在草垛堆里的罗凤娇。嘴里还吐了一口唾沫。

“我呸,好你个贱蹄子,今日,我不打死你,替少爷整治整治你,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姓甚名谁。”同时挽起袖子,握紧拳头,那架势,仿佛祖坟被眼前的人刨了去,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罗灵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危险气息,眉头一蹙。一个翻身旋转,滚到一侧。避开了朝她踢来的一脚,一开始的聒噪,她大度的不计较,怎会料到,这些小鬼这般没眼力见儿。不依不饶,顿时,她的心情就不美丽了。冷眼看向骂骂咧咧的公鸭嗓小鬼。

金子被这凛冽的眼神一扫,吓得身体一滞,高高扬起的拳头就这样僵硬在半空中,背脊莫名的发凉,头皮发麻。内心咯噔了一下,好可怕的眼神。愣了几秒,等回过神来,顿时恼羞成怒。他居然被一个贱婢给唬住了。两步上前,作势要狠狠教训一番。

罗灵看到这没完没了的架势,被打扰睡觉的心情就多了一股无名火。左手轻轻抬起,指尖冒出黑色的火焰,甩向眼前的男人。看似不起眼的一簇小火苗,不是红色,而是浓墨的黑色,飞到了金子的面门一寸处。犹如一座大山,千军万马之势,朝他压来。滚烫的温度直接灼烧他的脸颊。剧烈的疼痛,让金子一下子捂住脸,试图抵挡火苗的靠近。

发出尖锐的痛呼声,“啊——好疼,好疼——”仿佛他的灵魂都要被焚烧殆尽,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吓得一旁的两人不知道作何反应,银子悄悄挪到了少爷的身后,两腿哆嗦。

罗金贵,见状,被吓尿,脚边多了一摊水渍。手哆哆嗦嗦地抬起来,指着罗凤娇,“你不是人,你是鬼。”

罗灵冷冷的睨了一眼那膘肥体壮,被吓得抖成筛糠的壮汉,满脸红豆,油乎乎的大饼脸,因为惊恐扭成一团,忍不住翻个白眼,满脸嫌恶,“滚,再敢打扰本尊休息,让你魂飞魄散。”

金子的面部已经被火焰灼烧得一团烂糊,鲜血淋漓,狼狈地爬起来,拼命地往前跑。也顾不得身后的少爷,那女人是个恶魔,是个恶魔。

银子扶着罗金贵,踉踉跄跄紧跟其后。三人屁滚尿流,仓皇逃窜。就怕火苗下一刻飞到他们的身上。

罗灵看着三个人逃窜的背影,眯眸凝视。这时候,她才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眼睛四处打量。

这是一个破旧的马厩,而她正坐在一堆秸秆上,

抬头就看到摇摇欲坠的稻草棚,顶棚还有好几个窟窿,阳光就是从窟窿上照射下来,四根木桩子定在四角,她脸正对的一根木桩,上面还有一条大大的裂缝贯穿整个木桩,这个马厩大约两三米长宽。

四周被几根歪歪斜斜的木条围住,马厩外面放了一个马槽,马槽边上还栓了一头黑驴。

那驴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耷拉着耳朵,夹紧尾巴,不敢吭哧一声。应该是被她的鬼气给吓住了。

罗灵这下明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低头看地上,便看到以她为中心点,往外扩散的一个圆圈,圈内是歪歪扭扭的鬼画符。有一半被她刚刚躺平给抹得模糊不清,鼻尖闻到一股淡淡血腥气。瞳孔突然放大,震惊得她目瞪口呆,她,她,她,她这是被献舍了。

地上的符文,就是献舍符文,她炼鬼术,怎会不识这咒术。

此时,脑海里响起一道女声,以吾身献祭,以吾血为引,魂归大地,在此恭候幽冥灵尊。求得愿成,甘之奉上。

这是强行献舍,不管被献舍之人愿不愿意,只要献舍之人,心甘情愿奉上,魂为媒介,献祭肉身。被献舍之人苏醒,那仪式就完成了。是一道禁术,没几个人知道,为何这身体能成功,也是奇哉!怪哉!

罗灵,查看自己的双掌,这副躯壳,年龄大约二十有七左右。姓甚名谁,何许人也,一概不知。环顾四周,想找个水盆什么的瞻仰一下容貌。只感觉脸上有一层厚厚的涂抹,不知道是胭脂还是其他。环顾了一圈,也没找到水盆。

她无奈扶额,长长叹了一口气,看向那头趴在地上的黑驴。招了招手,清脆而灵动的声音,道:“过来。”

那驴吓得一哆嗦,然后慢慢地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罗灵身边,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臣服着,等候罗灵的命令,乖巧极了。

若让这头驴的主人看到,黑驴现在的模样,定能惊掉下巴。这头驴平日里,性子就野,凶暴,极难驯服,才会被主人牵引到此,绑在这儿,此刻哪里还有它平日的野性暴躁。

罗灵爬到黑驴身上,整个人慵懒地挂在驴背上,右手拍了拍驴的脖子,

“去附近的山林。”

作古多年不知空腹为何物,现下五脏庙大闹,心生怨念,倍感浑身困乏无力。她堂堂幽冥灵尊,刚醒,就要饿死,说出去,岂不是让世人笑掉大牙。

黑驴小心翼翼地起身,听话地朝着附近的山林走去。

献舍之人,罗凤娇,罗金贵的表姐,也是罗家二小姐罗素娘的女儿。罗素娘生的极美俊丽,是罗家镇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及笄之时,方圆百里无数文人墨客几乎踏破罗家庄的门槛,只为求得美人钦慕。奈何罗素娘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向往修仙,一次外出历练与一修仙大家族的公子相遇,后坠入爱河。怎料那大家族的公子是个风流成性之人,三年后,便喜新厌旧,和别的美娇娥双宿双飞。罗素娘伤心欲绝之下,回了罗家镇。

罗素娘一个未出阁女子,便有身孕,在镇上被人指指点点。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罗员外和他的夫人年岁已高,因为罗素娘的事情,气得一病不起,呜呼哀哉了半年,没能熬过去,双双驾鹤西去。罗素娘不堪流言蜚语,最后选择上吊自杀,留下了不足一岁有余的女儿罗凤娇。

现在当家的是罗元宝,罗素娘亲哥,当家主母林梅,是个尖酸刻薄的妇人,打小就不待见这个长得水灵,灵气十足的罗凤娇。打打骂骂便是家常便饭,苛刻虐待也是出了名,但是又是个爱面子的,面上又做得极致,背地里怎么磋磨这可怜人儿,外人也见不到罗家庄内里的腌臜之事。

罗凤娇十六岁之时,也是得了母亲的貌美,这般艰难的条件下长大,也遮挡不了她的俊美容貌,那修仙家族来人,把她接了去。

罗家庄也算搭上了修仙大家族,那段时间也好不风光无限。惹得罗家镇的人好不眼红,嫉妒。但也只能慨叹,谁让自己家里没有那貌美的娇娥,可以让仙家看上。若有,那又是何等的风光。

然而这等风光,只延续了十年,罗凤娇便被赶回了罗家庄。传闻是罗凤娇不知羞耻,竟想爬上家主的床。和她娘一般下作,不知礼义廉耻。被赶回来的罗凤娇,神志时好时坏,疯疯癫癫,有时还学那唱戏的小旦,往自己脸上涂抹各种怪异的胭脂,咿咿呀呀唱着恶心人的小曲。

而今日,罗凤娇为何躲到这马厩,确切说是被逼的,谁能想到这表弟竟然想要霸占她,让她做暖房的丫鬟。即便是罗凤娇涂抹成老吊爷,也不妨碍罗金贵的重口味。当然换了内里的罗灵不知这些腌臜之事。

被阳光晒得整个人更加慵懒,任由黑驴驮着她往前走,不知不觉就远离了罗家镇,也不知黑驴走到了何处!

恰好路过一处新坟,坟前的牌匾还是崭新的,看来是刚埋不久,地上洋洋洒洒飘洒着纸钱,墓碑前还有五根未燃尽的香,香炉前摆着一坛酒,一些吃食,三副碗筷,三杯倒满酒水的杯子。一只透明的小鬼就坐在墓碑上,拼命地吸食着焚烧的香烟。

罗灵眼眸都不抬一下,身体背对着坟包,忽然鼻尖动了动,她似乎闻到了酒香,五脏庙叫嚣得更欢,将头从另一侧扭过来,对着坟包,目光扫视。

那透明的小鬼看到罗灵吓得从墓碑上摔了下来,急忙跪到地上,连连磕头。

罗灵右手抓了抓头,满头问号,她干什么了?瞧瞧,把这小鬼给吓成什么样儿了。没理会一旁磕头的小鬼,她的视线落到了那坛酒上,肚里的酒虫几乎要冲破她的喉咙,下一刻就能从她嘴里蹦出来。

“咕咚”一声,没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左手一挥,那坛酒便漂浮起来,朝她飞过来。罗灵来了精神,立马坐直身体,左手一带,将酒往自己怀中一揽,好似环住一位美人,右手急忙揭开封口,一股子浓郁的酒香飘散到空气中。

她迫不及待地大口大口,往嘴里灌,一丝酒液顺着她的脖颈滑入衣服也浑然不在意。痛快的饮了几口,袖子豪迈地擦了一下嘴角的酒渍,笑弯了眉眼。

“好酒——”

郁闷的心情,烟消云散,前世她最大的爱好之一,酒就是她的半条命,这才是活过来的痕迹。总算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活人。一口接着一口,黑驴没有得到停下的命令,依旧稳稳当当驮着她往前走。此刻心情好,两条腿就这样甩啊甩。一身破败不堪的衣服也掩盖不了她那一身的空灵之气。

偏头瞄了一眼肩上两条鲜血淋淋的伤口。眉毛一挑,嗯——有酒就忘三分,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献舍之人是有求的,她得帮人家完成临死遗愿。不然这伤口会慢慢腐蚀开来,拖得越久,腐蚀得越快,连灵魂都能腐蚀掉。

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扯了扯这肩上的布条,智商总算归拢。做鬼多年,都忘记了人是得穿衣服的,看看她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大大小小的补丁,面目全非的衣服,完全就是几块布条挂在身上,看看这漏风的裤子,裸露出来的小腿。

罗灵挠了挠头,抬头看天,感觉眼前有一排乌鸦飞过,额前落下三根黑线。

摸了摸黑驴脖子,“回去。”

黑驴乖乖地转头朝罗家镇走去。

                           

原创文章,作者:悠不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20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