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狂妃:狠毒嫡女飒爆全皇朝最新章节,顾玉诺 萧毓墨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狂妃:狠毒嫡女飒爆全皇朝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宸安之安

角色:顾玉诺 萧毓墨

简介:前世,她虽为顾国公府嫡长女,却因父亲宠妾灭妻而生存艰难,后因家族利益嫁给南安王萧毓墨,她一心一意助他登上皇位,却一朝家族蒙冤,被判满门抄斩,她也被打入冷宫凌迟处死。临死之时她才得知,原来这么多年,他只是利用她挡下夺嫡宫闱中的明枪暗箭,她甚至至死都不知谁杀了自己年幼的孩子。重活一世,她斗姨娘,惩治庶妹,手刃渣男,杀尽所有负她欺她之人。她化身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荡平整个朝局。

重生狂妃:狠毒嫡女飒爆全皇朝

《重生狂妃:狠毒嫡女飒爆全皇朝》免费阅读

寒风凛冽,冷风透过宫殿的门窗灌入,衣衫褴褛的顾玉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是她被打入冷宫的第十日。

这十日内,她受尽酷刑,手筋脚筋被尽数挑断,舌头被连根拔起,昔日绝美的面庞已布满血痕,全身上下尽是火钳烙印。

虽然身上的痛楚痛彻心扉,但是她更担心舅舅一家的安危。

父亲宠妾灭妻,她再发府中小心翼翼地生活,只有舅舅一家护着自己的安危,如今却被栽赃诬陷谋逆,不知外面情形如何。

“吱呀——”门从外侧被打开,一束光亮透进屋内,顾玉诺被突如其来的日光刺地下意识伸手挡住眼睛。

“姐姐,今日是我的封后大典,我特意向陛下请旨前来和你一叙家常。”

眼前的这位女子如春日中娇柔的花朵,一双雾泷泷的眼睛如泣如诉,声音中却掩饰不住得意。

是瑾妃,怎么会是她做了继后?顾玉诺心中震惊。

瑾妃郁怀瑾自入王府后,刚开始被王爷宠幸了几次,两三个月后便被抛诸脑后。

王爷登基后念着她育有三皇子,便封了妃,却也不怎么宠爱她,三五个月才去看她一次。

“姐姐,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废掉你之后,皇上立我为后,”眼前的女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其实你和昭贵妃斗了这么些年,只是皇上故意为之的布局,如果他不冷落我,让你们两个相互制衡,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又怎么能保全我呢?”

“早在你怀孕的时候,皇上便想让你落胎,可惜你防范得紧,这才让你侥幸诞下皇子,后来皇上日日在你的饮食中下一点药,你就无法再怀孕了。”

顾玉诺心中一痛,原来自己生下枕儿后多年不曾有孕,竟然是自己枕边人的手笔。

“可惜了,你的孩子不足三岁便死了,昭贵妃的孩子未出世也死了,如今我的三皇子便是嫡长子。”郁怀瑾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顾玉诺,一改往日小心谦卑的姿态。

枕儿……他死的时候还那么小,全身上下大片地泛出血丝瘀斑,不停地大口吐血,蜷缩在自己的怀中不住地呻吟着“娘亲,我痛……”渐渐地没了声息。

想到这些,顾玉诺的心仿佛被一双手撕扯啃噬成碎片般痛苦欲裂。

郁怀瑾用锦帕掩嘴笑着,说道:“你们两家辅佐皇上登基,却落得一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我来是要告诉姐姐,肃毅侯叶家的谋逆罪名已经定下了,全府男子一律斩首,女子没入官妓。”

顾玉诺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郁怀瑾,似乎想从郁怀瑾的表情中看出些端倪和破绽。

怎么会?舅舅一家忠心耿耿,为朝廷征战沙场数十年,怎么会谋反?!一定是有人构陷舅舅!

她双眼通红,手肘膝盖并用爬向郁怀瑾,在即将触碰到她的衣角之时却被人一脚踢开。

顾玉诺痛到伏地不起,咯出一口鲜血,缓缓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袭黄色龙袍。

她双眼迷茫地望着眼前这个与自己同床共枕了十几年的男人,心中满是悲怆。

萧毓墨,曾经的南安王。如今的新皇。为了他,自己从一个懵懂的少女成长成运筹帷幄的深宫妇人。

萧毓墨双臂环住郁怀瑾,眼含无限温柔:“让你不要来,你非要来,差点被这个疯妇伤到。”

郁怀瑾柔弱地依靠在萧毓墨地怀中,泫然欲泣:“我只是来与姐姐话别,却不想姐姐视我如仇敌,欲至我于死地,想来是怨恨陛下不肯见她。”

萧毓墨冷漠又嫌恶地看向顾玉诺:“若不是担心瑾儿,朕怎么会来这种腌臜之地见这个心机叵测毒毒妇,无端污了朕的眼睛,嫁给朕的时候便是残花败柳,若不是之前看她和她舅舅家还有些用,何故会留到她现在。“

看着二人如胶似漆的模样,顾玉诺如同被油煎火烹一般噬骨灼心。

曾几何时,萧毓墨也曾与自己耳鬓厮磨,如今所有的温言和语尽是属于其他女子了,而自己得到的只有一句句心寒否定。

顾玉诺心下痛然,原来多年来的夫妻感情,最后在他的眼里只落下一个“心机叵测”的印象。

“朕的四皇兄与你舅舅家勾结,意图谋逆,朕本来还发愁去哪儿找谋逆的证据安在皇兄身上,结果他听说你被朕囚禁,竟然集结兵马意欲闯宫,现在已经被朕的禁军就地正法。他小心谨慎了这么久,却终究难过美人关啊!也算是为朕省了一桩心事了,哈哈哈哈!”萧毓墨肆意大笑道。

郁怀瑾的眼角眉梢尽是冰冷嘲笑:“这还要多谢玉诺姐姐的庶妹月然,若不是她大义灭亲,向陛下报信,哪里会提前知晓楚陵王要闯宫。”

顾玉诺听完这番话,瘫倒在地,仿佛被剖心挖肝般痛苦。

成婚前,自己经常去舅舅家小住,萧景泽与自己的舅舅有袍泽之情,往来颇多,自己和萧景泽暗生情愫。

两家本已经开始谈婚论嫁,却不想自己在宴会上中了迷药,醒来时与南安王萧毓墨同睡一塌。

为平事端,顾家只好将她嫁给当时并不受宠的萧毓墨,而二姨娘的女儿顾月然嫁给萧景泽为侧妃。

如今细想想,这迷药之事恐怕也是萧毓墨的悉心安排。

婚后,她为萧毓墨建立情报阁,为他出谋划策降服朝臣,为他笼络太后和各宫嫔妃公主,甚至不得不设计剪除萧景泽的羽翼,如今,却是萧景泽率兵前来救自己。

顾玉诺的双眸中燃烧着熊熊怒火,仿佛这目光要将整个宫殿燃烧殆尽。

只恨自己如今断手断脚,不能言语,不然拼死也要痛骂并杀了这对奸诈小人!

萧毓墨看着她的目光,不禁心中一颤,立即暴怒吩咐道:“事到如今,你还敢这样看朕,来人,把她的眼睛给我挖了!”

一旁的太监听命后手脚麻利地拿起刀子,锋利的刀刃残忍地插入顾玉诺的眼眶,轻巧又残忍地将两颗眼珠剜出,昔日如盈盈秋水一般的眸子只剩下两个惨不忍睹的黢黑血洞。

顾玉诺惨叫一声晕厥过去,很快被太监拿冷水泼醒。

萧毓墨甩了甩袖子,仿佛拂去了空气中的脏污气息:“瑾儿,咱们走吧,今天是你封后的好日子,何必来沾染晦气。来人,将这个毒妇千刀万剐。“说罢大步离去。

郁怀瑾的脸上已完全没有平日的澹然,如毒蛇般幽幽道:“哦对了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孩子不是昭贵妃害死的,自然也不是我,皇上不会让我的手上沾血,至于是谁,就留着你到了阴曹地府自己好好思索吧。”

几个太监不敢耽搁地迅速开始行刑,一刀一刀剜去顾玉诺的皮肉。

身体剧烈的疼痛与内心得知真相的痛楚令顾玉诺感到仿佛灵魂抽离,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一片血色。

顾玉诺痛到极致,浑身抽搐,心中却只剩下一片麻木。

原来自己曾以为的深情似海竟是一场笑话,自己的愚蠢害死了舅舅一家,害死了青梅竹马的萧景泽,而自己甚至至死都不知道害死自己孩子的凶手是谁。

行刑将近两个时辰,顾玉诺的皮肉被一点点割下,蜿蜒的鲜血流淌一地,昔日风华绝代的女子如今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终于,她可以和这荒谬一切做个了断,来世,她一定要将这些人生吞活剥!

郁怀瑾看着满身血污、怒目圆瞪的尸体,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很快她定下心来:死不瞑目又如何,终究是她的手下败将。

她摇了摇头,似乎想将怨魂驱散,随后快速离开这座阴森的大殿。

                           

原创文章,作者:宸安之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9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