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李大丫 李铁柱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森大富

角色:李大丫 李铁柱

简介:二十一世纪的富春晓带着自家山头穿越到了六零年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被当军人的父母留在了外公外婆家。可没过多久她就被扔在了后山里,被两只大老虎养育着,直到几年后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是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而女主竟是占了她身份的表姐……

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

《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免费阅读

富春晓十八岁时,父母开大卡车往山外运芒果时遭遇泥石流双双遇难,在她二十二岁大学毕业时,她放弃了在城市里工作的机会,回到了老家。

她的老家在群山环绕中,山上树木青翠,繁花锦簇,碧草杂生,而她的家是一栋隐匿在云雾缭绕里的壮观的农村别墅。这里有她最温暖回忆,也是她永远的港湾。

为了记录父母教给她的点点滴滴,也为了让山里的特产能有个更好的销路,她打算拍视频做直播。

她一开始想拍美食视频,所以在做前期准备时,她重新购入电脑,摄像设备,并且还买了拍摄时所需要的东西,如精美雅致的碗碟盘盆各二十个,筷子勺子各二十双,炒锅两个,电饭煲一个,平底锅两个,瓷砂锅两个,电磁炉一个,菜刀水果刀案板插丝板都不缺,大小烤箱各一个,豆浆机料理机各一个,腌菜缸各种尺寸均有,五斤酒坛二十个,玻璃罐各种尺寸均有。

再后来她拍摄的范围广了,不仅拍摄美食,还拍摄日常,有时突发奇想想做其他东西,比如做衣服,织毛衣,做沙发,做陶瓷,做手工皂,做古代胭脂水粉等,就会立马在网上下单买工具或材料,像缝纫机、工具箱等都是必不可少的。

因为要在山上待很长时间,且随着她的知名度上升,越来越多的人向她定制美食及手工制品,所以她把能想到的生活、生存用品及自己制作过程中需要用到的东西都批发购买了,如一次性买了大米糯米各一千斤,低中高筋面粉各一千斤,细盐白砂糖各五百斤,各种豆类都买了不下百斤,牙膏牙刷纸巾洗衣液沐浴露洗发水等等都是以箱记,常用急救药也有准备。

她在山上待了三年,也做了三年的视频,知名度越来越高,农家庭院里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山上的水果和她所做的农副产品销量也越来越高,她原本打算一直做下去。

可是在她二十五岁生日那天,一颗陨石从天际划过,直直落向她家山头,在她还没来得及做反应时,她的家及周边就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天坑和熊熊烈火。

富春晓再次有意识时,她浑身发热,手脚无力,她想大声呼喊求救,可发出的声音比刚出生时猫叫的声音还小,嗯嗯啊啊两声,谁也听不懂她的话。渐渐地,她又陷入了昏迷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睁开了双眼。可这一看她却发现周遭的一切都变了,她不是待在她家里,而是躺在一间破旧又狭小的屋里,房子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土坯房,墙壁上的泥土东一块西一块地脱落,墙脚还有好几个黑俊俊的老鼠洞。屋里也没有什么摆设,只她身下木板拼凑的床和一张瘸腿的桌子。

她记得自己明明还在腌菜膏,怎么就到这了?难道是被绑架了?

这时从外面小跑进来个三四十岁的妇女,房间比较暗,富春晓看不清她长什么模样,只能看个轮廓,她齐肩短发,小麦肤色,身着灰黑色的补丁衣衫,长得比较消瘦,看到富春晓醒来,急切又温柔地将她抱起,额头抵着额头片刻,才小心翼翼道:“我的小妮儿吓死娘了,总算是退烧了。”

富春晓在被她抱起的那一刻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她现在是变成一个婴儿了?

富春晓张了张嘴,喊了几句,别人也听不懂。中年妇女轻轻拍了她后背:“妮儿这是饿了吗?”说罢她撩起衣裳,横抱着富春晓,一把将乳头塞进富春晓的嘴里。

富春晓猝不及防之下就猛吸了一口奶,她的脸都涨红了,羞耻度爆棚。她挣扎着把奶头吐了出来,又被妇女塞进嘴里。

“你这妮儿怎么就不吃呢!好不容易才退烧,多少吃点。你这孩子不是要气我吗?”女人看富春晓不吃奶有些急了,眼泪都快掉下来。

“咱家小妮儿怎么了?孩子还小,更何况生着病呢,你别唬她。”门口进来个穿军装的男人,见女人正在喂奶,顺手把门合上,“大丫,大东哥刚刚差人过来说部队来电话了,我明早就要出发回部队去了。”

李大丫听到这话沉默了片刻,皱着眉头看着富春晓:“爱国,晚上回去后记得跟几个叔公和叔婶他们说声。对了,这次回去记得给妮儿上户口,她都出生三个月了。”

“好的,记着呢!1960年5月10日出生的!”富爱国边收拾行李边说到。

“四月十五出生的!”李大丫纠正道。

“现在都讲究新历了,建国他们上户口都上的新历!”

“也不知为啥要用新历,我都记不住新历。咱们过日子都是按照农历来,害我老是不习惯新历。”李大丫絮絮叨叨着。

李大丫还在说着什么,但富春晓却被自己穿越成一个60年的小奶娃整懵了!60年是什么年代!那是物质奇缺的年代,那时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呀!

而且她现在这具身体出生的日期她印象太深刻了!2017年5月10日,即农历十五,她父母意外出事的那一天。

富春晓想着这个特殊的日期,想着她上辈子的父母,待思绪再回来时,便又听到李大丫的话家常。

“这次要不是我大哥他从这个家分出来,我都不想回来。你东西收拾一下,我去把那五个小子喊过来。”

李大丫摸摸富春晓的肚子,见她确实饱了,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盖上一件衣服后便出门去了!

李大丫站在门口朝大房看了一眼,见她那异父异母的继姐李大妮鬼鬼祟祟地缩着脑袋朝他们房间偷看,翻了个白眼,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嘀咕道:“我呸!狗改不了吃屎的玩意儿!”

说罢也不再看那糟心的玩意儿,往她哥嫂房间走去。

“大哥大嫂,建国他们在吗?”李大丫站在门外喊道。屋里正躺着的李铁柱晃悠悠地爬起来。现在是1960年8月了,正是灾荒年月间,粮食奇缺的情况下,除了去地里干活就是去后山找吃的,剩下的时候能躺着就躺着好节约体力。

“大妹,怎么了?几个孩子跟你嫂子去后山脚这野菜去了。”李铁柱招呼着李大丫进屋说。

一进屋,李大丫偷摸摸地朝外张望,见四周没人,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展开,里面露出一叠钱票,她塞在她哥手里:“你现在分家了,他们也没给你值钱的东西,这五十块钱和一些票据先拿着,看看还有谁家还有余粮,咱偷摸着换。”

李铁柱连忙推辞:“大妹,你这是做什么!爱国可是拿命挣钱,你咋能说拿出来就拿出来。”

李大丫赶忙又推了回去,虽说是女人,但她常年干活力气不小,且李铁柱又长时间没吃饱,这些钱硬是被塞到李铁柱手上:“哥,你也别跟我推辞了,我这钱也不是给你的,是给我几个侄子的,孩子吃不饱怎么行!再说他们年纪也大了,过几年就要娶媳妇了,彩礼钱还有盖房子的钱都是一大笔。不说这个远的,你们买锅砌灶都要钱吧?还有我建议你们搬出去,找村支书批块宅基地,就是建个茅草屋也总和他们一家子搅和在一起好!呸!烂心肝的玩意儿!”

这次要不是富爱国梦见地底下的父母想着回家一趟来扫墓,李大丫竟不知道她亲哥亲嫂亲侄都快被饿死了,就剩一口气吊着了!她之前寄回家的粮食全部喂了狗!

一想起这事李大丫就气得牙痒痒,她爹后娘一家眼见着要把她大哥一家饿死了,连忙张罗着分家,把她大哥一家扫地出门。要不是她听到风声,拉着富爱国回娘家来给她哥撑腰,指不定她哥一家子都要直接上吊了!

李铁柱笑笑也不附和她的话,对于上房的那些人他也看不上,但在这个年代孝道摆在这,要是敢忤逆父母,他和妻儿也别想在村里立足了。

但是分家之后还让他对亲爹后娘唯命是从,当个孝子贤孙,那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犯贱,对他爹他最多跟村里人一样,分家后一年该给多少粮食他不会少给就是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的话!那一家子能离多远就离多远!你看看李大妮这次来家里肯定又出幺蛾子!”李大丫对李大妮尤为看不上,好吃懒做,偷奸耍滑,做姑娘时就会在他爹面前搬弄是非,他爹也是个糟心玩意儿,净听他们娘三瞎说,还真应了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的老话,看看老了躺床上谁去伺候他,那娘仨就是白眼狼,最后能指望的也就是他哥了,还真是最宠谁谁最不孝。

也不知他爹是瞎了聋了还是没心,每次李大妮回娘家都会扒拉娘家的好东西往她婆家搂,李大妮又不是他亲闺女,事事都想着她,看看没分家前都不知怎么祸害他哥一家子!越想起这事越气!

“我说李铁柱,以后你爹要是瘫了或是痴了,你可别上赶着伺候他去!”

李铁柱眼睛一瞪:“李大丫,你说的是啥话,啥叫我爹,不也你爹吗?还有什么痴了瘫了,这话你可别在外说,你知道名声吗?你知道会影响爱国的前程吗?”

李大丫瘪瘪嘴:“我也就跟你说!要不是知道你们要分家了,我还不回来呢!五年没回来看看了,我昨天来的家里,就听大嫂说她李大妮都待了十来天了,你说我能不气吗?”

“你也别生气,你也知道她日子不比在娘家好过,结婚十几年生了八个闺女!”李铁柱淡淡道,丝毫没有幸灾乐祸的自觉性。

李大丫闻言笑道:“闺女咋了,主席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哎,她家八闺女我昨天才见了,比我家小妮儿大上一个多月,可比小妮儿瘦小多了!”

说到小妮儿,李铁柱也笑道:“咱妮儿就是养得好。她烧退了没?”他只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大虎十五了,二儿子二虎三儿子三虎是双生子十二岁,四儿子小虎八岁,以前还觉得儿子多很好,但几个儿子调皮捣蛋不省心,他倒希望能再有一个女儿,可惜李大嫂生老四时难产伤了身子,再怀不了,这次见到三个月的富春晓很是喜爱。

“退了,要是还不退我们明天还走不了!”说到明天走李大丫有点伤感。李铁柱一愣,不是有两个月的假期吗?

“部队里来电话了,明早就走了,原想呆会儿再跟你们说的。”

“等你大嫂回来,我让你大嫂给你们准备干粮路上吃,大热天的赶路,大人没事小孩子受罪!爱国要是有假期你就让他在家休息,他平时工作辛苦,一放假还要坐这么久的车来咱这里。你们来回车费都要花很多吧,有这钱还不如多买点东西给建国他们吃,你看孩子们都瘦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下雨,天气再旱点下去老百姓都没活路了!”李铁柱看着天,黝黑发亮的脸庞皱纹横生。

他要出门被李大丫拦住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李大丫也担忧,他们一路坐火车过来,到处都是灾情,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啊!

“咱家还算好的,之前你寄了些钱票和粗粮回来,虽然大部分都被扣了,但我们还是能喝一口汤的。像李大妮他们婆家都卖儿换粮了!”李铁柱叹气道。

李大丫震惊了,李大妮的婆家是多重男轻女的一家子,怎么就换儿子啊?她婆婆王铁嘴更是将几个孙子当命根子疼。

李大丫八卦道:“李大妮不是从咱家扒拉了好多粮食吗?”

李铁柱想起那一家子就摇摇头:“李大妮的婆婆要给她弟弟一家送粮食,李大妮的大嫂要给她娘家送一些,剩下的紧着王大王二及王大的儿子吃,那些粮食哪够啊!李大妮和她的几个女儿不就只得饿着肚子吗?王家的远房亲戚要过继个孩子,就拿粮食换了。”

“李大妮的几个女儿饿肚子李大妮和王二都不管?

李铁柱叹了口气:“你常年不在家,对李大丫家的情况不了解。生了那么多个女娃她一直盼着男娃,她生了三女儿后,四五六七闺女不是送人了就是扔了,小闺女估计也是要送人了,你没见到她这几天一直赖在家里,估计是让那位联系人呢!”

李铁柱口中的“那位”是后娘田翠花,说到那位黑心肝的后娘,李大丫就来气,她这次回来,田翠花就盯着她家小妮儿看,天天还“赔钱货”地骂!

她自己虽然有点重男轻女,但她家小妮儿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可看不惯田翠花作践自己的女儿。

李大丫还想再骂骂田翠花,突然听到李大虎喊道:“小叔,大妮姑,你们从我们家拿了什么?”

李大丫一听到这动静,那还了得!作死的李大妮和李宝根偷东西都偷到她眼皮底下了!

李大丫二话不说直接冲了出去,就见李大虎正带着一串的弟弟回来,而李大妮和李宝根一人手里拿着一块肉,一人手里拿着几个馒头,那不是她昨天晚上偷偷塞给李铁柱,被她大嫂藏起来的吗?

李大丫一下子从震吓中的两人手里抢回东西,一鼓作气将肉和馒头塞到跑到她跟前的李大虎手中,李大虎一溜烟地把这两样拿回他爹娘住的房间。

李大丫不解气,顺势推倒李大妮,坐到她肚皮上,使劲儿挠她掐她身上的嫩肉:“吴大妮,田大妮,还是马大妮,你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偷东西谁借你的胆!”

李大妮被压着打,但她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人,人站不起来,她就使劲儿地蹬腿,扭身子,挥手挠人!

而李大丫见李大妮还敢还手,更是下了死力气掐她、挠她!

李大妮被打得嗷嗷大叫,眼泪都飙了出来!

李宝根见李大妮被欺负,要上去帮忙,李铁柱见状一把拉住李宝根,劝道:“女人打架咱就别掺和了!”

李宝根也怕自己被误伤,顺着李铁柱的力气,往后退了几步,远离打架的两人,只不过李宝根的眼眶发红,让人以为他十分气愤李大妮被打。

富爱国刚收拾好了行李,听见外面的动静,看了一眼富春晓,见她睡得正香才小心翼翼地出门,顺道把门关上。他站在门口看李大丫没吃亏,还把李大妮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才对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大儿子富建国道:“建国,把院门关了,让人知道李大妮和李宝根偷东西,可是要坐牢的!”

刚从上房出来的李老抠和田翠花原本要怒骂李大丫,听到这话后,吓得迈不开腿也张不开嘴。

老两口对富爱国挺发怵的,一点也不怀疑他说的话。

李大丫见俩老人都出来了,也不再动手,站到了旁边,整理了自己的衣服,李铁柱也顺势放开了李宝根,面无表情地看着天空,这天什么时候下雨呀!

李大丫的七岁小儿子富建业,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走到他妈面前,双眼冒星:“娘,你跟爹一样厉害!大妮姨叫李大妮,你为什么要喊她吴大妮田大妮马大妮?”

李老抠、田翠花、李大妮、李宝根四人闻言,脸都变得黑沉!李大丫这个糟心玩意儿从小就跟个狼崽子似的,一身反骨,生下来的儿子也不是个玩意,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原创文章,作者:森大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20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