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后娘,穿越带崽种田猛如虎》冬梅 吴癞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最强后娘,穿越带崽种田猛如虎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肥糖

角色:冬梅 吴癞子

简介:星际战神奉御穿到架空朝代,开局一个八风漏洞的破茅屋;一个五毒俱全的人渣丈夫;三个前媳妇留下的小豆丁;而她是刻薄恶毒的婆婆五两银子买来的新媳妇;人渣丈夫正准备强她洞房花烛……揍遍星际无敌手的奉御:“……”他大爷!【钢铁直·巨能打女大佬温馨爆爽养娃史+无CP+架空大乱炖】

最强后娘,穿越带崽种田猛如虎

《最强后娘,穿越带崽种田猛如虎》免费阅读

奉御昏昏沉沉的醒来时,耳畔旁是扰人的骂骂咧咧声;

上半个身体被提悬着,脖颈处勒得紧。

扑鼻而来一股浓重的酒气和霉味。

“呵!竟然还敢反抗,狗娘养的小贱人,你是老子花钱买来的媳妇,老子睡你那是——!”

咔嚓一声,男人的声音嘎然而止,瞪大了眼睛。

骤缩的瞳孔,摄入了最后的画面—

半边脸被打得肿起来的‘新媳妇’睁开了眼,眼神冷得一丝情绪都没有。

枯黄的小手掐住了男人的喉咙,拧断了他的脖子。

奉御随手往旁边一扔,男人就像块破布被扔了出去。

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儿子,儿子,怎么没声了,你是不是把人打死了?”

院子里,吴老婆子扒在门板上,突然听不到里面的动静了,着急地大喊大叫起来。

“你可别把新媳妇打死了啊,那是娘花了五两银子买来的!白花花的钱啊!”

“你要把她打死了,咱家可没钱再给你买媳妇了!你下手轻点啊!”

奉御靠着墙根,在昏暗的烛光下,缓缓地端详‘她’刚刚杀了人的那只小手。

是‘她’,也是她。

上一秒她战死,后一刻就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进入这个身体的时候,这个小姑娘正被一大巴掌耳光子从床边掼到墙角下。

小姑娘叫冬梅,年纪不大。

最初记忆,无;

最近记忆,冬梅是人伢子手中买给两河村吴癞子的新媳妇;

地上死去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吴癞子了。

奉御动了动筋骨。

在她到来稍前,冬梅正单方面遭受暴打,身上各处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不过奉御仅仅感到有些微不舒服。

她对伤痛感有着怪物般强大的承受能力。

要不是这具身体太过弱,她甚至什么感觉都不会有。

外面的老婆子还在剧烈拍着木门,尖嗓子吼得像只嘎嘎蹦的母鸡,吵得奉御头疼。

奉御站起身,环视一周。

昏黄的烛火光中,脏,乱,破,嗖。

这是她对小屋子的第一直观印象。

油腻而斑驳的墙面,阴嗖的霉味,破破烂烂的窗户和门椅。

十足一个腐烂发酵场。

几乎空无一物的屋子,唯有床上的那套被褥还勉强算干净。

还是因为新婚,吴老婆子从自己的旧物里腾出来给儿子的。

而那张床,也不过就是板凳上垫了块木板而已。

奉御是星际联盟的战神,地球覆灭日都已经经历过了,死了又从另一具身体活过来这点事,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就是眼前的环境,让她觉得比较操蛋。

这个八风破洞又熏嗖嗖的……小屋子?

姑且称它为小屋子,让她感觉她的肌肤纹理似乎都渗入了霉嗖味。

什么破事!

冬梅被卖到的这户人家,丈夫吴癞子是个好吃懒做、五毒俱全的人渣,经常打前头的媳妇和孩子;

婆婆吴老太为人刻薄恶毒,也爱挫磨媳妇,平日对媳妇也是非打即骂。

前头的媳妇就是被这母子俩挫磨致死的。

一家子穷得响叮当,前头的媳妇还留下了三个小豆丁,买个新媳妇回来照样是当奴使的。

嗯,刚刚也同样被打死了。

奉御在脑子里消化冬梅这具身体所有的信息,得知这是一个叫北渊国的国家。

古朝代?

她来到了古朝代。

这不是奉御熟知的历史里任何一个朝代。

她若有所思地走过去打开破旧的木门。

吴老婆子正拍门拍得山震响,“吱呀”门一开,她骤然失去阻力,“嗳呦”一声趔趄跌进来。

“小贱蹄子——”迎面对上‘冬梅’,吴老婆子劈口就骂。

冷不丁看见儿子倒在地面,她大叫着冲过去。

“儿子你怎么了?”

等发现吴癞子已经是毫无气息的死人,吴老婆子两眼一瞪,发出一声穿透力极强的惨烈尖叫—

“儿啊!”

呼天抢地嚎哭着,突然似想起了什么,七手八脚爬起来就朝奉御厮扑过来。

“挨千刀的丧门星,你害了我儿,我打死你!”

没等人近身,奉御随手抬掌一挥,直接把人扇飞了出去。

她修炼霸道真气,就是这个弱鸡的身体,也照样威力不俗。

吴老婆子砸到土墙壁上,滚下来翻了几下圈,人就和她的死鬼儿子一样,没声息了。

奉御转身走出了屋子,锐利的眸子放眼扫视小小的院子。

外面四野空旷,漆黑一片。

左边的屋子还躲着人,听气息是小孩子。

应该就是冬梅记忆里的那个前头媳妇留下的三个娃。

奉御没有理会,她走进了另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霉味没有刚才那间重,物件要比刚才那间多几样。

应该是吴老婆子住的。

中间的破桌上有个小篮子,里面放着剪刀、碎布这些做针线活的东西。

奉御过去单脚把墙边的长凳勾出来,摆在临窗下,再一脚把破旧的木门踢上;

然后她翻身往长板凳上一躺,合上了眼。

这具身体很弱,还受伤了,她需要调息。

什么天崩地坍的事都得等她先调息好再说。

奉御合上眼后,不一会儿,她就感受到身体的真气开始流动。

看来和这个冬梅融合的那一刻起,确实她是冬梅,冬梅是她。

·

隔壁屋子。

四岁的二蛋目光惶恐,紧紧抓住身边的姐姐大丫,小小的身子微微抖着。

大丫也一直高度戒备、小脸紧绷。

她怀里还抱着一个破布包成的襁褓。

襁褓里的小婴儿是他们的妹妹三娃。

刚刚主屋那边大闹,三娃哇哇大哭过,这会儿累得睡着了;

但小嘴巴仍然瘪着,小委屈样儿的。

主屋那边的声响突然停了。

“阿姐,后娘……她会不会……”

二蛋惶惶的看着自己的姐姐,目光里清晰的流泻着害怕不安。

“不知道。那不关我们的事,我们管不了。”

大丫咬牙,拢了拢弟弟,三姐弟缩成一团抱在一起。

阿娘生前,也是时常这么被吴癞子和那个死老婆子非打即骂,打得鼻青脸肿。

就那么被挫磨死,他们也一样没有办法。

“……阿姐,外面没有声音了。我、我们要去看看吗……”

                           

原创文章,作者:肥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9848.html