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孟天 孟大叔《封龙棺》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封龙棺

小说:悬疑

作者:豆肠

角色:孟天 孟大叔

简介:本以为只是个药堂的富家少爷…..延绵两百年的恩怨,扑朔迷离的真相,猜不透的人心….一幕幕出现在孟天的眼前…..

封龙棺

《封龙棺》免费阅读

二百多年前的夜晚。

“爹!爹!你快看,那里躺着个人!”

药农顺着小儿指的方向奔去,拿药叉小心拨开荆棘。一个身着奢华服饰,满身刺伤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药农摸摸了昏迷的男人脉搏,虚弱万分。

“别碰我父皇!!”

一个稚嫩的声音耳边炸起。寻着声望去,一个七八岁男孩向自己奔来,猛地推开自己,护在受伤的男人前边。

“小家伙,你不用怕。我不是坏人。”药农温声说道。

小男孩瞪着眼睛依然充满警惕。

“我是山里的采药的。那是你父亲吧?我可以替他治伤。”

见到小男孩将信将疑,药农小儿拽出背筐里的草药:“你看,这是我和我爹刚采的药。我父亲医术可好了,你父亲再不救就要死了!”

小男孩这是放下了戒备。药农见状,背起男人:“他伤的太重了,带回去治伤才行!不凡,把这小娃娃领好。”

“好咧。走,山里的夜路不好走,跟紧我咯。”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

“我叫孟不凡,你叫什么名字啊?”药农小儿嘻嘻问道。

“我…我叫朱文奎。”

药农一听,大吃一惊,心中暗想:姓朱?!刚似乎又听娃娃喊这个男人父皇!莫不是…!

“快走!咱们得加紧赶路了。”药农语气急了几分。

这个男人的命可不敢丢啊!

回到茅屋,药农将男人伤口处理好。朱文奎拿着几个窝头狼吞虎咽。看似饿坏累急了,又在男人身边熟睡起来。

药农望着床上两父子,思绪万千。

前几日药农刚进城中摆摊卖药,得知新皇登基,已是永乐天下,建文帝自焚于宫中?这人….若真是建文皇帝……

苦苦思索半夜,不知觉间睡倒在桌上。

“父皇!你醒啦!孟大叔!不凡哥!快过来,我父皇醒了!”

“父皇,是这位孟大叔救了我们,你的伤也是孟大叔治的。”

“多..谢.仁兄。”男子欲起身,但奈何身体无力。

“快躺好别动,你的伤还未好全。”孟大叔上前说道。“你就在此安心养伤,小老儿这茅屋深处山野,无人打搅。”

男子似乎听出话外之意,便不再做声,默受恩情。

半月后,男子身体逐渐康复,却突然消失不见。独留朱文奎在孟大叔家。

数日后

一块龙形玉佩和一封书信置于案上。

信中道:孟兄救命之恩,此生无以为报。吾之身份想必孟兄已了然于胸。吾若在此,只会拖累孟兄,早晚会惹来杀身之祸。如今吾将远走他处,唯有小儿文奎使吾放心不下。今将小儿托付孟兄。从此随孟兄之姓,安度一生。玉佩传于小儿。信封中有银票数十万两,助你安家立业,以谢救命之恩。

孟大叔拿着手里的信,摸摸朱文奎的头:“从今以后,你就叫孟文奎。我就是你爹。”

两百多年后

“孟小天!”

一声刺耳的喊叫在孟天耳边响起。

“你要干嘛啊!我耳朵都聋了!”

孟天惊地坐起身。

“说了多少遍了,让你去大娘家取草药,你就知道个睡。”

“行了行了,知道了。”

孟天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起身正要出发。

妹妹小秋急忙拉住:“等等,别忘了玉佩,一天丢三落四,什么事都要我操心。”

一番嫌弃后,将玉佩系好孟天腰间。

“谷子在门口马车上等你呢,快去快回,莫要耽搁。”

“知道了,你在家好好照顾母亲。”

随即出门。

自从尸毒瘟疫袭来,集镇上的人死伤无数。孟家药铺也因此忙得不可开交。

孟天家中本就家财万贯,不说富可敌国,那也是富甲一方。卖药救人也是行善积德,不图名利。

此去大娘家取药,路上多泥泞颠簸。

孟天揉着屁股,转头嘟嘴道:“谷子,想不想闯荡天下去?”

谷子摸着头淡然一笑:“少爷,我就一小杂役,哪有那么大志向。我只要把少爷小姐照顾好,别的我就不想。而且,有那么多人要救,铺子上也离不开啊”

孟天慢悠悠躺下嘟嘴道:“没出息,这么多人,哪救得过来。男儿志在四方,在这乱世当中,岂能每天守着祖业家财…….”

——吁!!

“哎呦,磕死我了!臭谷子,咋赶的车!?”

“少爷,你快看前面,那是什么东西?像是个人。”

孟天顺眼望去,一个黑乎乎,满身血迹的大汉躺在路中。

“走,下去看看。”

谷子下车将其头扶起,手探鼻息。

“这个人还有气呐。”

孟天掀开大汉衣服,少说十几条大口布满全身,刀口处血迹还没凝固。

“看来这人伤的也有几天了,把他抬到车上去,到大娘家给他救治。”

“好咧。”

谷子边赶车边嬉戏笑道:“少爷,你就是嘴硬心软,刚说…..”

“闭嘴!赶紧赶车,晚了这家伙怕是得死车上了,我先眯会。”

孟天不耐烦道。

“得咧,少爷你坐好!”

“江山锦绣,看那方,九曲黄河显神威,万里长江浪花奔…..”

随着天色渐暗,谷子的歌声响彻天野。

至傍晚。

“六喜,快开门!”

“呦,二少爷,你可终于来了,都这么晚了,太太都快急死了!”

“路上耽搁了点时间,先别说了,快把这大汉抬进去。”

说罢,六喜紧忙接过大汉,与谷子将其搀扶进院。

“这一路,累死我了。赶明咱自个儿花点钱把这路修修,颠的我快散架了。”

孟天揉着脖子龇着嘴道。

“你个小崽子!这么晚才到。我当你路上被打劫了呢!”

一个洪亮泼辣的声音从内院响起。

“哎呦,大娘,我都多大的人了,谁还能把我劫了。”

“你小子再给我没个正形。咱家家大业大,这世道,不抢你抢谁。你又这么一表人才,不抢你金银,那也得把你掠去当个压寨爷们儿。那我怎么给你爹娘交代?”

一个身姿丰满,嘴里还抽着烟斗的中年妇女边走来边怨气道。

“真有个大姑娘,那也得是我劫了她回来啊,哈哈哈。”

“少在那贫嘴。”

“哎?这是谁啊?这汉子看着挺壮实,刚好缺个尸体,又能好好研究了。你小子还挺有心的嘛。”

太太望着那大汉喜色道。

孟天面色一惊:“哎哎哎,大娘,这是我路上遇到的,还有口气呢。你可别打他主意!”

大娘面色轻淡道:“身上这么多刀伤,不死也难救了。来!准备刀斧,抬别院里给他剖了。”

“是,太太。”下人恭敬齐声道。

“得得得,谷子六喜,赶紧抬屋里。可别让我大娘再盯着了。”

“瞧你吓得那样,不剖就不剖吧。六喜,把这人带进去吧,叫林先生给他治伤。”

孟天擦了把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这再让我大娘盯会,这汉子身子怕是都不全了。

孟天环顾四周疑声道:“咦,我堂哥呢?”

“你堂哥在别院剖尸呢,最近不知怎地,有好几个尸体十分怪异。不同寻常死状。”

“是吗?那我过去看看去。”

刚欲出门,孟天猛地想起,回头道:“大娘,可别打那人主意啊。”

“知道啦,快去吧,啰里啰嗦。”

说罢,孟天来到别院门口。

                           

原创文章,作者:豆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20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